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目前新冠肺炎全世界累计确诊140-150万人,死亡8万多人,全球抗毒进入更加严峻的阶段。有抗毒,就有牺牲,各国难以幸免。

为了表达对牺牲者的敬意,人们恰如其分地表示哀悼和关怀,这是非常应该的。然而,如果以极大超越应有的哀悼和关怀程度来对待某一位牺牲者,这样的现象不但值得我们注意,更需要加以分析。

我注意到,支援湖北的人民卫生工作者张护士去世了,引来了许许多多媒体的关注。张护士是山东派出援助湖北的众多人民医务工作者之一。其实这场抗疫,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4日,全国至少有59名医务工作者去世。

抗疫牺牲的人民医务工作者中,湖北有32人,河南、江苏、云南、福建、安徽各3人,江西、湖南各2人,广东、广西、海南、辽宁、陕西、内蒙古、甘肃、贵州各1人。59名英雄当中,有47名男性,12名女性。

牺牲者当中,年纪最大的72岁,至少有53人是在抗疫一线牺牲的。这两天被主流媒体集体倍加关注的张护士,是回到了山东之后,突发心脏骤停去世的。她的去世,一种可能是和前段时间的劳累有关,还有一种可能则仅仅是意外,毕竟每年全世界因心脏骤停去世的人有数百万之多。

张护士生前在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工作。作为山东援鄂医疗队队员,完成任务后,3月21日,张护士返回济南,按规定集中隔离14天。隔离期间,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4月4日,隔离期满。4月5日,张护士突发心脏骤停。4月6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我从主流媒体对事件的关注度来看,他们对张护士的关注,是仅次于当初关注李文亮医生的。有的主流媒体,用的词是:逝世。也有的用:去世。少数大媒体,比如腾讯新闻,用的是去世。报道中使用了逝世的,有央视新闻,新华网,人民日报旗下环球网,中国新闻网,共青团中央,新京报,新浪网,凤凰网等主流媒体:

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我们中华文化,凡事讲一个度。过度打压,过度追捧,都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近五千年以来,对国之大事,理解为两个方面:祀,戎。前者,祀,就是对中华先祖,以及代表的历史,以基本的尊敬。后者,戎,就是对来犯之敌,对犯我中华者,必以武力抗击之。

我们古代表达祀的最顶级的例子,就是用鼎,煮上全只的猪牛羊,来祭祀。所谓一言九鼎,钟鸣鼎食,这个鼎字,代表了最高礼遇。古代只有天子皇帝,才可以用鼎为礼器来祭祀。孔夫子就担任过类似负责祭祀礼仪的官职,他对那些作为诸侯,却用近乎天子礼仪的人看不惯。

孔子看不惯的现象,并非只有古代才有。其实人类社会,古今中外,没有哪一天,没有哪一个地方,没有类似越礼的事情。我们用来表达死亡的字词,按照礼遇程度,依次是:毙,亡,死,去世,谢世,作古,西去,逝去,逝世。我们说敌人:毙敌百万人。我们说人民领袖:毛主席于1976年9月9日逝世。

有度和无度

如果将用于最高礼遇的字词,用于敌人,我们肯定不答应。世界上也没有那么蠢的人,非要用那么低级的手段来黑我们。如果将最高礼遇的字词,用于普通人,我们当中就有人不会注意到了。没有注意到,其实就是被潜移默化地影响了。

将代表最高礼遇的字词,加之于当受得起的事物,这是有度。反之,则是无度。因为如果将最高礼遇的字词加到了普普通通的事物上,那么我们用什么来形容应该获得最高礼遇的事物呢?无度地使用字词,只会让世界万事万物失去应有的法则。

有的无度,是无意的。比如有人将代表最高礼遇的字词用来形容普普通通的人和事,我们中的不少人浑然不知,我们是无意当中受了媒体的误导。有的无度,却是有意的。媒体比我们普通人精。媒体是听主人话的。有的媒体的主人代表人民,有的却是相反。

无度的追捧

如果有同志牺牲在奋斗一线,我们会悼念,也会铭记。如果有同志从奋斗一线回到了大后方,过了半个月之后,可能因为意外而去世了,我们同样会悼念。如果其死亡的确与奋斗有关,我们不但要悼念,还要铭记。

如果没有搞清基本事实,同志的死亡,究竟是全球每年数百万例次一样的意外,还是的确和以往的奋斗有关,就大张旗鼓地将其死亡断定为一定是和奋斗直接相关的,那么这并非实事求是的态度。

我们可以将这种并非实事求是的态度视为好心。我们不必要追究好心导致的并不实事求是。但是,如果基于这种好心,基于可能并非实事求是的情况,大张旗鼓,开足马力,甚至宣传力全开地去追捧这类同志,并将中华文化代表最高礼遇的字词用于这样的同志,那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舆论现象了:

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物质病毒,还是可以抗的。就像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我们中国经过几个月的苦战,差不多阶段性地取得了抗毒的巨大胜利。但是物质病毒以外的精神病毒,却是很难抵抗的。以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精神病毒涣散了人心的必然结果。

精神病毒往往是剧毒无比的。我们抗美援朝,有了两弹一星,如今东风快娣速达全球,所以不可能有人能够从军事斗争上完全战胜我们了。他们必然要考虑人口的政治的传媒的经济的手段。比如利用传媒的手段,他们可以制造出精神病毒来进攻我们。

被精神病毒侵入了的人,不管在哪个岗位,不管你掌握着小众的,中流的,还是主流的宣传机器,你都可能有意无意地在替人家干活儿。人家非常希望我们没有度的概念。人家非常希望我们将代表最高礼遇的字词随便到处乱用。

精神上的九鼎

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中了精神病毒是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人心的向背,可能会决定主体的生死存亡。如果我们的人心,被精神病毒侵染过的事物每时每刻在影响着,那么一代一代的人心向背最终可能将主体埋葬。人家无法从物质上从军事上战胜我们的情况下,炮制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来消灭我们就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了。

有人为我们抗击新冠肺炎物质病毒取得的巨大胜利而欢呼。我却看到,除了物质病毒可怕以外,精神病毒可能更可怕。尤其是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将代表中华最高礼遇的字词随意使用的不被许多人注意到的此类精神病毒,才是最危险的。

九鼎者,至尊至敬也。如果有一座精神上的九鼎,我愿意用它来祭祀当得起逝世二字的伟大同志。他曾经写下了: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芙蓉国里尽朝晖

全球抗毒:无度的追捧,酿出剧毒无比的精神病毒!

中华先祖舜,逝世于湖南九嶷山,亦称苍梧山。二十四孝之首,说的是舜。舜逝世后,其妻泪洒潇湘,我国南方斑竹上的斑斑点点,传说就是舜妻之泪成。1976年9月9日逝世的伟大同志写下了“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我想伟大同志诗句中的“芙蓉国”一定是有度之国,死是死,去世是去世,逝世是逝世。

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的始祖是炎帝黄帝,尧舜禹。领导中国人民缔造了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是毛主席。他们的逝世,值得我们以中华最高礼仪来祭祀他们。2019年9月30日,国庆前夕,有9位同志,在为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蓝之前,去毛主席纪念堂先拜谒了毛主席。这是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之后,最为值得我们亿万人民激动万分的事情。

天地有正气。我们中华民族,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只要始终有毛泽东思想为精神指引,不管毛主席逝世多久,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必将从胜利走向胜利!如果我们每个人胸中都有代表人民坚强意志的精神九鼎,我希望我们大家拿出九鼎,烹煮掉所有妖魔鬼怪宵小们,来悼念希望“芙蓉国里尽朝晖”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来源:世界新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