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动不动就上街的毛病是从哪来的【论黄背心事件的文化原因】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社会百态

这段时间“革命老区”法兰西又一次强势出击,几万革命群众走上街头,成功拿下了全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让大家重新学习并认识到什么叫“革命传统”。

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法国政府涨了相当于人民币五毛钱油价,刁民们就上街了,看着匪夷所思,其实仔细想想也正常,一方面法国已经掉坑里很久了,另一方面老百姓不满意很久了,这次被激发了出来,事实上法国每隔三四年被激发一次,如果长期关注这类新闻,就会发现这个属于“法鸡の日常”(法兰西自称高卢雄鸡)。人民不满意,就得发泄,这是写在巴黎街头的“打倒资本主义”:

法国人动不动就上街的毛病是从哪来的【论黄背心事件的文化原因】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坑,走的路多了,迟早会掉进去其中的某一个。中国人民现在还在一个叫“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的坑周围晃悠,西方自从大航海时代以来牛逼轰轰的发达国家基本无一例外掉到了一个叫“发达国家陷阱”中。

这又是一个什么东东呢?

简单来说,有这么几个特点:

首先,高福利高税收。

这个有目共睹,发达国家里除了美国福利差,其他国家都要好很多。福利这玩意几乎人人喜欢,很少有人说我就不喜欢有人给我买单,但是高福利的背后就是高税收,税收和福利是左手右手的关系,福利较好的法国GDP的一半都交了税(中美差不多,都是30%左右),你可以随意感受下你工资一半交了税你什么体验。

而且税收这玩意,说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其实往往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另一部分民,对于美国,政府开支大头是去打仗给了军火集团了,我国政府开支大头是搞基建,养老,医保,至于法国嘛,主要是难民,单亲妈妈,医疗开支什么的,纳税主力中产阶级其实从中受益跟他们的付出不成比例。我举个例子你们感受下,在法国,单亲妈妈完全可以不上班,在家生孩子就可以衣食无忧,与此同时白领却承担着高税收。再比如我国,白领们工资一万到手八千,如果家里有个退休的公职人员的老人领养老金,那你交出去的那部分钱又转回你家了,如果你家没有这样的老人,那你就帮别人养老人了。

而且税收这个事比大家想象的要复杂的那么一丢丢,我们一般说高收入者多纳税,少收入者少纳税,低于5000块干脆只在买泡面时候纳点消费税,争取让有钱人成为纳税大头。

但事实上想让有钱人纳税非常难,找会计,找律师,总能找到漏洞然后钻进去,再不济就把财产转移到海外,所以各国中产阶级都是纳税主力,一方面这伙人有点钱,另一方面这伙人跑不掉,最重要的是,这伙人害怕失去的太多,历史上扯旗造反的都是陈胜吴广那种无产阶级,然后被旧贵族收割,改朝换代,很少有中产阶级闹事的,他们能做的基本是乖乖纳税。

所以吧,高税收下,最痛苦的其实就是中产们,同时伴随着大户的持续出逃,法国这些年正在持续经历这种痛苦,大户出逃会导致经济持续走低,但是财政支出却降不下来,毕竟穷人,单身妈妈,难民却越来越多,几乎是在一个螺旋下降的通道里打转。去年我在法国,一个当地的员工就跟我说,他们法国这些年变化不大,工资也不咋涨,支出反而多了起来,这就是为啥他要到中资企业上班原因。

其次是先发国家优势正在耗尽。

啥叫“先发国家优势”呢?也就是西方国家在大航海之后率先进入工业国,积攒了大量的家底,这部分家底够他们消耗很多年,这些家底一方面是专利,另一方面是技术。

专利好理解,像联想这类组装公司基本就是给西方交专利费的。我们说几句技术。跟很多人理解不一致的是,西方很多发现其实是在极其偶然情况下发现的,我们举个例子。

科学家在实验室通过一万次实验极其偶然地发现了A,然后再在A基础上搞实验,又经过一万次实验偶然得到了B,继续这个流程,在西方的几百年里,从最初的几块铁矿,硬是这样一点一点发现可以做核反应堆的材料,或者做飞机引擎的材料,然后我不告诉别人这个过程,如果发展中国家想直接从铁矿研发到飞机引擎,要不你就重复我这几百年中的这个发现过程,要不你就直接买我的成品,我给你开个高价,让你们国家的人养着我们国家的人。

大家领会下,上边说的那个过程,就叫“进化算法”,这种算法搞出来的东西几乎都是不可重复,因为任何一个中间产物有偏差,结果立刻就跑偏了,所以后发国家想通过重走西方路赶上去非常非常难,赶不上就得买,而发达国家可以一直吃老本到天荒地老。

但是这些年西方国家发现原本天衣无缝的理论出现了瑕疵,首先是上世纪日韩台这三个亚洲国家和地区迎头赶上,发挥出亚洲人那股坚韧劲和举国体制,成功突破了欧美森严的壁垒,是的,最早玩举国体制的是日本,日本的那个安倍晋三,他祖父叫岸信介,日本战后的内阁总理大臣,他就公开声称日本战后搞的是“日本特色社会主义”,因为他以前在伪满洲国混的时候学的就是苏联,后来又把伪满洲国那一套移植回日本。日本一直都是苏联徒弟,当然了,这些年它经济低迷,很多学者认为除了人口老龄化,日本是学苏联学过头了,把苏联毒素也带到自己经济体里了。

此外“满洲国奇迹”后来也被朴真熙移植回韩国,搞定了“汉江奇迹”,因为日本侵华的时候,朴正熙就是侵华日军少尉,一直在东北溜达,目睹过日本怎么搞经济,韩国后来就是在朴正熙的手里实现了经济的腾飞。

通过巨额投资和大家齐心协力的不懈努力,大批送留学生到西方,这些留学生中总有一部分会回国,他们回国后就把部分技术和思路带回来了,此外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操作,日韩攻陷了西方的汽车领域壁垒,我国台湾拿下了芯片方面的生产能力。大家要明白一点,计划经济在追赶方面有先天的高效性,但是缺乏灵活性,也缺乏活力,不能长期搞,长期搞就僵化了,后来邓公特别喜欢日本那一套,也是这个原因。注意下,我国后来的发改委,很大一部分就是借鉴了日本的通产省,通产省就是日本的发改委。

而且高科技领域一直以来都是间谍们的舞台,当初英国人天天骂美国偷他们的技术,不尊重知识产权,现在美国天天骂中国偷他们技术,不尊重知识产权,可以说非常有历史的连续性了,具体情况啥样,大家自己体会吧。如果中国在火箭,核聚变,大飞机等领域全面站住脚并卖成白菜价,那将会对欧美中产来一次血洗,也就是Bloodbath,这个说法不是我编的,是前几年西方就一直在说的一个观点,那个bloodbath就是标题。

再次是发达国家普遍在研发方面投资乏力,缺乏增长空间,也就是说,十几年前没有投资研发,现在也就没有经济增长动力,现在没有研发投资,再过一些年也不会有增长动力,彻底掉坑里了。

研发科技就是孕育未来,就跟一个家庭要花掉一半以上的收入来培养小孩似的,按理说各国都应该拿出大力气来发展科技,事实上自从苏联解体后,西方就开始不务正业把钱给老百姓花了,当初苏联在的时候为了抑制苏联扩张,西方疯狂点亮科技树,洲际导弹、互联网、超大功率飞机发动机都是为了应对苏联核打击搞出来的,但是你再看现在,美国航天局在1973年就拥有了土星五号这样的大杀器,但是到现在反而没了,苏联解体后全世界的太空探索基本停了,可控核聚变反而是我国今年有了重大突破,可以说非常诡异了。

最后一点,本来不想说,但是还是提一下吧。

民主,民主这玩意一直以来被公知们给神话了,标志性的一句话就是“发达国家都是民主国家,所以民主可以让国家变发达”,其实这个逻辑本身是有问题的,“民主”就像是一辆法拉利,富人家里都有一辆,但是你能说那玩意是富人致富的原因吗?事实上那玩意高售价,高维护成本,对于富人来说可能没啥,穷人的话,给你一辆也养不起。

民主首先带来的是政策的短视,因为绝大部分老百姓连自己的生活都过不好,他们能知道那么大的群体往哪走才是对的?而且我国到现在很多老百姓都不理解几十年前拼命发展核武器有什么意义,你能指望这些人理解“投资未来”?其实让人民做决定,几乎不用想,一堆免费,免费医疗,失业补助,最好政府给补个媳妇,至于钱从哪来,谁会关心?

去年就有法国右翼公知说,法国的一切问题根源都在民主上,很多决策时不能让老百姓参与的,比如消减公共开支,降低福利,这类事情就得铁腕操作。美国和德国都是坚定“代议制”,也就是老百姓可以选精英,但是选完了之后就不能对决策指手画脚,法国不一样,人民要一直参与进来。

法国人民上街的原因就说到这里吧,大家体会下。

综上,整体现在除了美国德国,欧洲国家基本都掉坑里了,但是我们说了这么多,却说的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我们的主题是为啥法国比中国都热爱社会主义,一个国家怎么能“左”到那种地步,老百姓的参政议政激情为什么高,动不动就要跳出来闹腾,一言不合就上街。

我们接下来就说这个话题。

关于法国,有句英国人编排的话是这么说的:

只有矮子和女人才能拯救法国。

这句话太反动,我们一定要多加批评,怎么能这样说法国呢?

而且英国人大家都懂的,擅长奴隶贸易、高利贷、充当搅屎棍、编排段子、以及挖苦人,尤其是编排段子方面,到现在依旧反映在他们拍黑色幽默剧的天赋上,平时喜欢看英剧的人都知道,英国人这项技能给他们创造了巨大的GDP。

既然要理解这句话,那就得先说这里边的女人和矮子是谁。女人就是圣女贞德,当初英法百年战争期间,法国一度被英国摁在地上使劲摩擦,连年战败,法国人已经失去了信心,实在是混不下去了,贞德这位16岁的瘦弱文盲女同志横空出世,扛着大旗走在队伍的最前边,带领大家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直到被英国人抓到后给烧了,如果说蒋委员长的国军有活埋人的习惯,西方有动不动就烧人的习惯,中世纪一度把会点技术或者医术的妇女全给抓起来当女巫给烧了。

矮子当然说的就是拿破仑和路易十四,拿破仑大家都知道对法国的影响很大,最大的影响是自从拿破仑之后法国人在打仗方面一直缺根弦,败多胜少,投降太频繁,英国人又编排段子,说他们英国人分不清白旗和法国国旗有什么区别,而且他们英国人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一个为了保卫国家而死的法国人,因为根本没有那么一个人,在死之前早就投降了。。。。

路易十四很多人不咋熟,不过法国人对路易十四非常冲动,提起来就恨不得大喊“vivila France ”,一般也认为这个人奠定了法国在欧陆的霸权,为后来的各种发展奠定了基础。可是大家知道不,这哥们只有1米54,为了缓解信心不足,这哥们让宫廷工匠给他搞了个6厘米的高跟鞋和10厘米的假发,成功把身高撑到了170,多少弥补了内心的缺陷。路易十四也顺利成了高跟鞋的祖师爷,而且法国宫廷当时认为洗澡不利于身心健康,所以平时为了掩盖身上的那股味,创造性地开发出来了香水这玩意,到现在香水也是法国GDP的重要组成部分。多说一句,法国宫廷工匠们很厉害,那个LV和爱马仕祖上都是法国宫廷工匠,平时给法王或者皇后做马具和箱子的,后来国王被剁掉脑袋之后他们继续给大资产阶级做箱子和马具。

附一张路易十四吧,略雷人,大家注意安全。

法国人动不动就上街的毛病是从哪来的【论黄背心事件的文化原因】

法国主要是在路易十四和拿破仑时代暴走了两次,但是这两次影响却很大很大,导致法国跟英国差别很大,以至于法国一直都很左。我们得把英国说清楚,然后才能懂了法国为啥是那个样子。

是不是已经忘了“左”和“右”的区别了?

“左”就是激进,“右”就是保守。事实上“左右之分”正是起源于法国大革命期间,大家开会,保皇党坐在右边,激进的革命派坐在左边。从那时候起,法国“左翼”就开始有个毛病,觉得:如果你认为眼前的一切不是你想要的,那就推翻它,谁能想到,这个毛病后来发展成了他们民族病。

英国就是典型的非常非常“右”的国家,比较保守,到现在都留着国王,而且主要保障两个权利,私有财产和自由,私有财产好理解,就是别人有钱你不能抢,大家肯定觉得当然不能抢啊,这还用说吗?

事实上比较复杂,复杂就在于“抢劫”的定义,要知道,在英国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把从富人那里征税转移给穷人,让穷人不至于饿死,这个行为就被定义成“抢劫”,那你肯定问了,穷人活不下去怎么办?

答案是“你看着办”,你有自由嘛,你可以选择去饿死,或者去抢劫,但是英国早期的法律极其残酷,偷面包剁手,第二次逮到直接吊死。你也可以去新大陆嘛,尽管那边经常每年死亡率80%,一百人上岸,第二年就剩下二十个了,其他的哪去了?饿死了,冻死了,或者被印第安人吃掉了。

而且英国政府还认为企业主有压低工资的自由,嫌工资低你可以不去上班嘛,没工作你被饿死也是你的事嘛。但是英国当时人多,大家一起竞争,工资一直上不去,就像你看到某公司招聘5个人,你也去了,发现现场来了1000人,工资能上去有了鬼了,工资一般都和稀缺性挂钩的。而且由于当时“羊吃人”,村里的地也被圈起来了,农民选择不多,要不去海外冒险,要不去矿上当苦力,累死算,当时欧洲对英国人的评价就是“一个英国工人的寿命只有三年”,如果想了解这段历史还不想看的太疲劳,可以看看这本书:

搞得这么惨,有好处吗?

好处大大的,资本家不给工人发工资,把省下来的钱拿去搞研发,有研发才有未来,或者存到英格兰银行里吃利息,英格兰银行把这些钱借给国家去造军舰打仗,打仗打赢了抢到钱给大家分红,或者把钱继续投入卖军舰,去抢殖民地,抢市场。

形成一个正反馈,事实上英国殖民世界,靠的就是舰队和金融,比如鸦片战争要揍大清,就是从英格兰银行借钱支付军费,大清赔款后把钱还给银行,剩下的当做军费继续买军舰,造军舰的资本家也能从中捞一笔。整体是稳赢的,唯独英国普通老百姓,过得还不如大清。英国老百姓在国内过得不好,才跑到海外去亡命天涯,就这样,全世界到处是英国的殖民地,到处是英国冒险家,因为当时待在英国本土也非常冒险,还不如出来试试手气。

后来美国又学习了英国的这个毛病,从来不惯着大家,鼓励大家艰苦奋斗,别成天盯着有钱人兜里的钱,直到现在,美国在发达国家里福利应该是最差的,跟他的这个历史有关,英国后来为啥左转了,故事比较复杂,我们将来慢慢讲。

而且美国和英国一样,对罢工游行之类的事向来零容忍,比如在那本《机关枪的社会史》中说的就很清楚,机枪最早的订单就是美国资本家买了用来镇压工人罢工,装备资本家的私人武装早于军队,如果要是有兴趣,随意在谷歌里搜索“美国 罢工 屠杀”,保证你看个够,了解下当年美国在崛起之路上是多么的血腥。正是因为这种类似屠杀的经历,才把社会成本压到最低,把足够的资本拿出来搞研发,搞扩张。而且人民被屠杀次数多了,自然没兴趣去上街,因为没啥卵用嘛。明知道没卵用你还去做?

资本的本质就是先攒钱,然后再去钱生钱,这个过程如果在课堂上抓学习的话,感觉逻辑清晰简单明了,但是你到实际世界史层面去看待这个过程,积累的过程充满了血腥和屠杀,这还不是最惨的,像美英法这些国家有海外殖民地,主要是在海外搞清洗,像中日俄这样的后起之秀,海外没有殖民地,资本积累过程就只能在本国完成,一般是掠夺本国农民,用剪刀差洗劫农业来弥补工业,惨烈的基础上还多了一层心酸。

为啥要先聊英国美国呢?

因为需要对比法国,法国跟他俩不一样。

英国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最终在多个层面实现了突破,无论是制度创新还是技术创新,都有决定性的改变历史的东西被搞了出来,比如蒸汽机,比如议会制,再比如中央银行。

但是法国人一直都是处于尾随状态,一开始尾随荷兰人,荷兰人搞工业他也跟着搞,荷兰人跑运输他也跑,后来英国人大举在海外搞殖民地搞工业革命,他也折腾殖民和工业化,英国人杀国王他也杀。

这里有件事需要跟大家澄清下,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需要铁和煤,铁用来做机器,煤用来做动力,如果一个国家没这两样,第一次工业革命无论如何也完了,比如印度在这方面就非常吃亏。法国恰好煤钢特别多,学会造蒸汽机之后顺利就工业化了。

你去看法国做得那些事,没有一件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全是跟着别人混,讲英国历史必须要讲海外开拓,讲工业革命,但是讲法国的时候,基本就是革命一个主题了,不是说法国人只忙乎闹革命了,而是别的没啥好说的,一个follower(追随者),有啥好说的嘛,干的都是别人干的事。

法国这种follower的习惯,给他带来了两个特点。

一是发展成本低,不需要他自己去试错嘛,社会成本自然就低很多,不需要像英国美国那样往死里压榨底层,底层没有习惯被压榨,所以法国刁民老百姓才想法多,动不动就想和上层社会平权,法国左翼思潮就这么起来了。

我们一般说法国比较激进,比较左,会说他有一堆左翼知识分子,但是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老百姓信那一套,法国老百姓没被压榨惯,动不动就闹事。不爽的时候,就起来闹,从1789年之后的200年间,法国人民曾经发动了5次大型革命,成功推翻了五次政府,然并卵,他们并没有建立人间天堂,不过法国人民深受鼓舞,不爽的时候知道该怎么做,没卵用但是过瘾啊。而且法国政府被推翻次数太多,以至于非常忌惮法国刁民,一般不会像英美那样强行弹压。

二是有折腾的空间,其他国家,像我国,像俄国,以及日本,其实折腾空间并不大,折腾一次就倒血霉,几十年缓不过来,唯独法国,条件好,人多,资源足,还可以跟着别人混,所以不断革命,国家也没太变坏,偶尔确实还变好了一些,时间长了,全民族达成共识,折腾无罪,造反有理。刁民们动不动就上街,警察军队也无心弹压,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军警也是人民,他们并不是机器。每次都越闹越大,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政府就倒台了。而且这种思维方式严重影响了周围的国家,甚至我国早期革命者,也是在法国培养的。

不像美国,从来不惯着大家,南北战争期间富人可以花钱免军役,穷人没钱去当炮灰,纽约老百姓不想参军后来演变成骚乱,一万多军警顶上刺刀就开始弹压,并且海军动用大口径舰炮和重型榴弹炮轰击,很快就平息了。如果想了解很多,可以谷歌“纽约征兵暴动”。

在著名的1932年华盛顿惨案中,2万多退役老兵齐聚华盛顿,被政府强力弹压,出动骑兵和坦克驱赶,当时下令的是麦克阿瑟,传达命令是艾森豪威尔,亲自带着骑兵坦克去弹压的是巴顿,更逗的是,对面带着暴民闹事的就是后来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不过尽管杜鲁门当初被镇压过,后来杜鲁门上台后对罢工的事非常不感冒,不像法国政府一样动不动就屈服,坚持强硬政策。

说到这里,也是时候结尾了,其实吧,一言蔽之,法国有折腾的基因,根植于他们从法国大革命开始就有掀桌子的毛病,全社会达成了一个共识:这种行为是允许的,而且是合理合法的。在其他同类国家里,往往人民内部都达不成共识,往往一批人上街了,被同是人民的另一批人给赶回去了(警察军队就是另一批人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而且吧,我们可以大胆的预言,法国人民这次上街闹事远远没完,接下来会越来越多。(作者:九边;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