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不同的领袖有不同的儿子

2015年10月24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1678字 ⁄ 字号 评论 22 条 ⁄ 阅读 44,719 views 次
39.6K

  蒋经国和毛岸英都是从苏联回国的青年,一个是国民党总统蒋介石的儿子,一个是共产党主席毛泽东的儿子,蒋经国比毛岸英大12岁。
  
  1925年10月,蒋经国赴苏联留学,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不久加入苏联共产党。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蒋经国曾在苏联发表声明,声讨蒋介石背叛革命。1936年1月,蒋经国在苏联《真理报》发表谴责蒋介石的公开信。1937年回国,回国以后,他的父亲蒋介石先安排他在奉化溪口故乡,读《孟子》和《曾文正公(曾国藩)家书》这类的古书,叫他“补课”和“洗脑筋”,洗掉他在苏联所受的共产主义赤化教育的“流毒”,还叫他阅读《总理全集》和《十五年以前之蒋介石先生》这类书。
  
  上海沦陷以后,蒋经国先在南昌做些一般的工作,1938年,回国一年的蒋经国就被任命为江西省赣县县长。1939年以后,他曾经历任江西第四行政区督察专员、岸区保安司令、防空司令、防护团长、三民主义青年团江西支团部主任、江西省政府委员等职,但一直未取得什么成绩。蒋经国有一个苏联老婆蒋方良,在赣州后又有了红颜知己章亚若。1944年1月,蒋经国担任了三青团中央干部学校教育长,并在这年10月参与了其父蒋介石发起的10万青年从军运动,任青年军总政治部主任。
  
  1945年春天,蒋经国跟随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行政院长宋子文赴苏联谈判,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蒋经国被任命为东北行营外交特派员。此后,他一直控制“三青团”,成为国民党一个派系的首脑,是他父亲的得力助手。
  
  1949年1月,蒋介石宣告“下野”以后,蒋经国陪着父亲退居溪口,后来在成都登机飞往台湾。在台湾他曾历任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台湾国民党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国防部副部长、部长、行政院副院长、院长等职。1975年蒋介石病逝后接掌国民党及中华民国政府,1978年担任中华民国的世袭总统。
  
  1936年,14岁毛岸英被组织安排到苏联学习,在苏联期间,他开始在军政学校和军事学院学习,以后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曾冒着枪林弹雨,转战欧洲战场。1946年,毛岸英回到延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毛岸英遵照毛主席“补上劳动大学这一课”的要求(和蒋经国的补课完全不同),下乡到农村种地向贫下中农学习,他在解放区搞过土改,做过宣传工作,当过秘书。解放初期,任过工厂的党委副书记。他虽然是毛主席的儿子,但是从来没有因自己是领袖的儿子而看不起老百姓,相反,总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和普通劳动群众打成一片。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1月25日在美军空袭中牺牲(牺牲时担任志愿军的俄语翻译)。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面对强大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侵略军,有人害怕了,而毛主席带头送子参军,当别人劝阻时,他却说:“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不去谁去?”当毛主席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时强忍悲痛没让眼泪落下,他伸手拿烟,两次都没从烟盒里抽出烟。站在一旁的李银桥急忙帮他抽出一支,再帮他点上。屋里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响动,谁也不说一句话。只有主席抽烟的咝咝声,和弥漫在屋里的烟的辣味。毛主席的手有些轻微的抖动,长长的烟灰落在地上。又沉默了很久,毛主席抽完第二支烟,把烟头拧灭在烟缸里,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发出一声叹息:“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
  
  毛主席湿润的眼窝含着泪,没有落下。他仍然不停地吸烟,边吸边问起毛岸英牺牲的经过,最后只交代了一句:“这个事先不要告诉思齐(毛岸英爱人)了,晚点,尽量晚点……”在丧子之痛之际,毛主席担心的却是刘思齐。并说:“战争嘛,总会有牺牲,这没有什么!”当彭德怀同志对毛岸英的死表示内疚时,毛主席沉默了好久,轻轻走了几步,对彭德怀说:“搞革命嘛,总是要死人的。岸英是个普通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尽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就不该为中朝两国人民共同事业而牺牲,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呀!哪个战士的血肉之躯,不是父母生的?”“老年丧子”是每一个父母都难以承受的打击,毛主席的这些话道出了他的胸怀是何等的宽阔。(作者:贺济中)

目前有 22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22 条

    外部的引用: 22 条

    • 资本是怎样让人“自由”的? | 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
    • 谁抹黑了毛泽东、谁抹黑了新中国 | 激扬文字
    • 不堪的茅于轼 – 棠棣原創吉吉 – 西瓜影音你懂的资源
    •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好就好在谎言连篇 – 棠棣原創吉吉 – 西瓜影音你懂的资源
    • 改革开放如此轰轰烈烈,承诺何以兑现 | 坊間評議站
    • 文革永远不会结束,文革永远是专治剥削阶级的噩梦 | 坊間評議站
    • 蹊跷不蹊跷?与博案有关者的结局 | 坊間評議站
    • 走资派改革路线图 | 坊間評議站
    • 戏说文革前的小平 | 坊間評議站
    • 吴鹏飞:为共产党和毛泽东声辩! | 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
    • “精兵简政”今何在,不见当年毛泽东 | 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
    • 走猫路的特色中国 http://cryman.rkfree.net/fangjianliuwen/678.html | 坊間評議站
    • 除了人民,他是孤独的;除了真理,他是寂寞的 | 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
    • 改革大反思:“精英”治国与颠覆性错误 – 红潮十次啦中文网
    • 论王琪回国:不要把游子返乡的故事说成老兵回家 – 红潮十次啦中文网
    • 庆祝“邓小平给毛泽东写信”43周年 – 哇事录 – 美国十次中文网
    • 邓小平与刘伯承的关系并不融洽 – 哇事录 – 美国十次中文网
    • 李敖论邓氏改革 – 红潮十次啦中文网
    • 百姓、文革、李自成…毛泽东的五个未了”情结” – 哇事录 – 美国十次中文网
    • 揭秘:王洪文的工人妻子不弃“阶下囚”! – 哇事录 – 美国十次中文网
    • 毛泽东为什么让我小时候吃不到新粮食? – 纸老虎哇事录 – 美国十次中文网
    • 《辞海》为什么出现去毛化倾向?原来竟然是美方要求! | 筛宝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