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事件 > 牛人大事 > 正文

刘慈欣上班摸鱼搞写作?该背锅的恰恰是国企改制!

2019年02月18日 牛人大事 ⁄ 共 498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00 views 次
39.6K

颇具理工男耿直和木讷气质的电工刘慈欣最近又上热搜了。

这次不是因为某个作品又获科幻小说界的什么世界级大奖,也不是原著改编的电影《流浪地球》热卖并引发热议,而是有网友翻出早年“鲁豫有约”节目访谈现场,刘慈欣坏笑着称自己“相当大一部分写作时间都是在这个岗位上写的””因为在岗位上写作你有一种占便宜的感觉“……,为此网友很不忿。

国资委新闻中心的官方微博“国资小新”抖机灵般的回复则进一步将这个话题推向了高潮,当天就进入了热搜,达到百万级的点击量,短短时间,此话题升至千万级别的阅读量。

有网友认为,哪怕刘慈欣上班摸鱼写作,但因此贡献出了世界级的优秀作品,也是值了;也有网友调侃,在国企上班时间写作的作品,版权应该归国资委。

还有网友从专业的角度,认为刘慈欣电力工程师的职业身份加上几十年前火电厂设备自动化程度较低,其主要精力在于确保电厂正常运转及万一出事后能最快排险,任务就是监控、预防、排险,客观上就是有时间干点别的,只不过别人看闲书或干其他纯消遣性的事,刘慈欣写作罢了。

其实,翻看凤凰卫视《鲁豫有约》的这期视频,刘慈欣多少有点开玩笑的意味。那么,刘到底有没有“摸鱼写作”呢?

对此,刘慈欣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则予以了否认,”写小说也是业余时间写,上班时间你肯定写不了“,”工作时间是没时间写作的,想写他没有那个时间,事情比较多,就是下了班和节假日写“,”那种情况(上班时间写作)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但很少,因为没有时间。每天我们基层发电厂的工程师和搞技术的挺忙的,每天的活都不断,你哪有时间去写? “

去年,刘慈欣接受财新网采访,介绍了自己科幻创作的经历,也佐证了业余写作的说法:

1985年,刘慈欣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毕业,分配到娘子关电厂工作。在“现实”与“科幻”之间,他画出了一条清晰的分割线。“我们的社会不喜欢科幻迷这样的人,如果你喜欢科幻,就显得你这个人很幼稚。特别像我所在的这种工业部门,领导可以容忍你在工作中出错,但幼稚却是不可容忍的。如果你都40多岁了还喜欢科幻,而且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其中,就会给人很不好的印象,他们会觉得你和别人格格不入,你不是一个正常人。”刘慈欣一直在“半地下”状态从事科幻写作。白天上班,晚上写作,如果加班,那么晚上就写不成。可以说,刘慈欣并没有什么大块的写作时间,除了工作,他还要买菜做饭、接送女儿,每天考虑“工作、养家、生活”之类的琐事,在生活的2/3的时间里,他看起来和周围的人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他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写作,从1999年至今,出版了400多万字的作品。

刘慈欣:我是怎样写《三体》的?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02334247043455409&wfr=spider&for=pc

况且,刘慈欣近20年才创作了400万字,与那些每年动辄几百万字的靠文字吃饭的网络小说作者比起来,简直少的可怜,即便真有所谓摸鱼写作,恐怕也是在极少数情况下发生的。

挑起这一话题的,原本是那些看不得中国工业电影崛起的公知,想借此黑一把刘慈欣和《流浪地球》。然而,国资小新微博下的网友评论却出现了“大型车祸现场”:

网友对国企的感受乍一看和“国资小新”回复中提到的“人浮于事”一样,仔细推敲,却有着显著差异。国资小新的“人浮于事”更多是指向刘慈欣这样的普通职工,上班不干正事或干私活,而网友的回复更多指向了凭关系进入国企的、有编制的及某些在其位不谋其政的领导——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句人浮于事,而是特权和腐败在起作用了。同时,网友还将矛头对准了此前国企改制,认为牺牲的都是辛辛苦苦踏踏实实为国建设的工人的利益,最后只能干唱“从头再来”,却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肥了少数人。

说到国企,只要不是心怀鬼胎、一心想化公为私、中饱私囊的人,大多会有一种复杂的感情。一方面对国企在诸如电力、通讯、铁路、基建、航天等方面的不断进步感到高兴和自豪,对国企在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中的支柱性地位认可和支持;另一方面则从外部看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从内部看,是长时间的“大锅饭养懒汉”、走后门进单位、效率不高、人浮于事、忙的忙死、闲的闲死,从历史看,是全国普遍性的长期国企改制,尤其下岗分流、MBO(经营者持大股),其背后的涉及的贪腐、国有资产流失及不公,让人心痛,这也是二至三代人普遍记忆。

这正是“刘慈欣国企上班摸鱼写作”这个话题引发热议的社会基础和心理基础。

在此,我们进一步要追问国企工人“偷懒”是一直以来的吗?如果不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这里,我们先举一例。在西安长大的美国娃阳和平(其母寒春,费米学生,是参与美国曼哈顿计划的少数女科学家之一,受哥哥韩丁及《西行漫记》影响,到小米加步枪的中国寻找光明,一辈子从事农业机械化,不过那是另一个故事了),68年初中毕业后曾在北京光华木材厂当过五年工人,74年去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当工人,多次失业。八十年代开始半工半读上大学,直到博士学位后在美国几家大学任教数年,于2007年“海归”到北京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任教至今。他在中美两国当工人的感受就有着非常巨大的反差:

头一天上班,工头派活儿,工人们都在一块儿干活,我就把中国工人干活儿的劲头拿出来了,工头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就把扳手拿起来干活去了。当时没人说什么,工头一出去,一个工人抓住我说:“你干什么呢?!”我说:“修马达啊!”他说:“你傻瓜呀,修好了你就失业了!”也是啊,所以我在美国才学会了,当工人必须会作秀:干得很欢,不出活儿,这才叫偷懒。

我在一个车辆厂工作了7、8年。有一次接到一笔订单,要制作上百辆车辆,就像地铁车辆那样。我那时候当电工,专门在车底下装那种很粗的电缆。头十辆车我们按照图纸学着怎么装这个电缆,学会了,从第十辆车开始,就要计时了。专门有一个人拿着个本子和秒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把时间记下来,这是非常“科学”的呀!跟我一起干活的一个高个子黑人非常有经验,他对我说:“今天,平常你熟悉的今天我干,平常我熟悉的今天你干;平常你是左撇子,今天是右撇子,平常你是右撇子,今天是左撇子;平常用气动工具的,今天用手动工具。”

这还不够,固定电缆的螺丝帽是带自动锁的,帽上有个塑料圈,所以你拧这个螺丝帽的时候,你必须固定螺丝,否则它会来回转,你转一辈子也拧不紧。平常这种螺丝只要十圈就能固定好的螺丝,今天想办法给它转二十圈。由于固定螺母有上下两个扳子,但你看得见上面看不到底下,上面的扳手不停地转,转二十转,下面扣螺母的扳手一会儿上来,一会儿下去,只让它扣住十次,必须保证每一个二十转,不能有一个是十五转,因为有一个十五转,工厂方面就按这个计算了,还不能露馅。

而且我们还得看上去是全身的投入到里边。那时候八月份天特别热,我们头上系着纸巾,否则汗都流到眼睛里边去了,穿的T恤衫湿透了,我们俩作秀,表演得非常好。然后经过好几天,活差不多干完了,他一统计,说是三十多小时,我们松了一口气。以后越干越熟,一年以后,我一个人五小时就能干完了,还报三十多个小时,为什么?那时候我半工半读上大学呢,我的数学微积分的作业全在厕所里边写的,所以腾不出时间我怎么办?

毛泽东时代的工人真是不会偷懒,真不会偷懒儿。这不是说工厂里没有一个偷懒的,我们班里就有一个,大家叫他赖包,就是赖包儿。他是除了本份工作以外,什么也不帮别人的。其他的工人,我这边活儿干完了,你那边还忙,我去帮你一把,干完了我们一块儿休息一会儿。

那时候,毛泽东时代的工人,不怕干部到车间来的。你干部来,比如厂长来了,大家就会说:“哟,好长时间不见你了,你是不是脱离群众了?”对吧?你现在活干完了看报纸呢,那不是说厂长来了工人就害怕。因为活是一批一批的。我们做这个塑料贴面板,或者做胶合板,胶合好了然后放到热压器里热压,需要等五到十分钟时间,这时候厂长来,你该看报纸看报纸,该喝茶喝茶,该聊天聊天,他来不来无所谓的,他不能开除你,对吧?工人那时候不怕干部,倒是干部怕工人,怕工人贴大字报。

正如阳和平感受到的那样:

其实在毛泽东时代我和同事们一点都不会偷懒,是到了美国以后才学会偷懒的。回想起来,毛泽东时代的工人真的有点“傻”,总认为我们的劳动目的不是为资本家赚钱,而是为国家为自己,所以劳动上有一种自觉性,不依赖干部的强迫和监督。真正在第一线的生产工人,他们对自己的劳动是有成就感的,有一种在劳动中间创造出来产品东西,而个人对劳动成果还有感情。当时工人在一起吃住,在一块儿劳动,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很好,很温暖,非常让人怀念,吃饭在食堂,住在宿舍里,还一块学习。我到了美国去以后,老是想家,想的不光是我的父母,还想着光华的工人,梦里常常都想着他们。

正是因为工人当家做主的感受,认为自己的劳动不是为资本家赚钱 ,而是为自己为国家,才有那战天斗地的精神气质。才会在一穷二白、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涌现出铁人王进喜、大庆油田、成昆铁路、两弹一星等大批先进典型人物、单位和行业。这些先进代表深深根植于那个时代的沃土。笔者大学的时候到太原国企做访谈,老工人们将自己退休前的工作称为“干革命”,一说起那个时候的生产场面,浑浊的眼神里一下就有了光彩,充满了豪情壮志。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访谈的情形依然如在眼前。

正是经过这样的近三十年奋斗,在毛主席去世的时候已经初步建成一个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并由建国时洋油洋桶洋钉洋烛遍地的农业国一跃成为全球第六大工业国。

八十年代,“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一切利益优先;“包字进城,一包就灵“;党委领导下的集体领导制变成了厂长负责制,充分调动厂长的积极性;最初给工人和领导都涨了工资,后来工人却发现工人的工资几年后不涨了,领导的工资却涨上了天;拨改贷,国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流动性的资金紧张;彩电、冰箱、电视机、自行车等一哄而上,工人发现怎么企业或者去搞了这些但与广大工人利益甚少相关,与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没啥关系,或者领导的亲戚开了与自己所在单位行业性质一样的企业,慢慢的企业垮了,领导亲戚的企业却兴起了;此前领导必须要和工人打成一片,不能随意开除工人也变了,工人一步步成为了雇佣劳动者,不受责罚活至多干好眼前的活就行了,阳和平在美国企业感受到工人磨洋工的一切在华夏大地悄然生长着。此时,工人还怎么会考虑整个企业的长远,以厂为家?

九十年代,则是形成数代人群体记忆的下岗分流,铁腕砸三铁;世纪之交,则是并了拆拆了并,MBO(经营者持大股)保姆成主人——这造就了多少所谓的“新贵族”?笔者高中时,这样的故事真是听滥了。邻县变压器厂,因为地处西南边陲,产品远销东南亚国家,结果要“抓大放小”,一番资本运作,企业给了厂长,厂长也成了全县首富。人家私下里对朋友吐槽:“我也不想呀,在这个位置上不得不接,要怪只能怪zhu老板。”班上一个衣服只穿两三次就扔的同学,则是因为家里把地处热带地区的大型国营农场搞到手,空手套白狼,弄了不少钱。一个个鲜活又生动故事,都是同学亲历的,让我等工农子弟看得是瞠目结舌。当然,最广为人知的的还是那个高科技“民营企业”的典范,由中科院计算所的所办公司变成了泰山会柳掌门一力撑起的企业。

难怪主流经济学家和一大批的“民营企业家”特别害怕盘问他们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

可以说,国企腐败及工人主体地位的丧失才是造成近些年来国企管理混乱的根本原因。

毫不客气的说,在某些人“窃国”的情形下,就不许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工人们“窃个钩”,偷个懒?

至于国企小新回复刘慈欣的“深化改革”,网友自有明断:

除了科技含量增加,自动化程度提高外,更多的是通过一套严密的制度来监督工人,充分榨取工人上班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同时,将越来越多工作逐渐外包或交给劳务市场,以减轻自己的用工成本。

如果说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国企改革,推行厂长经理负责制,工会空壳化,导致工人主体地位丧失的话;近几年新一轮的国企改革,则是赤裸裸地恢复了雇佣劳动制。

在资本日益主导一切的现实下,这位网友的诘问只能日益成为我们的奢望了。

国资小新的回复能说是国企改革的进步吗?站在工人阶级立场,真不好说。

原本宽松的生存环境,可以让刘慈欣业余时间去搞创作;私企残酷压榨劳工的事情就不必说了,连国企的工人都要被压榨的喘不过气,时时为生计发愁的时候,就在又不会出现产生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土壤了。(文 / 子任)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