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杨开慧给毛泽东的哀婉凄楚催人泪下的信

2016年04月03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2095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14,398 views 次
39.6K

  杨开慧是毛泽东自由恋爱的第一任妻子,1920年冬喜结连理,1927年8月底,毛泽在湖南离开杨开慧去指挥秋收起义,竟成夫妻之间的永诀!然而,杨开慧给毛泽东一封哀婉凄楚,如泣如诉,催人泪下的信,毛泽东终生未能读到……
  
  关山远隔,音信不通,杨开慧只能从国民党的报纸上看到屡“剿”“朱毛”却总不成功的消息,既受鼓舞又生牵挂。当时形势极为险恶,杨开慧除对毛泽东的思念外,就只能把给毛泽东的数封寄不出去的书信,藏匿故居老宅。
  
  1982年,在维修杨开慧家老宅时,意外的在砖墙缝里发现了杨开慧留下的7篇文字书信。1990年再次修缮时,从她卧室外的檐头下又发现一封信。这些文字都是她在和毛泽东诀别之后的日子里写就,再用蜡纸包好,分藏在老屋里。文字情真意切,如泣如诉。充满无尽的思念和忧伤。在物是人非的今天读来,仍令人无法不动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封信更是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润之:
  
  “几天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来信,天天等。眼泪……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我真想要是肚子里有了小宝宝能留住你,但我看也是不能,我们现在有了几个孩子了呀,简直太伤心了,太寂寞了,太难过了。我想逃避,但我有了几个孩子,怎能……
  
  五十天上午收到贵重的信。一个月一个月,半年一年以至三年……,没有你的音信,以前的事一幕一幕在脑海中翻腾,以后的事我也假定,即使你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你的尸体……
  
  你是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你的哟!不至丢弃我吧,你不来信也许一定有你的道理。普通人也会有这种情感,父爱是一个谜,你难道不思想你的孩子吗?是悲事,也是好事,因为我可以做一个独立的人了。
  
  我在梦中,总是要吻你,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脸颊,你的额,你的头,吻你一百遍,你是我的人,你是属于我的!
  
  只有母爱是靠得住的,我想我的母亲。昨天我跟哥哥谈起你,显出很平常的样子,可是眼泪不知怎样就落下来了。我要能忘记你就好了,可是你的美丽的影子、你的美丽的影子,隐隐约约看见你站在那里,凄清地看着我。
  
  我有一信把一弟(杨开慧的弟弟),有这么一句话‘谁把我的信带给你,把你的信带给我,谁就是我的恩人。’
  
  天哪,我总不放心你!只要你是好好地,属我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你罢。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格外不能忘记他,我暗中行事,使家人买了一点菜,晚上又下了几碗面,妈妈也记着这个日子。晚上睡在被子里,又伤感了一回。听说你病了,并且是积劳的缘故……没有我在旁边,你不会注意的,一定累死才休!
  
  你的身体实在不能做事,太肯操心,天保佑我罢。我要努一把力,只要每月能够赚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你,不要你做事了,那样随你的能力,你的聪明,或许还会给你一个不朽的成功呢!
  
  又是一晚没有入睡。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你那里去。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了。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你,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
  
  我要哭了,我真要哭了!我怎都不能不爱你,我怎么都不能……
  
  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我真爱你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云锦
  
  1929年12月26日
  
  这样哀婉、凄楚、揪心而又滚烫,笃实而又热炽的文字,怎能不令人撕心裂肺,唏嘘不已?
  
  在今天物欲横流,杯水主义的氛围中,想必,也许不会再现。这是革命伴侣之间的情感升华,是共同信仰与主义的融合体现。纯洁的无以复加,高尚的臻善臻美。遗憾的是毛泽东终生未能读到,否则不知再续何等动人的人间情感故事。
  
  杨开慧纪念馆位于湖南省长沙县开慧乡(原清泰乡)板仓,距长沙约70余公里。杨开慧纪念馆总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展厅面积2000平方米。景区由杨开慧同志故居、杨开慧烈士陵园、杨开慧生平业绩陈列馆和杨公庙四部分构成。前方陵园正中塑建了一座高3.8米、重11.6吨的开慧烈士全身汉白玉像。为缅怀先烈,1966年故居按原貌恢复。1972年9月1日,湖南人民政府公布杨开慧同志故居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杨开慧,号霞,字云锦。1901年11月6日出身书香门第。1920年冬与毛泽东结婚,1930年10月,杨开慧在湖南板仓被军阀何健逮捕,在监狱受尽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敌人要她宣告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其实杨开慧有所不知:1928年5月,毛泽东已经和贺子珍在茅坪洋桥湖八角楼公开结婚,何健和蒋介石或许也不知道),就可获得自由,杨开慧只说了一句话:“死不足惜,只要润之革命早日成功。”同年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被杀害,年仅29岁。
  
  当年,艰难开辟革命红色根据地,顽强战斗在罗霄山脉的毛泽东,听到杨开慧牺牲的消息时,满含泪水,悲痛地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似有深深的内疚与自责。而到了晚年更是常常提及,缅怀不已。把杨开慧当作他一生最爱的革命伴侣。在他的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中,“我失娇杨君失柳”、“泪飞顿作倾盆雨”的笃情诗句,有如行云流水,更是感天动地,惊神泣鬼,遏云绕梁,经久不衰!(本文作者:大国名媛)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语冰 2016年04月04日 上午 11:42  @回复  Δ-49楼 回复

    天下事,红尘繽纷多无奈,
    人间情,是真是假何须问?
    江山辈出英雄汉,
    流水淘尽人间恨。
    莫道时势天注定,
    落花终毕沒凢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