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为什么“常胜将军”粟裕会叹服毛主席才是真正的战略大家?

2016年03月08日 世事无常 ⁄ 共 419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7,856 views 次
39.6K

  粟裕是从士兵成长起来的罕见的军事奇才,他没有上过军校,但戎马一生,几乎没有败绩,是公认的“常胜将军”,是战功赫赫的军事家、战略家。粟裕和林彪都是毛泽东的爱将。
  
  毛泽东说:“淮海战役,粟裕立下第一功!”林彪在调看了粟裕淮海战役的指挥过程记录后,沉默了好久,最后只说了一句:“这是神仙指挥的战役!”
  
  抗日战争中,粟裕被日军尊称为“天神”!解放战争中,他指挥的苏中战役、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沙土集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上海战役,以及他参与指挥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等,打得蒋介石及其诸多高级将领胆战心惊。蒋介石咬牙切齿地说:“粟裕是一个防不胜防的魔鬼”。
  
  就是这样一个军事奇才,即使在最擅长的军事方面,也深为叹服:“主席才是真正的战略大家呀!”
  
  事情发生在1948年7—8月济南战役的决策过程中。济南战役是华东野战军第一次攻克具有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攻坚战。整个攻济打援战役由华野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统一指挥,攻城部队统由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兼山东兵团政治委员谭震林、副司令员王建安统一指挥。这次战役仅仅一个星期就打下了10多万人据守的济南,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的重点防御计划,使我华北、华东解放区连成一片,为解放战争的战略决战揭开了序幕。
  
  1948年7月14日,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指示华东野战军准备攻取济南,相机歼灭部分援敌,并指出:“如能在8、9两月攻克济南,则许谭全军可于10月间南下配合粟陈、韦吉打几个大仗,争取于冬春夺取徐州。”要求华野首长据此考虑下步作战方案。
  
  粟裕依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和华东地区敌情,在华野济南战役准备会上提出了三个作战方案。
  
  第一个作战方案是:集中华野全力进入豫皖苏及苏北地区,切断徐蚌铁路,孤立徐州,重点放在打援上,求得在运动战中首先歼灭第5军,继而扩大战果,歼击其他兵团。此方案有利之处是将战争完全带到陇海线以南,减轻了老解放区的负担,但济南没有攻下,老区人民还是要负担的。我攻歼敌第5军,敌人非援救不可,这就便于我们在运动战中歼敌。不利之处是,一个巨大兵团于新区作战,供应会极为困难;而各路敌人增援却较容易,敌机械化部队易于活动,迫我必须以相当数量的兵力担任阻击。同时,许谭兵力和韦吉兵团初次转到外线,雨水未干、道路泥泞的情况多少会影响他们的战斗力,而且这样打虽能歼灭敌人一批有生力量,却达不到孤立徐州的目的。
  
  第二个作战方案是:集中主力首先攻占济南,以必要兵力阻击徐州可能北援的敌人。此方案有利之处是使济南敌人工事及守备兵力不致继续加强,便于攻击。如济南能在短期内攻占,则对全国战局及政局均有好的影响,将造成下一步更有利的战略形势。比如,贯通津浦、德石和华北、东北的联系,并便于华北、东北兵力的运转,也便于山东兵团全力转到外线机动。但不利之处是济南守敌兵力已有相当数量,且设防已久,恐非短期所能攻占。我们估计攻济需20天左右时间。阻援部队将非常吃力,如援兵阻止不了,有打成僵局的可能。如果那样,则对大局不利;且在重点放在攻济的情况下,兖州、济宁有被敌重占的可能。如果敌守济、兖,我须再攻,如敌不守,则敌有破坏两城的可能,对我也不利。
  
  第三个作战方案是:攻济与打援同时实施,但有重点地使用兵力,第一阶段以两个纵队夺取济南机场而巩固之,并在济南敌人反夺机场中昼歼灭其反击力量,以削弱其守备力量。同时以其余11个纵队打援,则兵力足够歼灭援敌一路或两路。敌增援的可能性很大,我们要首先歼灭他的第5军。只要援敌被歼,则攻济南有保障。第二阶段则于歼灭援敌之一部后,以一部阻击援敌,主力转攻济南。此时,守敌和援敌在遭到惨败后,均易被我歼击,攻济南也将更有保证。这一作战方案的有利之处是:将第一第二两案配合执行,使攻坚与打援有重点地进行,以达一箭双雕之目的;同时,我们在预定战场上吸引敌人来援,可取有利地形,达到运动歼敌的目的;另外,我军在有后方作战的情况下,补给容易,战力也将大增。
  
  通过比较,粟裕认为以执行第三方案为有利。鉴于徐州至济南间有公路与津浦路相平行,地形较开阔,滕县、邹县间及泰安以北各有一片山区,商丘北至济宁、汶上间全为平原,自徐州以北的利国驿向西北经济宁直达东平,有运河及微山、蜀山、东平等一连串湖泊,加上徐州敌军的部署,粟裕判断徐州之敌可能分两路沿津浦路及经鲁西南北援,因而准备将打援战场选择在汶河以北、泰安以西、肥城以南地区或邹县、膝县间地区,阻援战场选择在鲁西南金乡、巨野、嘉祥地区。
  
  上述方案于8月10日上报。
  
  8月12日,毛泽东签发的中央军委复电说:你们所提三个方案我们正在考虑中,待你们和许谭会商提出更接近实际的意见以后,再正式答复你们。现我们只提出一些初步感想,作为你们会商时的参考材料:
  
  (一)9月作战,预计结果有三种可能。第一,打一个极大的歼灭战,即既攻克济南,又歼灭大部分援敌;第二,打一个大的歼灭战,即既攻克济南,又歼灭一部分援敌;第三,济南既未攻克,援敌又不好打,形成僵局,只好另寻战机。你们第三方案之目的,是为了争取第一种结果。其弱点是只以两个纵队占领飞机场,对于济南既不真打,而集中11个纵队打援,则援敌势必谨慎集结缓缓推进,并不真援。邱清泉、区寿年兵团之所以真援开封,是因为我们真打开封。敌明确知道我是阻援,不是打援,故以10天时间,到达了开封。如果你们此次计划不是真打济南,而是置重点于打援,则在区兵团被歼,邱黄兵团重创之后,援敌必须会采取(不会不采取)这种谨慎集结缓缓推进方法。到了那时,我军势必中途改变计划,将重点放在真打济南。这种中途改变计划,虽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好,但丧失了一部分时间,并让敌人推进了一段路程,可能给予战局以影响。
  
  (二)再一个条件,即是在使用许谭全部兵力不要其余各纵参加,或者即使参加也只是个别的师,至多不超过一个纵队的条件下,我们目前倾向于攻城打援分工协作,以达既攻克济南又歼灭一部援敌之目的。即采用你们第二方案,争取上述第二项结果。我们觉得这样做比较稳当,比较能获结果。因为此项作战,是在区兵团主力被歼,邱、黄两兵团又受重创,25师后撤的情况下,虽然新来了8师、64师,至多只能抵上区兵团主力之被歼及25师之后撤。我们集中六至七个纵队,不但能阻住援敌于适当地区,而且能歼灭其一部分,至少能保障攻克济南。这就是我们所想的攻城打援分工协作计划。
  
  (三)不管你们采取第二方案或者第三方案,在兵力部署方面,叶飞所指挥的三个纵队,应于本月下旬结束整训,北移嘉祥、巨野地区。已经在北面之各纵及正在移动中之第3纵,则应适时位于兖州、济宁或其以南地区,即是说,除韦吉之五个旅可以临时决定参战位置外(该部似以担任攻击徐州、蚌埠段为宜),一切正规兵力均应位于正面,先求阻击,然后寻机歼其几部。而不要企图以叶飞三个纵队尾邱、黄之后,作夹击邱、黄之部署。如果你们是企图打援,则邱、黄决不分兵两路,而让你们夹击其一路。那时敌之部署,极大可能是以一部位于运河以西(例如金乡)以钳制我军一部,而以主力沿津浦路北进援济。因此,我军必须事先夹运而阵,并构筑几道防御工事,以便随时转移兵力于运东或运西,阻击与歼灭援敌。
  
  读完电文,粟裕敏锐地发现,毛泽东高瞻远瞩地指出了华野第三方案的弱点:攻济的兵力不足,则难以攻下;打援的兵力太强,敌人不可能出援;毛泽东提出集中六至七个纵队打援,这样原来拟用于打援的四至五个纵队便可用于攻城,而攻城力量的加强即可缩短战役时间,最终体现“攻克济南”的唯一目的;这个电文集中反映了毛泽东的指挥思想,在两军对垒上强调一切正规兵力均应位于正面,不主张“叶飞三个纵队尾邱、黄之后,作夹击邱、黄之部署”,提出了“夹运而阵”的打援战场选择和设置构想。
  
  粟裕手持电文久久思考,不由大为叹服,喃喃自语:“主席才是真正的战略大家呀!”
  
  此后,毛泽东对济南战役的宏观运筹,越来越进入许多细部的考虑并及时提醒粟裕等人注意。1948年8月26日,中央军委复电指出,此次战役必须预先估计三种结果:(一)在援敌距离尚远之时攻克济南;(二)在援敌距离已近之时攻克济南;(三)在援敌距离已近之时尚未攻克济南。我军应争取第一、第二种可能,在第三种情况下,即应临时改变作战计划,由以攻城为主改变为以打援为主,待打胜援敌后再攻城。估计到这一点,希望将全军区分为攻城集团和阻援打援集团,应留出强大的预备兵力,以便在第三种情况下,手里有足够力量消灭援敌。为达此目的,应构筑多道坚固阻援阵地,以便一方面节省阻援兵力,不使自己的大量兵力消耗和疲劳于阻援作战之中,另一方面使敌大量消耗于我阻援阵地之前。弹药的使用及储备,粮秣的筹集,均须与上述要求要适应,即在第三种情况(最困难的情况)出现时,不但在兵力上,而且在弹药和粮秣上均有办法战胜敌人。只有预先准备好了这一切,才能保证胜利。
  
  读史至此,我们可以明白,粟裕的叹服是发自内心、情不自禁的。
  
  虚(笔者,下同)简要总结老人家让人叹服之处至少有以下四点:
  
  一、一下子就能抓住作战方案的弱点。
  
  二、能够始终把握战役的直接目的和全局意义。
  
  三、对敌我情况包括敌人的心理能作出客观准确的分析,并提出切实有效的应对之策。
  
  四、从逻辑上设想各种可能性,并对最坏的可能提出应对之策,未战之始就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这样的运筹帷幄在毛泽东的一生中有很多很多次,充分体现了老人家胸中自有百万兵的高瞻远瞩和卓越指挥才能。纵然天纵英才,但他民主作风,这也充分调动了手下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电文里的口气极为民主、谦虚,如“一些初步感想”、“作为你们会商时的参考材料”、“我们觉得这样比较稳当,比较能获结果”、“似以”等等。同时,对重大问题则极为明确,如“必然会采取”并加注括号“不得不采取”、“必须夹运而阵”、“只有预先准备好了这一切,才能保证胜利”等等。
  
  虚以为,仅此一例,也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老人家既是战略大家同是战术大家的全能军事家,无愧古今中外第一人。有这样的领袖,是我党我军我国之幸啊!是上天对我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的厚爱!吾辈及吾之子孙后代各辈,自当永远倍加珍惜!(作者:虚怀观一是;源自新浪博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