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的理论自信

  • A+
所属分类:社会百态

  左翼需要理论自信。没有先进的理论,就没有行动的指南。左翼不能建立理论自信,就无法建立左翼的主体性。左翼自己没有主体性,如何去引领人民群众。
  
  左翼与右翼的斗争,必须要有理论高度。总括而言,左翼需要一套人民决定论,去彻底否定资本决定论。在当今极为复杂的形势下,左翼不仅仅要争取人民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还要坚决地捍卫国家的经济主权和政治主权。中国左翼已经成为中国反对资本僭越人民主权和国家主权的最后防线。
  
  爲了实现社会主义理论创新,左翼一直在进行艰难的理论探索。尽管,这些探索是初步的和零碎的。就政治理论而言,左翼提出了新社会主义论和人民立法;就经济理论而言,左翼提出了广义财政论、广义税赋论(超级地租理论)。左翼的理论创新是一个历史过程,是社会主义者集体努力的结晶,理论创新只有开始而没有完结。理论创新正确与否,等待着实践去检验。
  
  理论创新之后,实践于人民立法。人民立法行为,需要系统的法律实践。或者,需要从细微处入手,需要发动全民联署,需要启动改革立法程序。新社会主义理论必须落实于人民立法。人民立法实践,马上就应开始,无须等待观望。数千万的黑工一直就在那里,转基因早已经泛滥成灾,超级地租的压迫早已经无所不在。实践完善理论,实践创造组织,实践唤醒人民。
  
  左翼的理论自信是左翼成熟的标志。左翼的主体性首先体现在理论的自觉,左翼的主体性其次表达为实践的自觉。自觉的含义,就是不再等、靠、要。左翼不需要傻拥和猛舔,左翼也不需要蹲是墙上的观派,左翼需要行走在人民中的践行者。推动历史的当然是人民,是具备了主体性的人民,是全体人民的集体自觉。《国际歌》唱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左翼反对简单的、机械的复辟理论。左翼不主张回到文革,也不主张回到文革前,更不主张回到解放区。左翼也绝不简单地、机械地反对改革。左翼不主张以重新革命的方式,消灭私有化、资本化、市场化、国际化。左翼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左翼主张人民主导的改革,主张在私有化、资本化、市场化、国际化中,充分保障和体现人民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左翼将推动一系列的人民立法,以实现中国各个阶层的共同进步和发展,以实现中国与世界的共同进步和发展。
  
  资本主导下的改革进程走到了极限,大萧条将不可避免。当人民币遭到猛烈冲击的时候,敌对势力将通过美元信用实施对中国的全面控制。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主权已经岌岌可危了。经济危机一向是颜色革命的导火索,左翼有责任掐断这根已经点燃的导火索。左翼将通过理论创新和系统实践,重建共和国的经济主权和主权信用,我们必须在即将爆发的危机中挽狂澜于既倒。左翼不是执政党的对立面,左翼更不是政府的对立面。左翼的使命是改造与完善,左翼不会进行攻击与破坏。左翼是社会的引领者,努力完成社会的重新融合,努力改善社会的治理结构。人民在大萧条中,比任何时候更需要一个理性而睿智的左翼。
  
  左翼有着深沉的历史责任感。在上个世纪的经济危机中,多数国家经历了惨烈的革命,英美少数国家却以“新政”(实为社会主义改造)解决了发展问题。我们不会忘记苏联解体的教训,寄望于某个政治人物是极端危险的。中国左翼,将提前解决大危机中无主的问题。中国的左翼,在即将到来的大萧条中,并不主张发动激烈的社会革命,而是推动立法重建人民主权的“新政”。以中国左翼的远见卓识,完全可以一并完成威尔逊立法和罗斯福新政。左翼不打算解决一些现实问题的同时,制造更多惨痛的历史遗留问题。左翼认为,中国革命完成的资产重组是必要的和合理的;同时,左翼也认为,中国改革完成的资源重新配置也是必要性和合理性。左翼认为,我们的使命不是否定,而是继续进行革命和改革的历史性均衡。危机将是契机,我们在这个历史契机中创造新的历史性均衡。
  
  在马克思墓前,笔者曾经说过,当今伟大的社会主义者是罗马教皇方济各(Francis,2013.03.14—今,阿根廷人,他是1300年来第一个非欧洲籍的教皇)。不过,未来最伟大的社会主义者将来自中国。在毛泽东深耕并播种过的土地上,社会主义将是年轻知识分子的集体信仰。权贵和资本赤裸裸地用超级地租重演着可怕的土地兼并,他们毫无廉耻地勾结西方资本将超级地租兑现并逃离中国。正是野蛮的国家资本主义,重新唤醒了年轻一代的社会主义意识。中国左翼正在联合年轻的社会主义者们,中国的社会主义者将结束这野蛮的国家资本主义时代。我们不想重复农民起义的历史,我们要创造一种解决土地兼并的新型模式。或者,我们已经找到了这种模式,中国将走出一条崭新的社会主义道路。
  
  左翼的理论自信,不是一个人的自信,不是一伙人的自信,是中国社会主义者的集体自信。中国的左翼,一代新锐的社会主义者,必须走出高喊政治口号的原始阶段,必须升级互联网大字报和互联网黑板报的初始模式。中国左翼的新生代,必须精通经史子集,必须熟悉西方理论,必须了解各国实践,他们将融合于社会,他们将服务于人民。中国左翼的领路人,必须赢得青年的尊敬和爱戴,进而获得全体人民的信赖和支持。有了全体人民的信赖和支持,一切皆有可能。(卢麒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