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敢搞华为!埃航空难世界含悲中国果断停飞波音737-MAX 8让美帝惶恐不淡定!

  • A+
所属分类:热门事件

  美国人敢搞华为,还没搞定,发生了个埃航空难,波音公司被责难。中国带头停飞国内所有波音737-MAX8,此举连锁反应,美帝急了,惶恐了,不淡定了。为什么。因为这涉及生命问题!中国就是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此举赢来了海内外全球的赞扬,看你美国还搞华为。下面这个文说得对说得有正义,值得深读:

毛主席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

01—

这段时间,《流浪地球》的爆款,又让我对被誉为科幻电影经典的《2001太空漫游》产生了兴趣。

不过,重温这部电影,最感震撼的并不是堪称“太空歌剧”般的华丽场景,而是飞往木星的宇宙飞船“发现一号”上人工智能型主控电脑“哈尔9000”对飞船和宇航员命运的掌控。

这艘庞大的飞船上,共有5名宇航员,其中3名处于冬眠状态,以免于在漫长的太空行程中徒然消耗宝贵的生命,另外两名宇航员,鲍曼和普尔则处于正常状态,负责飞船的日常维护和管理,在他们之上君临一切的,则是哈尔。

鲍曼和普尔并不知道此次飞行任务的真正目的,只有哈尔才掌握全部信息。

很显然,在他们出发之前,策划并安排此次行动的基地总部对哈尔的信任超过了对宇航员的信任,哈尔也无疑被赋予了可以采用一切手段,确保任务完成的“尚方宝剑”!

技术工具(尽管是人工智能)凌驾于人之上,这一架构导致了灾难性后果。

飞行途中,哈尔出现了一个判断失误,这令鲍曼和普尔对它失去了信心,他们决定讨论一下如何应对这突然出现的情况。

为了避免无所不在的“哈尔9000”偷听谈话内容,鲍曼和普尔躲进太空舱中。

普尔坦言感觉不妙,“哈尔可能疯了”,为了避免更糟糕的后果,必须将其关闭。鲍曼也同意他的判断。

但这两位高智商的宇航员万万没有想到,虽然哈尔听不到声音,却可以透过窗口读取唇语,对他们的全部阴谋洞若观火。

哈尔动了杀机,决定先发制人。

它借普尔和鲍曼到飞船外太空行走,安装通讯零件的机会,用太空舱撞断了普尔的安全缆,令其漂向无限黑暗的太空深渊。

鲍曼见状紧急出舱,不仅没能成功营救普尔,反而中了哈尔的调虎离山计,哈尔拒绝为悲怆返回的鲍曼打开舱门,意图让他像普尔一样困死在太空。

与此同时,处于冬眠状态的3名宇航员也因为维持系统被切断而丧命。

 

万般无奈之下,鲍曼冒着患上减压病的危险通过紧急密封舱进入飞船,他直奔哈尔的逻辑记忆中枢,取出核心芯片使它丧失思考能力,彻底关闭了哈尔。

在人和技术工具的这一较量中,最终人凭着意志和勇气,勉强占了上风,然而,鲍曼木星探险的剩余旅程,注定将是绝对孤独并且没有回程了。

02—

在《流浪地球》中,我们看到了几乎一摸一样的“人机博弈”。

当刘培强中校决定牺牲空间站以拯救地球时,受到了主控电脑MOSS的极力阻挠,包括切断他和“联合政府”的通话,欺骗他进入冬眠舱,甚至要唤醒其他宇航员逮捕他等。

最终,刘培强用俄罗斯宇航员马卡洛夫留下的伏特加临时做了一枚“莫洛托夫鸡尾酒”烧毁了MOSS,才摆脱了它的干扰,成功撞向木星。

MOSS为什么要阻止刘培强?

这是因为它的设计使命就是要确保让人类文明继续存在的“火种计划”成功,而并非拯救地球,因此它绝不允许任何可能导致空间站毁灭的行为发生。

MOSS 在自己被烧毁之前,咕哝了一句“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性,真是不可能的事”。

它说对了。人类除了理性之外,还有情感和意志,在紧急情况下,情感和意志往往会压倒所谓“理性”,正如鲍曼和刘培强的行为一样,但这往往能够拯救自己和人类。

03—

 

原以为这种“哈尔9000”、 MOSS们为了目的,不惜毁灭飞船,乃至地球的行为,只会发生在科幻电影中,没有料到,这却很可能是我们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实。

当地时间3月10日上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载有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成员的波音737MAX客机,在从亚的斯亚贝巴起飞前往内罗毕的途中坠毁,机上所有人员全部遇难。

这是5个月内,波音737 MAX 8客机发生的第二起后果惨烈的空难。中国、印尼、埃塞俄比亚等已停飞全部波音737 MAX 8商业运行。

美国东部时间11日下午6时,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通告中称,“外部报道称,埃塞俄比亚航空航空事故,与2018年10月29日狮子航空610航班事故具有相似性。但目前调查才刚开始,目前我们尚未得到任何数据,以得出任何结论或采取行动。

虽然已经导致346人遇难,FAA却表示:

“一直在评估监督美国商用飞机的安全性能”,“如果我们发现安全隐患,将立刻采取适当行动。”

其不言而喻的结论是,波音737 MAX 8 机型仍“适航”。

 

昨天在为一个新闻发言人培训班讲授“新媒体背景下公共危机管理”时,我曾经把FAA称为危机管理的典范。他们严谨、冷静、滴水不漏,唯一的缺点是少了一点对人的生命的真正关怀。这和2011年中国发生“723动车事故”时,西方媒体一边倒地指责中国迅速恢复动车运行是“不尊重生命”成鲜明对比。

波音737 MAX 8 的频繁空难真的没有设计或制造方面的问题,只是纯粹的偶然吗?

 

不见得。

就在埃航空难前夕的3月7日,美国《西雅图时报》报道,西雅图一家名为赫尔曼法律集团(Herrmann Law Group)的律师事务所已于当天代表17名狮航遇难者家属起诉了波音公司。

该律师事务所向西雅图King County(波音商用飞机的总部所在地)高级法院提交诉状称,狮航的飞机坠毁是由于波音安装在737MAX机型上的一套新的飞行控制系统失灵造成的。

《西雅图时报》的报道中说,波音这套新的飞行控制系统的设计初衷,是如果机身上的传感器检测到高速失速的状态,即使在没有飞行员输入信号的情况下,该系统也将强制将飞机的机头向下推。

 

赫尔曼法律集团还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波音没有在飞行员的飞行手册中提到任何新的系统。而且该系统会在不通知飞行员的情况下自动启动。”这份新闻稿还援引了美国航空公司飞行员工会的官员的话称,他们是在狮航的飞机坠毁了才知道MCAS的——飞行员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如何应对(MCAS故障)的指示或警告。他们甚至不知道MCAS的存在。

 

该新闻稿中还称,为了提高波音737MAX机型的销量,波音“隐藏了新系统,并将737MAX与其他型号737之间的差异降到了最低”,这样航空公司就可以节省资金,而且只需对从旧737机型过渡到新737MAX型号的飞行员进行最低限度的培训。

 

埃航的空难,无疑为狮航遇难者的胜诉提供了有力的例证。埃航的失事飞机,正是在看上去一切正常的飞行中,突然向下俯冲,直接撞向地面坠毁的。

 

如果最终的调查证明,波音737MAX 8 的频繁坠毁的确“这套新的飞行控制系统”失控造成的,那就只能说,这是发了疯的“哈尔9000”和MOSS在现实中的重演。

04—

哈尔和MOSS之所以能够凌驾于人之上,说到底还是背后设计、掌控它们的力量,对技术工具的信任,超过了对人的信任。

这是一个异化社会的特有现象。这一现象的背后,则是对人的担心——技术工具是可以控制的,人却是不可控制的。

人有情感、有意志、有自己的利益,电脑则没有这些“多余的东西”,只有绝对的理性和冷酷无情的执行力。

这折射了现代社会的一种深层次的不安全感——资本既要靠劳动滋养,同时做为劳动的对立面,又对劳动充满深深恐惧。

恐惧导致了对技术工具的依赖,对技术工具的依赖导致了真正的异化——技术工具反过来建立了对人统治。

 

也许,这就是埃航灾难的深层次原因吧!

 

05—

 

毛主席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

这种对人的绝对信任,只有在一个消除了马克思所说的异化劳动的社会中才可能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哈尔和MOSS都将不得不从君临一切的座椅上走下来,回到自己原来的固有位置——做为人的工具而存在!

(作者:郭松民;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