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毛主席逝世,电台为何错播“周恩来同志治丧委员会”?

2017年01月20日 历史真相 ⁄ 共 175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35 views 次
39.6K

  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毛泽东主席逝世。9日下午4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告各族人民书》,沉痛宣布了毛主席逝世的消息。
  
  当《告各族人民书》播出第三遍时,在哀乐之后突然播出了“周恩来同志治丧委员会……”,造成了严重的差错,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事故发生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接到各地打来的电话、电报,询问是否是中央台播出的?有些人不相信是中央台错播,这样严肃而重大的广播怎么能搞错呢?有的人认为是地方台错转,可能是转播了“敌台”。有的人认为是播音员过于悲痛和疲劳而造成的。更有的人认为“这是有坏人破坏”,要求彻底追查。广播电台的院子里贴满了大字报,要求立即把问题追查清楚,把台长从领导的位子撤下来,给予严厉的处分。
  
  由于这个事故非常严重,责任非常重大,加上当时的政治气氛,再就事故的本身而言,中间环节又多,因此当事人都不敢承认有责任。这件事直到三年以后的1979年底,在清查“四人帮”有关的人和事时,才把事故的原因、过程和责任人调查清楚。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76年9月9日下午,在播完第二遍《告各族人民书》时,当是中央主管宣传的姚文元提出“哀乐太长了,要短一些”,中央广播事业局总编室要求把原来六分钟的哀乐改为三分钟,而且要立即改。
  
  当时大家都忙于《公告》的录音、制作,而且第三遍《告各族人民书》又即将播出,要改哀乐根本来不及!但命令如山,不改也得改。有一位部主任自作主张用原来用过的短的哀乐。台里有明确规定,为防止用错哀乐,过去用过的胶带一律封存,现用哀乐必须重新复制。
  
  但事急中阴错阳差,他们从过去的哀乐胶带中拿了一盘。而这一盘胶带确好正是周总理逝世用过的,而且,这盘录音带又多处违背了台里安全播音的规定,埋藏下多处隐患。接下来我们看看,这盘含有隐患的录音带是如何闯过了五关,酿成上述严重恶果的。
  
  第一,周总理逝世时,先广播讣告,然后播3分35秒的哀乐,再往后播治丧委员会名单。按照安全播音规定,哀乐是单独一盘胶带,不允许在其前后录其他内容。而当时负责录音的同志,图一时方便,把治丧委员会名单录在了哀乐后头。如果在紧急情况下这么做了,用后销掉还情有可原,但他没有这样做。
  
  第二,按照规定,每盘录音带要填“卡”,记明开头、结尾用语和时间,让使用者一目了然。而这盘录音带却没有填记录卡,只在胶带盒上写明“哀乐3分35秒”,给人以只有哀乐的错觉。
  
  第三,按照规定,每盘胶带要在最后一句话后卡上纸条,传音员放到纸条为止,提前或过了纸条停放,都是传音员的责任。而这盘胶带的纸条不是卡在哀乐之后,是卡在了“周总理治丧委员会名单”之后。
  
  第四,这盘录音带由专人分别进行了三次审查,都认为“哀乐可用”。但是三次审听,都只听到放完哀乐为止,谁也没有听到卡纸条的地方为止。三次都违背审听规定。
  
  第五,当录音带开始播放时,在场的许多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思考缩短哀乐会不会出现空播上。放完哀乐,突然出来“现在广播周恩来同志治丧委员会……”时,因未到卡纸条处,传音不敢自行停机。当传音员清醒过来,急忙按住转动的录音带时,只差“名单”两个字没有播出去。
  
  这样大的事故,五个关口都过了。这说明了什么?给人们的启示是什么?其间有制度规定不落实的问题,有审查不严格的问题等等。但最大的启示是,做事情一定要细,粗枝大叶是不行的。如果在录音带的记录卡上写上有“周总理治丧委员会的名单”,如果将录音带胶带的纸条卡在哀乐之后,如果审听的同志将纸条往前一些,卡在哀乐之后等,这一系列再简单不过的小事没有人去重视它,举手之劳的事没有人去做,导致最后酿成大事故。
  
  老子说:“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意思是说,天下的难事,一定开始于容易;天下的大事必然从细微之处做起。只要一心一意地去做事,天下没有做不好的事。大事都是由一件件小事积累起来的,没有小事何来大事。不会做小事的人,很难相信他会做成什么大事。其实做大事的自信心也是由做小事的成就感积累起来的。不要小看做小事,只有具备了做小事的精神,才能具有做大事的胆略和气魄。
  
  每个人都应该善于从大处着眼、从小事做起。只有这样,心中的宏图大志才有可能实现,奋斗的远大目标才有希望变成现实。(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