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历史真相 > 正文

慈禧向全世界宣战了吗?

2018年08月03日 历史真相 ⁄ 共 172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093 views 次
39.6K

  关于所谓“慈禧向全世界宣战”,是一个流传很久的谣言。袁腾飞在《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也表达过类似的说法:“慈禧应该是愤青心目中的偶像,最伟大的中国老大太,没有一个人比慈禧还伟大,她一口气向十一国宣战”。
  
  这个谣言的来源,是清政府1900年6月21日发出的诏书(该诏书全文附后)。该诏书从文体上看似乎是个宣战诏书,但也就仅此而已了。该诏书因实际上缺乏宣战所必需的几个关键要素,导致这封诏书根本不构成宣战。
  
  详述如下。
  
  一、该诏书没有说明究竟向哪国宣战
  
  该诏书只说要“大张挞伐,一决雌雄”,但是却没有确定的宾语。全文中对宣战对象只是一个字“彼”,也就是“他”。那“他”究竟是谁?没有说。以至于作为政府内部文件下发的时候,前线大臣无所适从。盛京将军增祺不得不向朝廷请示:“此次中外开衅,究系何国失和?传闻未得其详。应恳明示,以便相机应敌”。
  
  所以不能说慈禧向“全世界”宣战,而是她没说清楚究竟向谁宣战。“没说清楚对象”不能理解为“所有人都是对象”。就好比如果有人说“我要杀人!”而不说杀谁,我们能理解为他想杀光全世界的人吗?所以这是不可能的。
  
  二、该诏书没有递交给任何一国政府
  
  从国际法上来说,宣战书必须递交给被宣战国,让被宣战国知道,这才是生效的宣战。如果不这样做,就不构成宣战;采取战争行动的话就是不宣而战。
  
  但是慈禧的这个诏书,只是个自己的政府内部文件,从未递交给任何外国政府。这种行为的性质通俗来说,就好比帮派老大召集小弟开会,说谁谁谁真不是东西,我们要nen死他们!——这算哪门子宣战?自己内部表达一下要收拾外人的意思就算宣战?那也就是说日俄战争日本对俄宣战日应该是1904年2月4日的御前会议,而不是2月10日的宣战书?太平洋战争日本对美宣战应该是在1941年12月1日的御前会议,而不是12月7日珍珠港开打之后?原来偷袭珍珠港并非不宣而战,原来东京审判冤枉了一票战犯?
  
  综上,因欠缺这两个最基本的要件,所谓的“慈禧向全世界宣战”,是个谣言。
  
  此外,即使从常识上也可以推断,慈禧不可能向全世界宣战。因为全世界除了中国和西洋各国以外,还有一些独立、半独立的国家,曾经或仍然是中国的藩属,有的与中国关系还可以。难道慈禧对这些国家也要不分青红皂白,一并宣战和打击么?怎么可能?
  
  附传说中的“对万国宣战诏书”全文:
  
  我朝二百数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迨道光、咸丰年间,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初亦就我范围,遵我约束。讵三十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枭张,欺临我国家,侵占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朝廷稍加迁就,彼等负其凶横,日甚一日,无所不至。小则欺压平民,大则侮慢神圣。我国赤子,仇怨郁结,人人欲得而甘心。此义勇焚毁教堂、屠杀教民所由来也。朝廷仍不肯开衅,如前保护者,恐伤吾人民耳。故一再降旨申禁,保卫使馆,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吾赤子」之谕,原为民教,解释夙嫌。朝廷柔服远人,至矣尽矣!然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挟。昨日公然有社士兰照会,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归彼看管,否则以力袭取。危词恫吓,意在肆其猖獗,震动畿辅。
  
  平日交邻之道,我未尝失礼於彼,彼自称教化之国,乃无礼横行,专肆兵监器利,自取决裂如此乎。朕临御将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孙,百姓亦戴朕如天帝。况慈圣中兴宇宙,恩德所被,浃髓沦肌,祖宗凭依,神只感格。人人忠愤,旷代无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庙,抗慨以示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鞑伐,一决雌雄。连日召见大小臣工,询谋佥同。近畿及山东等省义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数十万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执干戈以卫社稷。
  
  彼仗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即土地广有二十馀省,人民多至四百馀兆,何难减比凶焰,张我国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儴项,朝廷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朕即刻严诛,绝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实有厚望焉!(作者:唐律疏议V)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