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毛泽东是如何用宪法治国的?

2016年05月30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586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134 views 次
39.6K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1955年7月5日在北京开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邓芳芝(左)和兄弟民族代表交谈(图)
  zhiguolv
  毛泽东给人以大度胸襟,“不以己甚”,做事不走极端,给人留有余地,这既是他一种高尚的个人品德,也是一种杰出的治国智慧。然而,他的治国智慧远远不只是这些。
  
  2008年4月1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一篇文章《毛泽东是终点还是起点》说:“透过历史功过局限和政治是非的迷雾,人们豁然发现,毛泽东作为过去一个世纪中国人震撼世界的英雄代表,其实仍然耸立在时代的制高点上,为正在努力奋斗的新一代中华儿女提供者巨大的激励、启迪和力量。”能够站立在时代的制高点,为中国人民指引国富民强的发展道路,是毛泽东最杰出的地方。
  
  建立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体制,由人民来当家作主,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一向追求的目标,也是毛泽东站在时代制高点的“一个划时代动作”。
  
  1954年9月15日下午三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
  
  参加会议的代表有工人、农民、小学教师、少数民族的代表,其中女代表147人,少数民族代表178人,在到会的1141位代表的热烈的掌声中,毛泽东宣布大会开幕。
  
  这是一次人民的盛会,将由1000多名人民代表全国人民通过宪法,选举国家主席、副主席。
  
  在此之前,只有《共同纲领》起着临时宪法的作用。1949年因解放战争还未结束,经济也在恢复,新中国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宪法的条件还不成熟。1952年底,毛泽东和党中央开始考虑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制定宪法等问题。1953年新年,《人民日报》发表元旦社论,向全国人民提出三项任务:(1)继续加强抗美援朝的斗争;(2)开始执行国家建设的第一个五年计划;(3)召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宪法。
  
  3月1日,毛泽东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名义颁布施行了新中国第一部《选举法》。《选举法》施行之后,全中国各地首次搞起了民主普选。民主普选,就是让老百姓自己选举代表自己意愿的人民代表去选举国家领导人,以此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
  
  1953年夏,中国人民大学的许崇德和另两位同事一起被借调到内务部,后被派往山东省泰安县城关乡搞普选试点。谁知在城关乡,有关选举的太多从未听过的新名词让那些祖祖辈辈只知道种地的农民一头雾水。
  
  “啥叫普选?”
  
  “啥叫选民资格?”
  
  “人代会是干吗的?”
  
  为了动员大家,许崇德和同事找来青年团员组成宣传队,挨家挨户地宣讲:“从现在开始,我们要选举出自己的代表来管理国家,这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是神圣的权利。”
  
  很快,宣传见了成效。选民登记那天,登记点一早就排起了长队,连大半辈子没出过几趟远门的老大娘,也穿上最漂亮的衣裳赶来了登记。然而,旧社会很多妇女都没有自己名字,只有“王家大妹”、“李家大嫂”这样的称呼。许崇德和搭档们在登记选民时,现场给她们起名字——“你叫王亚美,你叫李素珍……”登记选民,额外获得了自己从没有有过的名字。
  
  酝酿候选人、张榜公示之后,就到了选举的大日子。
  
  开选民大会那天,乡亲们紧挨着站在一起。主持人念完候选人的名字,同意的举手,不同意的不举手,这样就把乡人大代表选出来了。
  
  被选上的村民乐得合不拢嘴。
  
  对于饱受压迫的中国农民来说,这次选举的意义不同寻常。城关乡的农民正是亿万普通选民的缩影。此时全中国有6亿人口,举行普选的基层选举单位21.5万个,涵盖5.7亿人,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普选。
  
  但是,这次选举受到老天爷的“阻拦”。夏秋之际,南方地区遭受严重自然灾害,个别灾区的第三项任务当年没能完成,只好推迟到1954年。新年一到,各地继续进行普选工作。
  
  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定于1954年9月在北京召开。9月初,各地选举出来的代表开始进京赴会。
  
  这些代表大多数是“泥腿子”,他们的进京之行,并不容易。山西平顺县只有25岁的农民代表申纪兰是骑着毛驴,才走出大山,再转乘汽车,到了太原再登火车,奔赴北京。
  
  第一次到北京开会,像申纪兰这样的代表“紧张得不敢讲话”。他们没有文化,连选票上“毛泽东”三个字都不认识,但他们肩负着一个最大的任务,就是完成父老乡亲们的嘱咐:“要把那个圈儿画圆,一定要把毛主席选上!”
  
  这种心情几乎是所有来自最基层的那些劳动代表的思想。
  
  大概是8月华南分局那封提议授予最高荣誉勋章提案电报的缘故,当民主盛会来临的时候,毛泽东却选择了“退”,甚至不打算在开幕式上讲话。水利部部长张治中获知消息后,立即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其中说:“这次人大会议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人民大会,你是国家主席,开幕时是主持人,怎能不讲话?”
  
  经过考虑,毛泽东才决定在开幕式上致词。
  
  9月15日下午,像申纪兰这样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走进了以前想都不可能想的中南海怀仁堂,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总代表数为1126人,报到的代表为1211人,因病因事请假没报到的15人,报到但因病因事临时缺席的70人,实到代表1141人,符合法定人数。在热烈的掌声中,毛泽东宣读了开幕词。他宣布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负有重大的任务。
  
  这次会议的任务是:
  
  制定宪法;
  
  制定几个重要的法律;
  
  通过政府工作报告;
  
  选举新的国家领导工作人员。
  
  我们这次会议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这次会议是标志着我国人民从一九四九年建国以来的新胜利和新发展的里程碑,这次会议所制定的宪法将大大地促进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
  
  我们的总任务是:团结全国人民,争取一切国际朋友的支援,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为了保卫国际和平和发展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
  
  他在开幕词里宣布:“准备在几个五年计划之内,将我们现在这样一个经济上文化上落后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工业化的具有高度现代文化程度的伟大的国家。”
  
  最后,他一种格言警句式的话语结束了开幕词: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热烈鼓掌)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热烈鼓掌)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热烈鼓掌)
  
  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克服一切艰难困苦,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热烈鼓掌)
  
  我们正在前进。
  
  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鼓掌)
  
  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鼓掌)
  
  全中国六万万人团结起来,为我们的共同事业而努力奋斗!(热烈鼓掌)
  
  我们伟大的祖国万岁!(热烈的长时间的鼓掌)”
  
  毛泽东的开幕词篇充满激情与自信,是一篇气势磅礴的政治宣言,表达了中华民族为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而奋斗的坚定决心和意志,极大地激励千百万群众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奋勇前进。
  
  毛泽东的讲话,激动人心,具有巨大的号召力,每一句话都让代表们觉得大受鼓舞。开幕式大会结束时,山东代表郝建秀的手都鼓掌拍肿了。她把手给贵州的布依族女代表蒙素芬说:“你看看我的手,鼓掌鼓得又红又肿。”
  
  “好多人都说手肿了。”蒙素芬回答说。
  
  此时各族人民代表都对毛泽东有一种深切的热爱之情,难用一般语言表达,有好多代表与他手后,一天都不洗手。会议期间,大家一有机会就想去和他握手。会议工作人员反复给做工作:“不要都去和毛主席握手,毛主席太累了。”各个代表团也都一再强调:“尽量少跟毛主席握手,毛主席太累了。”
  
  但是,多数代表只要见着毛泽东,还是冲上去,围过去握手。而蒙素芬却没去抢着和毛泽东握手。团长表扬说:“蒙素芬最听话了。”
  
  谁知她说:“我个子小,也抢不到啊!”
  
  原来她不去和毛泽东握手,不是不想,而是去了人太拥挤,她抢也抢不着,只能作罢。
  
  在第一次会议上,刘少奇作了关于宪法草案的报告,会后发给大家进行讨论、修改,多次进行审议讨论。9月20日,大会表决宪法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出席会议代表1197人,投票1197张,同意票1197张。获得全票通过。宪法除对国家性质、国家主席、副主席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等进行规定外,还规定“各民族一律平等”,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
  
  在大会期间,申纪兰每天晚上都要抽一会儿空来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练习画圆圈。她练画圆圈干嘛?她要代表西沟村村民们选择毛泽东作为国家主席,在毛泽东的名字下画一个最圆的圈。
  
  对申纪兰来说,这次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真是不容易。除只字不识外,她还是唯一骑毛驴上京的代表。但她对宪法有一个重大贡献,就是参与了把“男女同工同酬”的内容和“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条文记入了宪法的过程。1951年,她当选合作社副社长,就对此事为妇女们说话了,在合作社中说:“妇女工分太低,每天上地只能挣三四分工分,大家都不愿意上地了。”
  
  有人说:“你们的技术又不高。”
  
  申纪兰回答说:“你们不能这样看待问题,不公平,我也是个人,你也是个人,为什么妇女就挣不上工。”
  
  但男人们就是不同意,她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去找党支部书记反映。党支部书记说:“那我们就来了一场下地实际干活比赛吧!”
  
  结果,申纪兰带着妇女在这头干,男人们在那头干,干完了,妇女们的技术也不低,没落到男人后边。这下,男人们说话了:“呀,这个可得给人家合理的记上工了。”
  
  申纪兰领导妇女,追求平等解放,使得西沟的妇女自己挣到了同工同酬的待遇,成为全国第一个实行男女同工同酬的合作社。全国妇联闻讯,跑去西沟驻扎了一年进行考察,《人民日报》总编也去那儿驻过。而这次制定宪法,毛泽东等人把“男女平等”的条文和男女同工同酬的内容一起写入了宪法,还特地规定“妇女有同男子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把申纪兰和许多女服希求的事情以法律的形式落实下来。这对于刚从半封建社会迈出脚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突破性的举措。有人后来说:“毛泽东一句话,中国妇女就有了选举权,就可以自由恋爱,一步实现了男女平等。欧美很多国家的妇女直到六七十年代,才有平等的选举权。中国妇女今天扬眉吐气,全因毛泽东。”
  
  值得一提的是,与男女平等一起写入宪法的,还有“各民族一律平等”条文。布依族女代表蒙素芬含着热泪说:“大会表决宪法获得全票通过,宪法草案中各民族一律平等,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等条文,使我特别振奋。过去布依族女人是没地位的,女人吃饭不能坐桌上,只能在厨房吃;男人说话女人不能插话;如果老公爹坐在一楼,媳妇就不能上楼等等。我情况比较特殊,因为父亲去世早,家里没劳动力,我是老大,要干男人的活,所以在家里的地位就像男孩子。解放后,我出来工作,在农会当干部,我们村只有我一个女干部。我母亲和我奶奶都支持我。虽然家里的活没人干,但他们仍很支持我。因为在我们那里,红军播下了革命的种子。老百姓相信共产党,知道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能过上好日子。”
  
  这些话语都是出自肺腑的。他们对于宪法内容的赞同,完全来自于自己的切身感受。
  
  另外,“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条文也被写进了宪法之中。这是“劳动者平等”的条文。但是,它进入宪法不是富人的发明,也不是他人的恩赐,而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领导劳动人民通过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力而获取的。
  
  这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国各民族穷人和各界劳动者的民主大会。此时三大改造运动全面开始,中国在经济层面上跳步进入社会主义。相应地,在政治法律层面上,中国将社会主义写入新中国宪法,并且完善了国家政体中的民主、平等等等内容。
  
  当大会进行选举时,申纪兰和其他工人、农民、教师代表一起选举国家领导人。她终于画好了神圣的那个圆圈,把毛泽东选举为国家主席。9月27日,在全体会议上,毛泽东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朱德当选为副主席,刘少奇当选为人大委员长,宋庆龄等13人当选为副委员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提名,决定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
  
  次日下午,大会圆满完成各项议程。3时50分,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已经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会议胜利结束。
  
  这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开创性的。
  
  后来,有人说:“毛泽东灵魂中的上帝是工农大众,是无产阶级,为他们生,为他们死。最神圣的标是建立一个工农的政权,穷人的政权。”这次大会以宪法的形式确定了国家的这个政权性质。
  
  建国后,毛泽东一直致力于倡导民主,但不是西方国家的富人民主,而是人民民主,即创造社会财富的劳动者当家做主,这是工农政权的民主,是穷人当政的民主,是各民族劳动者的大民主。这次一千多名代表以人民代表大会的形式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议会”。一些旧中国过来的老法律人士忍不住说:“从没见过哪个西方国家的议会,会给工人、农民、妇女、少数民族保留代表名额。与中国不同,西方的国家议会只给富人和贵族保留名额,设置参议院,参议员是世袭的贵族或富人。在这样的议会里,你只能听到富人的声音,永远也听不到穷人的声音。而新中国的首届人民代表大会却是劳动者的大会,是各个阶层代表最基层、最多数的代表的大会。”
  
  毛泽东领导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成功召开,也证明了一个铁的事实,这就是农民代表李顺达所说的:“劳动人民都能管理国家大事。”这样的大会,难怪那些劳动者代表不会把手掌鼓肿,不会晚上练画圆圈也要把毛泽东选上国家主席啊!
  
  人民的领袖,自然获得人民的拥戴。若干年后,有网友谈及人民民主这个大话题时在网络上发帖称:“我可以坦诚告诉你,毛泽东不是专制,是大众民主的拓荒者。只有他干的那一套,才是赢得纯粹民主自由的正路。”
  
  这次大会的召开,标志着我国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根本的政治制度得到全面确立,真真切切地改变了中国几千年夫人压制劳动者的旧社会体制,并且实现了男女平等,开创了我国人民民主的全新阶段。
  
  这完全是超越时代的治国模式。  
  摘自《治国录:毛泽东与1949年后的中国》,陈冠任著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