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毛主席同金日成谈中国出修正主义的问题!

2016年10月28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2464字 ⁄ 字号 评论 3 条 ⁄ 阅读 5,171 views 次
39.6K

  自1962年中央在北京7千人大会前后,刘邓公开对毛主席摊牌后,毛泽东开始感到党内问题严重,中央要出修正主义!下面两篇文章是毛主席在文革前其心迹的一次最好的表露,值得大家阅读、思索。
  
  《毛主席同金日成谈中国出修正主义的问题》(转载)
  
  1964年2月29日,毛主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
  
  在谈话中,毛主席认为中国已经出了修正主义或正在出修正主义。
  
  他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个党也是如此。我们同高岗、彭德怀也是如此,他们是我们民主革命时期的战友,社会主义的同路人,动摇分子总是会有的。
  
  1962年上半年,在国际上,我们党内有些人主张“三和一少”。什么是“三和一少”呢?就是对帝国主义要和,对修正主义要和,对各国反动派要和,就像对尼赫鲁那样的反动派也要和。一少是,对支持民族解放运动要少一点,要少支持世界革命。毛主席大手一挥说,这是修正主义的外交路线!
  
  这些人在国内还是搞长期《三自一包》路线的提倡者。三自,是自留地、自由市场、自负盈亏;一包是包产承包到户。眼前是能解决一些落后地区农民的吃饭问题,但是,作为一条政策,要长期这么下去,那就是解散了社会主义的农村集体经济,搞垮了社会主义存在的经济基础。只强调个人主义,不讲团队精神,不讲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就会倒退到资本主义血汗工厂和封建主义分散各自为政的小农经济。
  
  三和一少是他们的国际纲领,三自一包是他们的国内纲领。这些人中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还有副总理……他们在1962年上半年到处宣传串联鼓动。
  
  夏季我主持召开了一个会议,是工作会议(指北戴河会议),中央委员、省委书记都来参加,把这些问题都抖搂出来了。然后又开了中央全会(指八届十中全会),开了两个月,八月到九月。这个会议开过以后,这些犯错误的同志都检讨了,说自己不对了。有一个同志是主张三自一包的,就是邓子恢,他是长期搞农村工作的,是农村工作部长,是副总理。除此以外,每个部都有,每个省都有,支部书记里头更多。所以说:“新中国建立,天下太平”,没有这回事。
  
  这些话我和好多人都讲过,如日本的宫本,新西兰的威尔科克斯,还有印尼的同志,但还没有得到机会同越南同志讲。如果中国变成修正主义,天就黑暗了,你们怎么办?你们要作思想准备,要高举马列主义的旗帜反对中国的修正主义,这样中国人民是会感谢你们的。这一点,你们朝鲜做得比我们好。
  
  假如中国出了修正主义,也是搞不久的,最多也不过几年。中国地方大、人多,解放军觉悟高,就是他们掌握了一部分军队,也不要紧。我们是打了预防针的,十几年来,没有放松政治思想教育,尤其向全体人民进行了反修防修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要反对新的资产阶级,人民也不会支持他们,因为,他们强奸了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新出来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进行贪污盗窃、投机倒把,这号人虽然为数不多,但很厉害,神通广大,能量很大,他们能够从广州弄到自行车用飞机运到河北高价出卖,自己发财致富,这个人还是一个县的农村工作部长。
  
  金日成问:中国将来的情况会怎样?
  
  毛主席说:我担心,我死以后,中国会出现资本主义复辟。
  
  为了防止中国出现修正主义掌权,从现在起就要大讲特讲反修防修的斗争问题,大讲特讲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
  
  金日成问:真有这种可能吗?
  
  毛主席: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但我不希望中国变得像苏联那样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如果真的那样,我们这么多革命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现在我还没有死,在我们党的中央内部就有人敢公开提出来搞“三自一包”、提倡“三和一少”;如果我死了,这些人还在,他们还不闹翻天?
  
  苏联先搞了社会主义,我们也搞社会主义,搞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都没得经验,在许多地方也有不少失误。我们这些国家怎样搞?要根据各自国家的具体情况。中国是要搞社会主义的,这一条不能变。为了防止中国出现资本主义复辟,所以我们才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节选自《历史的真知——“文革”前夜的毛泽东》。)
  
  同保健医吴君谈中国和朝鲜的前景(转载)
  
  (1964年2月29日)
  
  1964年2月29日,毛主席同金日成会晤结束后回到中南海游泳池住地,吴医生给他检查身体,他对吴说:“我对国内的许多事情不放心,有些事还同金日成同志谈了呢。我很看好他,他是一个有魄力有智慧有前景有坚定社会主义信仰的马列主义者……”
  
  “他没有教条地模仿苏联,而是结合朝鲜自己的实际,搞出了具有朝鲜自己的社会主义主体思想。朝鲜劳动党党徽上有三个象征性的标记:即镰刀、铁锤和毛笔,分别代表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即是人民群众的主体也是劳动党的三大社会基础。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问题一直是复杂而棘手的问题,包括我们。但是朝鲜除外。他把朝鲜的社会主义搞的风生水起、有声有色。”“我们这么大的一个中国,至今还没有找到像金日成这样真正的马列主义接班人”……
  
  吴医生看到主席很忧心的样子,劝慰主席注意身体,毛主席却说:“我在政治局会议上多次提出这个问题(注:指反修防修问题),他们接受不了,阻力很大。我的话他们可以不听,这不是为我个人,是为了我们的这个国家、这个党,将来改不改变颜色、走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我很担心,这个班交给谁我才能放心。”“我现在活着呢,他们就这样!要是按照他们的做法,我和许多先烈们毕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诸东流了!”吴怕毛主席情绪过于忧虑而影响老人家的健康,就有意岔开话说:“主席也得注意身体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是,毛主席还在继续对他说:“我这个人没有私心,我不想为我的子女谋求什么,我只想中国的老百姓不要受苦受难,他们老百姓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中国再走回头路。”“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认真想过?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
  
  访问吴君谈话记录节选,2002年1月18日。(来源:摄政王爷有话说微博)

目前有 3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刘希成 2016年10月29日 上午 12:28  @回复  Δ-49楼 回复

    毛主席万岁

  2. 匿名 2016年10月29日 上午 12:34  @回复  Δ-48楼 回复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3. 匿名 2016年11月04日 下午 2:19  @回复  Δ-47楼 回复

    想念毛泽东,盼望东方红,杀尽卖国贼,人民当家重。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