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垦地偷埋固废借此发财的村官将面临灭顶之灾!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全国人民今天涨知识了,复垦地偷埋固废这事让大家发现环保事业真是难。这不,你一边倡导垃圾分类,他则在那边制造破坏环境之事。我将有害的电池等垃圾埋了还能收到一笔钱财,何乐而不为?因此,在乡镇里搞环境保护举步维艰。然而话又说回来,正因为曝光了这里面的内幕与事实,才可以让我们的正义事业顺利的向前。回看这里面的经过与原因,可以给到我们及相关村官们治理乡村带来很好的启发:

一般的垃圾一车2000块钱,化学物品几千谁干?”说到危废的价格,“去年拉了一车化学的东西,5万块吧。”

深夜10点,两道忽高忽低的灯柱划破夜色,伴随着发动机的阵阵轰鸣,行进到一片荒地后停了下来,在荒地里突然亮起的几盏灯光下,这辆红色半挂货车露出了本来面目,几个男人上前松开货车车厢的挡板,一辆挖掘机徐徐靠近,用铲斗将车厢里的几十吨塑料垃圾“扒拉”下车,送进一旁的深坑中。

 

这是12月11日,山东省郓城县黄泥冈镇一处复垦项目偷埋固废的现场。

 

“把垃圾填埋地下,盖上一层好土,谁也看不出来。”现场负责人称,这一处复垦项目就埋了1000多车垃圾,以一车载10吨估算,埋的垃圾可能超过万吨。

 

新京报记者近日暗访发现,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一些土地复垦项目承包商在深坑填土过程中偷埋固废,涉及土地面积超过150亩。复垦方通过微信、贴吧等平台与全国各地的产废企业接触,“客户”们用卡车将各类工业废料、生活垃圾等运至复垦地卸货,再由复垦企业进行填埋。盖上约两米厚的好土之后,复垦地的外观与普通土地别无二致,然而潜伏在数米之下的,是不计其数的塑料、纸渣、生活垃圾,甚至包括性质不明的液体危废。全部的卸货、填埋过程都在夜幕掩盖之下进行。新京报记者获悉,已有至少50亩该项目的复垦地通过了验收,不久将被用作耕地,种植农作物。 

 

复垦地偷埋固废借此发财的村官将面临灭顶之灾!

▲12月10日,航拍郓城县西营窑厂复垦地,道路右侧深坑掩埋着生活垃圾和危废品。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

复垦项目回填 一车危废收费5万元

“山东大型复垦项目填埋,接收建筑垃圾、工业垃圾、一般固废。按车收费,量大从优,诚意合作的联系。”在有着240多名成员的微信群“浙江省固废交流合作群”内,李建(化名)不断发布着这一广告信息。

 

新京报记者以产废企业的名义添加了李建的微信,询问危废能否用复垦项目处理。李建爽快地回复道,“可以,不走手续。

 

据李建介绍,该复垦项目为深坑填埋废物,上边用好土覆盖。他发来几则客户在夜晚卸货的小视频,视频中,手电灯光扫过,几辆半挂卡车在一台挖掘机前排着队,挖掘机挥动铲斗,将货物从卡车的车斗中扒拉下来。

 

李建自称还曾填埋过桶装的危废,“我这边你放心,做了快一年了。不放心的话可以实地考察,确定卸货再打款。

 

在李建的安排下,12月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山东省郓城县见到了负责指挥填埋作业的张六(化名)。

 

张六约莫三十出头,家住郓城县黄泥冈镇。他介绍,三处复垦场地分别位于随官屯镇元庙集窑厂废弃地、黄泥冈镇西营窑厂废弃地以及黄泥冈镇的一处废弃鱼塘。

 

据李建称,视频中的填埋场就是这里其中一处复垦场地,还有几个月就将填埋完。除此之外,他还有其他两处场地,三处场地可供填埋的面积共计100多亩。“如果是太厉害的我们可不收啊。”他口中“太厉害”的危废,包括易燃易爆的、冒烟的、味道太刺鼻的。

 

张六谈起了填埋固废的价格:填埋废物不计重量,按车结算价格。根据废物内容的不同,价格有着很大的波动区间。“得看什么东西。一般的垃圾一车2000块钱,化学物品几千谁干?”说到危废的价格,“去年拉了一车化学的东西,5万块吧。

 

说到偷埋危废,张六坦言,他知道这种做法违法,“生活垃圾漂着都不行,更不用说危废了。

 

━━━━━

已填埋千余车 总量或超万吨

 

12月7日晚间,张六驱车带着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复垦填埋现场。

 

西营窑厂废弃地位于郓城县东南,向南一公里是巨野县管辖范围,向东一公里则进入济宁市嘉祥县地界。在张六口中,这里是一处“三不管”地带,是所有场地中最“安全”的。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南侧一座养鸭场与北侧的济广高速外,周遭唯有广袤的农田。场地上看不到大面积的窑坑,只在平地上摞着几堆还未卖出去的砖块,一条狭窄的田间土路成为场地的唯一通路,土路的一侧明显垫土加宽。据张六称,这是他们为了方便半挂卡车通行而特地垫的。

 

在张六的表述中,西营窑厂废弃地的总面积为180多亩,目前已经基本填完,“里面还有一个坑,能填100多车。你要是来的话跟我提前说一声,我把坑再挖深点。

 

由于位置偏僻,该场地备受客户们的“青睐”。张六称,忙的时候能从晚上六点卸到早晨五点,“一晚上卸个十几车没问题。”在这块场地的一些地方,从2米厚的好土往下,直到十几米深处,全部填埋着垃圾。“附近产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都送到这边来。”他估算,老场地至少填了1000多车垃圾。若据此计算,垃圾总量突破了一万吨。

 

而对于客户的来源,张六表示,大部分客户是通过朋友关系介绍的,也有几个是微信上认识的。

 

张六称,一部分完成复垦的土地已经通过政府验收。菏泽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今年2月出具的一份验收意见则显示,西营窑厂有3.37公顷(约合50亩)耕地通过验收。

 

在40分钟车程外的元庙集窑厂废弃地,一个倒满垃圾的水坑也是张六等人倾倒垃圾的地点。记者看到水坑里积蓄着污浊的液体,上面漂浮着一层垃圾。此地位于郓城县西南方向,北侧为一家墙材厂,西侧为一家路桥工程公司,东、南方向都是种植着小麦的农田。

 

“看到坑里漂的什么吗?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啥都有。”张六一边说着,一边抛出一块砖头。砖头坠入水面,发出低沉的“噗通”声。张六介绍,混合着垃圾的污水坑深度达到了七八米。

 

张六称,元庙集窑厂的窑坑面积有几十亩。记者查看2018年9月这处窑坑的卫星图,面积约为37.5亩。新京报记者根据12月10日的航拍图估测,如今尚未填埋的面积约为23亩。复垦地偷埋固废因而变得有利可图,让人心寒。

 

复垦地偷埋固废借此发财的村官将面临灭顶之灾!

▲12月 11日,郓城县随官屯镇一复垦用地深坑中有大量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

挖掘机深夜作业 填埋桶装液体危废

在微信沟通中,张六通常给客户发送现场填埋视频。

 

12月10日晚9时30分许,张六发来一段视频,称在西营窑厂废弃地填埋了一车危废。视频画面显示,半挂卡车的车斗中整齐地码放着两层铁桶,以蓝色为主。挖掘机的铲斗正准备将它们扒拉下来。下一则视频中,铁桶已经凌乱地堆放在了地面上,等待入坑。张六称,铁桶里装的是液体危废,平均每个月会填埋一到两次。

 

复垦地偷埋固废借此发财的村官将面临灭顶之灾!

▲2019年 12月 9日晚,郓城县西营窑厂复垦用地,填埋者所发视频显示正在填埋装有 危废品的铁桶。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几番沟通后,12月11日晚间,张六同意把卸货、填埋的全过程直播给记者看。

 

12月11日晚10时17分,张六带路,一辆半挂卡车跟随着,开入了西营窑厂复垦项目的工地,停在了一处深坑前。“一会儿卸的时候别发朋友圈啊。”他半开着玩笑叮嘱卡车司机。随后,一台挖掘机开到现场开始卸货。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不远的阴影中还停着一台吨位更大的挖掘机。据张六介绍,由于今天只卸一车货,因此只动用了一台小型挖掘机。挖掘机司机长期参与填埋垃圾,是能够信任的“自己人”。

 

半挂卡车的侧栏打开,露出其中的废物。从外观看,废物呈白色,被绳子扎成一捆一捆。挖掘机将垃圾铲到地上,手电灯光下,这些垃圾大部分是薄膜状的白色、蓝色的塑料垃圾。张六称,这些垃圾是从东部一线城市运过来的。现场的卡车司机称,垃圾总量大约17吨。

 

十多分钟后,卡车上的垃圾已经卸空,堆积在卡车的轮胎旁。张六指示挖掘机把堆积的塑料垃圾“往两边扒拉扒拉”,将垃圾摊平。

 

大约半小时后,垃圾堆已经被摊均匀。半挂卡车离开现场,垃圾堆边只剩下张六、挖掘机司机以及一名身着蓝衣的人员。

 

与此同时,另一路新京报记者在西营窑厂复垦项目外的村道上观察工地的动静。晚上10点45分,记者看到一辆红色的半挂车停在项目工地中,有挖掘机停在挂车旁,把挂车车斗内的东西扒拉下来。

 

11点20分左右,红色半挂车驶离复垦项目工地,留下挖掘机继续挖土填埋。记者驱车跟上驶离的半挂车,看到车牌开头是“鲁H”,属于菏泽相邻的济宁市。这辆半挂车驶离村庄后,上了省道,向着济宁市嘉祥县方向驶去。

 

复垦地偷埋固废借此发财的村官将面临灭顶之灾!

▲2019年12月12日,山东省郓城县西营窑厂复垦项目的土坑中,铁桶浸泡在褐色污水里,现场气味刺鼻。当地填埋负责人称,铁桶装有液体危废。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

废液铁桶半露 污泥气味刺鼻

“挖掘机把垃圾推进去,用好土一撒就完了。明天白天我们用小车从附近拉好土过来,全部卸在坑上面。”张六说,埋垃圾、填土、轧平的工作一般在一天之内搞定。

 

此次掩埋塑料垃圾的坑比较浅,只有三四米,“它这个东西比较散,一摊开,上面弄两米好土就行了。”如果要填埋危废,张六称会事先安排将坑挖深,“挖到十几米。

 

张六表示,最多的一晚总共卸了18车,“只要没人报警就没事。

 

张六走到邻近的另一处坑边,让新京报记者看坑中一片漆黑的污泥。据他表示,这些污泥“一股柴油味”。

 

张六补充道,由于周边几乎没有来往行人,其实垃圾不立刻埋也没事。“只有一些捡破烂的老头会来。还是埋一下比较好,挡一下眼嘛。

 

张六等人填埋桶装危废的方式与填埋普通固废的方式没有区别。都是用挖掘机将它们从卡车上铲下来,再囫囵推入没有任何隔离物的土坑中,盖上泥土。

 

12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白天探访西营窑厂废弃地时看到了没有被填埋严实的铁桶。12月12日傍晚,趁着晚饭时间工地无人值守,记者进入项目工地,根据前一天晚上观察和无人机的定位,找到了一处倾倒废弃物的土坑。土坑的边缘是一处缓坡,覆盖了一片黑色的污泥,约半米厚,从坑边延伸到坑底约10米长,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臭味。土坑底部有红褐色的积水,一个铁皮圆桶半淹没在积水中,另一个铁皮桶埋在土中露出了小半截。记者闻到近似化学品的刺激性气味,越靠近坑底,气味越强烈。

 

土坑周边的泥土中混杂着大量黑色、白色或透明的塑料片,还有水泥块、塑料布等垃圾。12月12日下午,记者在西营窑厂复垦项目附近发现,该复垦区域内至少有4处土坑,目测大坑有篮球场大小,小坑有一辆卡车大小,颜色为褐色和黑色,与周围的黄土有明显差异。

 

对于复垦项目内填埋了什么材料,周边村民均称不知情。

 

随官屯镇一位居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过去郓城县存在大量的砖窑厂,这些砖窑厂就地取土烧砖,留下了一个个窑坑。近年来环保收紧,郓城县政府推动窑厂关停转型,并对窑坑进行复垦。

 

张六介绍称,自己和李建都只是跑腿的,两人真正的“老板”经营着一家渣土公司,去年通过竞标方式拿下了西营窑厂的复垦项目。记者检索发现,2018年11月23日,西营窑厂工矿废弃地复垦利用项目公布中标结果,招标方为郓城县黄泥冈镇人民政府,中标人为郓城腾翔运输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腾翔运输公司有四名股东,法人代表为窦义安,其同时担任郓城县柳和龙安渣土运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

复垦应填原材料 埋危废涉刑事犯罪

有行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火电厂帮助处置生活垃圾的价格约为200元至300元/吨。一车垃圾的重量在30吨左右,算上运费,意味着正规处理成本可达万元。而正规危废处置与偷埋处置的成本差距更加悬殊:《经济参考报》2018年报道称,正规渠道的危废处理费用每吨花费在6000元至8000元之间,这意味着一车危废的正规处置成本达20多万元。巨大的利润空间成了偷排乱象的诱因之一。

 

在众多偷排渠道中,复垦项目由于本身就有填坑这道工序,而更加便于排污企业瞒天过海。

 

根据我国《土地复垦条例》,复垦,是指对生产建设活动和自然灾害损毁的土地,采取整治措施,使其达到可供利用状态的活动。在实践中,复垦工作往往涉及填坑、平整等工序。该条例还规定,禁止将重金属污染物或者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用作回填或者充填材料。

 

在《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针对危废处置还设置了单独章节,其中规定从事收集、贮存、处置危废经营的企业需申领经营许可证,跨省转移危废需获得移出地和接受地两地省级环保部门的批准同意。根据该法规,即使是一般固废也不得随意作为复垦项目的回填材料。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复垦的目的在于恢复土地原状,一般采用原始填充物作为回填材料。“复垦基本是填充原有的土壤、草地、植被,原则上是不能填废料的。”彭应登表示,不管是危废还是垃圾都有专门的处置方式,土地复垦不能作为固体废物处置的去向,不是环保部门指定的专用处置场所。

 

全国律协环资委副秘书长赵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根据《土地复垦条例》的规定,土地复垦有严格的标准,倾倒建筑垃圾、生活垃圾是不允许的。倾倒的危废如果达到《环境污染犯罪司法解释》中危废量的标准,还可能涉嫌污染环境罪。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近年来我国爆出过多起与复垦项目有关的偷排固废、危废案件。2017年4月,江苏泰州泰兴市张桥镇薛庄村一处土地复垦项目承包人与村干部达成合作,用附近的友联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的单氰胺废渣填埋废弃鱼塘,上面再用良土覆盖。仅薛庄村一处10亩的复垦地中就填埋了近8000吨危废。今年6月,该案的被告人徐某等7人因犯污染环境罪,被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处四年三个月至两年两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截至昨日,复垦地偷埋固废活动仍在郓城县的两处复垦项目中继续。据张六称,郓城县要求所有的窑厂复垦项目在明年下半年之前完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填埋垃圾的生意将画上句号,“到时候不是说不能埋了,就是没那么随便了。了不起挖个小坑再填呗,把好土挖走,填完了再盖上就完了。”(作者:海阳 陈奕凯;来源:新京报公众号)

附:相关视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