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资本主义世界内部矛盾激化之日为时不远

2016年07月05日 世事无常 ⁄ 共 465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02 views 次
39.6K

  1、资本主义世界内部矛盾激化之日为时不远
  
  [“疯来锋语”张志坤]
  
  一旦发生大规模持续的经济危机,资本主义国家内的阶级矛盾就将以空前之势爆发出来,从而造成严重的社会与政治危机。这些矛盾在未来都有可能激化。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将极大地打击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将极大地削弱霸权控制世界、压迫世界的能力和水准,这有利于世界上其它新兴力量的崛起复兴,也有利于建立和发展新的世界秩序。对中国而言,意义是十分重大的,其中,重要的启示有两点:一是中国一些人融入西方、与西方实现“一体化”梦想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妄想。资本主义体系内各国他们自己事实上都无法融合,都不可能实现真正的“一体化”,作为他们这个体系之外的另类,中国就更加毫无指望了。长期以来甚嚣尘上的世界“一体化”,其实不过是骗人的鬼话,一些中国人念念不忘与西方“风雨同舟、殊途同归”,感情固然真挚,但理性严重缺斤短两。历史终将证明,这种幻想,看起来挺时髦,其实不过是一些中国人精神失常的表现。二是这将为中国提供可观的战略回旋空间。发展崛起的中国不可能不同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打交道,而同他们打交道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扩大他们之间的矛盾,这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这一原则决定着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各国关系的本质,即说到底,与他们的关系统统都是博弈的关系,其中有的合作多一些,有的则斗争多一些,而最关键的,是只能以斗争求合作,这是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一切国家关系的本质属性。期望资本主义世界内部矛盾再次激化的日子早日到来。
  
  2、外蒙古会是中国大有作为的地方
  
  [“易水寒士”郎浩]
  
  中俄之间不得不说的外蒙古,外蒙古是中俄之间的战略缓冲带和安全阀,但是我们应该努力争取控制并消化这个缓冲带,增加中国的战略纵深,更加巩固在中俄关系中中方引领的战略地位。外蒙古是中俄之间安全的战略缓冲区,中俄任何一方的过于强大,都会拉扯外蒙古倒向这方,这是外蒙古地缘所造成注定的、无法回避的悲剧。就现在中国发展形势来看,外蒙的希望在南方,而不是北方;从地缘看,外蒙则面临两强夹一弱,外部世界还有一个超级大国的地缘格局,外蒙古提出的“中立国策”和“第三邻居”国际政策是很现实的,处于中俄夹缝之中,借助第三邻居来平衡中俄压力,这再正常不过了。从发展角度看,外蒙在未来必然继续在中俄之间左右摇摆;而在经济发展方面,又不得不依赖并仰仗中国。同时,相较俄国,中国在与外蒙古的交流和影响方面具备突出的优势,外蒙古会是中国的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地方。中国相较俄国具备如下三个优势:一是外蒙古和内蒙古本是同根生,文化、习俗、血脉的相通使得中国可以凭借强大的国力,通过内蒙古施加对于外蒙的影响会更加容易。二是外蒙古的农牧业经济结构、低级矿物原材料依赖的发展现实,对于出海口的致命需求,决定了其对中国的依赖。三是中国的包容并蓄和平发展理念决定了他会在中俄选择的时候会选择融入中国。最后,衷心希望中俄之间能够在地缘战略形势下,互为依靠,最好形成互荣互生的产业分工,科学、文化融合,利益不断做大的大东亚、北亚一体化格局,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3、日本向东盟施压支持南海仲裁案作用有限
  
  [“东张西望”邱林]
  
  日本在东盟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当事国的无条件支持。如印尼是其中的典型,但战略如此重要的高铁第一单竟败给中国;现在,洪森又将日本驻柬埔寨大使干涉柬内政的行为公之于众,以日本人之心高气傲,必不服气。站在日本的角度,如不能成功施压东盟各国则将来恐处处要被中国彻底压制,再无出头之日。因此,日本针对柬埔寨进行施压,就是他们计划中的部分。然而,日本即使费尽心机,想在东盟国家中“通吃”,让部分国家“反水”,成为自己针对中国的“盟友”。但日本显然打错了算盘。在东盟成员国中,柬埔寨、老挝、缅甸与中国较为密切,在南海问题上,不会接受日本的操纵,更不会选边站,而是乐意帮中国一把。6月14日,中国和东盟外长在云南玉溪举行特别会议后,东盟外长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我们对近期在南海发生并且仍在持续的进展表示严重担忧”。这份“声明”措辞不同寻常的强硬,是对中国南海举动的严厉指责。但由于柬埔寨、老挝、缅甸要求“紧急修正”,东盟不得不撤回这份“声明”。日本政府想在这些国家中,针对中国的话说尽说绝,即使喊破嗓子,又能怎样?不仅对中国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给人留下一个印象,日本一些政府官员就像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一样,开始的时候,歇斯底里的狂叫,最后嗓子哑了,想叫也叫不出来了,但心里的愤怒、焦虑、恐惧却还在不停的上升。
  
  4、学术之风何日能正?
  
  [“化石学员”余永佳]
  
  对学风日下的现状只是稍有耳闻,例如评职称、搞学术研究、甚至是开评审会,都是以利益群体或个人的经济收益为中心。发表学术论文,更是需要金钱的先行。如果是厂家生产设备,除应无偿供用户使用、让其挣钱外,还需要再向用户垫付运输、保险以及设备鉴定等附加费用。市场经济时代不会容忍此等荒唐事存在。这种在国内已经生了根的、美名为“与国际接轨”的新惯例,是否与改革开放和反腐倡廉的国情相吻合,是否有助于繁荣学术创新园地和大批国际科技领军级人才的脱颖而出?知识在不断贬值,铜臭仍持续扩散。除了始终坚挺的权力稿以外,只要有适量的金钱投入,即使再烂的文稿,也能经过包装修饰,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一些名牌期刊上;没有钱,即使你写的是不朽之作,可能连三流期刊都不会让你挤入一字。抄袭剽窃屡禁不止,有偿代笔生意红火,不正学风正在肆无忌惮地羞辱着科研工作者的才学、创新成果和尊严,少数信誉很差的南郭先生,更是四处钻营于高校、学术界和决策层,败坏着知识分子这一高尚纯洁的称号,侵蚀着社会正义和进步的根基。这应该引起国人的高度警惕,更需要全社会的齐抓与共管。学术之风,何日能正?人们拭目以待。
  
  5、反思万科股权之争对股市成熟发展有所裨益
  
  [“稳者善思”郭施亮]
  
  在万科股权之争上演之际,万科H股却经历短暂停牌后,在短时间内就能够继续交易。相反,对于万科A股而言,却处于长期停牌的局面,且至今停牌时间已经超过了6个月。显然,两地市场之间不一样的停复牌时间,却很容易引发诸如两地市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性、价格运行不匹配而形成套利等敏感问题。其实,对于港股市场方面,并没有明确要求上市企业重组就必须停牌的要求,且尽可能缩短企业停牌时间,减少不必要的波动风险,而万科H股的提前复牌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真实写照。相反,对于A股市场而言,虽然现在存在停复牌新规的约束,但其落地初期,对上市公司约束力仍然有待观察,且万科A股停牌时间是在新规颁布之前,其新规对万科A股的影响也不会太显著。但是,从两地市场之间的停复牌情况来看,却显示出内地市场对停牌股的复牌要求,仍需有待完善以及有待提升。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却始终存在不少上市公司任性停牌,甚至是任性延期停牌的问题,这其实对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构成比较大的冲击影响,这也是未来政策制定急需完善的地方之一。时至今日,万科股权之争事件,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激烈探讨。但是,在万科A复牌之际,我们不仅要对这一事件进行反思,而且更需要对相关的政策漏洞给予重视,为股市的成熟发展带来更多有益的经验与教训。
  
  6、泰国日后将更加靠近中国
  
  [“善智军评”冯善智]
  
  泰国作为美国的传统和铁杆盟友,其军队装备的武器多以美式装备主,而在政治、安全和外交上也靠拢美国,但是由于泰国军方发动政变后,美国对泰国军政府采取了施压和制裁的措施,致使两国的关系陷入了冷谈,而在此背景之下,中泰两国也都有加强两国关系的意愿,面对中泰两国合作的持续加大,美国开始坐不住了,为了缓和与泰国紧张的关系,美国上调了对泰国的外交等级,以拉拢泰国军政府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支持美国。实际上泰国与中国不存在任何领土或者领海纠纷,加上当前泰国经济的持续下滑,以及西方国家对泰国的制裁,泰国急需要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因此,泰国远离美国,倒向中国将是必然,无论美国如何拉拢或者释放善意,都难以修补与泰国的关系,而伴随着中泰铁路项目、军购计划和投资合作的实施,两国的关系将会进一步加深。十年前泰国远离中国更靠近美国,如今中美的位置已经互换,想必日后泰国将会更加靠近中国。
  
  7、我们需要的大师应由人民说了算
  
  [“布衣行者”冯遇奇]
  
  凤凰网《郑永年:中国为什么出现不了大师》题目很好!不仅切中时弊,也很有探讨的意义。只是把整篇文章看完,也没有弄清楚,中国为什么出现不了大师?这一方面可能是草根我对这个问题认识上表现出来的愚钝,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作者可以也没有把这个问题表达清楚,或者,在现阶段根本就没有办法讲的清楚。虽然我们能够通过下面的一段描述来证实,作者确实想给我们一个答案:“专业主义很显然是“专业”的产物。专业主义的唯一目标就是把教育者和知识者每一个人的专业水平发挥到极致。如果从专业主义的角度,我们不难发现中国教育哲学的核心弊端在哪里。今天的中国,教育界和知识界除了专业主义,什么都不缺。中国的大学以权力为本,以培养了多少政治人物为荣。看看中国的大学,有太多的领导职位为退休下来的政治人物和官员所担任。中国的大学以利益为本,以培养了多少亿万富翁为荣。唯独缺少的就是规定大学本质的专业主义。所以,中国无法回答钱学森之问,即“中国为什么出现不了大师?”道理很简单,中国的大学的目标不是培养大师。”但是,很显然,这个答案难以服众。因为人们有理由问:为什么中国的大师就一定要从大学里才能培养出来呢?专业及专业主义必须要经过大学的培养吗?没有经过大学阶段的培养就不能成为大师级的人物吗?……大师就是行业的领军人和发展的方向,是其所在领域的绝对权威,大师无须多,只要能把控专业的制高点就行了,但是必须有!多了固然好,不多无须忧,如果在某个领域,我们的综合实力并不弱,少几个文艺大师、文学大师、文化大师……不会影响国富民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师,我看还是应该由人民来说了算。
  
  8、智力起源不应继续成为理论创新禁区
  
  [“重构宇宙”王红旗]
  
  宇宙起源、生命起源、智力起源是人类需要探索和解决的三大基础课题,也是最前沿的科学研究领域。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宇宙起源、生命起源的研究方兴未艾,唯独智力起源的研究却几乎无人问津。这主要是由于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明确申明不研究智力起源课题,从此智力起源就成为理论研究禁区。21世纪的北京大学教科书《生命科学导论》仍然对智力起源只字不提。我2014年与清华大学出版社签定《生物智力简史》一书出版合同,但该书迟迟不能出版面世以飨广大读者的原因亦在于此。为了实现伟大民族复兴中国梦,落实理论创新兴国战略,智力起源等课题不应该继续成为理论禁区!20世纪60年代我在人大附中读高中时,开始思考“为什么一种物质能够认识另一种物质”的问题,其实质正是在探索智力如何起源与进化发展的问题。从此历经数十年的深入思考和研究,发现是否拥有智力乃是生命与非生命的分水岭,生命与智力同时起源、同步进化,所有的生物都拥有不同形式、不同结构、不同层次的生命智力,并于2004年正式创建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生物智力进化论),已撰写专著多部、论文或文章数百篇。上述初步研究有助于重新认识智力本质、生命本质、生命行为、生物进化内因、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随着科研队伍的壮大以及研究的深入,必将取得更多的重大成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