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毛泽东粉丝一席话让美国反毛者立刻爱上毛主席!

2015年06月13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14374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 阅读 10,821 views 次
39.6K

  [写在前面的话]在美国尼克松总统、美国最伟大的国务卿基辛格眼里,毛主席与上帝是同一个级别,毛主席是东方的上帝。
  
  基辛格和尼克松最后一次见毛主席。毛主席年事已高,幽默地对尼克松说:“我就要去见马克思了,用你们西方人的话来说,就是要去见上帝了”。
  
  尼克松和基辛格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这句话。两人商量片刻,尼克松说道:“您不会很快见上帝的,因为,要想同时容纳上帝和毛主席,天堂还不够大”。
  
  关于毛泽东的文章,网上有很多,说什么的都有。作为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不管你服气不服气,他绝对的不是普通凡人。功过是非不去评说,至少他在世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信奉他的,乃至他去世这么久的时间,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中国人怀念他。没有和他接触过的美国人有什么看法无关紧要,但凡是和他接触过的美国人,从美国记者斯诺到美国总统尼克松、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他都很折服,许多赞美之词,不再赘述。
  
  这里转述的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女士寒梅,在她工作的团队美国亚洲文化学院(UACA),和她的美国同事关于中国、关于毛泽东“旷日持久”争论了近两个月的记述,或许我们会受到一些启发。
  
  美国同事:毛的共产主义是灾难。共产主义失败了。没有人再相信它。
  
  寒梅女士:我不这样认为。
  
  美国同事:它不能继续了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中国正在经历问题。
  
  寒梅女士:中国的问题不是共产主义的问题。
  
  美国同事:但中国是共产主义国家。
  
  寒梅女士:我认为我们还不是,我们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他们有共产主义信仰。
  
  美国同事:这是我对毛和共产主义不能接受的。
  maozedong2
  寒梅女士:不能接受共产党员们有共产主义信仰?
  
  美国同事:不能接受他们强迫所有中国人都相信共产主义。
  
  寒梅女士:我不认为存在强迫。
  
  美国同事:但毛要建立共产主义国家。
  
  寒梅女士:这点我不反对。
  
  美国同事:这就是强迫。他剥夺了上帝赋予人们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寒梅女士:这种权利曾经在中国存在过吗?
  
  美国同事错愕。
  
  寒梅女士:这才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不是吗?上帝赋予人的权利,在中国,对中国人来说,共产党之前也从来没有拥有过。用上帝赋予的权力去质疑中国是不公平的。
  
  美国同事:没有感受过上帝的慈爱,这是中国人的不幸,我为中国人感到难过。
  
  寒梅女士: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大部分中国人不知道上帝。
  
  美国同事:这不是上帝的问题。
  
  寒梅女士:那么是谁的问题?
  
  美国同事:上帝始终存在,不能因为没有发现就质疑上帝。
  
  寒梅女士:我不是在质疑上帝。但事实是中国人没有被上帝指引过,被不相信上帝的共产党指引了,被毛指引了,突然发现了完全不同于上帝说的世界,假如上帝是慈爱的,慷慨的,能不能接受中国人的发现?
  
  美国同事怒:你在怀疑上帝。
  
  寒梅女士:不,我期待上帝能够接受中国。
  
  美国同事:中国先要信上帝。
  
  寒梅女士:难道上帝是有选择的去保佑那些他认为好的孩子?
  
  美国同事怒:这简直是疯狂!对不起,我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
  
  美国同事:你和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同。
  
  寒梅女士:因为我不反对共产主义和毛。
  
  美国同事:我想是这样。
  
  寒梅女士:我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毛和共产党给中国带来的是进步。
  
  美国同事:毛让自己成为最大的独裁者,不是吗?没有人可以反对他。
  
  寒梅女士:为什么要反对他?我并不认为毛是独裁者。
  
  美国同事:没有“为什么”,他必须可以被反对。他拥有最大的权力,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如果疯狂,世界就是灾难!中国发生的一切证明他就是疯狂的。(同事声调越提越高)
  
  寒梅女士:别激动……我并不反对你说的一切。反对,容易做到。但反对能不能起到作用才是重要的,不是吗?布什总统要打仗,选民们谁能阻拦?伊拉克战争的结果,现在不是每个人都在承担着吗?
  
  美国同事:布什是我们选出来的总统,我们必须相信他支持他。
  
  寒梅女士:如果这是理由,毛不是被纸的选票选出来的,而是中国人用生命的选票选出来的。
  
  美国同事愣住,片刻:但这也不是他可以拥有最大权利的理由。
  
  寒梅女士:什么才可以是理由?我不否认毛拥有最大的权力。美国权力最大的是谁?是总统吗?不是,对吗?比较,应该是相同职位的比较才合理,不是吗?
  
  美国同事:我不能同意你说的。
  
  寒梅女士:总统的决定,和总裁的决定,哪个对你影响大?是总裁,不是吗?在中国,我是说毛的时代,总裁和你都是为国家服务。
  
  美国同事:这简直不可思议。我,根本反对中国那样的方式。
  
  寒梅女士:中国为什么会选择那样的方式?
  
  美国同事:毛拥有最大的权力而不被监督是不能接受的。www.shaibaonet.com
  
  寒梅女士:假如中国人不反对呢?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你可以反对上帝吗?
  
  美国同事:上帝啊,你在说什么?
  
  寒梅女士:我在说毛为什么得到中国人信任。
  
  美国同事:你在告诉我毛在中国是上帝?这完全是疯狂。
  
  寒梅女士:对于中国受压迫的人来说,是这样。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时候,上帝的声音也在中国传播,但中国人选择了毛。我相信上帝是慷慨的。
  
  美国同事:中国人把毛当作上帝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寒梅女士:对于中国人来说毛可能比上帝更具体。
  
  美国同事怒:这是罪恶。
  
  寒梅女士:你不能要求不知道上帝的也按照上帝旨意去做。
  
  美国同事:没有找到上帝的指引,这是中国人灾难。
  
  寒梅女士:我们的灾难100多年前就开始了,上帝来到中国的时候。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100多年前,上帝的确曾经派使者到过中国,传播文明和上帝的声音,但是非常不幸,中国人还没有感受到上帝之前,首先面对了武器和抢夺。当然你们仍然把这一切归罪于中国人。中国人的苦难过去100多年就没停止过,直到毛的出现。中国人选择了毛,用追随和牺牲。
  
  美国同事:但这不是上帝的选择。
  
  寒梅女士:中国人需要上帝的时候,上帝在哪儿?
  
  美国同事愤怒加震惊:上帝啊!我不敢相信你提出这样的问题!
  
  美国同事:我可以理解毛在中国人心里有不可取代的位置。但是,他应该把自己置于监督之下。
  
  寒梅女士:我不反对。让我问一个问题,总统、大法官和美国所有的政治家们,可不可以是没有信仰的人?
  
  美国同事:不可以。
  
  寒梅女士:只要总统坚信上帝,你就不会认为他会做出违背上帝旨意,或者道德愿望的事情?
  
  美国同事:基本来说,是这样。
  
  寒梅女士:那么,宗教信仰是高于一切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这是毫无疑问的。
  
  寒梅女士:美国所有政治的一切,包括对总统的监督,都是处在宗教信仰之下,没有什么可以超越上帝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国家所遵从的宗教信仰是不能和选民的宗教信仰冲突的,对吗?
  
  美国同事:这是必须的。
  
  寒梅女士:毛政权成立时,中国基本是个没有统一信仰的国家。
  
  美国同事惊讶:什么?
  
  寒梅女士:让中国人拥有信仰,这是毛进行的艰苦的努力,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今天,他仍然接受着指责。毛政权刚成立的时候,大部分中国人脑子里,既没有上帝,也没有准确理解的共产主义。
  
  美国同事:我的上帝!
  
  寒梅女士:你也震惊,不是吗?那就是中国的现实。请坦率告诉我,你,我想是整个西方看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是灾难,有了信仰不信上帝也是灾难,对吗?
  
  同事沉默不语。
  
  寒梅女士:我不认为毛是拒绝监督的。但比监督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或者人必须是有信仰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点头:是的。
  
  寒梅女士:我也希望毛建立政权的时候建立了美国这样的三权分立,但是,毛面对着几乎是废墟的国家,大部分人不仅不知道信仰,而且还是文盲。唯一能领导中国人做事情的只有毛领导的共产党,你觉着那种情况,三权分立怎么建立?
  
  美国同事:难以想象(那种情况)。
  
  寒梅女士:是的。不知道上帝就不知道上帝赋予的权力。批评毛让中国人民信仰共产主义这不公平,毛带给中国巨大进步之一,就是他告诉中国人信仰是多么的重要?毛很伟大,当大部分中国人都象上帝一样敬仰他时,他并没有把众人的敬仰变成宗教,而是鼓励大家把共产主义作为信仰,用科学的方法去看世界。
  
  美国同事惊讶。
  
  寒梅女士:当然毛并不排斥,他建立了三种互相监督,在共产主义信仰之下,以适合中国的方式。
  
  美国同事:我很感兴趣。
  
  寒梅女士:他让每个城市的单位,农村的村庄都有两套一样组成的领导团队。比如一个工厂,有厂长就要有书记,农村有村长,就要有村支书,两个并行的领导不能是同一个人,这是两种相互之间的监督。还有第三种权力是监督这两个的,就是人民可以监督领导的权力。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共产主义信仰下,坚持社会主义制度。
  
  美国同事:但是毛的权力?谁来监督他?
  
  寒梅女士:问得好。你觉着一个国家,可以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经常更替吗?
  
  美国同事:不!那是灾难。
  
  寒梅女士:毛一直面对这个问题。他要坚持社会主义,我也认为社会主义适合中国,在这一点上,毛是独裁的,但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美国同事:我不认为我会认同,但你说的也许有道理。
  
  美国同事:我不反对毛也许做了对中国人民有好处的事情。但是如果仅仅从得到的好处去判断,这同样是疯狂的。
  
  寒梅女士:我可以赞同。制度的公平和合理更重要。我认为如果这样说,你应该更认同毛的做法。他在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
  
  美国同事:这是我要说的另外一个问题,毛剥夺中国人的自由。
  
  寒梅女士:自由是相对于制度下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不,自由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的,没有任何制度或个人可以限制人的自由。
  
  寒梅女士:是这样吗?如果是40年前,我们今天这样谈论,FBI要来找我们麻烦了——办公室里不能摆放或谈论任何关于共产主义的东西。这条法律好象现在还没被废除?
  
  美国同事错愕。
  
  寒梅女士:我们可以选择下午一点上班吗?我们可以不跟老板请假离开吗?我们可不可以抛弃团队精神?我们在办公室没有自由,不是吗?当然多长时间去喝一杯咖啡,或者多少分钟休息一下,我们只有这样的自由,制度下的自由,不是吗?
  
  美国同事:我不反对。但我的中国朋友告诉我,毛的时代,中国人连这种自由都被剥夺了。必须穿一样的衣服,唱一样的歌曲,只能听毛的话,绝对的服从。我的朋友经历过毛的时代。
  
  寒梅女士:我没有这种幸运,没有经历毛的时代,的确很疯狂。我也反对这样。我不反对统一的规则秩序和纪律,我支持规则秩序和纪律之下的自由,但我反对绝对的自由。我认为毛的时代,做到了统一的规则秩序和纪律,但是忽略了这之下的放松。毛说过,既要统一意志,又要个人心情舒畅,显然没有这样做好。我反对没有做好,但我不反对毛。
  
  美国同事:毛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寒梅女士:是的。毛也曾经说过,小孩就要玩,释放天性,不要被束缚。
  
  美国同事:不!很难相信这是毛说的。
  
  寒梅女士:毛有巨大的同情和宽容,他不愿意被压迫,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不公平的压迫,包括父母压制孩子。
  
  美国同事:我很难相信毛是这样的。那么他为什么强迫全国都一样?
  
  寒梅女士:我不认为那是毛做的。要了解这些,必须了解中国文化。告诉我,如果工作中感觉被压制,会是总裁吗?不是,对吗?很多时候是直接上级。看,美国和中国并没有不同。任何政策和工作,最高的领导和属下人员之间,总是有其他的人存在,共产党叫做干部。
  
  美国同事:你是说,是执行毛的政策的人,造成了那一切?
  
  寒梅女士:我认为是的。
  
  美国同事:但是毛有责任。
  
  寒梅女士:当然。但我不首先指责毛。我认为中国需要改造文化,尤其官场文化。毛做了努力,他对干部很严厉,他迫使共产党员只能在共产主义信仰下无私的工作。但这也导致毛之后,首先反对毛的,不是普通人民,而是毛的干部。
  
  美国同事:令人吃惊。
  
  美国同事:你怎么看毛时代的贫困?
  
  寒梅女士:毛时代有什么理由富有吗?
  
  美国同事笑:我怎么没想到?
  
  寒梅女士:如果毛时代是让中国由富变穷,这是毛的问题。但中国本来什么都没有,甚至是负数,是毛把中国变成的正数,我对毛没有任何怨言。
  
  美国同事:毛为什么限制农民离开土地?
  
  寒梅女士:我理解是为了保障。中国工业不发达,不能提供足够的就业。中国农民最多,很少受到教育,毛一直在努力改变他们,投入很多。我相信你听到过毛时代正面的?
  
  美国同事:当然,教育和医疗都是免费的。但是毛建立了一党执政。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寒梅女士:我也不能接受。但我到了美国后,我理解了。
  
  美国同事惊讶:抱歉,你在说什么?
  
  寒梅女士:告诉我,民主党和共和党有什么不同吗?
  
  美国同事:似乎没有。
  
  寒梅女士:民主党员和共和党员宗教信仰有什么不同?
  
  美国同事:确切说,也没有。
  
  寒梅女士:民主党和共和党员中有共产主义者吗?
  
  美国同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寒梅女士:这就是我的理解。执政的,无论几个政党,他们必须是宗教信仰没有冲突。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或者美国政治制度本身,就限制了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从政,对吗?
  
  美国同事:不,我们是宗教信仰自由的。
  
  寒梅女士:你为什么不能接受共产主义?
  
  美国同事:因为共产主义是疯狂的。
  
  寒梅女士:不管它是什么,你的确是不能接受。大部分美国人也不能接受。
  
  美国同事:是事实。
  
  寒梅女士:中国的一党执政有什么难理解的呢?当然是统一信仰的人组成的团队才可以管理好国家。
  
  美国同事:但美国人拥有的民主权利,中国人没有。
  
  寒梅女士:我同意。可以选择总统,可以批评总统。但可以批评总裁吗?对美国人来说,选民主还是共和有什么区别呢?毛时期的中国人可以给单位领导提意见而不用担心失去工作。我们可以给总裁提意见吗?美国政府工作人员不是有条法律,不能反对攻击上级吗?民主权利呢?
  
  美国同事:但毛限制了人民选择的权利,让中国只能成为共产主义国家。
  
  寒梅女士:确切说,是社会主义。那是中国人民通过牺牲的选择。
  
  美国同事:我可以理解是人民选择了毛,但不能因为人民选择了一次,毛就剥夺了他们第二次的选择。
  
  寒梅女士:毛并没有剥夺。那么你能告诉我印第安人在哪里?如果国家的制度可以多次选择,原来在美国的印第安人呢?他们选择的权利呢?美国为什么只能成为今天这样子?为什么不能选择回到印地安土著?
  
  美国同事:我们是被上帝保佑的土地,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对的,是制度最好的国家。
  
  寒梅女士:但原来这片土地上的人呢?因为不是上帝挑选的孩子,他们现在只能生活在保护区,不是吗?可以给他们第二次选择吗?当然这不是好的比喻,我只是想说,一个国家制度的选择,往往很长时间内,只能选择一次。毛要建立的是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人的选择。
  
  美国同事:简直是疯狂的比喻。
  
  美国同事:不管怎么说,选举是民主的,相对于毛的共产主义。
  
  寒梅女士:我认为监督最重要。选票不是监督。
  
  美国同事愣住。
  
  寒梅女士:你投票选出的议员,你知道谁在他的工资支票上签字吗?你不知道。
  
  美国同事: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寒梅女士:因为你相信你们的制度是完美的。你可以投票选出总统,选出议员,你为你拥有的权力高兴,我也会的。但是,你有投票的权利,却没有参与总统或者议员决策的权利,汽油涨价了,你可以自由去游行抗议,如果被抗议者只在乎他自己的利益,会因为你的抗议改变吗?不会。我们每天生活在无数的规则中,我们只有服从才能生活工作少些麻烦,所有这些规则,哪些是选民可以参与制定的?毛的主张之一,就是让人民有参与制定规则的权利,尽管他没有制定选举制度。
  
  同事沉默,想了一会儿:毛的时代,中国人是自由的吗?
  
  寒梅女士:用美国的标准来衡量,不是。不仅没有自由,也没有民主。
  
  美国同事:你是说,还有另外的标准?
  
  寒梅女士:是的。确切说不是标准,是感觉。自由是感觉,幸福也是感觉,不是吗?
  
  美国同事:我想我不得不同意。
  
  寒梅女士:团队让我们必须服从统一规则和行动,但我们仍然觉着很自由,是吗?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因为团队精神让我们更有效的工作,反过来保障了我们。美国人服从规则很难吗?
  
  美国同事:根据情况。
  
  寒梅女士:规则和纪律,在毛之前中国人对这些是陌生的。毛的共产主义运动让中国人知道了有组织和纪律要服从。
  
  美国同事:你曾经告诉我,中国人以前就喜欢集体的诉求?
  
  寒梅女士:是的。因为个体总是脆弱的。从前的联盟会因为某个共同认知临时团结在一起,而不是被上帝或者某种精神信仰感召,直到毛的共产主义出现。毛告诉中国人,首先是信仰,然后才是自由。
  
  美国同事:共产主义下的自由?
  
  寒梅女士:是的。
  
  美国同事:难以置信。
  
  寒梅女士:哪里的自由不是相对的呢?自由是永远的、毫无条件的第一位吗?你可以接受藐视上帝的自由吗?
  
  美国同事:不。
  
  寒梅女士:你认为纽约街头的乞讨者,他们是需要自由呢,还是更需要一块三明治?
  
  美国同事:当然是三明治。
  
  寒梅女士:对流浪汉演说自由,很可笑,是吗?他们已经自由得无家可归了。
  
  美国同事:当然。
  
  寒梅女士:所以你认为自由很重要的时候,别人可能并不认为这样。
  
  美国同事:请解释。
  
  寒梅女士:毛政权之前,在中国农村,绝大多数人自由得象野草一样生存,自生自灭。国家什么都不能提供给他们,什么都没有。
  
  美国同事:上帝!
  
  寒梅女士:共产党政权的建立,很快让这个国家有了秩序,让每个人都知道还有国家和政府可以依靠,给他们提供帮助和保障。当然,也让中国人知道了服从政策和纪律。你觉着这个阶段,是自由重要?还是服从管理重要?
  
  美国同事:我有些理解了。
  
  寒梅女士:毛试图建立一个制度,保证每个人都有饭吃,让每个人都不为明天担心。
  
  美国同事: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对共产主义吗?平衡,自由。
  
  寒梅女士:我理解。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美国那些大财阀们愿意跟你平分财富吗?
  
  美国同事:当然他们不会愿意。
  
  寒梅女士:那么你愿意跟美国的穷人分享财富吗?当然也不会,但你期待更富,这算不算要求向上的平等呢?我是说,很少有向下要求的平等。平衡自由是相对的。想象毛刚建国时,他面对少部分人很富,大多数很穷。
  
  美国同事:他需要重新分配?
  
  寒梅女士:这正是毛做的。共产党的确拿走了少部分人的财产,但没有私吞,而是为了全体人民,可以理解吗?
  
  美国同事:但我疑问的是那以后。人应该是自由的,发展也应该是自由的。
  
  寒梅女士:中国刚刚从完全自由过来,如果仅仅是从富人那里拿走财富简单分一下,一切还和从前一样,和强盗分赃有什么不同吗?毛的重新分配不是让每个人平均分享富人的财富,而是为了建立一种秩序和保障。如果不这样去理解毛和共产党,就会得出相反的结论。确实有人认为毛和共产党是强盗。
  
  美国同事沉默。
  
  寒梅女士:很少一点钱,要做很多的事情,人的自由就会置于集中管理之下。每个进步都会付出代价。我认为这是毛时代有些人感觉没有自由的原因,这样的感觉很自私,不是吗?秩序建立就是限制自由。
  
  美国同事沉思。
  
  寒梅女士:当然,对被拿走财富的富人来说,也许是不公平的。但旧的中国,大多数人一无所有,连国家的制度和保障都看不到,这是更大的不公平,那些富人们难道不是问题的一部分吗?我相信,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今天的美国,美国人也会起来革命的。
  
  同事犹豫着:……是的。你告诉我一些我从来没听到过的。
  
  美国同事:你怎么看毛毁灭了中国文化。
  
  寒梅女士:我不这样认为。毛其实是创造了新的文化,当然也确实是消灭了一些旧的文化。比如,共产党中国之前,中国农村有的地方如果一个寡妇恋爱了,她就可以被同族的人商量一下,绑上石头,沉到水塘里淹死。
  
  美国同事惊呼:上帝啊,这不是真的。
  
  寒梅女士:但这在那时候是可以被接受的。没有法律可以惩罚寡妇的族人。中国共产党之前,中国的妇女是没有地位的。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如果我出生在那时候,我不会有机会读书,我不能自由恋爱,我可能17岁就要嫁给我不认识的男人,嫁人前我要听父亲的,嫁人后要听丈夫的,总之,我要听男人的。我完全不知道我是谁。
  
  同事的眼睛越睁越大:上帝啊,你说得这是真的?
  
  寒梅女士:文化,在共产党中国之前,对大多数人来说太奢侈了。旧的中国,大部分中国的农民没有土地,没有饭吃,他们是文盲。他们不懂得什么是权利,他们习惯了在最底层生活,见到当官的就害怕,觉着自己象蝼蚁一样低贱,他们遭遇苦难就只认为上辈子做了错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权利改变什么。他们不知道上帝,他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令人悲伤的是他们接受这样的命运。
  
  美国同事:上帝啊!
  
  寒梅女士:是的。那个时候,父母可以卖掉儿女。
  
  同事眼睛瞪成了铃铛:你说什么?
  
  寒梅女士:我在告诉你一段历史,毛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唤醒了穷人的意识,他们从毛那里知道了自己也有改变命运的权力,就是斗争。毛就是有这样大批的人追随牺牲才取得了政权。毛让他们知道了他们是国家的主人,毛给整个国家找回了尊严。
  
  美国同事:你告诉了我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中国。
  
  寒梅女士:中国穷人多,很多。毛解放了他们。毛确实强调文化的舞台让给普通的劳动者,就是那些被解放的穷人们,社会地位总是和文化地位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点头:是的。
  
  寒梅女士:这也许导致看不上劳动者文化的人,或者只喜欢传统文化的人,对毛不满。
  
  美国同事:我认为我可以接受毛做的。
  
  寒梅女士:了解毛,必须要了解毛之前的中国。毛之前中国人没有多少科学知识,很多求神问卦的迷信,被毛取消了。
  
  美国同事:你认为这是强迫吗?
  
  寒梅女士:也许是。但是中国需要进步,不是吗?毛给中国社会带来的进步是巨大的,他让中国人改变了。旧的中国,大多数人麻木的生存,不知道法律,规则,纪律这样现代文明的东西,毛把这些带给了中国人。
  
  美国同事:但是毛让中国人都信共产主义。
  
  寒梅女士:没有人为中国人解释过自然的世界,或者“我是谁”。中国人只有用迷信,神话传说,生死轮回来解释世界。毛把中国社会带到一个新的境界,给中国人解释世界,鼓励去科学的看。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
  
  美国同事沉思。
  
  寒梅女士:当然我也希望当初给中国人指引的是上帝而不是毛。但是上帝把这个机会推到了毛面前。其实,如果忘掉了是否信上帝,毛对世界的解释和上帝没有不同。
  
  美国同事:毛是怎么解释的?
  
  寒梅女士:比如对你来说,上帝是什么?是谁?在哪儿?
  
  美国同事:上帝可能不是一个人,或许他只是超力量,他创造这个世界,以某种力量控制这个世界,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生存。
  
  寒梅女士:毛是这样解释的,他没有说那种超力量是上帝,他说那是未知的,但相信存在着规律,可以去探索。无论是信仰上帝,还是毛说的,我们都同
  
  意探索未知,或者上帝的力量,不是吗?因为上帝有时候会让我们遭受苦难,如果对未知的规律,或者上帝的力量了解得越多,我们越能尊重上帝,减少伤害,也更能体现上帝的怜悯,不是吗?
  
  美国同事:听起来这很有道理。所以说,毛并不反对上帝。
  
  寒梅女士:请忘掉毛是不是反对上帝,毛是尊重上帝创造的这一切的,当然他是换了一个角度。
  
  美国同事:我有些理解了。毛也解释世界。
  
  寒梅女士:是的。上帝让我们信他,告诉我们“我是谁”,世界为什么这样的时候,也在规定着我们在他的指引下思考,不是吗?
  
  美国同事:当然。
  
  寒梅女士:上帝给我们带来智慧,让我们有“知道”的权利,不是吗?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毛把共产主义信仰带给中国,但是并没有把这个信仰作为上帝,而是毛非常注意启发人们的智慧,让人民科学地认识世界,自然的和社会的。你如果看毛的文章,他很多在谈论这些。
  
  美国同事:但毛认为只有创立了共产主义的马克思是科学的?
  
  寒梅女士:不,任何针对自然世界的科学研究,毛都认可。针对社会科学的,毛的确认为马克思更科学。
  
  美国同事:这是问题。
  
  寒梅女士:是的,这是问题。也是西方和中国冲突的根本原因之一,我认为。
  
  美国同事:我似乎看到了问题。但你描述的毛,也让我看到了不同以前的地方。
  
  美国同事:我仍然觉着不可思议,你在美国接受了教育,但不反对中国一党执政。
  
  寒梅女士:我觉着我要感谢美国。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让我从新的角度认识了毛。
  
  美国同事:不可思议。
  
  寒梅女士:西方很多人一直认为共产党什么都不信,一群逃出笼子的恶魔。
  
  美国同事有些尴尬:也许。
  
  寒梅女士:但毛是有着纯粹和坚定信仰的人。你也许想不到,毛对共产党的要求,他带给中国人民的思想,认识,和上帝对我们的期待差不多。
  
  美国同事吃惊。
  
  寒梅女士:说到信仰,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贡献。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群象清教徒一样的人,中国共产党员。
  
  美国同事:我没理解错吗?共产党是宗教组织?
  
  寒梅女士:他们不是,但是毛对共产党的要求和约束,我认为近似于宗教。
  
  美国同事:你这么说,我觉着我比较容易理解。
  
  寒梅女士:共产党不是宗教。它的目的不是去宣传它的教义。
  
  美国同事:它的目的是什么?
  
  寒梅女士:为人民服务。中国很贫穷,要建设社会主义,毛认为只有像清教徒一样有坚定信仰无私的共产党领导人民去努力,才可能完成。
  
  美国同事惊诧:什么?这太荒谬。每个人都有个人需求。
  
  寒梅女士:你觉着上帝的使者可以把个人需求置于上帝之上吗?
  
  美国同事:当然不能。
  
  寒梅女士:这是毛要求党员做到的。不能把共产党员想象成普通人。他们必须忘掉一切为了个人的东西。上帝是怎么要求他的教徒的?不能有欲望,不能在乎衣食,不能抱怨,不能有违背上帝旨意的自由,不能贪图享受,如果受到惩罚,也必须漠视肉体的痛苦。这也正是毛对党员要求的。
  
  美国同事:上帝啊,如果党员能这样做到,我想我也会向他们致敬。
  
  寒梅女士:毛时代的党员就是这么去做的。
  
  美国同事:但我不相信人可以完全做到无私,只有上帝的使者们。
  
  寒梅女士:毛时代的共产党员们,甚至一些普通人,如果不看他们的信仰是共产主义,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奉献精神,很像上帝的使者。
  
  美国同事:我很难把这些和毛联系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寒梅女士:上帝的使者可以通过传播上帝的爱得到满足。毛对幸福的解释,也是这样,超越了物质,纯粹精神的满足。
  
  美国同事:我不能相信这是毛。
  
  寒梅女士:我为什么是在美国重新认识了毛?来美国前,我认为美国是个自由世界。但我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美国是个宗教信仰至上的国家。美国人民坚信这片土地是被上帝挑选的,美国人民是首先被上帝挑选的宠儿。为此美国人民自傲骄傲,热爱这个国家。尤其是我看到那些徒步行走的传教者们,穿着朴素简单,吃最简单的食物,他们眼睛里是真诚朴素坚定的,他们让我想起了中国老电影里的共产党员。中国原来也有这样的一群人,忘我,无私,为了信仰可以承受一切苦难,可以献出生命。不同的是,美国的传教者们是在上帝的指引下,而中国的共产党员们是在共产主义信仰下,更具体地说,在毛的指引下。
  
  美国同事:我想我有点被感动,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这不是我原来印象中的毛。
  
  寒梅女士:毛的确令人不可思议。上帝可以让我们去感觉幸福,但不能带来幸福。我们可以感谢上帝带给我们的世界,但上帝不能帮我们改变世界,一切要靠我们自己。知道吗?毛也告诉中国人类似的话。
  
  美国同事:难以置信。
  
  寒梅女士:你能告诉我,在你心中,上帝,父母,谁是你绝对服从的?
  
  美国同事:你知道我是虔诚、保守的天主教徒。
  
  寒梅女士:中国的传统文化血缘最重要。上帝是怎么说的?即使我们都进了天堂,不管是父母还是兄弟,谁和谁都不认识了,都是上帝的孩子,都在上帝那里喜乐着,不是吗?中国人从来没有这样的概念,我们相信轮回,这辈子和上辈子都有关系。你知道吗?是毛,让中国人知道了,还有可以超越自己身边一切去相信的东西,信仰。
  
  美国同事:不可思议!
  
  寒梅女士:上帝说人不能懒惰,要勤劳。毛告诉中国人劳动光荣。中国社会从来没有到达过这样一个阶段,每个人即有信仰,也自觉服从共同遵守的规则,中国人也从来没被指引“我们的主,天上的父让我有拥有这样的权利”,但是毛让中国人意识到自己斗争的权利。毛从来不强迫人接受他,他总是在讲道理。如果我告诉你,毛讲得很多道理其实是在强调一个人应该怎么去做才有意义,才幸福高尚,如果每个人都按照毛说的去做,其实和上帝要求我们做的没有太大差别,你相信吗?
  
  美国同事:我在挣扎,我不能接受毛在中国人心里可能是上帝的角色……但也许这更接近事实。
  
  寒梅女士:毛不是上帝。我只是说,在中国人找不到上帝指引的时候,毛传递了几乎相同的精神。毛非常懂得信仰的作用,让人不被眼前利益困扰。我想要回答你的问题,为什么我不反对毛建立的一党执政,如果这个党是坚定信仰下一群一点私心都没有的人,会产生腐败吗?
  
  美国同事: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性会降低很多。但怎么保证会有这样一群人?
  
  寒梅女士:毛要求党员们必须是坚定的信仰者,有清教徒一样的朴素和献身精神。
  
  美国同事:我尊敬朴素和献身的人。
  
  寒梅女士:假如信仰没有了,或者追求个人利益了,一切都会改变。如果上帝的传道者们,有一天抱怨上帝没有给他们足够的个人自由,没有让他们有丰盛的食物,没有让他们过上富足的生活,让他们承受了太多的苦难,你怎么认为呢?
  
  美国同事:灾难。这些人有罪恶!
  
  寒梅女士:监督,可以是不在宗教信仰下的吗?
  
  美国同事:我认为不可能。谢谢。你让我重新思考毛。
  
  美国同事:告诉我,你怎么看毛迫害了很多他的同志?那些残酷的东西让我觉着窒息。
  
  寒梅女士:你是说文化革命?
  
  美国同事:是的,文化革命,毛的运动。
  
  寒梅女士: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怎么看中世纪宗教清洗中那些教徒?宗教的历史上,死了很多人。
  
  同事愣了一下:那是一个阶段。
  
  寒梅女士:如果同情毛运动中那些被迫害的人,你从宗教角度去看,可能感觉完全不同。对毛的文化革命,我曾经和你一样,很厌恶。让我转变的是到美国以后,确切说,是接触了基督教以后。
  
  美国同事:非常有趣。请继续。
  
  寒梅女士: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早期基督教的惩罚,如果背叛了上帝,或者他的信仰,不能逃避惩罚和罪恶,甚至肉体的消灭。宗教的惩罚,比毛的运动要血腥残酷的多。
  
  美国同事:那是早期。
  
  寒梅女士:是的。当你把共产党员想象成某种信仰的教徒的时候,他们就有为了信仰必须承担一切苦难的使命,苦难是他们的选择。他们不能象普通人那样向往精神自由和肉体享受,他们必须为他们的信仰和理想作出无条件的牺牲。想想那些为了宗教献身的人们,你会同情还是尊敬?
  
  美国同事:我想是尊敬。
  
  寒梅女士:那些因为苦难而抱怨、怨恨上帝的呢?
  
  美国同事:懦夫。
  
  寒梅女士:当我读了基督教的惩罚,再看毛,我没有不理解了,甚至觉着毛要温和的太多,你看过毛的书吗?他从来不提倡肉体消灭,而是精神改造,毛很符合现代基督的精神。
  
  美国同事:你的话引起了我的兴趣。
  
  寒梅女士:我把文化革命,看作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个阶段,那些信仰者为了真理的斗争。
  
  美国同事:我不确定我能赞同,但你告诉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美国同事:你让我对毛的宗教很感兴趣。
  
  寒梅女士:毛没有宗教。他是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
  
  美国同事:抱歉。我正是这个意思。你让我看到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毛的一面。
  
  寒梅女士:是。我也看过一些关于毛的书,政治的,权力的,心理的,他们把毛写成暴君,权力贪恋者,心理变态。
  
  美国同事:是的,所以你说的毛让我感到惊讶。
  
  寒梅女士:毛是个很哲学的人。你读过毛的书吗?
  
  美国同事:没有。
  
  寒梅女士:知道白求恩吗?
  
  美国同事:不知道。
  
  寒梅女士:加拿大人。毛写过一篇纪念他的文章,你不妨看看。我会email给你。
  
  寒梅女士后记:第二天一早,同事一到办公室就找到我。
  
  美国同事:我只想说非常感谢你。
  
  寒梅女士:(惊讶)怎么回事?
  
  美国同事:我昨天晚上看了你传给我的那篇文章,毛的文章,《纪念白求恩》。我没有想到,毛会写出这样的文章。接着美国同事拿出打印的纸,大声朗读了起来:
  
  “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
  
  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读完后,美国同事对我说:“我很震惊。如果你不告诉我这是毛写的,如果我把里面所有共产主义或意识形态字眼去掉,如果有人在我面前朗读,我会以为我在聆听上帝宣讲。毛说的这些,和我曾经在教堂听到过的几乎完全一样。”
  
  美国同事伸出手来,“我真得非常感谢你。你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毛,我想我开始尊敬他了。我更感谢的,我突然心变得很开阔了,我觉着整个世界的门在朝我打开,共产主义和毛已经不再是我心里的障碍,我更了解了中国,我非常高兴,我可以拥抱这些,我想就可以拥抱一切。”
  
  美国同事笑了,笑得非常灿烂。从我认识他以来,每次总是看到他绅士的、彬彬有礼的微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笑得这么彻底,像绽开的花。
精彩文章推荐:

为什么要有文化大革命?这么年轻就把本质说清楚,牛逼!

为毛主席洗冤的中国第一人!

1975年《解放军报》有篇社论其论述竟然跟此后几十年现实的发展毫米级吻合!

王洪文有个女儿,美国人邀请她来美定居,她说了四个字!

任何人只要做其中一件事,就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大名,而他全做了!

中兴遭遇美国封杀,再次证明背离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与建设就会遭受挫折和失败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2015年06月13日 下午 7:17  @回复  Δ-49楼 回复

    心灵的正憾!

  2. 冰皮月饼 2015年06月14日 下午 4:29  @回复  Δ-48楼 回复

    您好,第一次访问贵站!祝站长端午节快乐,端午节过完马上就是中秋节了,多吃冰皮月饼beizhiyou.com额!欢迎回访额!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