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疾控中心主任不人传人预言和不会再有SARS事件彻底打脸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社会百态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高福疾控中心主任不人传人预言和不会再有SARS事件彻底打脸

去年的3月4月,春暖花开,我们的高福院士兴高采烈地在会议间隙接受了《北京青年报》的采访:

 

“SARS(非典)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还会再来吗?”面对这个问题,高福说,SARS来不来,SARS的“兄弟姐妹”来不来,我们管不了,因为新发、突发传染病是世界性挑战。“但我很有信心地说,‘SARS事件’不会有了,这得益于我国传染病监测网络建设得很好,病毒来了我们可以挡住它。

 

高福举了一个典型案例,曾经有一位韩国携带莫斯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患者进入中国,我们对其进行及时隔离和治疗,使得莫斯病毒没有在中国传播。而莫斯病毒在韩国传染了186位病人,导致39个死亡病例。

 

SARS这样的病毒随时可能有,但是SARS事件不会再有。”高福说。

 

没成想,短短一年不到,高院士的预言就落空了:而且打脸来的如此之快,以至于我都不清楚,到底什么才是真实、什么才是虚假?

 

我去检索了“传染病监测网络”,找到了一篇《中国青年报》的报道,2019年2月25日,高福院士在卫健委的例行发布会上如是介绍道:

 

“目前,我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实现对39种法定传染病病例个案信息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实时、在线监测。”

 

这里,又看到一个新名词:网络直报系统,我继续检索,惊讶的发现,这套系统原来是3000万巨资

 

2003年非典疫情来袭时,分管卫生工作的国务院领导到中国疾控中心办公时,惊讶的发现,彼时的传染病疫情报告机制是每个月报告一次,而且要逐级汇总、层层上报,于是领导就讲了一句话:“一个月报一次数据,有什么用啊!”

 

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中央就拨款建立新的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路直报系统;2004年1月1日,该网络直报系统上线;4月1日,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启用。

 

据中国疾控中心原公共卫生信息首席专家金水高介绍:“当时一般项目拨经费都是一两百万,但建设这个网络直报系统仅硬件建设就花了3000万元!

 

那么什么叫做直报呢?

 

答曰:从乡镇卫生院可以直接报告到中国疾控中心,而不是一级一级逐级上报!

 

这边,中国疾控中心可以实时看到全国各地上报的传染病案例信息,并每天撰写检测日报,然后汇总成周报向国家卫健委提交。

 

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曾介绍过:“如果发现重大疫情,会写专门报告,上报国家卫健委”但是,中国疾控中心没有对公众“发布疫情的权力”。

 

看到这里,朋友们大概明白这个重金打造的网络直报系统,才是高福院士敢于自信地说“SARS事件不会再有”的底气所在吧!

 

也许,我们应该原谅他,毕竟他介绍说这个系统可以39种法定传染病进行实时、在线监测,那么新型传染病怎么办呢?

 

不幸的是,杨功焕副主任在接受采访时,透漏了一条关键信息:

 

“因为鉴于SARS的经验,我们在网络直报系统中专门、特别设了一项不明原因肺炎,人感染禽流感、鼠疫、腺鼠疫,很多刚开始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不明原因肺炎,又比较凶险,就用不明原因肺炎这一类来监测。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很多以后,在这个疫情报告里不会出来准确名称,但会去调查、核实以后上报。”

 

原来,这个网络直报系统真的可以包括万象:明明包括了不明肺炎!

 

只是遗憾的是,这套网络直报系统养兵16年,竟然在武汉折戟沉沙:

 

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网络直报系统直到1月20日之后才启动……

 

那么问题来了,从12月31日卫健委专家组到达武汉,到1月20日直报系统正式启动,这20天里,高福院士又做了什么事情呢?

 

答曰:忙于写论文!

 

也难怪科技部会发文:“各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要坚持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疫情防控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哎,高院士的预言落空了,固然是他个人的悲剧,可是这套3000万重金打造的网络直报系统,养兵16年竟没有用武之地,这又是谁的悲剧呢?

 

哎,扎心:截止2020年2月11日24时,累计死亡病例1113例……(来源:不死的明德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