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

2016年06月12日 世事无常 ⁄ 共 223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87 views 次
39.6K

  ​​年轻的台湾朋友时不时自问他问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一个老套又不好回答的问题。
  
  我们先来看一个故事:
  
  《陌生人的那些事,让你感触很深》
  
  作者:李墨水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866127/answer/84375519
  
  四年前就像今年一样,台湾岛上也在选举,不过那时蔡英文的对手还是马英九。彼时已是深秋而我刚到云林,虽是南部的小城,但是天气也有了几分寒意,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因为没有直接通勤的公交车,我每天要走半个多小时的路从住的地方去教室上课,晚上再走回去。刚刚到的那几日,我总想买辆代步的脚踏车。我念得学校也没有正经的食堂,学生吃饭多是周围一些自营的小饭馆,吃一顿一般60-120台币不等。我每顿都算着开销,吃不起很贵的,通常中午吃一碗卤肉饭。我常去一间略显寒酸的小饭馆,门面不大,店里的桌椅也简单,只是最里面有张八仙桌,像是旧时代的物件,显得有些不同。店主是位老人家,围着半旧但是很干净的围裙,大部分时间都安安静静的在白布帘后面的厨房里忙活,偶尔出来往墙角的大锅里面加一点味增汤。四年前这座台南的小城并没有多少大陆的学生,我不善交际所以一般也都是独来独往。我通常都是吃完结账,并不逗留,可我每次结账,老人家都颤颤巍巍欲言又止。因为人生地不熟,我也不多问,我大概觉得可能是我口音在这里显得有些奇怪罢了。直到一天,民进党立法委员从门外的路上拜票经过,我好奇便在门口站着观望了一会儿。老人家走上前来问:小伙子大陆来的吗?我以为他要跟我谈民主谈选举。有些愠色道:“是。”“哦,那是哪个地方人?”“江苏”老人的神色突然就变了,他惊慌失措的眼神出卖了他心底的波澜。“我是无锡人,我们是老乡呐。““我早你六十二年来台湾呐,我来的时候才九岁哩““寿娘头里个事情忘落咧(很久以前的事忘掉了),就还记得家乡话。”乡音无改鬓毛衰。他好激动,我插不上一句话,却放下了心里的戒备。”十年前我也回去过,什么都不认得了,父母的坟茔都找不到,也没个亲戚在,去了也没意思”“嗨,你们那个那个........那个经济开放,厉害着呢“然后,他呢喃着:“不去了,不想再去了,不想再去了”他好像已经忘掉了我站在那儿:“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不认识了,不认识了啊”。老泪纵横。自始至终,都是他在说,我静静的站着,像看着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末了,他说:"每次收钱,听你口音就像我们那里人”(我l,n不分而且前后鼻音不分)他从后厨推给我一辆半旧的脚踏车,说:"我孙子以前骑的,你不要嫌鄙,两年前我送它给一个杭州来的女孩子,今年五月份她走的时候推过来还我,一直弃在那儿,前几日听你讲电话想买辆车,你推走罢,你推走罢....."
  moxiang  
  -------------------------------------------
  
  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历史更迭,华彩续变。这身华夏血液何以追解,海峡两岸,落地生根,因是共识,不曾改变。
  
  同气连枝的亚洲土地,甚至无法用肤色,身形,表明自己来自中国,而非韩国非日本,语言和情感最本真体现出来自中国而有的自豪感。中国公民继而亲热划分为各地老乡,自动减短心理距离。“我来自台湾!”应该像来自北京上海广州一样稀松平常。
  
  海的这一边的我们,最开始从课本上,认识到台湾。认识了阿里山,认识了日月潭,认识了我们大家熟知的乡愁。认识了台湾民风淳朴,认识了台湾风景如画,认识了台湾与我们个人情怀的守望相助。
  
  台湾,看似飘摇在南海之上,可是透过湛蓝的海水,你看她和大陆紧紧相连。台湾,滨海之地,自17世纪汉族移入台湾岛定居,已经历经近500年的风雨。葡萄牙和荷兰曾侵占过台湾宝岛,后由郑成功收复,清朝时置台湾府,随后建立台湾省。甲午战争,因《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岛,当时日本作为殖民者,曾让台湾同胞的血染红过这片土地。1945年日本投降归还台湾岛,因内战原因,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
  
  海的那一边的宝岛,台湾老兵,将帅百姓,眷村往事,作家人文,菜肴习性,显露不可泯灭的乡愁与热泪,他们当年因内战而来,此后年年翘首盼望亲人。可能海峡的另一头有他们白发苍苍的父亲母亲,可能海峡的另一头有他们的手足兄弟,可能海峡的另一头有他们无法带走的娇妻弱儿。当时来时不过以为一别几年,却不成想回首已是百年身。这么多年过去,有人已长眠于宝岛台湾之上,终是不能再见亲人一面;有的老人在儿孙陪伴之下,重回故土,久未归家的游子再看亲人一眼,再捧一抔熟悉的黄土,再去家乡的祠堂里上一柱香。这样深切的色调是自己赋予的不是而今任何一种名词。而这些也是年轻人从长者们那里传承和最先认知的中国。丝丝缕缕、千丝万缕的情愫,蔓延相思,爱与习惯正是铁血证明。
  
  作为年轻笔者,此刻满怀热忠,勿谈政治,不涉立场。我仅有的态度中,表达着对台湾所有青年朋友及老一辈乡亲的善意。作为新一代的漂泊者,当我触碰久未归家的台湾老人用颤巍的双手与旧时乡音时感触颇深,这种情感与承受,无语言表。
  
  我们常常说我们是龙的传人,我们是华夏子女,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是五千年历史给我们的烙印,我们抹不掉,而我爱这与生俱来的印记,骄傲的从未想过抹掉。
  
  追本溯源,我们血浓于水的关系不会因浅浅的一道海峡所碍。一首诗一支曲,承受承载承接,这一家情,只为紧紧相扣。[特约文章作者:Q;来源:求实学社]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