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沙雕乌克兰是怎么握一副好牌然后打稀烂的【兼论法国街头运动打出中国工军红军旗!】

2018年12月06日 世事无常 ⁄ 共 953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08 views 次
39.6K

如果把国际政治人格化,那下一步就是评选五大流氓和三大沙雕(SB的文雅用法),这个轮不上博主评选,关于谁是沙雕这个问题,大家早就达成了共识,一句话说就是“东边的棒子中间的鸡,西边的波波最傻逼”。

棒子不用说,我们旁边的那个,有明显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可能是历史上夹在大国之间受夹板气,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它的三个好邻居,分别是侵略成性的中华文明,侵略成性的俄熊,还有后来变得侵略成性的小日本。

关于中国是否有侵略性,这个不用否定,中国的基本盘是黄河中下游那一点,还没个河南大,后来一直扩张到古代人类无法逾越的大海和喜马拉雅山以及北方沙漠冻土,你说你热爱和平,这个。。。。恐怕大家都不会太服。

朝韩另一个邻居是俄熊,如果说中国侵略成性,那俄熊就是侵略成性的平方,而且中俄这俩货有个特点,你看英国法国意大利历史上都有过巨大的殖民地,后来混不下去就收缩回去了,唯独中国和俄熊,吃下去就几乎别想吐出来,那如果这俩土地狂魔发生冲突,会有什么效果呢?历史已经给了我们答案,俄熊觊觎新疆、蒙古、东北三百年,拿走了半个蒙古,一小部分东北,剩下的被保住了,可以说基本平分秋色。

朝韩还有一个小伙伴就是日本,这个后起之秀折腾起来一点都不逊色前边那俩活宝,事实上对朝韩伤害最大的就是日本。经过这么多年多轮反复蹂躏,棒子内心多少有点扭曲,分别呈现出自大,狂妄,变态占有欲等特点,入选地球村三大奇葩也不足为奇。

土鸡就不用说了,土鸡就是土耳其,完全一神经病,他们把自己的祖先定为突厥人,这一点对土耳其很重要,而且土鸡还有一个奇葩逻辑,认为突厥历史上占领过得领土都是土鸡的,突厥人占领过得地盘有多大呢?下图那么大,蓝色的都是突厥人染指过得,大家注意下,其中包括我国新疆、蒙古、东北,那个说的是唐朝时期的东西突厥,图中红圈是土鸡现在的面积:

有这么变态的祖先,土鸡神经病犯病后连他自己都怕,都现在那鸟样了,还在无休止支持各国境内反对势力,妄图恢复突厥荣光,我国的那个“dong突”,就是这个背景。当然了,如果只是这点毛病就说土鸡是个奇葩,远远不够客观,事实上在搞怪方面,土鸡绝壁是全世界无出其右的,你看看这几年的新闻就知道了,包括但不仅限于把中国买的航母扣住不让回国,然后放飞自我,击落了俄熊的战机,并且摆出一副不介意跟俄熊一战的姿态,反正历史上打了十一次大仗,不介意再打一次。然后跟美国翻脸,最牛逼的是法国发生尼斯惨案,有恐怖分子驾车在大街上撞死几十口子人,土鸡国内爆发了大游行,庆祝法国倒了血霉。。。。当然了,冰山一角,土鸡折腾了一百多年,但是有个神奇的技能,总折腾但是总也死不了,可以说任性是有资本的。

大波波是波兰,这货左边是德国,右边是俄熊,波兰的历史就是牛逼了就去揍这俩邻居,不行的时候被这俩邻居揍,历史上三次亡国,基本都是俄国和德国一起努力的结果,最奇葩的是现在还活着,而且还在闹。

说到波兰,就顺便推出了我们今天的主角,乌克兰,正好乌克兰是波兰的邻居。而且是这些年的新晋沙雕,一副好牌玩的稀烂,到现在为止基本掉进了坑了,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法脱坑。我们今天就聊一下这货是怎么越混越烂的。

这货跟波兰像极了,看看地图就知道:

他俩不但挨着,而且都是俄罗斯去往西欧的必经之路上,自然也就成了冲突边界,后来发生在乌克兰的很多事,都跟他们地理位置有关。要想说清楚现在的乌克兰乱局,还需要把时针往回拨,从源头上来捋一下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

很多人不知道,俄罗斯人就是北欧海盗的后代,跟维京人其实是一伙的,由于北欧人在原产地混不下去了,就向俄罗斯那一带迁移,这种迁徙很正常,我国古代也是这个流程,从河南那一带向四周扩散,一边打一边种地,四周的野人不是被灭了就是被同化了。

关于俄国人就是维京人的事,我补充个事,大家知道我们的航母辽宁号以前叫“瓦良格”吧,其实这个“瓦良格”就是“Varangian”,这个词就是维京人的意思,俄罗斯人也称自己是维京人,就跟中国人自称华夏民族一样。最早维京人进入现在乌克兰那一带。

在大约9世纪,也就是中国宋朝初年的时候,维京人在东欧建立了第一个王国,叫基辅罗斯,基辅现在还在,是乌克兰首都,拜这些年乱的一B所赐,经常出现在各种主流媒体上。乌克兰土地平坦,纬度跟我国黑龙江差不多,好像比黑龙江暖和一些,而且土地也是黑色的,非常肥沃,历来就是种地的好地方,所以维京人率先选择去乌克兰种地立国实在个好主意。

“罗斯”又是什么东东呢?“罗斯”就是“俄罗斯”,只不过中国人瞎翻译,在前边给人家加了一个“俄”,其实人家叫“RUSSIA”,哪有“俄”嘛,根本没有。所以日本叫俄罗斯叫“露西亚”,更加接近一些。德国在日语里发音叫“独一资”,所以经常被德国和俄国暴打的波兰人被送外号“平独镇露大波波”。

后来这个经常被人提起的基辅公国没过多久就被离他不远,同样是维京海盗建立的“莫斯科公国”给灭了,有点像我们古代炎帝和皇帝两个部落打了一仗,打完了就一起过日子,然后后人都叫“炎黄子孙”一样,莫斯科公国灭了基辅公国之后,这俩货就成了俄罗斯人的“双祖宗”。

当上祖宗不代表人生就会一帆风顺,我们以前经常说,如果一个地方资源丰富,那这个地方多多少少有些欠揍,不一定他自己真的欠揍,而是周围人都觉得它很欠揍。乌克兰历来就是大粮仓,周围又全是战斗民族,所以几乎战事不断。他们那地方的人尽管很能打,但是侵略进来的人更能打。

乌克兰人先后抗击过蒙古人,日耳曼人,奥斯曼突厥人,波兰人(大波波历史上每隔一些年就会暴走,变得非常能打),瑞典人(瑞典人一直非常能打,现在卖军火依旧排名靠前),事实上在绝大部分时间,乌克兰被波兰人占领着。

由于乌克兰千里平原,大的不得了,波兰人也统治不过来,所以几乎也就是无政府状态,在波兰人注意不到的地方,一种抵抗势力在暗中生长,也就是我们一般说的哥萨克人,一般说起乌克兰,几乎没法避开哥萨克人,在很多人心里,哥萨克代表着乌克兰,就跟提起东北人就想起二人转一样。

哥萨克这个词最早是个突厥词,翻译成“自由人”,或者“浪人”,不是一个特定的种族,而是一伙人,大家出身不同,但是目的是相同的,一起在乌克兰大草原上浪,一起打劫,反抗波兰,忘记自己从哪来的,就变成了哥萨克人。

哥萨克人的人生目标就是反波兰,终于在1648年,大约是我国清朝入关后三四年吧,哥萨克人发动了一次大起义,但是很快发现他们独自打不过波兰人,所以折腾了几年后,在1654年果断跟了俄罗斯,和俄罗斯一起抗击波兰,从那以后,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就彻底鬼混在一起了。

并且沙皇通过收买哥萨克上层贵族,哥萨克人开始为沙皇效力,成了“沙皇之鞭”,奉行“铁蹄踏到的地方,就是国界”,我们讲车臣的时候提到过,车臣人能征惯战,又勇又二,还信那个什么教,后来就是被哥萨克骑兵用了上百年征服的。

后来沙俄向东扩张,一直扩张到大清的尼布楚那一带,扩张主力也是哥萨克人,被大清打败后签订了尼布楚条约,就是这个背景。

真正对乌克兰产生重大影响的,是1917年。

1917年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的正热火朝天,乌克兰还是俄国领土。

此时德国两线作战,分别跟俄国和法国死磕,战事一度非常不利,一向古板的德国人竟然出了个奇谋,把流亡在瑞士的列宁和他的追随者用一列铅封列车送回俄国,并且给了列宁几百万马克作为经费,资助列宁上位,并且答应列宁,如果列宁回到俄国革命上台后要让俄国退出战争,德国就释放抓到的几十万俄军战俘,把正在跟俄国死磕的部队调到西线去跟英法死磕。

这次密谋应该算得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几个阴谋和交易之一,列宁上台后,俄国退出“一战”,东线俄军回到俄国开始镇压国内旧贵族的反抗势力,这个苛刻的和约,不仅使苏俄丧失了将近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近五千万居民,而且在被占领区有占全国煤炭开采量的90%,铁矿石的73%,54%的工业以及33%的铁路。很多人说列宁是德国间谍,就是这个原因。

在俄国让出来的这100多万平方公里中,就有大波波和部分乌克兰领土,乌克兰一直以来都是俄罗斯的大粮仓,所以丢掉了乌克兰的俄罗斯瞬间就开始粮食短缺,穷的一B,俄国人有钱都买不到吃的,我们现在知道的列宁那句著名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列宁这么说,是因为当时既没有面包也没有牛奶,因为做面包的小麦和产牛奶的奶牛都在乌克兰,而乌克兰大部分地区丢给德国了。

不过这种状态没维持多久,很快“一战”结束,德国战败,英国等国竭力把波兰搞成了缓冲区,大波波被灭国一百多年后复国了。

复国后的大波波非常冲动,二愣子脾气又上来了,四处出击,一路大军攻入乌克兰去抢粮仓,还有一路去进攻苏联本土,一开始战事还挺顺利,准备把新生的社会主义苏联掐死在摇篮中,没想到苏联一反攻,波兰军队一败再败,差点首都华沙都丢了,不过在华沙城下波兰近代史上最后暴走了一把,把战线过长的苏军给打趴下了。画了个图:

大波波认为自己又保卫了一次西方文明(上一次是奥斯曼突厥进攻维也纳),因为如果在华沙城下挡不住苏联红军,那德国也完了,也成社会主义了,战五渣法国到现在都梦想过社会主义,欧洲差点变了色。苏军失败后退出波兰,被波兰占着那块乌克兰领土也不要了。

当时的乌克兰被分成两半,东边的那一半跟着苏联,西边的那一半被波兰占着。从那时候起,有了“乌东”一说,也就是乌克兰东南部的几个省,跟着俄罗斯时间长,说俄罗斯语,相比乌克兰,更认同俄罗斯。西部的乌克兰说乌克兰语。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乌克兰东部80%的人讲俄语,首都基辅主要语言也是俄语。

随后就是对乌克兰刻骨铭心的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这次大饥荒对乌克兰影响如此之重,以至于到现在还在影响乌克兰政局。

那1933年发生了啥?这个主要是怪苏联,苏联是在火与血中诞生的,所以从一开始就很担心被“阶级敌人”搞破坏,所以先下手为强,主动流放了大量乌克兰富农,而且为了快速工业化,大量的农村人口进入城里,导致农村劳动力不足,效果嘛,非常惊人,政局迅速稳定了,但素来以大粮仓著称的乌克兰竟然饥荒了,据统计死了五六百万人,有点像1848年的爱尔兰大饥荒,当时也是英国见死不救,这次苏联人救灾也不给力,所以爱尔兰人因为这事恨英国到现在,认为英国在爱尔兰搞种族灭绝,乌克兰也恨苏联,也认为苏联人在搞种族灭绝,后来苏联完蛋了,又恨俄罗斯到现在。

现在乌克兰天天说的苏联虐待他们,主要说的就是这件事,那些年乌克兰人恨苏联比恨纳粹都厉害,苏德战役爆发后,德国攻入苏联,受到了乌克兰人民的热烈欢迎,不过德国没挺多久,苏联就发动大反攻打了回来,乌克兰人只好继续跟着苏联混,就在这个时候,苏联把之前波兰占着的那部分乌克兰抢了回来,乌克兰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其实后来苏联对乌克兰还是挺好的,毕竟后来的那个玉米爱好者赫鲁晓夫赫秃子,他就是个乌克兰养猪的农民,后来担任乌克兰第一书记,苏德战役中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担任主官。在1954年,为了纪念乌克兰建国300周年,把克里米亚都送了乌克兰。很多人不知道克里米亚在哪,我画圈的那个地方:

这个克里米亚以前是一个蒙古人建立的汗国,一度是土耳其的地盘,俄国人不遗余力打下来后,在那里建立了黑海舰队的海军基地,也就是传说中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在1954年,也就是我们上文提到的1654年乌克兰草原上的哥萨克人和俄罗斯人联合三百年后,苏共非常刻意地要纪念这一年,以提醒乌克兰人他们和俄罗斯人友谊日久天长,并且暗示乌克兰不要再记仇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当时担任苏共第一书记的赫鲁晓夫一时冲动,就把克里米亚给了乌克兰,没想到为半个世纪后的公投埋下了祸根。

在前苏联社会主义大家庭期间,其实客观的讲,抛开大饥荒的事,苏联对乌克兰真心够意思,这个不仅是因为赫秃子是乌克兰农民,其实斯大林本人也是从乌克兰发迹的,从斯大林到赫秃,苏联基本都是把20%以上的资源投入到乌克兰的建设中,比如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基本就是在发展乌克兰,第二个和第三个五年计划中乌克兰一直都是稳坐“A组”工业。

经过我们上文大篇幅的将乌克兰的历史,大家可以看出来,乌克兰这个国家从始至终从来没有自己决定过自己的命运,一直跟着俄罗斯,乌克兰人自己并不知道治理国家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

所以我经常在想,1991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独立出来变成了独立国家, 当时他们应该是又兴奋又害怕的,有点像年轻人离开父母去读大学。

一方面觉得花钱也没人管了,搞对象也没人管了,基本是自由了,乌克兰资源丰富,又是大粮仓,说是有5000万人口,其实放在中国这样的国家5000万人口都算不上一个人口大省,但是面积却顶的上四个山东,1.6个日本。前苏联留下大量的工业基地,30%的核武器,粮食产量足够五个乌克兰用,有苏联最好的港口敖德萨,还有欧洲最大的造船厂,我们辽宁舰的娘家黑海造船厂,有点像儿子要离家了,老爹给了它一沓房产证。

另一方面多少有点担心,今后没人管了,会不会一出门掉坑里,比如遭遇校园高利贷,或者有恶霸欺凌,今后苏联爸爸没有,没人罩着,多少有点害怕。

不过整体而言,回到1991年乌克兰人民还是很自信的,觉得方法比问题多,只要坚持像西方学习,坚持改革开放,就能有好下场。而且大家都清楚,在前半场的比赛中跟着苏联混没混好,后半场只要朝着苏联的反方向,一切就能好起来。不过从1991年开始,乌克兰一步步堕入深渊,变成了一个公认的沙雕。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先讲讲改革开放的事。

毋庸置疑,改革开放是我国历史上最伟大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就像一个按钮似的,按下去之后,一切呼啦一下就全变了,所以很多小伙伴都形成了一个感觉,穷逼国家都可以走这条路嘛,按下那个按钮,一切就都好起来了。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变好,那一定是它没有坚持改革开放。

事实上问题要复杂的多,1900年大清被列强给欺负了,当时世界上的八个列强一起去京城武装上访,我们在这里列一下,大英帝国(英)、美利坚合众国(美)、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法)、德意志帝国(德)、俄罗斯帝国(俄)、日本帝国(日)、意大利王国(意)、奥匈帝国,大家是不是惊讶地发现,这八个中,除了奥匈已经没了,换成了加拿大,当时的强国集团成员基本就是现在的G8?有没有发现这个世界上强国俱乐部里几乎没有增加新成员?这会员卡怎么这么难发放呢?一百多年了,为啥没有新国家通过学习强国套路成功拿到会员卡呢?难道这个星球上绝大部分人都是沙雕不知道该改革开放?

其实吧,并没有成为一个列强确定性的套路,就跟没有让你发财的套路一样,需要运气,勤奋,机遇,没有灵丹妙药,改革开放不是,市场经济不是,自由贸易更不是,这些都是必要不充分条件,过去一百年里几乎所有国家都发过力,想冲一把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从现在来看,进一百多年中,只有东亚的三个儒家文明下的国家成功了,也就是中日韩三国 ,这仨国家的人民吃苦耐劳,热爱攒钱,关注下一代成长,还有其他很多优点。其他国家也改革开放了,也搞资本主义,事实上全世界98%的国家是资本主义,然并卵,他们做啥都是错的,这个地球上70%的人口还在坑里,如果大家去过那些垃圾国家,就知道这个星球上绝大部分人真的是在水生火热。

国家的崛起其实要复杂的多,远远不是说一个改革开放就能解释的,事实上学者们认为,中国其实在那三十年里做对很多事,只是现在一般把改革开放这件事单独拎出来当成决定性的因素,就跟你高中疯狂努力准备了三年,高考那天吃了一颗利他林,状态特别好,考上了名校,然后你到处说是利他林帮你考上大学一样。

回到1991年,乌克兰人民一出门就掉进了一个坑里,拿着爹给的一打房产证三十年后变成了穷光蛋。

首先这个国家竟然有两种语言,而且人民还很对立。在乌克兰东部是说俄语的,你要是说乌克兰语很多人都听不懂,但是在乌克兰西部,你要是说俄语很多人又鄙视你,这个就很尴尬,乌东的人根本不愿意去乌西,语言都不通,去那里干嘛?五千万人口的一个小国竟然连这么个事都解决不了。那你肯定纳闷,就跟我国一样,强推普通话呗,但是乌克兰做不到,原因嘛,不复杂,政府管不过来。

我查过很多资料,发现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官方其实一直很纠结,他是想向西方学习,搞自由化,让人民自由地发展,认为有自由才有一切。

但是这是抽象的原则,没法指导具体工作的实施,比如语言问题就是个大问题,你说你的自由主义思想怎么解决问题吧?但是不解决,迟早分裂。这要是在中日韩三国,强推就完事了,逼逼啥逼逼,教师不教国语就下岗,逐级处理,不会乌克兰语就不让上岗当公务员,不行就把所有的行政人员都换了,很快就解决了。

但是在乌克兰不行,政府一直扭扭捏捏,三番五次让大家好好学习乌克兰语,但是啥具体行动都没,没有一个人把政令当回事,刁民们都面带挑衅的微笑,一副“我就不学,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姿态。跟我国大清一个鸟样,政府连这么个基本的事都搞不定。一个国家内的国民互相之间竟然没法沟通,说出来真是匪夷所思。

最扯的是,乌克兰总统之前有次讲话中忘了乌克兰语怎么说“钱包”,只好问秘书,秘书说了好几遍他才听懂,而且询问秘书的过程中全程俄语,非常尴尬。

现在终于酿成了大祸,还没个安徽省人多的乌克兰竟然分成了三块,克里米亚刁民们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乌克兰人,乌克兰东部地区也基本觉得不是乌克兰人,克里米亚已经公投回娘家了,乌克兰东部正在闹,也想走,政府不让,就打了起来,俄罗斯说你打我侄子我就看不惯,也加入了进来,现在很多在乌东作战的武装力量,就是俄罗斯的队伍。乌克兰连个官话都解决不了,能解决了这么大的事有了鬼了。

再说政治改革,乌克兰对于这一点非常有信心,就跟我国公知似的,觉得彻底放开问题就解决了,事实上乌克兰是我见过的所有国家里放的最开的,也被西方认为是最自由的国家,没有之一,结果嘛,非常惊人,首先是出来三个纳粹性质的党,这个略尴尬,你能想象我国几万人上街,要求驱逐本国少数民族吗?随便一个人听着就很蛋疼的事,在乌克兰是日常。

纳粹毕竟问题不是太大,因为不是主流,属于杀马特式的行为艺术。乌克兰人最担心的是共产党,当初他们恨透了苏联,离开了苏联,但是离开没多久,刁民们开始怀念苏联时光了,这一点大家可能不太理解,苏联解体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5个国家经济都发生了大幅跳水,苏联时期可能过得不太好,不自由,没法玩卡拉OK,穿不到最酷的牛仔裤,但是苏联解体后经济大幅后退,人民可以自由的骂娘了,但是工作没了,也吃不饱,又开始怀念政府包分配工作的幸福时光。

苏联解体没几年,乌克兰境内共产党又死灰复燃,乌克兰赶紧通过法律禁止了共产党参政,并且在民间大面积推行敌视俄罗斯和苏联的教育,这一点倒是推行的很利索,因为乌克兰人本来就恨苏联。

但是刚把这个问题修正了,又出新问题了,就跟一段乱七八糟的代码,改掉一个bug,运行一下,跳出来仨。

经过这么多年不懈努力,乌克兰人除了乌东和克里米亚,其他地区的人已经对俄罗斯足够反感,提起俄罗斯就跳脚,同时无限地向往西方,因为大家知道西方是花花世界锦绣乾坤,在那里高福利,不上班都能领工资,可以去德国躺着赚失业费。乌克兰年轻人认为自己最好的出路就是去欧盟当难民,所以大家反起政府来一个比一个激进,争取被政府迫害,迫害了就去欧盟当难民。

但是醒醒啊,刁民们,你爱德国,德国爱你不?事实上德法这些年多少有点自顾不暇,德国现在被难民搞得鸡飞狗跳,法国失业率持续高位,刁民们已经上街筑起街垒了:

而且最近这次游行有了突破性进展,打出了一面比较敏感的旗:

事实上德国对乌克兰非常警惕,因为它已经带着一个大波波了,有点担心能否带的动欧洲第二大国乌克兰,5000万人口在中国屁也不算,但是在欧洲大家看着都很虚,觉得是个庞然大物。接收了乌克兰之后,乌克兰几百万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涌入西欧,西欧现在本国都失业率高企,哪有空闲位置安排这么多人。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乌克兰跟俄罗斯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有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强烈的纽带关系,就跟我国跟美国似的,嘴上互相骂架,但是买卖得照做,生意不能停。

乌克兰也一样,西部民众往死里恨俄罗斯,但它的最重要的企业都是军工企业,这些企业在前苏联计划经济时期是和俄罗斯高度耦合的,就跟山东生产大炮管子,河北生产大炮底座一样,当初在一个国家里的时候,这都不是问题,现在分家了,两国必须得把各自产品卖到对方国家才行,彻底离开俄罗斯,一堆乌克兰企业都得倒闭。

那你肯定要问了,乌克兰傻吗?为啥不调整呢?跟俄罗斯解耦,对口欧盟不就得了?其实这个问题随便一个乌克兰人都知道有问题,但是怎么解决却难倒一堆人,工业体系不是面团可以随便揉,都是有严格的标准的,乌克兰现在都是苏联标准,他的炮筒子卖到欧盟人家都装不到自己的坦克上。

那也不难解决啊,调整工业标准啊?事实上如果你调整了标准,首先不讨论巨大的调整费用谁出,你调整了之后欧盟就会买你的东西?欧盟内部现在产能都是过剩的,为啥要买你的东西呢?没有订单你卖给谁呢?

举个例子,就跟你现在收入不高,羡慕北京码农月薪五万,你敢辞职到北京改行当码农嘛?如果你今年四十岁,上有老下有小,你还敢吗?这就叫“细节是魔鬼”,抽象的原则谁都懂,一到实施环节问题多的难以想象,能压垮所有完美的不得了的方案。

乌克兰经济高度依赖俄罗斯,离开俄罗斯基本没法活,但通过这么多年在宣传方面的不懈努力,人民们无限向往欧盟,这就非常难办了,政府夹在中间,进退两难。整体来说,加入欧盟将来可能是好的,但是眼前立刻就会出事,因为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不希望他出走,乌克兰要是敢走就不跟它做买卖。如果乌克兰和俄罗斯贸易出问题,乌克兰立刻就会出现大面积债务违约,本币贬值,大量的工厂停工,工人下岗,刁民们走上街头,打砸,闹事。。。。。

这也是为啥2013年乌克兰总统反复权衡后,决定停了签署加入欧盟的手续,乌克兰立刻就爆炸了,无数的民众走上街头,要求总统滚蛋,他们要加入欧盟。

那场巨变成功引爆了两件事,一是克里米亚公投离开乌克兰跑掉了,克里米亚老百姓支持“脱乌”的高达90%,你就知道这个国家有多失败,经营了这么多年,一点向心力也没培养出来 。

另一件事是乌克兰东部也要求独立,独立后以独立经济体的身份加入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经济圈里。从此“乌东”变成了冲突前线,到现在还在打仗。好好的一个国家,变成了修罗场。

而且乌克兰一直都缺乏对基层的管理,国外的NGO,大家注意下这个词,这个词的意思是非政府组织,早年是非常中性的,但是这些年开始往贬义方向溜达,因为非政府不代表他的主张就是对的,事实上很多NGO屁股都是歪了,接受了财团大面积的献金后,往往变得无恶不作,比如乌克兰危机期间,就有西方的NGO出钱,一天四百块乌克兰货币请大家去广场搞事,可以说,乌克兰乱局是本国刁民们和国外政治势力一起努力的结果。

这里有个问题,为啥有人这么坏,故意要把别人搞乱呢?这一点原因很多,有西方国家就是要把乌克兰搞坏,通过乌克兰间接搞俄罗斯,还有的单纯就是为了牟利,乌克兰局势动荡了汇率肯定就不稳嘛,汇率不稳,有人就可以加杠杆吃差价,比如发现某国政局不稳,就做空汇率,随手添把火,那个国家乱了之后投机客就可以赚钱了。反正把一个地区搞乱了,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赚钱的机会。

现在的乌克兰乱局,其实都是极端自由化,政府对基层缺乏基本的控制这些基本问题的表象,今后发生的各种事,都可以用这个逻辑来解释,人民的意愿是好的,可惜现实就跟重力一样无处不在,时时限制着大家脱缰野狗一样的想象力。而且是现实向东,民心向西,更扯的是政府已经失去了对刁民的控制能力,放任民粹到处肆意,给全世界人民提供了一个活教材,让大家知道一个国家都2018年了,还能被底层民意操纵国家基本大政方针。

意识形态压倒客观现实,几乎是所有烂国家的标配。(作者:九边;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