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别再地图开疆,天池砍半是日本人干的!说失去鸭绿江三岛是智障!

2016年08月26日 历史真相 ⁄ 共 1091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378 views 次
39.6K

  《别再地图开疆,天池砍半是日本人干的!说失去鸭绿江三岛是智障!》  
  
  导读:
  
  一、浅论“自古以来“
  
  二、穆克登界碑与“柳条边政策”造成的严重遗害
  
  三、日本人来了——两江分水岭往北(中国)移了一大步
  
  四、1964年线——《中朝边界条约》只能以不平等条约为基础
  
  五、说割让黄金坪、绸缎岛、薪岛100%是傻X,重度脑残!
  
  关于长白山天池的划界,网上一直众说纷纭,但基本指向都是一个(如下图不惜造谣污蔑中共、黑毛泽东,可谓别有用心)……..  ​
  kaijiang
  kaijiang1
  ​持此观点的人,主要依据就是“自古以来“——这的确没错,比如在中国最早的一部地理学著作《山海经》中,就有记载将长白山称之为”不咸山“。《北齐书·卷四十九·列传第四十一·方伎》:”由吾道荣,琅邪人。少好道法,与其同类相求,入长白、太山潜隐,具闻道术。仍游邹、鲁之间,习儒业“。
  
  一、浅论“自古以来“
  
  但是话又往回说:“自古以来”不能直接等同于现代的主权。古人本身就没有什么疆域划界意识,而我大天朝又一直称雄东方2000多年,除去外部威胁出现,否则绝大多数时候我国都不虞领土之争,就是不去开疆拓土,人家也会主动要求加入你,比如历史书上所谓的“我国古代少数民族”——其实大多数在当时来说,根本就是“外国人”,只是因为中央王朝强盛富饶,所以这些落后的游牧民族就会要求加入中国,这就是“以夷入华”,对零零散散的“入华”,我们一般采取“羁縻”制,派遣官员进行管理。若是组团加入的,则会采取“册封”制,给予其更高的自治地位。还有一种就是像匈奴、突厥、蒙古有能力统一草原,但却非要作死的,我们就会把它打败再分化、再瓦解甚至肢解最后把它融合进中华民族大家庭,以上三种就是中国史上领土扩大的主要手段——所以说,中华民族千年传承的精神是温和内敛的,绝非好自矜夸。
  
  说到这里,会让我想起另一件事,1964年时,因中苏交恶,中国与苏联就领土与边疆问题打起了嘴仗,将近代满清与民国(外蒙古)丢失的300多万平方公里的耻辱史重新摆上台面,要与苏联算“旧账”,当时苏联的《真理报》曾这样说我们:
  
  “中国人在领土问题上的无赖精神举世无双,中国历代皇帝都是不逊于沙皇的掠夺者。他们侵占了西藏,新疆,内蒙,同化了满洲。甚至将入亲中国的外族说成是本国历史王朝的建立者。中国北部边界向来是以长城为界的,当我们的祖先辛勤开拓远东那片不毛之地的时候,中国人正在长城以南接受着满洲人的殖民统治。”
  
  俄毛这幅嘴脸无疑是强盗逻辑,赤果果的耍流氓!但它里面却有一点是对的,即“中国北部边界向来是以长城为界的”——自战国末期与秦起以降,我们的祖先的确主要是生活在长城以南,长城以北一贯被朝廷视为“方外之地”,3000年来不管哪个中央王朝对长城以北的管辖都是册封与羁縻,极少数主动“吞并”,更遑谈现代主权法中强调的有效管理,显著特点就是作为中国人主体的“汉人”(广义)从来不曾到长城外聚居,这就为近代领土纷争埋下了巨大祸根。(一方面,儒家文化的兼收并蓄是我们中华文明无比优越性的体现,也使得中国成为人类史上存活最久的国体;但另一方面,其糟粕如“皇汉”情结与“汉胡之别”的僵化思维却又是致命弱点,这种劣根性,连号称经过现代化浸润的国民党都概莫能外,孙中山与蒋介石都曾视长城外为“方外之地”。)
  
  归根结底,不是“汉人”或“华夏族”没有开拓精神,而是封建社会的小农经济决定了人们的经济活动不适宜进入像西亚、中亚那样的贫瘠荒芜之地,也不适合进入西伯利亚那样的苦寒之地。所以,当沙俄通过《中俄瑷珲条约》与《中俄北京条约》掠夺走我们的外东北与外西北时,我们突然发现,那些地方说不见就不见了,完全看不到有人回应我们的“呼唤”——因为那里没有人啊!当然咯,那些地方我们一直没有实现有效管理,主要是因为满清的闭关锁国,没有跟上世界发展的节奏导致的。
  
  绕了那么大个圈就是想告诉大家:长白山(天池)的划定与以上的常识是分不开的,一言以蔽之:盲目谈”自古以来“或打地图炮(开疆),都是不可取的,今天早已不是“天朝上国”时代了,国人是时候“清醒”了!若你非要讲“普天之上,莫非王土”,那你可要想好,今天近100万平方公里的东三省,在历史外可是长期不在我有效管辖内,“闯关东”是近代才发生的!
  
  自五华乱华起到唐朝,一个叫“高句丽”的国家曾长期占有辽东:
  kaijiang2
  ​这个高句丽被今天的韩国人一口咬定就是他们的祖先,尽管高句丽跟今天的朝鲜半岛族群关系不算大,但却不是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皆因今天的“大韩民族”的确发祥于当年高句丽的国土范围内,如下图:
  kaijiang3
  ​从上面的两张图我们都可以看到两点:①今天的朝鲜与韩国都声称长白山为“白头山”,是他们民族的发祥地,原因即如上图(一)所示,在古代他们的祖先“古韩族”的一部曾随高句丽占有过长白山脉。②就近代而言,长白山却是女真人的发祥地,跟现代“韩”人可说没什么关系了。因为这层重要意义,满清在入主中原后就在辽东地带“种”了一排柳条:
  kaijiang4
  ​上图右部中的红线就是历史上的“清代柳条边”,指的是满清为维护所谓的“祖宗肇迹兴王之所”与“龙兴重地”而用筑土堆和植柳条修成的土墙,始筑于崇德三年(1638年),此即“柳条边政策”——简单说来就是除了满人外,任何人不得进入,就算满人进去也不能搞开发,只能观光游览。
  
  这就是导致长白山被朝鲜与后来的“伪朝”(日据朝鲜)抢夺成功的根本原因。接下来开始解剖“TG‘割让‘半个天池与长白山“真相的来龙去脉。
  
  二、穆克登界碑与“柳条边政策”造成的严重遗害
  
  (一)“丢失”的穆克登碑——中、朝近代史上首次勘界
  kaijiang5
  ​这块碑看起来貌不惊人,但请不要小看它,它是中朝边界与长白山划分的最关键因素——但可惜,它“失效”了,原因有二:
  
  1、界碑后来被人移动过位置;
  
  2、如上文,因满清未能有效开发长白山,所以在界碑原始位置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主权”声索空白无力。
  
  当这两种情况都发生时,日本人却来了——我中华近代命运真是天注定呀!
  
  这块界碑是怎么来的呢?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在三藩之乱平定后,踌躇满志的康熙大帝派雷孝思等传教士赴东北绘制地图,传教士们自5月开始至12月,绘制出了《盛京全图》、《乌苏里江图》等,今天有些史料指称当时康熙是因为中朝边境发生了“李万枝事件”——朝鲜平安道渭源(今属慈江道)人李万枝等9人“乘夜越境入采参,暮中扑杀清人5人,掠其参货。”,称康熙为防止类似事件再发生,于是命人去勘探,以使边界尽快划定,从而杜绝“越境“情况。
  
  这解释未免太牵强——无关人品,但我必须指出:封建社会的帝王固有思维里,不可能会为了几个“草民”的性命而动起如此大的念头,事实上“李万枝事件”发生在1710年,怎么可能会穿越到前一年呢?可见此说完全没搞清楚时间顺序。那么,康熙为何突然想勘界了?
  kaijiang6
  ​1718年,《康熙皇舆全览图》御制印发,地图描绘范围东北至库页岛,东南至台湾,西至伊犁河,北至北海(贝加尔湖),南至崖州(今海南岛)——原来,康熙帝是为了彰显其文治武功啊~就像“靖难”成功的朱棣,马上召集天下名士编撰《永乐大典》一样:著书立说、树碑勒石,这是古代成功帝王的标准“配置”。
  
  前面说过,东北既是满清的“龙兴”之地,则康熙帝必然会第一个选择中朝勘界,这就引起了影响后世200多年的划界争议,新中国就是受其牵连才会出现了“1964年线”的(半个天池被砍掉)——因为,自从康熙后,“中国”便再也没机会好好地与朝鲜勘定边界了,此是后话,暂不提。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二月派出清朝官员乌拉总管穆克登及随员赴长白山与朝鲜官员合勘中朝边界线。然而,康熙帝认为《盛京全图》中中朝边界“鸭绿、土门二江之间地方,知之不悉”。
  
  这里点出了一个隐藏的信息,即:中朝传统边界(至少满清时是)是鸭绿江与图们江——特么别再胡扯什么图们江是完全属于中国的,为了黑兔子连基本常识都不要了,地球人都知道图们江一直延伸到日本海,那么长的岸线,中国敢这样独占整个河面吗?烦不烦啊你们?
  
  于是,这个时候康熙派出了那个关键性的历史人物:
  kaijiang7
  ​穆克登(1664~1735)清代官员。姓富察(傅氏)。吉林市乌拉街人。隶满洲镶黄旗。康熙二十三年(1684),任清康熙皇帝侍卫。康熙三十七年(1698),从京城返回故里任第四任总管。康熙五十一年(1712),奉康熙帝之命,代表清政府与朝鲜李朝京官李义复等人赴长白山分水岭处议定中朝两国边界。
  
  手头上没有《盛京全图》第一版,无可确认当年康熙帝到底觉得哪里有问题,但可以从穆克登的身份(帝王侍卫)推断:康熙不信任传教士。按说,当时洋人的勘探技术与绘图技术早就超越中国,相信他们的图纸不会存在太多错误,因此康熙肯定另有所图……
  
  毫无疑问,其纠结的肯定是“龙兴”重地——长白山。
  
  恰巧,这个时候发生“李万枝事件”,于是,穆克登就带上这个“神秘”又“神圣”的任务上路了,也因此而引出了“大小白山”的争议。
  kaijiang8
  ​大:是指长白山;小:是指长白山(脉)以南的小白山,如上图黄色圈圈的地方,今日位于朝鲜境内(我国吉林也有个小白山,不要混淆)。
  
  经1711年与1712年两次勘探,穆克登完成查边,树立“审视碑”以定界,史称“穆克登碑”。然而,立了碑却没有地图:确切地说,是地图丢失了——1884年(光绪十一年),为解决“越境朝民”的问题,光绪帝决定与朝鲜重新再划界,于是命吉林将军府和礼部调查穆克登查边的原始档案,结果吉林将军府回报:“吉林将军署内远年档案久已霉烂无存”。而礼部则回复:“自道光二年以前,因稿库失慎被灾,案卷荡然无存”。
  
  原来,康熙当年没有与朝鲜签订边界《条约》——不愧为“万世英主”,好大喜功到这地步,连自己民族发祥地的主权划属都不屑于签字画押,就这样让穆克登树了一块尽显天朝上国“威仪”的界碑,上书“大清乌喇总管穆克登奉旨查边,至此审视,西为鸭绿,东为土门,故于分水岭上勒石为记”,然后让参与勘界的清、朝官员在立碑处搞了个揭碑仪式就完事了,更搞笑的是,穆克登本人并没有参加完全过程,根据史料纰漏,最后立碑工作竟然交由朝鲜去办!!!
  
  当年(1712年)11月朝鲜国王就清朝的“幸视”进《谢定界表》,称赞为“克正边疆”之举,我估计康熙大帝看了这一份“谢恩表”便心满意足了,问题是:当时又没有微博,没有朋友圈,如何“立此存照”?
  
  (二)原来在这里——中、朝边界的江水交汇处
  
  无论如何,阴差阳错的“丢失”使清朝的边界主张成了“孤证”——当两国勘界代表于1884年前往寻找穆克登碑时,人们发现“审视碑”立于长白山东南麓,而对照碑文看,审视碑应位于鸭绿、土门两江分水岭处才对,那就应该在河流处,怎么跑到山上来了?于是,清朝勘界代表便溯江而上,发现位于朝鲜庆尚道、江原道、忠清道三道分界线的小白山比较符合碑文所述,如下图:‘
  kaijiang9
  ​从上图中我们可清晰地看到,右边的图们江三水,自北向南分别是红土山水、石乙水以及红丹水,而自中国方向来的鸭绿江与自朝鲜方向而来的图们江红丹水大约在小白山一带产生汇流,也就是说红丹水才是图们江的正源。
  
  放大图看:
  kaijiang10
  ​非常清晰地看到,中朝两江交汇处第一个触发点应是小白山的七星湖附近,靠北的石乙水和红土山水是更后的触发(一般勘察河流时,较长的为一级支流),所以中朝边界不可能去到天池。
  
  但现在的问题就是穆克登碑不在小白山,而在长白山(东南方向)——这就尴尬了。因为此时长白山附近已有百来户朝鲜居民在此生作生息,而“清人”则无一身影,自1860年起,朝鲜半岛连遭受严重自然灾害,朝鲜民众尤其是鸭绿江、图们江沿岸的平安道、黄海道的人们,为了谋生,冒禁非法渡鸭绿江、越境图们江,到达对岸的中国奉天、吉林省垦荒居住,人数越来越众,开垦土地也越来越多——这算是我国近代朝鲜族的第一批移民吧,吉林延边就是这样来的。
  
  终于知道“柳条边政策”的危害了吧?虽然我大清国力远胜于朝鲜,然而毕竟要讲“上国之风”,当不可硬来也~!于是乎,清朝边界争议正式开始……
  
  其实,用屁股都能想得到,全盛时期的大清王朝,又堂堂康熙大帝怎么会将自己的民族“圣山”分享给别人呢?若当年穆克登确立碑于长白山上,那他无异乎嫌命长不想活了,康熙断断不会同意。
  kaijiang11
  ​长白山上的穆克登碑,照片拍摄于20年代​长白山上的穆克登碑,照片拍摄于20年代
  
  显然,界碑极有可能被人移动过(或朝鲜根本就没有立,或直接就立在了长白山上)——光绪十三年(188年)清、朝双方就勘界问题再行勘定,史称“丁亥勘界”,清朝代表提出“小白山应是审视碑初立所在,中朝两国当以小白山分界”。然而朝方立马坚决反对,勘界使李重夏诘责道:“《盛京通志》曰‘长白以南朝鲜界’。又《通典》曰‘朝鲜以图们江为界’。图志所载若是,则穆总管查边立石之日,何以舍长白而立于小白山,舍图们而立于洪丹水乎”?
  
  然而,朝鲜人说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两份《康熙朱批满文奏折》,一份是1711年6月13日康熙发给盛京将军唐保柱的谕旨:“穆克登等启程前往之处,一次亦未奏报,理合频频取信具奏。今速补奏。钦此”。另一份是5天后唐保柱的回奏:“奴才等派骁骑校阿尔久前往探穆克登等之信……据穆克登等之信内称,自命笔帖式苏尔产任差以来,于五月十八日由小白山启程,二十八日抵清(庆)源,前行抵海口查看后,于六月初三日抵珲春……七月初可抵盛京等语,为此恭奏以闻“——显然,穆克登到过小白山,上面我们已经分析过,只有小白山符合“两江分水岭”处,穆克登到小白山目的就是去寻找江源的,要不然他也没有必要南下。
  
  然而,根本没有卵用,因为死无对证,且奏折没有明确穆克登在小白山树碑或指出小白山就是两江交汇处——所以说粗心大意害死人呀,连树碑这样重要的事,最后都竟然交给朝鲜人去做,这种“君临万邦”、“天下咸服”的封建思想竟然造了那么大的一个坑,穆克登不参加最后勘定,显然就是把朝鲜当成自己的小弟,让人家帮你大清看护“圣山”后院了,这真是后人始料未及的。
  
  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因为大家双眼所见的界碑,就是立于长白山上,而不是小白山,所以朝鲜对此当然寸步不让。有人或许会说:那又怎样?附属国敢忤逆爸爸的意思吗?
  
  亲~当时的大清王朝早已今非昔比了,经两次鸦片战争的摧残,彻底暴露了其外强中干的“病龙”之态,中华腹地也沦为了半封建与半殖民地,外东北又被《瑷珲条约》割掉了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此时即使是蕞尔朝鲜也不会再对清朝百依百顺,加上确实已有大量朝鲜民众聚居此地,朝鲜政府既赶不走也不想赶,那些人本身也不想走,他们既为了逃难也为了掠夺,总而言之,朝鲜朝廷与民众都对长白山势在必得是可以想像到的。
  
  偏是康熙当年不舍得签上一纸《条约》!也不舍得派一兵一卒去维护一下民族的“圣山”。而直到咸丰十年(1860年)才废弃掉的“柳条边”政策,怎么看,都是遗害中国北方领土大量丢失的罪魁祸首!!若是早允许勤劳的汉人北上垦边,早鼓励“闯关东”,哪能轮得到人趁虚而入??说得极端点,依我汉的繁衍能力,俄人来犯之际,就是杀也杀不过来呀!至于那区区百余户朝鲜居民,赛过他们自是不在话下——到了1909年,加上反抗日本的逃难朝民,延边朝鲜族才只有98000余人,我们要同化他们又有何难?(不过话说回来,当时朝鲜人已占延边总人口的76.6%,可见清朝的柳条边政策真是祸患无穷!)
  
  三、日本人来了——两江分水岭往北(中国)移了一大步
  
  总而言之,当时的清朝已是岌岌可危、大厦将倾,无力再强硬对朝,虎落平阳被犬欺,朝鲜这时得势不饶人咯,不但不承认穆克登碑原处于小白山,更将界碑上的“土门江“硬说成是延边地区的“海兰江”,而位于朝鲜境内的土门江则为朝鲜(自古以来)的”豆满江“,其炮制”两江说“的目的:①不仅要通过把图们江据为已有,从而把中朝边界线往更北的方向走;②此主张若成立,则延边也要变成朝鲜的领土(即韩国今日热炒的“间岛问题”):
  kaijiang12
  ​至于长白山,就更不用说会成为它的囊中之物了,所以由于朝鲜的觊觎之心,中朝的第二次勘界便进入了拉锯战…….众所周知,1894年我们输掉了一场影响中国近代百年与敲醒沉睡巨龙的战争——甲午海战。
  kaijiang13
  ​战后整个朝鲜被日本迅速吞并。其实早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开始后不久,日本就已经成功渗透朝鲜,并扶持了亲日的“东学党”发动过叛变。所以毫无疑问,长白山领域被朝鲜用非法移民政策渗透,又竟敢觊觎我延边领土,背后不仅有过去穷凶极恶的沙俄帝国的身影,更有狡黠诡诈的日本人的身影!
  
  1、1900年,沙俄参加八国联军镇压义和团革命运动,并于10月占领东北全境。秘令其驻朝公使韦贝与朝鲜外务大臣李道宰达成秘密协议,称:沙俄将“间岛主权之半让归韩国,行韩国共同政治”。
  
  2、在沙俄怂恿下,1903年9月朝鲜政府非法任命李范允为间岛管理使,李范允竟敢率私炮队5000余人进入图们江以北,大举侵犯中国边境,深入中国边界内地100多里,俨然把我延边当成了朝鲜国土,所幸的是,满清虽然打不过日俄帝国,但收拾小小朝鲜却是轻而易举,吉林政府很快就用武力将其悉数驱逐出境。
  
  朝鲜之所以敢如此嚣张,1899年的9月,中朝两国签订通商条约十五款,史称《光绪二十五年中韩条约》至为关键。条约第十二款明确规定:“边民已经越垦者,听其安业,俾保其性命财产,以后如有潜越边界者,彼此均应禁止,以免滋生事端”——昏愦的满清政府,虽然用武力捍卫了主权,但在领土的控制权方面,却完全跪了下去!这是赤果果的投降主义!死活不愿意反思愚昧至及的“荒边”政策,不过,此时早已无可挽回,因为新的敌人要来了……..
  
  那就是比沙俄更可怕的日本人!
  
  1909年(宣统元年),日本彻底吞并朝鲜后,中朝开始了第二次划界。中日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韩方今称“间岛条约”):
  kaijiang14
  ​第2条里,我们看到满清的老毛病又犯了,关键时刻总是割地以求全——不过,你也没法怪他了,谁叫自己如此无能呢?总之,中国的边界主张从原来坚持最南边(即小白山处)的红丹水北移到了石乙水。如此,则可以连接到长白山了:
  kaijiang15
  ​也所以,“图们江的源头是长白山天池”的说法被中、朝双方官方所追认。中方唯一的“胜利”,就朝鲜总算承认了“豆满”就是“土门”,即图们江。但即使这样,这结果人家日、朝双方还是不高兴,为什么呢?据日方史料指出:“清光绪间中韩会勘界务,华员本主红丹水为国界,嗣以议久不决,因退主此水,欲稍厌其心,乃韩使又进而争红土山水,案卒未结,至宣统初日中缔结间岛协约,仍以此为界焉”——要是边界线真定为“红土山水”(图们江最北处),则整个天池都要被砍掉!
  
  毫无疑问:《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又是一条割地求和的不平等条约!
  
  四、1964年线——《中朝边界条约》只能以不平等条约为基础
  
  现在,是时候揭开那些“地图炮”的真相了,由于图片太多,我只列举以下两例:
  kaijiang16
  日本地图曾认同长白山是中方领土  ​
  kaijiang17
  清末地图也仍然将长白山划在中方境内
  
  ​以上两张及与其相同类型的地图,就是如今那些动辄破口大骂“TG卖国”的人的所谓“铁证“。这就是为什么我开篇就要强调:不要盲目”地图炮“,也不要死捉“王土”思维不放。地图诚然可以作为一个凭证,但它却不是决定性的,现代领土主权的判定标准需要各项综合因素,如最早开发、历史传统、地理与人种、实效治理或占有,不管何种因素,最终还是需要签署《条约》来解决问题,并借法理效应行使相关权利。若是地图就能决定领土,那蒋公介石早就收复“大唐“了,还用得着我们现在捶胸顿足吗?
  
  如果你非要按地图,那人家也可以是“振振有辞“的:
  kaijiang18
  ​显然,在已有《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的前提下,地图的依据作用已失效,你就是再摆100张也没用,因此,1964年《中朝边界条约》的谈判基础只能是该条约。另一个谈判基础就是实效占有/管理——当然,这个问题不可能写进条约里,但我国却不能视而不见,因自清末以降,至60年代的两百多年里,朝鲜人确实进据了长白山地区,并且牢牢地站住了脚根,谁让你满清不开发了?“龙兴”之地、“柳条边”这些可不是现代法能认可的东西。关键是康熙大帝当初不和人家签署协定,所以,打后说什么都没卵用。
  
  有的人可能立马会拿钓鱼岛说事,说“你国现在不也是拿地图说事吗”+“钓鱼岛不是一直由日本实际占领吗“??是的!但我要强烈指出:钓鱼岛问题里,中日双方从未签过任何《协议》!少用俏皮话讥讽。日本人叫嚣的“钓鱼岛不属于《马关条约》里台湾的附属岛屿(意指属于琉球群岛附属岛屿)迄无任何根据可证明!纯属胡搅蛮缠。而且当年联合国也只是将琉球群岛交给美国与中国“托管“,就算钓鱼岛属于琉球群岛附属岛屿(但事实是钓鱼岛位于台湾大陆棚架突起部分,而不是琉球大陆棚架),美日也无权决定琉球群岛的主权归属!中国政府定义美日“私相受授”是完全正确的。
  
  所以——
  
  没有办法要回来的,我们应该坦然面对结果!
  
  但还有办法的,又志在必得的,则绝不轻弃!
  
  一句话:当初不是我丢的,现在我尽力了,也就问心无愧!
  
  当中朝两国60年代划界时,彼时的新中国不想接受也要接受的三个事实:①两国交界以石乙水为基线;②界碑在长白山东南麓;③朝鲜人已在长白山脉南边扎根,你已没有任何办法让他们离开——网上有人说金日成当年没有在长白山打过游击,这是错误的!他没有在长白山上打过游击,但绝对在长白山脉的深山老林中打过游击——这是基本常识,长白山不等于长白山脉,他的抗日活动一直就在中朝边界,不在此领域难道还会飞吗?
  kaijiang19
  ​想黑TG?可以,但请有点技术含量行不?净搞些无脑黑有意思吗?
  kaijiang20
  ​上图就是双方最终划界结果,右方为朝鲜新立的用来代替穆克登碑的新界碑,左方为中方立的界碑。想看条约详细内容可以百度一下,在此不赘,总之结果就是天池被砍成两半,据说48%属于中国,52%属于朝鲜(也有说55%的)。
  
  有兴趣研究地图的人,可以再看看下面这张图,里面大有玄机:
  kaijiang21
  ​白色线就是“1964年线“,也就是今天的中朝边界线,有些人看了后,肯定会不依不饶地问:“不是说石乙水吗?怎么又往北‘送’了一段(图中红色双箭头的间隙)”?“还说不是割地”??
  
  科科~请注意看图:①图中左边的小红圈处,是1957年勘察时,发现穆克登碑(碑座)的位置,所以边界线必须从此处绕过;②右边的小黄圈,相信细心的网友应该已经发现了,那就是我们的分界线又回了图们江的最北源——红土山水,也就是说中朝边界的分水岭并没有完全按照1909年的《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的条款,如果按此条约,则只能接石乙水,那我们将亏得更多。
  
  这也算是朝方的一个让步吧——对比历史,当然是没有什么好惊喜的,但领土谈判这种事,既然不能动武,那单靠嘴炮,在资料缺失与理据缺乏的前提下,能争到多少就算多少,总好过一亏到底。你不想承认也没辙,因为这就是事实。
  
  还是那句:当初不是我丢的,今日我只有尽力而为。
  
  五、说割让黄金坪、绸缎岛、薪岛100%是傻X,重度脑残!
  
  有些人啊~不把TG黑死就吃饭不香睡觉不美:除了天池外,1964年后陆续划定的江中岛屿(鸭绿江与图们江)也没有逃过被黑的命运——1964年中朝划定陆地基线后,尚有江中的岛屿仍待勘定,但后亦陆续解决,这其中引起争议的主要有下图3岛:
  kaijiang22
  ​自北向南分别是黄金坪、绸缎岛、薪岛,还有三个附属的小小岛(地图上看不见的),现已经属于朝鲜的国土,大家可以网上搜索一下,关于此事,基本上都是指责TG卖国的,而且还痛心疾首地大呼:“中国永远失去了鸭绿江出海口“!
  
  真是悲哀啊,一群智障的狂欢!国民智德沦落的象征!
  
  我实在忍不住要爆个粗——瞎扯XX蛋!!!!!!!!!!!!!!!!!!
  
  首先:从地图上看,这几个岛确实是跟中国大陆接壤,这!没错!
  
  →但是,看地图不是只是“看过“就可以了。
  
  我特么懒得跟你废话,一张图我就噎死你!!看:↓
  kaijiang23
  ​瞪大眼睛:给我把那三个岛找出来??
  
  真相:↓
  kaijiang24
  ​平时念叨惯了“自古以来“,这回傻X了吧???
  
  有些人,平时骂爱国网友文革余孽时是不是很爽??
  
  那么,这回你们”封建余孽“呢,你又有何感想??
  
  再看一个:↓
  kaijiang25
  ​1933年时的鸭绿江绸缎岛和黄金坪在哪??与我大陆接壤又在哪???
  
  给我看清楚:这三个岛从一开始出现时就是无主之地!!!
  
  因为那个时候,某些人的蒋公公早就把东北卖得一干二净了。
  
  所以,先开发的只能是日伪(朝)!!!
  kaijiang26
  直到1943年才开始形成岛屿,而且还没有和大陆接壤!​
  kaijiang27
  ​这回地图开疆也不灵了吧???
  
  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MDZZ!
  
  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内心的愤怒!
  kaijiang28
  ​服不服?(文/无风即风;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