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从国共两军对待战俘说起:决胜的关键因素是人不是枪!

2016年12月30日 世事无常 ⁄ 共 286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398 views 次
39.6K

  ​一
  
  读解放战争史,其中有的内容总会令人掩卷遐思。比如西北野战军就是一支画风清奇的部队,因为这支几乎土生土长在西北、受到国民党军重点围攻、一直在进行艰苦防御作战的野战军,不到三年时间,不但规模越打越大、装备越打越好,而且全军上下也从以西北人为主变成了以西南的四川人为主。以至于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在给中央报告情况时都特别强调过,自己部队已经变成了一支南方部队。
  b6d207c910f149ff774635081bf342f6
  彭德怀和西北解放军
  
  这么多南方的四川人当然不会是千里迢迢主动去参加远在大西北的解放军。实际上,这支在西北野战军占80%以上的四川籍官兵,都有一个共同称号:“解放战士”——被俘虏的国民党军士兵加入的解放军。他们大多数是在四川老家被国军征兵,然后被派到西北和解放军打仗,最后战败被俘后加入解放军。
  
  令人惊奇的是,同样一批人,在国军麾下时一战就溃,而成为“解放战士”后,却很快成为钢铁般的革命战士。哪怕是条件再艰苦,战斗再惨烈,也没有妨碍他们以无可比拟的勇气进行战斗。最终,这支部队横扫了占中国国土面积近四分之一的整个大西北,为共和国的成立立下了赫赫功劳。
  
  二
  
  究竟是什么使这支军队发生了如此变化?拂开70年前历史角落的灰尘,我们也许能部分地找到答案。
  
  1946年,国民党军队正在全面对解放区进行进攻。那时,他们拥有总数超过430万的兵力和多兵种军事人才,占有兵力兵器上的绝对优势。而解放军只有不到130万兵力,兵种单一、力量薄弱,不过因为经历了长期的艰苦战斗历练,这支军队具有顽强的意志和灵活的战术。
  
  一开始,国军拉开架势全面进攻试图一战而胜,解放军则顽强地狙击灵活穿插并各个击破,双方互有胜负,均俘虏了对方人员。当然,相比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局势,如何处理俘虏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显眼。
  
  国军方式简单而粗暴。在国军看来,俘虏就是敌人,就算失去抵抗能力的也是敌人。所以,掠夺压榨便是家常便饭,任意杀害也并不稀奇。而那些被逼着补充进国军的,那也一定是最受歧视和可以轻易舍弃的炮灰。
  
  而解放军的处理方式则不一样。解放军认为,俘虏只是曾经受到蒙蔽和胁迫的阶级兄弟,只要放弃抵抗就不再是敌人。所以,他们一不杀戮二不掠夺三不强迫。这种方式在解放战争最开始就被中共中央以一份《对俘虏工作的指示》进行了统一和明确,从而确保所有部队执行。
  
  没人知道这种差别会对战争命运发生怎样的改变。
  
  三
  
  应该说,在战争最初阶段,在知道自身拥有兵力优势、装备优势还有盟友支持的时候,国民党士兵还是拥有胜利的信心的。所以,当他们突然被冲进来的解放军所俘虏时,心态是复杂的,在很多“解放战士”回忆里,开始时几乎都有不甘、抗拒和恐惧。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会让他们诧异。曾经气势汹汹俘虏他们的人,马上换了一种温和的表情。解放军会尊重俘虏们的尊严,保护俘虏们的个人财产,会医治受伤者,甚至分享仅有的食物和药品。
  ec502511d4eeebd126ecc6fcaa20a420
  ▲解放军向被俘国军分发食品
  
  我曾读过两个被俘国军的回忆。其中一个是国军军官,受伤被俘,他被自己的部队遗弃在战场上,曾以为死定了,结果两个解放军士兵把他从死人堆里扒出来,抬到医院救活;另一个回忆来自一个士兵,他和一群溃兵躲在一座银行里瑟瑟发抖,一个解放军士兵发现他们并面带笑容地招呼他们出来,然后他终于吃到了几天来第一顿安稳饭。
  
  这样的态度蕴含着巨大力量,俘虏的敌意和惧意很快被消除,即便他们被放走重新参加国军,也很难再昧着自己的良心重新向解放军射击。
  
  对了,那名被俘的国军军官,是后来成了孤身进长春首次争取国军整军起义的李峥先;而那名被俘的国军士兵,则是后来成长为解放军上将和副总参谋长的徐惠滋。
  
  四
  
  1948年底东北野战军在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一次性俘虏了近8万当时最精锐的国军官兵。人数太多实在没法甄别,于是就用松树条在野地搭了一个门,上面贴了三个字“解放门”:愿意参加解放军成为“解放战士”的,从这个门走过去,不愿意的从门边上走,给两块大洋的路费。结果,超过三分之二的俘虏进入了这个门。解放军的干部就在门口亲切地和进门的“新同志”握手拥抱。
  834c23290d99d99ff33fe2a72b956ef9
  ▲图为解放军占领长春市后等待改编的部分国民党军队
  
  我觉得此事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解放军在最复杂的条件下仍尊重战俘尊严和选择自由,而这样的选择决定着这些人今后的努力力度;二是解放军是善于开展这样有仪式感的活动做思想政治工作,这使得曾经的敌人更容易放下包袱融入新集体。无论怎么看,这都是超越当时时代的思维。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解放战士”加入解放军后所能感受到的。解放军部队当时有个传统,就是宿营时班长一定要为“解放战士”打洗脚热水,这在等级森严的国军中是不可想象的。而在战斗中最危险的战斗任务一定是党员和骨干承担,这和国军中往往逼着壮丁和新兵去送死又是天壤之别。
  
  同时“解放战士”也发现,如果自己有才华和战功,就几乎一定不会被埋没。整个解放战争中涌现出无数“解放战士”模范标兵功臣,这些人中如徐惠滋,在战火与功勋中成长为解放军上将;如邱少云,被树为军队英雄并永远传诵;如郭兴福,摸索出的练兵法被冠以其名推广至今。当然,还有无数诸兵种诸专业的人才,他们在国军中可能未被重视,但在解放军中备受器重、脱颖而出,然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战争的天平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扳回的。
  
  五
  
  我们今天谈论七十年前国军和解放军对待战俘问题,依然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因为,这表面上看是如何对待战俘的问题,实际上,反映的是一支军队的文明程度。
  
  当年国军曾经如此庞大,但内部倾轧、山头林立、官兵对立、用人不公则显示了其落后和野蛮,而对战俘的欺压则把这种野蛮表现得更加露骨,所以貌似庞大的面子背后是虚弱的里子,在激烈的战争中必然一点点的暴露出来,然后灰飞烟灭。
  
  当年的解放军虽然弱小,但他们有着更文明和先进的制度,即便连对待曾经的敌人都能做到诚心以待、文明人道,对自己的官兵更是生死与共、同心同德,对待人才则是不拘一格、公平公正,所以他们最终凝聚起了强大的力量,迸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并最终取得了全国解放。
  
  七十年前国民党军的教训和解放军的经验,值得今天正处于改革进程中的解放军汲取。今天的解放军其实并不缺乏军费和先进武器装备,但扪心自问,这支军队是否能让所有官兵都得到归属感、认同感和被尊重感,是否以对战争负责的态度选拔和使用人才,是否有一种力量在激励着上上下下不怕困难、夺取胜利?这其实是军队居安思危中特别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前的军队改革尤其需要呼唤这种氛围。改革政策只有被科学地设计,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真正尊重一线官兵的切身感受,军队这艘大船才能更好地驶向强大的彼岸。
  
  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总司令李奇微曾这样评价过送回美军战俘伤员的志愿军: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但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
  
  他是对的,因为文明和强大,从来都是一体的。(作者:进击的熊爸爸;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