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毛泽东如何看待自己被称为“中国近代狂草第一人”

2017年08月03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520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945 views 次
39.6K

  毛泽东书法纵情翻腾,游丝盘金;舒同书法飘洒圆秀,弯弓盘马。他们的书艺个性和风格,都给人以愉悦的文化慰藉与审美感受。两位中华书法大家,在建国前后结下的翰墨情缘,为我们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漳州巧遇毛泽东,被誉为红军书法家
  
  舒同1905年出生于江西东乡县城,6岁开始读书练字,10岁在一位清秀才的传授下,临摹了柳公权、颜真卿字体,尔后,又陆续练王羲之、何绍基、钱南园等名家字帖。他16岁考入抚州地区师范学校(在临川县城)。在校内经常看到他的墨迹,老师们都盛赞他的书法大气磅礴,有开阔豪放之风貌。
  
  1926年,舒同在中共特派员曹燕堂的启发教育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东乡县地方党组织的创建人。1930年初,他奉命策应红军打抚州,旋即以地方党支部领导人身份转为红军干部,开始了长达20余载的戎马生涯。他在军中从事秘书和政治工作,一手持枪,一手握笔,每当战斗间隙,就潜心书法研究,甚至在行军途中,也在马背上不停比划字形,因此许多红军指战员都称他为“马背书法家”。
  
  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前夕,总前委在赣南小布举行“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毛泽东亲自书写了一幅体现作战方针的对联贴在大会主席台两边:“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进,游击战里操胜券”;“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舒同参加了这一誓师大会,感慨万千,一方面称赞毛委员这幅绝代佳联的文笔,一方面反复欣赏毛委员大气潇洒的书法。大会结束后,舒同在小布各村庄大展身手,用石灰水书写了许多反“围剿”大标语。次日毛泽东看到后,对朱德说:“总司令,你来看,数月前我们打长沙,红军出了个外交家何长工,他会讲几种外语,今天红军又出了个书法家,在墙上写了几种字体,都很好,但不知是何人?”朱德说:“我对此人略有所知,他是红四军政治部秘书,名叫舒同。他可不简单哩,是全国才子之乡临川师范毕业生。我听叶剑英说过,1926年夏,北伐军攻占抚州,部队举行群众集会,舒同为大会书写的‘欢迎北伐军群众大会’横幅,曾引起他极大的兴趣。”
  
  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前,红一军团按照毛泽东军事路线,攻打福建漳州,获得空前大捷,全军上下备受鼓舞。舒同奉命参加打扫战场,不期与毛泽东相遇,马上立正敬礼。毛泽东握住他的手说:“小伙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舒同吧?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二人边走边谈,毛泽东看见遍地有许多子弹壳,随手拾起一枚,诙谐而深情地说道:“战地黄花,这就是战地黄花啊!”舒同猛然想起“战地黄花分外香”的名句,这不是出自毛泽东1929年10月写的《采桑子·重阳》一词么?许多指战员都把“黄花”理解为菊花,或其他花卉,而今作者毛泽东却对此做了另一番诠释!舒同比毛泽东小12岁。他十分崇拜眼前这位当代伟人,于是向毛泽东坦陈了自己对诗词和写作的兴趣,特别是自己把书法艺术视作自己第二生命的心愿。他深有体会地对毛泽东说:“我参加革命后,把书法与革命熔为一体了,书法特长帮助我搞革命活动,而革命斗争又给了我书法艺术以深刻影响。我这个人呀,就是革命加书法。”毛泽东笑呵呵地说:“我几次见过你的书法,写得很好,有功底,有风度。你是红军书法家嘛!”以后舒同一有机会与毛泽东会面,就向毛泽东请教书法和诗词。
  
  以书文相知,被毛泽东誉为党内一支笔
  
  长征路上,尽管天上有敌机,地上有追兵,舒同的文房四宝却从不离身。行军时,右手食指总是不停地在膝盖上练字,因而他的军裤往往是右腿膝盖处先破。行军每到一地,他就在门上、墙上、山坡上大写宣传标语。毛泽东打此经过,一看见是舒同写的,就带着赞赏的表情驻足观看。他对身边的警卫员说:“小鬼,你懂书法吗?这是一种舒体字,别有风味,是我们红军自己创造的,不亚于古人的书法,将来革命胜利了,毛泽东书法纵情翻腾,游丝盘金;舒同书法飘洒圆秀,弯弓盘马。他们的书艺个性和风格,都给人以愉悦的文化慰藉与审美感受。两位中华书法大家,在建国前后结下的翰墨情缘,为我们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漳州巧遇毛泽东,被誉为红军书法家
  
  舒同1905年出生于江西东乡县城,6岁开始读书练字,10岁在一位清秀才的传授下,临摹了柳公权、颜真卿字体,尔后,又陆续练王羲之、何绍基、钱南园等名家字帖。他16岁考入抚州地区师范学校(在临川县城)。在校内经常看到他的墨迹,老师们都盛赞他的书法大气磅礴,有开阔豪放之风貌。
  
  1926年,舒同在中共特派员曹燕堂的启发教育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东乡县地方党组织的创建人。1930年初,他奉命策应红军打抚州,旋即以地方党支部领导人身份转为红军干部,开始了长达20余载的戎马生涯。他在军中从事秘书和政治工作,一手持枪,一手握笔,每当战斗间隙,就潜心书法研究,甚至在行军途中,也在马背上不停比划字形,因此许多红军指战员都称他为“马背书法家”。
  
  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前夕,总前委在赣南小布举行“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毛泽东亲自书写了一幅体现作战方针的对联贴在大会主席台两边:“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进,游击战里操胜券”;“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舒同参加了这一誓师大会,感慨万千,一方面称赞毛委员这幅绝代佳联的文笔,一方面反复欣赏毛委员大气潇洒的书法。大会结束后,舒同在小布各村庄大展身手,用石灰水书写了许多反“围剿”大标语。次日毛泽东看到后,对朱德说:“总司令,你来看,数月前我们打长沙,红军出了个外交家何长工,他会讲几种外语,今天红军又出了个书法家,在墙上写了几种字体,都很好,但不知是何人?”朱德说:“我对此人略有所知,他是红四军政治部秘书,名叫舒同。他可不简单哩,是全国才子之乡临川师范毕业生。我听叶剑英说过,1926年夏,北伐军攻占抚州,部队举行群众集会,舒同为大会书写的‘欢迎北伐军群众大会’横幅,曾引起他极大的兴趣。”
  
  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前,红一军团按照毛泽东军事路线,攻打福建漳州,获得空前大捷,全军上下备受鼓舞。舒同奉命参加打扫战场,不期与毛泽东相遇,马上立正敬礼。毛泽东握住他的手说:“小伙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舒同吧?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二人边走边谈,毛泽东看见遍地有许多子弹壳,随手拾起一枚,诙谐而深情地说道:“战地黄花,这就是战地黄花啊!”舒同猛然想起“战地黄花分外香”的名句,这不是出自毛泽东1929年10月写的《采桑子·重阳》一词么?许多指战员都把“黄花”理解为菊花,或其他花卉,而今作者毛泽东却对此做了另一番诠释!舒同比毛泽东小12岁。他十分崇拜眼前这位当代伟人,于是向毛泽东坦陈了自己对诗词和写作的兴趣,特别是自己把书法艺术视作自己第二生命的心愿。他深有体会地对毛泽东说:“我参加革命后,把书法与革命熔为一体了,书法特长帮助我搞革命活动,而革命斗争又给了我书法艺术以深刻影响。我这个人呀,就是革命加书法。”毛泽东笑呵呵地说:“我几次见过你的书法,写得很好,有功底,有风度。你是红军书法家嘛!”以后舒同一有机会与毛泽东会面,就向毛泽东请教书法和诗词。
  
  以书文相知,被毛泽东誉为党内一支笔
  
  长征路上,尽管天上有敌机,地上有追兵,舒同的文房四宝却从不离身。行军时,右手食指总是不停地在膝盖上练字,因而他的军裤往往是右腿膝盖处先破。行军每到一地,他就在门上、墙上、山坡上大写宣传标语。毛泽东打此经过,一看见是舒同写的,就带着赞赏的表情驻足观看。他对身边的警卫员说:“小鬼,你懂书法吗?这是一种舒体字,别有风味,是我们红军自己创造的,不亚于古人的书法,将来革命胜利了,要推广呢!”
  
  1935年10月,红军到达陕北,舒同调任红一军团第四师政治部主任,工作十分繁忙,不仅要坚持练字,为机关书写招牌,满足指战员的求字愿望,而且还要练习公文写作,以适应革命斗争宣传的需要。1936年延安创办中国抗日军政大学,负责筹备的同志请求毛泽东写校牌。此时毛泽东正在忙于撰写《实践论》,一时抽不出空,便向来人推荐:“你们去请一军团的舒同写吧,他的字写得很好哩!我很欣赏。”就这样,舒同奉命书写了“中国抗日军政大学”校牌,还写了大门左右两边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字校训。从此舒同的名声便驰誉全党全军了。
  
  不仅如此,毛泽东早在邓小平主编的《红星报》上,就经常看到舒同发表的消息报道、时事评论、诗歌散文等各类文章和作品,所以在江西时曾对舒同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在《红星报》上读过你的文章,像你的书法一样,写得很好啊!”后来在延安,在一军团司令部看到舒同用小楷写的调查报告、工作总结,又大大赞赏了他的文采与功底。
  
  1937年,舒同担任八路军总部秘书长,后又调到延安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任职,长期从事文字工作,因而当时党内和军内一些重要文章都是出自他的手笔。他起草的文件,语言精炼准确,文采飞扬,深得周恩来、朱德的赏识。有一次,毛泽东在总政视察工作,当谈到我军干部自学成才时,兴奋地说:“舒同是党内的才子,是党内一支笔,他的东西一半是过去的,一半是自学的,而胡耀邦完全是自学的。”
  
  舒同荣获“党内一支笔”的雅称,许多人认为是指书法,其实毛泽东是指文章。舒同的文风受毛泽东著作和讲话的感染,极具气势,揭露敌人的反动本质非常深刻。如1939年9月17日,舒同在《抗敌报》上发表的一篇短文中写道:“中日两大民族屹然立于东亚,互助则共存共荣,相攻则两败俱伤。此乃中日国民所共知,而为日本军阀所不察。……”又如后来他在“文革”中横遭林彪的迫害,写了一篇震惊世人的《致专案组的新年贺词》:“专案组的迫害者们,值此专案审查第二个新年,我祝贺你们在专案审查方面——不,在专门陷害方面取得了伟大成就,你们完全不顾事实根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把一个经过42年长期考验的党和毛主席的好干部,打成各色各样的反革命,你们的本领比秦桧还要高明。祝你们在捏造陷害事业中,创造新的奇迹。”舒同的这种文笔,与毛泽东早年的文笔,何其相似尔,因而赢得许多人称道。
  
  源自翰墨情结,济南共探书海奥秘
  
  1954年,中央调舒同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兼济南军区第一政委。有一次毛泽东来到济南视察,一天晚上与舒同长谈书法直至深夜。舒同汇报他练写草书“蛇”字时说:“我在少年时代,多次冒险进山,仔细观察蛇的行(走)、游(戏)、卧(眠)、攀(登)各种姿态,终于领悟到书写‘蛇’字的秘诀……”毛泽东说:“书法这门艺术,应先与古人合,后与古人离,取诸家之长,创自己风格,这点你做到了。你这种认真琢磨的独闯精神,应当继续发扬。”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接着说:“我喜欢收藏你的字。有人说舒体字是‘七分半书’,即楷、行、草、隶、篆各取一分,颜、柳各取一分,何绍基取半分。也有的书法家评价你的字体风韵是‘沉雄峭拔,恣肆中见逸气,忽似壮士如牛,筋骨涌现。’这些我都同意。”
  
  1959年的一天,舒同陪毛泽东去看郊外一座古寺,那里有一些古人墨迹,两人又侃谈起来。舒同问:“主席,您的书法墨宝,中国人到处都可看见。您把草书艺术推到了一个划时代的高峰,堪称中国近代狂草第一人。”毛泽东沉思后回忆道:“我练字历经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21年以前,打下书法基础;第二阶段是建党后到抗战爆发,由于流动性和严酷斗争环境,留下的作品不多;第三个阶段是1938年到1949年,我用文房四宝打败了国民党四大家族;第四个阶段是进北京城后,全国人民兴高采烈,我的书法也就欢快飞动了。”
  
  还有一次,舒同陪毛泽东游济南大明湖,二人坐船在湖中游荡。舒同又问:“主席,您见多识广,想必收藏了很多古人书法作品吧?能否评论一下?”毛泽东笑道:“我收存了600多种拓本和石刻影印件,看过400余种碑帖。我特别喜欢王羲之、王献之的行书帖及怀素的草书帖。对于乾隆的字,虽然到处都有,但它有筋无骨,我不喜欢。乾隆时期提倡赵书,代表人物是张照。弘历的书法功底较深,但气格不高。那个时期风行‘馆阁体’,评价不一,有人就认为是钻进了书法的死胡同。”毛泽东这番话,使舒同大长见识,豁然开朗。他回到家中,久久思慕,无法入眠,一方面深感主席以非凡的造诣驾驭书艺,成为中华民族的书法大家,无怪乎柳亚子曾说:“中共方面,毛润之一支笔确是开天辟地的神手。”另一方面他回忆自己走过的书艺道路,觉得主席的每句话,都为舒体字今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1961年夏,舒同在济南千佛山疗养,两个月书写用了1000多张宣纸。他按照毛泽东的教导对自己的书法作品进行了一次系统梳理。后来有的书法家在研讨会上发表感言,认为舒体字具有圆深之功,藏锋之功,其艺术风格是在山东形成,在千佛山加以完善。舒同不愧是当代一位“德艺双馨”的书法艺术大师。(作者:冯都;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