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栾祖虎:毛泽东书法精神本质论

2016年11月28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677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840 views 次
39.6K

  毛泽东的笔就是一支开天辟地的大笔:他写下去的是思想与艺术,随之而站起来的是中国人的信念与灵魂。如果说毛泽东作为一个诗人赢得了中国,那么,作为一个书法家与思想家,他以千万墨迹雄文,影响震撼了整个世界。
  
  引言:毛泽东以千万墨迹雄文影响震撼了整个世界
  
  一、毛泽东书法是革命之魂与革命之象的辩证统一
  
  二、毛泽东书法是革命之形与革命之势的辩证统一
  
  三、毛泽东书法是革命心法与革命心境的辩证统一
  
  四、毛泽东书法是革命情怀与革命事业的辩证统一
  
  五、毛泽东书法是革命觉悟与革命生活的辩证统一
  
  结语:毛泽东书法是近现代中华民族革命精神的史诗
  
  引言:毛泽东以千万墨迹雄文影响震撼了整个世界
  
  书法的表面是书写技巧的展现,而其本质则是人格精神的折射。书法虽然并不完全等于精神,但书法的本质就是精神。书法表现着书家的精神,不是表现进步的革命的精神,就是表现落后的保守的精神;不是表现刚毅勇武的精神,就是表现卑怯软弱的精神。人如其书,字如其人,自古及今,概莫能外。
  maozedongsf
  毛泽东是五千年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革命领袖,毛泽东思想代表着现代中国最伟大的革命思想,毛泽东书法归根到底是他革命精神的艺术再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雄心,献身革命、永远革命的信念,就是其书法的本质灵魂。
  
  井冈山时期,毛泽东曾经说过这样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戏言:“我要用文房四宝打败国民党的四大家族。”中国革命的胜利史证明,他确实做到了。实际上,毛泽东不仅用文房四宝打败了八百万国民党军队,也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军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
  
  对于情系中华、心忧天下、雄才伟略的毛泽东,以“推倒一世豪杰,开拓万古心胸”为自我追求写照的,同样具有强烈救世情怀的革命诗人柳亚子先生,曾说过这样一句实事求是、洞见真相的评论:“中共方面,毛润之一支笔确是开天辟地的神手。”
  
  柳亚子当然说对了。毛泽东的笔就是一支开天辟地的大笔:他写下去的是思想与艺术,随之而站起来的是中国人的信念与灵魂。如果说毛泽东作为一个诗人赢得了中国,那么,作为一个书法家与思想家,他以千万墨迹雄文,影响震撼了整个世界。
  
  一、毛泽东书法是革命之魂与革命之象的辩证统一
  
  毛泽东书法是革命之魂与革命之象的辩证统一。唐·张怀瓘在《六体书论》中提出:“书者,法象也。”这里的“法象”是指法自然万象——写鸟兽之行,状山川之貌,是古代书家的追求;毛泽东书法的兴趣则远不止于此。它更倾向于法社会之象,民族之象,国家之象,终归于法革命之象。何为革命之象?革命之象就是革命之魂的物化表达:毛泽东书法以速度极快、瘦硬精神、长枪大戟、外耀锋芒为重要特色,有云起涛涌之征,龙蛇战斗之象,表现了革命领袖的激情与创造、无畏与牺牲。
  
  唐·李世民《指意》中说:“夫字以神为精魂,神若不和,则字无态度也。”我们说,书法以精神为魂,精神不强,则书法就没有气势。毛泽东书法,以至正至强之革命精神为魂,立擎天济世之志,现王者莅临之象,常字斜骨正,错落有致,正气沛乎苍穹,大气浑然天成。清·刘熙载《艺概·书概》中说:“书者,如也。如其志,如其学,如其才,总之曰如其人也。”书如其人,如同其志向,如同其学问,如同其才华。进而言之,毛泽东书法,如同其革命之灵魂,如同其革命之形象,这正是其革命人生的艺术写照。
  
  毛泽东书法,在以革命之魂写革命之象的同时,也从革命之象即革命的客观现实事物中汲取创作的灵感与启示。这就是古人所主张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毛泽东书法造诣极深,固然是他“神游书海、目览千帖”,刻苦学习、不懈师古的结果;同时,也是和他善于从革命生活中吸取现实之美分不开的。1958年,在为《红旗》杂志题写刊名时,毛泽东一口气写了十多幅。其中一幅旁还有一小注:“这种写法是从红绸舞来的,画红旗。”从画红旗到写红旗,这正是其革命之魂从革命之象中汲取创作的灵感与启示的生动体现。这也是有着深厚的中国文化传统基础的。杜甫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的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昔者吴人张旭善草书书帖,数常于邺县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即公孙可知矣。”对此,毛泽东早在1937年就说过:杜甫这段话说出了舞蹈、戏剧等艺术与书法艺术相通,是至理名言。1
  
  二、毛泽东书法是革命之形与革命之势的辩证统一
  
  毛泽东书法是革命之形与革命之势的辩证统一。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提出,书法是一种有形之学,有形才有势:“盖书,形学也。有形则有势。”书法中形与势的辩证关系是:形以势立,势愈壮而形愈健;势因形出,形愈健而势愈壮。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其人乃扭转乾坤之伟器,其书是革命精神之文字。如果说“世间无物非草书”(清·翁方纲《题徐天池水墨写生卷》),那么,对于毛泽东而言,就是“纸上无字不革命”:彰革命之形,起革命之势——其形豪迈雄奇,瘦硬通神;其势云水翻腾,风雷激荡。
  
  书法是无声的音乐,辩证的交响,精神的建筑,充满了辩证的思想与精神。毛泽东本人就曾经说过:“字的结构有大小、疏密,笔画有长短、粗细、曲直、交叉,笔势上有虚与实、动与静,布局上有行与行间关系,黑白之间的关系。你看,这一对对矛盾都是对立面的统一啊!既有矛盾又有协调统一,中国书法里充满了辩证法呀!”2毛泽东是辩证法的应用大师、创新大师,毛泽东书法是中国书法辩证艺术表现的巅峰,其形其势,完全堪称是豪放与婉约、壮美与神奇的辩证统一,也是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英雄主义、革命浪漫主义的辩证统一。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毛泽东书法,虽霸王挥鞭,不足以言其壮;虽游云惊龙,不足以言其奇。
  
  怎样更具体、更深入地认识毛泽东书法作品中的革命之形与革命之势的辩证统一呢?这里举例言之。有学者对毛主席手书的《满江红·和郭沫若》这首词做过精彩的赏析:开笔“满江红”三字,浓墨重笔,高大伟岸;“和郭沫若”四字,温和飘逸,犹如挚友面谈,十分亲切。“小小寰球”,轻若寒烟,飘飘欲仙,体现了其运天下于掌上的气魄;“有几个苍蝇碰壁”以下,“字体奇大奇小,用笔奇重奇轻,笔画粗细相间,枯润交替,将赫鲁晓夫之流的丑态刻画得淋漓尽致。”而“正西风落叶下长安”,既写实又写意,象征着全世界马克思主义者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发起了对修正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强大反击。最后以“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大笔落墨,结束全篇。整幅书法之节奏韵律随诗词内容和书写情绪而忽起忽伏,大开大合,最后止步于浓墨重彩的高潮。3如此以极尽夸张、自由奔放之形,成雄浑壮美、激越轩昂之势,真正是“纸上无字不革命”,令人回肠荡气,兴味无穷。
  
  三、毛泽东书法是革命心法与革命心境的辩证统一
  
  毛泽东书法是革命心法与革命心境的辩证统一。有人说,“书法即心法,写字即修行。”我们说,“书境即心境,形象即精神。”书法犹如心法,可伸张至伟至大之本性;书境犹如心境,可抒写至正至强之精神。但不同书家之心法与心法,心境与心境,亦有着相当大的不同。只有立擎天之志,起王者之气,发明本心,自作主宰,此等书家才能驾驭心法成就至高的书法,驾驭心境成就至高的书境,才可以称得上书法的真正主人。清·傅山《霜红龛集》中说:“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字随人走,人与字通,奇崛不俗之为人,正是书法高洁古朴的源泉。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革命之奇人,一个顶天立地的革命领袖。明代项穆说:“柳公权曰:心正则笔正。余今曰:人正则书正。”4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心正笔正、人正书正的“圣人书法家”,他的书法抒写的是他至正至强的灵魂。
  
  不仅如此,古人书法之所谓惊天地泣鬼神,往往代表着其个人与宇宙的精神互动;作为革命领袖的毛泽东的书法之动天地之心、夺鬼神之魄,则完全突破了个人主义的任何藩篱,达到了以民族精神、国家精神甚至人类全体之精神,与宇宙的坦然对峙与强劲交融。进而言之,毛泽东的心法,是战争的磨练和深广的学养,坚韧的意志和雄强的思想,浪漫的情怀和伟大的信念的辩证统一;毛泽东的心境,是千里雪原与万里长江,雄关漫道与烈风红旗,高山大海与小小寰球的辩证统一。在这样的心法心境下,毛泽东书法的代表作,无一字不精神,无一篇不革命!正所谓:囊括大千世界之万殊,裁成革命精神之实相!其以内外贯通、人我大同的彻底革命之法,达自己至正之情性,形人民至真之哀乐!又以为人民服务、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革命领袖之志,与民心万古,与天地同流!
  
  正是在这样的革命心法与革命心境的共同作用下,毛泽东书法体现出“雄浑豪放,字字精神”、“主大地之沉浮,不拘一格”的独特而强烈的艺术特色。对此,毛主席的干女儿、毛体书法家李静这样说道:“主席的书法从形成书风到深化升华,后到步入巅峰,不论是题字、题词和写书信,哪怕只是写上两个字,或一个短句,或几句短文,都‘雄浑豪放,字字精神’。这是他老人家书法整体气氛的主线。这条主线,尤其是进入上个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就更加突出了。”比如毛泽东手书的“向雷锋同志学习”这几个大字,写下来气势豪迈奔畅,不拘一格,第一第二两个字连用行书,其余几个字都用草书,且字字相连。5
  
  四、毛泽东书法是革命情怀与革命事业的辩证统一
  
  毛泽东书法是革命情怀与革命事业的辩证统一。东汉蔡邕在其《笔论》中曾经提出抒情至上的书法美学命题,认为繁杂的事务是写好书法的大敌。他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唐·欧阳询《传授诀》中说:“最不可忙,忙则失势”,强调用笔最忌快,快了就会失去气势。现在看来,他们的书论是过于中规中矩甚至主观主义,有书呆子气而全无革命实践斗争支持的。与此相反,毛泽东书法往往是其完成繁杂艰巨的革命事业的历史产物,它们以诗词、语录、信笺、口号和题词等表现形式,尤其特殊的是它们以极高的书写速度,最大程度地发挥了汉字书法的实际功用,体现了革命情怀与革命事业的辩证统一。毛泽东草书、狂草书速极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超人的胆识,伟人的气势,深厚的功力,饱满的情怀,娴熟的手法,书写内容的熟悉,尤其是革命事业斗争的迫切需要。而书速极高正是草书艺术高度成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标志。
  
  中国著名毛体书法家、数十年锲而不舍以毛体书法抄写上千万字主席文章的,原湖北省毛泽东书法艺术研究会会长宋明政老师,曾以独到的体悟分析了毛泽东书速极高的深层原因:“在超负荷的长时间工作中,毛泽东的书法,便不知不觉出现了各种不同倾斜度、不同方向的倾斜书体。”“就是他字体的倾斜大大提高了书速工效。”“毛泽东同志正是在领导中国伟大革命的同时,改革自己的学习方法,改革自己的字体结构,才从中节约出大量的时间,无形延长了自己的有限生命,为中国和世界,为整个人类,留下了如此众多的珍贵墨迹,留下如此伟大宏富的精神财富。”6
  
  如上所论,毛泽东书速极高的深层原因,归根到底是由于长期的艰巨的复杂的革命斗争的需要,正是这样的需要又催生出毛泽东书法艺术的另一个卓越特点,那就是:“他的书体形式能始终为其书写内容服务,且能随书写内容的不同而不同,变化而变化,使之与书写内容达到了完美的统一。这一点一般的书法家就做不到了。”7“书体形式能始终为其书写内容服务”说明了,毛泽东在熟练驾驭各种书体形式的基础上,其革命情怀和革命事业水乳交融,达到了纵横自如、心艺合一的化境。
  
  五、毛泽东书法是革命觉悟与革命生活的辩证统一
  
  毛泽东书法是革命觉悟与革命生活的辩证统一。毛主席说过:“练习书法是很好的休息,是积极的消遣娱乐,也是养神、健脑的健身之法。”有时候,他把写字当做一种放松与休息。8宋·欧阳修也曾提出“学书为乐”的思想,认为书法具有“乐其心”的作用,但这与毛主席所说的书法的娱乐放松功能,其思想境界有所不同。欧阳修在《试笔·学书为乐》有这样一段话:“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然能得此乐者甚稀,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笔砚纸墨,皆极精良”,这不过是封建文人士大夫的一种雅趣而已,与无产阶级革命家以俭朴为美还是有相当精神差距的。
  
  毛泽东的秘书高智说过:“毛泽东很少用大纸写字,都是裁成小张宣纸置于案头,随手拈来,书写自由,因而他所使用的毛笔大多以狼毫中小楷为主,偶尔也用羊毫或兼毫,但绝少使用斗笔之类。而且所用的纸、墨、砚也是极为普通。他高超的书艺成就主要是通过长期刻苦磨练和不断研究实践得来的,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9毛泽东的纸墨笔砚从来都是极为普通、俭朴甚至粗陋的,这是与其俭朴的生活观念和习惯相一致的,但是这完全没有影响到他对书法的爱好和兴趣。这种对书法的爱好和兴趣,是一种由衷喜悦的情结,是一种超越物质的精神,是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又怎么能为笔墨纸砚是否精良所限制呢?
  
  唐·孙过庭《书谱》中说:“得时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这就是说,天时适合不如书写工具得心应手,书写工具得心应手不如拥有强烈的书写情感与志趣。毛泽东就是拥有强烈的书写情感与俭朴的生活志趣的大书法家,他的书法创作中革命精神的因素占有压倒一切的重要位置——是精神主宰物质而不是物质主宰精神,这真实而鲜明的体现了革命觉悟与革命生活的辩证统一。
  
  结语:毛泽东书法是近现代中华民族革命精神的史诗
  
  清·刘熙载《艺概·书概》中提出:“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凡论书气,以士气为上”。高古的神韵,深厚的情感,坚强的品质,浩然的正气,这些是毛泽东书法向来所不曾缺乏的。若论士气,毛泽东书法更是全面突破了传统书家个人书卷气的局限,而上升为人民之气、国家之气与奋斗之气,使其个人的革命领袖之王气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正气、大气和勇气连为一体,合而为一。这就是为什么有评论家认为,欣赏毛泽东书法,就如同阅读近现代中华民族恢宏壮阔的革命精神史诗的根本原因。
  
  对此,毛泽东书法文化联谊会会长朱栋材有这样一段经典总结:“毛泽东同志在奋斗求索的一生中的墨迹,与中华文化融为一体,满载着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军事等丰富的内容。毛泽东的手书既是一部思想史,又是一部党史、军事史、革命战争史、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史。在关键时刻、重大问题上,毛泽东同志都是亲笔起草文、电、社论或致函。他在自己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忙里抽暇,赋诗填词,为我们留下了又一份珍贵的精神遗产。在他博大的胸怀中,涌动着激越的情感,于是峥嵘岁月幻化成一支支摧枯拉朽的壮歌,战斗历程凝练作一首首震魂惊魄的史诗,鼓舞着千百万革命者勇往直前。”10
  
  习近平同志指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鲁迅先生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当高楼大厦在我国大地上遍地林立时,中国民族精神的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11毫无疑问,由那些有筋骨、有使命、有担当的文艺作品而建造起来,巍然耸立的中华民族的精神大厦里,一定有两根擎天之柱是绝不可缺少的,一根是毛泽东诗词,另一根就是毛泽东书法。因为它们书写和记录了中国人民伟大的革命实践,彰显了中国人民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坚定了中国人民的意志信念,鼓舞着中国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总之,毛泽东书法是近现代中华民族革命精神的史诗,是毛泽东革命精神的艺术再现,表现了他服务人民的革命之心,折射出他伟岸雄强的领袖人格。正如毛新宇将军所说:“有一句话我非常赞同,叫‘字如其人’。学习研究毛泽东书法,也是通过书法学习毛泽东的伟大思想和革命精神。我深信,毛泽东书法和其他中国文化一样,将会世代流传、永世不竭、万古流芳。”
  
  注释:
  
  1参见胡学举《毛泽东与中国书法的发展方向》
  
  2参见《缅怀毛泽东》,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620页
  
  3参见郝廷华《正确运用唯物辨证法的对立统一法则,把学研毛体书法艺术引向深入》
  
  4《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版,第531页
  
  5参见杜忠明《毛泽东书法八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225页
  
  6宋明政《毛泽东书法新论》,武汉出版社,2008年版,第79页,第70页
  
  7王根权《一代书法大家毛泽东——用孙过庭《书谱》书旨理论见证毛泽东于中国书坛之地位》
  
  8参见季世昌《毛泽东诗词书法艺术》下部,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755页
  
  9参见杜忠明《毛泽东书法八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300页
  
  10朱栋材,毛泽东书法文化第四届高峰论坛发言稿
  
  11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2014年10月15日
  
  (作者:栾祖虎;来源:红歌会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