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中国或成最大的赢家

2016年11月11日 世事无常 ⁄ 共 707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914 views 次
39.6K

  这次美国大选的结果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在选举前多次民意调查中落后的特朗普不仅赢了,而且是以较大的优势取胜——选举人票超过希拉里71票。单纯计算直接选票,特朗普也是领先的,胜利无可争议。同时进行的议员选举,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也获得了胜利,可以说是双杀希拉里、民主党。
  
  对于这个结果,我在9月28号第一轮总统竞选辩论结束以后,在《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读者群里向读者们做出了预判:  ​
  telangpu
  
  telangpu1
  
  telangpu2
  
  telangpu3
  ​我明确说了两点,第一,特朗普胜出是没有疑问的,第二,很有可能是以较大的优势获胜。
  
  这个判断不是空穴来风,判断的依据在截图里也说的很清楚了,主要是两个:
  
  第一个依据:第一次总统竞选辩论结束后,特朗普和希拉里各发了一条宣布自己占据优势的推文,结果特朗普的转发量有3万,而希拉里的转发量只有几千。
  
  ——由于特朗普一直有语出惊人的习惯,他的推文可能因为内容更具有煽动性而被更多转发。所以不宜全都拿来跟希拉里的推文做对比。但这一条各自宣布胜利的推文,两边发的内容都差不多,特朗普转发量竟然是希拉里的好几倍接近十倍,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个判断的关键就是:我们应该相信传统的主流媒体?还是相信新的互联网自媒体?
  
  大选之前,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公布的民意调查都是希拉里大幅度领先,最多的时候竟然领先6个百分点之多,高兴得希拉里在生日那天都在推特上发个自己童年的照片,祝未来的总统生日快乐。
  
  但是,不管主流媒体多么卖力的支持希拉里。他们的读者群早就不能代表真实的民意了,真正的民意早就已经上网了。互联网已经不再是时髦青年和知识精英的专利,而是普通民众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他们表达意见的主平台。来自互联网的民意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即使美国几乎所有媒体精英、华尔街大亨、华盛顿政客、好莱坞明星联合起来,也无法跟它对抗,不能扭转它的方向。
  
  判断特朗普胜出的第二个依据,就是我在截图里说的:美式民主制度,还没有完全失去活力。
  
  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美国的民主制度已经变得非常腐败堕落。官商勾结完全合法化,国会山里,贪污贿赂成风、政治交易横行。像希拉里这种,利用基金会收受国外敌对势力的黑钱,宁可冒着藐视法庭的罪名也要删除一些见不得人的邮件,可以说是腐败无耻到了极点,这种人物竟然能长期担任国务卿而且还成为总统候选人。这就是美国政治体系腐朽的显证。而斯诺登的叛逃和维基解密的黑材料,也从更多方面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希拉里已经爆出了那么多的丑闻,美国精英阶层仍然团结一致支持她。主流媒体一致表态支持希拉里,华尔街的富豪们也一致表态支持希拉里,甚至连一贯低调的股神巴菲特也出来表态了;华盛顿的政客们支持希拉里,连很多共和党的高官都公开宣布反对特朗普,最神奇的是,目前还在世的五个美国前总统——包括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的前总统,都一致表态反对特朗普,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好莱坞的明星们也支持希拉里,从过气的麦当娜,到人气鼎盛的茱莉亚·罗伯茨、卡戴珊、洛佩兹等,都公开呼吁自己的粉丝投票给希拉里。
  
  总之,整个美国精英阶层,从商界到政界到娱乐圈,空前的团结起来,一定要把特朗普阻挡在白宫之外。
  
  纵观美国历史上的总统选举,国家精英阶层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团结过。
  
  美国精英阶层的一致表态和最后的选举结果说明,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已经跟普罗大众站到了对立面。他们宁可让腐败和卖国的希拉里上台,也不愿意接受任何实质性的改革。他们对现状非常满意,不希望有一丁点儿改变。他们拒绝讨论真正的政治议题,也就是关系到社会治安、财富分配、基础设施等人民生活的基本需求的问题,用“政治正确”来掩盖美国社会已经空前两极分化的事实,为了自己和自己这个阶层的利益,不惜为恐怖分子洗白,收ISIS的黑钱,容忍具有极端宗教背景的移民进入美国。
  
  精英阶层团结起来后,产生的效果是明显的。华尔街所在的纽约州,60%的选票投给了希拉里;政客云集的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93%的选票投给了希拉里;富商云集的硅谷和明星云集的好莱坞所在的加利福利亚州,希拉里也以60%的支持率赢得了全部55张选举人票。
  
  但是,精英们终究还是失败了。美国的普通人民,用手中的选票推翻了这些精英阶层们“钦定”的候选人,把一个“局外人”特朗普送上了总统的位置,让一个公开声称要打破美国政界的一切“政治正确潜规则”、宣称要把腐败的希拉里送进监狱的人成为了国家元首、掌握了行政机构的最高权力。这是民主的胜利。
  
  虽然总统选举从提名到党内初选等过程可能被精英阶层操纵,但最后的一次关键性选举,终究还是要人民来发言。这是美式民主可圈可点的地方。从这个角度讲,这次选举,确实是民主的胜利。
  
  但是,这样的胜利也是存在疑问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在预测特朗普当选的同时,也在说了另外几句话(见截图),就是特朗普无非是个逃税的亿万富翁,没有任何实际的政治经验,不能指望他干成多大的改革。
  
  他这个人有很多值得佩服的地方,特别是勇于直言,敢于打破美国政治体系的“政治正确禁忌”。之前没有任何人依靠这种做法赢得过总统选举。他为什么敢于这么做呢?就是无畏,不怕得罪人,也不怕选不上。投票前几天,他在上面演讲,下面有人喊“有枪手”,会场出现骚动,他竟然无动于衷的继续演讲,还是保镖一拥而上把他带走了,没过一会儿有枪手嫌疑的人被警察带走,他又上台继续讲。这是需要勇气的。
  
  总体来说,特朗普代表了美国文化中比较好的一面:粗野,甚至有些低俗,但是勇敢无畏;不拘小节、小毛病多多,但是大事不糊涂。
  
  但是,总统毕竟不能依靠普通老百姓来治理国家,而必须依靠官僚集团和商业媒体等精英阶层来治理国家。一个被精英阶层集体反对的总统,在美国的体制下,能干成什么大事吗?
  
  我在《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这本书里面对中国和世界的历史都做了系统的分析:一个国家的发展方向,从来都不是个别强人能够决定的,而是整个社会精英阶层共同决定的。不要说美国总统,就算是中国古代的皇帝那么大的权力,当一个王朝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精英阶层腐烂透顶之后,也无法扭转国家衰败堕落的方向。
  
  关于美国经济领域存在的严重问题,我在《现在是卖出美元资产的最好时机》这篇文章里面已经分析的很详细了,就不再多说。我在那篇文章里面讲了,美国的经济正在快速走向崩溃。这个判断不会因为特朗普是否当选总统而改变,最多不过把时间延缓一下,让美国经济倒下的过程不那么难看罢了。
  
  这种情况用我们中国的老话来说,就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更何况,作为亿万富豪的特朗普是不是真的愿意“支”,也是一件很难说的事了。
  
  跟特朗普相比,奥巴马要根正苗红的多了,那可真是出身社会底层,而且还是一个黑人,从小就没有父亲,全靠自我奋斗,一步一个台阶进入政界历练,还写了很多呼吁改革美国体制、再造中产阶级的畅销书。他竞选时候的讲的话,比特朗普可要动听的多。这样一个人当选总统,简直就要快成为一个圣人了。
  
  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也是民主的胜利。而且是比特朗普当选更大的胜利。当奥巴马当选的那一刻,无数的美国人甚至很多中国人,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可以说,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对他寄予厚望。
  
  但是奥巴马当了八年总统,结果怎么样?不说他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恐怕也是最糟糕的之一。大家发现这家伙其实就是个嘴炮,除了演讲讲得好,基本上啥事儿都干不成。唯一全心全意推的医疗改革,也弄成一个烂摊子,连个医保的网站都没建好。
  
  我在《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这本书里面讲了一个例子:2009年前后,美国人掀起“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华尔街富豪们操纵国家金融体系,导致底层民众生存环境恶化。奥巴马作为“平民总统”,唯一做的就是发表演讲声称自己支持“占领华尔街”运动,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警察去镇压抗议的民众,更没有推动任何体制改革。美国社会在过去八年几乎没有发生什么积极的变化,美国人对现状反而更加不满了,这才让特朗普这种缺点很多的人当上了总统。
  
  特朗普这样一个浑身都是缺点和毛病的人当上总统,就是对奥巴马八年执政成绩最大的否定。可以看出人民对现状已经不满到了什么程度!所谓的什么制造业回流美国、美国经济复苏,从这次投票的结果就看的很清楚了——统统都是谎言!
  
  所以,八年前,奥巴马当选总统,是民主的胜利;八年后,特朗普当选总统,又是一次民主的胜利。是美式民主,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胜利多了,难免就会让人审美疲劳,怀疑这种胜利的成色有多少?
  
  这种胜利的成色,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选出来的人水平怎么样,一个方面就是这个人能够掌握多大的权力。我前面讲的民主的胜利,是指最后选出来的人——不管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都不错,但如果这个人就没什么权力,那么这种胜利的成色就难免要打很大的折扣了。
  
  美国的总统,经过几十年的所谓宪政改革,在体制上正在变成一个“木偶”,或者说“民主的偶像”。
  
  美国人选总统这个机制,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让人民选一个他们满意的人出来代表国家,每四年搞一回,给老百姓各种口头承诺,让老百姓挑选。这样老百姓就觉得有了变革的希望,不会造反了。但总统的实权早就在“三权分立”的体制设计中被架空了,特别是“水门事件”国会弹劾总统尼克松以后,真正的权力其实掌握在国会手中。而国会则通过政治游说和官商之间的“旋转门(交替任职)”机制变成了精英阶层的提线木偶、既得利益集团的守护神。总统想要推行的任何改革,都会被一群亿万富翁组成的国会否定。奥巴马想稍微限制一下华尔街金融机构的特权,立刻就被议员们说成是“共产主义者”,改革议案被国会否定。
  
  最后,奥巴马发现,当总统最好的方式就是天天坐着飞机全世界访问、开会或者跑到总统别墅去度假,偶尔策划几次亲民表演,去买个肯德基或者客串一场脱口秀之类的。这样的总统当着最舒服。
  
  ——跟权贵阶层对着干,反正也是徒劳,何不趁机多享受享受总统的尊贵呢?
  
  ——用一句粗俗的话来形容,就是“生活就是被强奸,与其徒劳的反抗,不如闭上眼睛享受。”这句话用在奥巴马的总统生涯上,看起来还挺合适的。
  
  奥巴马这个人毕竟还是不错,没有忘本。虽然到最后就只剩下作秀了,但终究不像希拉里那样,跟腐败的权贵阶层同流合污,所以总统任期结束以后还得找工作挣钱养家。不像克林顿、希拉里一样,搞个基金会闷声发大财。
  
  我们能指望特朗普成为一个比奥巴马更好的总统吗?估计特朗普的魄力比奥巴马能大一点,“新官上任三把火”可能能比奥巴马烧的旺一些。但也仅此而已,难以突破现有宪政框架搞点大动作。
  
  实事求是的分析,美国现在的宪政机制,总统在内政方面的实权已经基本被架空了。特朗普自己也是亿万富翁,所以不用指望他在内政方面推动什么大改革。要指望他跟华尔街干一仗,那是不太可能的。
  
  美国总统的权力目前主要集中在外交事务上,或者更准确一点,是涉外事务。这方面,总统还是有点实权的。所以,特朗普上台之后,国际战略和移民政策会发生大变化,这一点倒是比较确定。
  
  国际战略方面,特朗普一定会推动大幅度的战略收缩。虽然他天天嚷嚷要跟中国过不去,但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会逐渐淡化。美国可能主动放弃南海,甚至放弃台湾。特朗普是生意人,也是个实在人,在美国国力严重衰退的情况下,在遥远的南海跟中国角力这种明显得不偿失事情他是不会干的。
  
  中国的军事实力从硬件上看还不如美国,但南海毕竟靠近中国,跟美国隔了一个太平洋。这个距离带来的后勤成本足以抵消两国在武器装备上的差异。这一点,脑子稍微清楚一点的人都看得很清楚,所以才有菲律宾杜特尔特的反水。
  
  当前,美国唯一明智的选择就是承认和尊重中国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留在南海跟中国斗,对美国其实十分不利,不过在一场注定会失败的战略斗争中虚耗国力。是否放弃南海对美国来说实际上是一个面子问题,而不是一个战略利益问题。奥巴马好虚荣、爱面子,当然舍不得。特朗普务实、为了实际利益不怕丢人。他跟普京都能眉来眼去,对于比普京实力更强而比普京说话更低调的中国,应该很容易达成共识。
  
  和中国、俄国缓和关系,是特朗普外交政策的第一步。这种战略收缩之后,特朗普的第二部战略必然是腾出手来,甚至联手中俄,对付恐怖主义势力和极端宗教势力。打击ISIS,严格限制非法移民,限制难民入境等等政策都会相继出台。这些是特朗普一贯的思路,也是他上台执政的政治资本。对中国来说,当然也是乐见其成。在这方面,中美两国应该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
  
  至于说要在墨西哥边境建一座长城之类的话,我们要看到这个说法的本质,不必纠结于具体的政策形式。特朗普不是疯子,美国人民也不是疯子。那可以是一座虚拟的墙,而不一定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墙。只要能达到有效限制非法移民和毒贩的目标,建设这座墙的承诺就算完成了。
  
  对中国来说,特朗普的上台是一次大胜利。经过几十年的明争暗斗,中国越来越强大,美国越来越衰落。现在,美国国力终于撑不住它的霸权野心了,必须选择战略收缩。
  
  在毛泽东时候,中国曾经联合苏联在朝鲜战场上击败了美军,换来苏联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建设工业体系。等中国的工业体系基本建成,中苏关系也彻底闹翻,中国开始跟美国联合起来收拾苏联。毛泽东会见了尼克松,邓小平去美国访问。到了1991年,终于把苏联搞垮了。中美两国分享了苏联解体的战略利益,中国彻底解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这种威胁在中国历史上多次灭亡了中原政权;而美国则如愿以偿的当上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
  
  苏联倒下后,中国就成了美国最大的战略敌人。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1995年李登辉访美引发台海危机,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2001年4月中美南海撞机,危机一个接着一个,压迫的中国喘不过气来。结果2001年9月出了本·拉登,策划劫持了两架飞机把美国世贸大楼给撞了。美国被迫在反恐怖主义当成最重要的任务,中国因此赢得了十年的黄金发展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起,美国发现它必须同时面对来自社会主义中国和恐怖主义的双重挑战。
  
  等反恐行动搞得差不多了,回过头来再看中国,闷声发大财、埋头攒装备,工业总产值世界第一,航母也有了,五代战斗机也有了,北斗导航、量子通信、预警机、载重火箭……什么先进搞什么,再加上之前就有的核潜艇、氢弹这些战略威慑武器。真要跟中国干一仗,换谁当美国总统也没那个胆子。
  
  再加上内政的腐朽、金融危机的冲击、国家债台高筑,美国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两难的战略困境:它不可能同时战胜两个战略对手——社会主义中国和某些极端宗教势力。它只能选择一个。两线作战的结果一定是全面溃败。这种国力出问题的标志就体现在美国为了对抗中俄联合和恐怖主义的开支过于庞大,让人民的生活状态越来越糟糕,感到无法忍受。国内经济形势绷不住,人民都快起来造反了,大规模的骚乱和持枪袭警等事件不断发生。
  
  在这种局面下,以希拉里为代表的美国精英阶层仍然坚持认为,反对共产主义、遏制中国还是美国的首要战略任务,恐怖主义的问题可以拖一拖,所以不惜暗中扶持ISIS以及其他宗教极端势力来对抗中俄。
  
  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一派则认为,反对极端宗教势力才是美国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为此必须放弃与中国的敌对。特朗普虽然在竞选中不断攻击中国,但主要集中在经济政策上,而对南海台湾问题基本不谈,同时对中国最大的盟友俄罗斯频频示好。而对于奥巴马政府极力推动的遏制中国的TPP贸易联盟,则毫无兴趣。
  
  对中俄妥协,本质上就意味着美国将放弃全球霸主的地位,退缩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区域性大国。美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就从三个(维持经济实力、遏制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势力、遏制中国以称霸全球)变成两个(维持经济实力、遏制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势力)。
  
  最后,美国人民用选票做出了选择:支持特朗普、反对希拉里。
  
  ——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才是美国人民的敌人,关系到人民的安全和就业。老百姓对意识形态和国家霸权不感兴趣,更关心自己生命财产的安全;精英阶层对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不感兴趣,更关心自己能够舒服的从全世界掠夺财富。精英阶层和民众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无法弥合的分歧,这次总统大选的火药味才会这么浓。这才是特朗普上台的历史背景。
  
  特朗普的当选,从他个人来说当然是一个相当励志的故事。但从全球战略格局的大趋势来看,在美国在世界地位日渐下降的情况下,出现这样一个人物来改变精英阶层“意识形态挂帅”和霸权主义的战略取向又是必然的。
  
  这次总统选举的结果,本质上就是一次妥协:民众下定决心通过投票迫使国家做出战略调整,但精英阶层已经提前把主张深刻内政改革的候选人做掉,推出希拉里这样极端保守的候选人,彻底失去民众的支持。这就让让特朗普这样一个在内政方面没有系统的主张、在外交战略和移民政策方面立场鲜明的人笑到了最后。这也就预示了美国未来四年的发展方向:涉外政策大调整,内政继续向下堕落,并无重新振作的希望。而中国将迅速填补美国战略收缩留下的空间,成为无可争议的新国际秩序主导者。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才是这次大选最大的受益者。(作者:李晓鹏,经济学博士,著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和《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等书​)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