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人民公社的十大负面影响深远

  • A+
所属分类:社会百态

  毛泽东逝世时,我国即无内债外债,又无通货膨胀,国库里留下了5000多亿斤粮,还留下了500多万吨棉花,这些实物就相当于现在的几万亿。这些留下的粮棉,都是人民公社的成果,以至1978至1980年“害的”全国人民吃了三年陈粮。当然人民公社也有其不可否认的弱点,那么,是对其进行改善呢?还是彻底否认?时为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毫不犹豫,且铁腕选择了彻底否认人民公社。这个彻底否定产生的恶劣影响,随着时光的冲洗,显影的越来越清晰!
  
  二、农村实行改革的核心就是私有化
  
  《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两个决裂”清楚地表明:彻底改变私有制性质,这是共产主义运动独有特色;致力于建立崭新的公有制,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独有的特征。为在中国建立公有制,中共前赴后继流血牺牲不懈的追求;在中国农村建立集体经济,那是波澜壮阔和艰难困苦的伟大实践。而农村改革竟然“一刀切”的私有化了,对这种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集体所有制进行全面彻底的否定,那不是一种反动?至少也有很大商榷。而这种彻底否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100年都难消除。摧毁人民公社一夜之间就做到了,而若再建立起全国性的农村集体经济,100年后都是个梦!
  
  1、要不要解散人民公社?据调查1979年的人民公社30%经营良好,30%表现极差,40%有发展潜力也存在危机。韩丁*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合作化能取得30%的成功已非常难得”,这30%意味着有2.4亿人,能达到较高生活水平并富裕起来;而通过政府援助、专门指导和辛勤工作,另外贫穷的2.4亿人也能生活得很好;这也同样适用于中间40%的农民。
  
  在那种情况下,可不可以将偏远山区、人员分散地区、经济落后地区的集体经济解散,而将经济发达地区,土地面积集中地区,集体经济强大地区的人民公社保留下来?将经营好的人民公社保留下来,将经营极差的解散?规模过大的集体经济,可不可以适当缩小?最终解不解散人民公社。可不可以尊重农民选择?
  
  2、中央高层产生严重对立。要不要实行包产到户?要不要解散集体经济?中央高层产生严重对立!王任重给《人民日报》批示:“态度要明朗,号召大家不要搞包产到户,已包的要说服引导,回到集体经济”。李先念说:“包产到户不宜提倡,中国单干了几千年,还是没粮食吃,还是受穷嘛。”尤其是1980年9月在中央召开的省市区第一书记座谈会上,更发生了“阳光道和独木桥”的激烈争论。黑龙江省委书记杨一辰讲话主张集体化,贵州省委书记池必卿说:“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征求北京、广东、广西、湖南、湖北、吉林、辽宁、山西、河北等省领导人的意见,很多人都认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肯定集体化取得了伟大胜利。有错误已经纠正了,希望在非贫困地区设个闸门,以免包产到户自由蔓延。
  
  4、农村改革摧毁了农村集体所有制。而从1978年以小岗村包产到户为标志,赵紫阳、万里在四川和安徽将“家庭联产承包制”迅速扩大,并消除农村全部集体所有制。赵紫阳当总理后,面对强烈的反对,获得总设计师支持,通过高压政治“不换思想,就换人”,或开除党籍的威胁,铁了心的把废除人民公社制度进行到底。中央一号文件明明白白写到:“要顺从群众意愿,不禁止自愿选择家庭承包”。可赵紫阳根本不尊重各地农民意愿,在全国强行推开否定人民公社的改革。大连地区经济发达,很多农村集体经济不愿意分田到户,可赵紫阳在大连视察,严令将每一棵果树都分到个人。
  
  这场农村改革不管讲的如何天花乱坠,核心就是在农村全部实行土地私有化,“一刀切”的分田分地,将农村集体所有制全部摧毁,将集体经济全部否定,将人民公社全部干黄,就是这场变革的核心!这场否认集体经济的改革,比当年搞“土改”还彻底,以致到今天,全国只留下两块人民公社的牌子,成了国家一级文物。
  
  有的网友说:党中央的政策是好的,就是被执行走样了,用老百姓的话讲:经是好经,被和尚念歪了!可通过这些年的实践看,有的经就不是什么好经。至少赵紫阳执政时期,他身边的精英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出的主意没有一个不是坑害百姓的坏主意,在顶层也没设计出一部好经!除了推行私有化,就是自由化,要不就全盘西化,否定人民公社更是崽卖爷田不心疼,以致酿成震惊天下的“六四风波”。中国共产党与苏联解体“东欧巨变”的结局,只剩一步之遥!
  
  三、农村私有化造成十大负面影响
  
  中国的农村情况差别很大,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大不相同,各地集体经济实力各不相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律农村土地私有化,这种“一刀切”的本身就是形而上学猖獗,它至少造成十大负面影响。
  
  1、集体财产一夜被分光。随着农村公有制解体,长期积累的集体财产一夜被分光,有相当一部分被中饱私囊。韩丁:“特权阶层如此尽情地侵吞财产,恐怕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罕见的。这场交易的规模之广、对普通社员利益的损害之深真让人难以想象”。
  
  2、农村基本水利设施遭到破坏。大规模的农业基本建设不仅停滞,原有的农村基本水利设施也遭到破坏。韩丁:农业私有化的后果之一,就是破坏了农村的基础设施:“无论怎么看,农田道路,特别是用于灌溉和防洪的水库、水坝、堤防和梯田都是惊人的成就。但在后毛泽东时代,现存的大部分基础设施都被忽视,最终遭到破坏”。
  
  3、两极分化问题十分严重。韩丁:在“一部分人必须先富起来”的口号下,中国农村出现了一个新的资产阶级。这些先富起来的人们是靠与官员的关系并受到优待才致富的。确实,许多官员能够把肥沃的土地转包给这些少数的幸运儿,重现“1949年以前农村经济中出现的剥削性的转租协议”。另一方面,农村中还有一部分处于失业状态的穷苦劳动力——他们的确没有任何“官方关系”。
  
  4、形成“富人治村”的乡村治理结构。韩丁:“取消了曾经由公社和大队提供的吃、穿、住、医、葬等‘五保’费用”;农村教育和医疗设施不断恶化,农民集体意识丧失。随着农民的集体意识和村落意识逐渐瓦解,农村道德则出现大面积塌陷,就出现一个突出的矛盾:乡村的公共事务总得有人来完成,如修路、修水渠,于是乡镇一级政府只好选择村里的富人治村,他们有经济能力,在村里有经济地位,便于一些公益性工作的开展,这就形成了整个农村都呈现“富人治村”的乡村治理结构。在农村两级分化加剧的前提下,富人在经济和权力上都占有压倒性优势,普通的农民的话语权就越来越少。
  
  5、社会身份基本丧失。人是社会性动物,社会身份就是人的地位。随着人民公社解散,农民丧失了公社社员,就丧失了社会身份,丧失了社会地位,也就丧失了社会尊严,甚至丧失了人的基本尊严(世界各国的小农都处于最没尊严的境况)。作为个体的农户,耕种几亩地外,剩余的劳动力没有集体组织,就只能离井背乡去四处奔波打工,得到一个不伦不类的称呼—农民工;得到一个轻蔑的称呼—打工仔。给资本家打工怎么可能有平等?怎么能保证人性的尊严?丧失社会身份,那部分社会能来保护你?即使如此,一年到头下来讨不到工钱,还经常被黑心老板们打死打伤。
  
  6、毒化农产品充斥市场。市场经济的核心是利润,而一个农民不耕种150亩以上的规模,只能填饱肚子,根本没有比较效益。那么,为了获取利润,只能想歪门邪道,生产产量高的有毒农产品,包括畜牧产品。而且就是行政管制,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也无法推行标准化,中国的农畜产品中,几乎什么毒花生、毒生姜、毒猕猴桃、毒豆角、毒韭菜、毒节瓜、毒西红柿、毒大米、毒牛奶、毒油料、毒猪肉等等,已到了“无毒不有”!毒化农畜产品充斥市场?现在要想吃无毒的农畜产品,那绝对是奢望!在沈阳想吃无毒的菠菜,那几根就是十元钱,或者说,无毒农畜产品已成最为奢侈的商品。而不扭住农村私有化的闸门,一家一户的经营加市场经济,有毒农蓄产品就会洪流滚滚!
  
  联合早报对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进行报道惊呼:《中国人要集体自杀吗?》。每一个人每一天都要吃饭,可吃的馒头有毒,面粉掺了过量石粉;吃的猪肉注水;吃的蔬菜是用各种各样的农药培植出来的,如,西红柿用催熟剂催,不发芽的大蒜用避孕药泡、毒蘑菇,民间流传“要想死得快,就吃寿光菜”;婴儿喝了某种毒奶粉,不小心就变成了不健康孩子等等。
  
  7、农业劳动力素质全面下降。一家一户种地,怎么吸引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只有农业生产的规模大了,才能有条件向农业生产的广度和深度进军,才能吸收知识青年来到农村广阔天地,以新知识向农业的深度和广度发展……,这可以吸收多少人才啊!”而现在农村除了老弱病残,青壮劳力都很少,年轻的姑娘更极为少见。农业劳动力素质全面下降到这种不堪的程度,中国农业的前途在哪?而没有了人民公社这个组织,那些留守的儿童,留守的妇女,留守的老人,更有谁来管?没有农村集体组织来管,怎么能解决农村这几亿留守儿童、妇女、老人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又怎么能不出现那些诸如性侵儿童、入室强奸等骇人听闻的倾向性问题。
  
  8、农村污染严重。很多生猪、鸡鸭养殖村,村内到处堆积粪便,常年臭气熏天,污水横流,顶风能臭几里地,农民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仅以湖南省为例,全年直接排放的畜禽粪便就达数以亿吨,这还不包括生活垃圾,不包括农药对环境的污染。18多亿亩的土地,四分之一已经受到了严重的重金属的污染。而那黄浦江上一下就飘起几万头死猪,简直是一种恐怖!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不仅随意造成环境污染,更无力也无责去治理环境。
  
  9、种养处于盲从。自主生产完全受市场调节,难以计划控制,物价经常大起大落。我国农副产品价格“过山车”式大幅波动不断上演:昨天“姜你军”、“蒜你狠”、“逗你玩”,涨价涨的没边,明天又彻底进入熊市。对于到底该种什么,种多少,很多专业人士都没有明确答案,更别说没有什么消息来源的农民。这不仅关系农民的收入,更直接关系整个国家经济波动。
  
  10、农业100年不能实现现代化。中国“农民”人均拥有2亩耕地,美国农场主平均拥有3000亩耕地,要在未来实现中国农业生产和生产力的持续有效发展,必须集中土地搞农业机械化。韩丁:“这个新的土地分配实际上排除了农业机械化。”因农村土地的私有化造成的最大危害是土地不能集中使用,而没有土地集中使用就没有机械化,就没有规模化、标准化的农业现代化。改革开放已经过去年35年,中国的农业现代化还没看到雏形。现在作为坚持党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的重要内容,又和农民签订了50年不变的合同,也就是说中国的农村还要再搞50年一家一户经营,那中国的农业现代化至少100年不能实现!而农业不能实现现代化,这个短条将制约整个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四、社会主义的方向决定农村必须实行集体经济
  
  如果说包产到户作为过渡政策,或许有存在的必要,他在解决农村温饱问题也起到一定作用。但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决定,农村搞集体经济是必然趋势。
  
  1、粮食连年丰收的三个要素。对此,有人会说:实行农村土地私有化,带来了粮食连年丰收。这里要做个特别的脚注,中国粮食连年丰收与三个因素密不可分:一是一粒种子改变世界。袁隆平在1973年(毛泽东时代)率领科研团队开启了的杂交水稻研究,成功于1974年。小麦良种培育,也始于那时。优良品种,解决了粮食增产最重要要素,使粮食产量提高了30%以上。而水稻和小麦优良品种大面积育种需要一个过程,其在全国推广则在1979到1985年,随着面积逐年扩大,中国粮食总产量几乎年年大幅增长。在数年间就解决了十多亿人的吃饭问题,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正式宣布从2006年起停止对华粮食援助,中国26年的粮食受捐赠历史画上句号。二是国家对农业投入加大。国家废止农业税、牧业税和特产税,仅此项每年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中央财政用于“三农”的资金年近20%的持续增长,到2012年中央财政年初预算安排用于“三农”支出12286.6亿元;三是国家不断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不断缩小“剪刀差”。而这三个因素人民公社不仅没有,还要大量付出!
  
  2、不能苛责人民公社的经济效益。攻击和否定人民公社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口实,就是人民公社的效益不理想。可这样的苛责不是恶意,就是无知,也不符合实际。抛开人民公社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不讲,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无论怎样“集约”都“不赚钱”。因按季节生产的东西,那是不能同按“分秒”生产的产品相比。美国农场主平均耕种3000亩地,依然无力“规模经营”“致富”,还得靠国家补贴生存。眼下每头“美牛”每天获2.2美元补贴,合人民币每年5500元。美国政府还补贴“休耕”,农民不种地照样得到种地的纯收入,西方发达国家的农业都是如此。而中国的人民公社则要向国家交上近万亿的资金,她用干瘪的奶在奶大我们的共和国。
  
  3、重新走集体化道路的趋势出现。不都讲实践检验真理吗?分田单干以后,很多农民看到分田单干的严重危害,重新走上了集体化道路。河南南街村返回集体化制度后,从事方便面和锅巴的食品加工,1995年产值就超过12亿人民币;所有企业和农田都由集体所有和管理,农业生产也实现了机械化。1993年以来,南街村每个家庭都有一套带空调设备的三居室公寓,免费配备电视、冰箱和洗衣机。在中国数亿农民眼里,南街村的农民生活在乌托邦之中。
  
  很多农民在逐步认识到,对于中国农村来说,私有化是一场灾难。只有通过集体行动,他们才能实现繁荣和社会保障。陕西、河南、上海、山东、浙江等许多地方都出现了生产合作社和集体农场,但都没有一种成熟的类似人民公社的集体经济模式。
  
  4、寻找多种公有制实现形式。党的十五大提出:公有制实现形式可以多样化,“一切反映社会化生产规律的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都可以大胆利用。要努力寻找能够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公有制实现形式。”这说明江泽民时期的党中央已经认识到农村私有化不是发展方向,但由囿于当时社会政治力量的制约,即意识到农村集体经济的重要,又不想触动人民公社的敏感神经,因而提出了寻找多种公有制实现形式。但实事求是的讲,这个表述还不够明晰,还是羞羞答答的表达,也就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更没有在实践中明显得到贯彻和体现。
  
  我们的总设计师在推行农村改革时都明确讲到两条:一是权宜之计;二是农村改革可以由公到私,但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是由私到公!所以,如果说我们现在还不能理直气壮的讲:“人民公社好!”那人民公社至少也是一种值得继续探索的公有制实现形式!*韩丁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雷丁镇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生前长期支持中国人民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韩丁妹妹寒春长期定居中国,是第一位获得中国绿卡的外籍人士。从1978年到2004年去世,韩丁每年(除一年外)都在中国居住5到6个月。
  
  从1980年到1985年,韩丁担任内蒙古联合国草原管理项目的顾问,还在长弓村帮助农民实施农业机械化。但中国推行的私有化既同联合国草原管理项目冲突,也与长弓村项目相冲突,在花费400万美元和进行大量艰苦工作后,联合国草原管理项目被迫取消,长弓村综合机械化项目停止。韩丁位公认的中国农业和农村发展研究专家。在《大回潮:1978-1989年中国的私有化》一书,韩丁对中国农村改革提出新的分析,文中所引均出自本书。 (王忠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湖人的糊说的胡同 湖人的糊说的胡同 9

      我家世代务农,本人是历经生产队、大队、公社、县、地、省6级任职的老中共,曾专事政策研究,亲历和理论证明,上文论调全系颠倒黑白的胡说八道!公有制、计划经济、城乡分割之类违背天道、人道与社会经济基本规律的制度,成为历史垃圾是历史的必然!人民公社被否定,是广大农民的共同选择,不是某个领导头脑发昏。那些远离农民疾苦、靠经济专制主义吸饱了民血的城市特权集团,现在为失去的特权表达哀思,拿所谓否定人民公社来说事,居心叵测,不得人心,尤其不得广大农村之民心!你可以说现在改革开放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相比当年那种反人道也反客观规律的经济专制,己经强过千万倍。如若不信,可以由民众来评评理,有几人会说,当年人民公社比现在强?作为老经济研究人员,你的那些数据和事实,一眼就看出,全系偷换概念,强词夺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