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随想 > 正文

感慨冬雪不冬之草木萧瑟的时节

2014年09月25日 生活随想 ⁄ 共 233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65 views 次
39.6K

  幸好到了草木萧瑟的时节,梧桐树上恼人嫌儿的喜鹊也躲得不知去了哪儿,悸恐难抑的神情也终于有了放松,不然平常都是疾步慎微的去穿越这条狭窄的水泥路,甚至于秋叶黄漫姿采宕浮时都不敢留恋顿步,生怕被那不绝于耳的鸟粪袭中,但还是会有惹得路人抿口痴笑的人间悲喜发生,如同在影院里看莎翁的《哈姆雷特》,演戏的人固然是悲剧,而看戏的人有时候也挺悲剧的。
  
  好在一场冬雪过后,趁着鹊儿们都觅食未归,自己惴惴中才敢细量眼前这棵棵的“梧桐”,可能它们是叫白桦或青杨什么名的,因为印象里梧桐应该比我手抚摸的这些要粗厚敦壮的,像山城重庆和古都金陵里的那样傲然威风,不似跟前的这些显得婷婷的女人味儿,忸怩作状也学不会凌寒自开,纵然柔肌若雪还是一副娇生媚态,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喜欢这样子的,暗责自己几句便要回身转行,恰在此刻头顶不知被什么物件击中,心底里不由得蓦然一颤,本想喝骂是哪只淘气懒惰不出工的坏喜鹊时,顺着身体滚落到路沿边儿的却是带刺儿发着绿褐色的一棵树种子,虚惊一场遂急忙去瞧这挂满树蓬的果种,或开裂欲坠、或摇曳风中、或执子之手、或卿卿哝哝,也怪自己开始时只顾着那些光鲜的身躯忘记了还有硕满的果种,一定是她们想要引起我的注意才出此下策,可我又不是西门大官人,不会许你沧海难填的盟誓,更不会发生旷古艳今的孽缘,你我皆是过客,不同之处只是我穿过了你的存在而已。
  
  岁月失语,年轮又起,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十年之后这些树就会又变个摸样,或许等不到明天我就不会再认识她了,找不寻来是哪一棵树上的种子砸到了我,更找不寻来一分钟以前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累累硕果最爱秋,无知无觉立冬后,层林尽盖雾凇被,铁干虬枝乱人眸。美如心情、美如生活、美如与你有交集的这个世界,如果将某个人放在流淌的时间长河内,那么这个人渺小的可以忽略;如果将这个人与凝固的某个时间点拍成一张照片,那么就可能成为一段可以用来书写的好素材也说不定呢,这就是文字的伟大之处,将平凡写就得不平淡,也是我为之痴迷疯狂的缘故。
  
  好比味觉需要不同的调配,文字也能让我们的生活更精彩,让简单平淡的生活更快乐幸福和满足。你也许幻想着清风拂面,幻想着我见犹怜,幻想着不再平凡,幻想着异域情缘,将种种幻想录进纸行,裹于书简内或焚之火炉中,自嘲一笑不经意间就把你写进我的人生里,留着或忘记皆是须臾,你的故事我在写,你的抱怨我在听,但就怕包容慢慢变成习惯,一波几折终于无法再去过活,日子不同于麻将可以推倒重来,码的垛子可以歪歪斜斜的,但洗牌时千万不要留下私心去藏好某一张牌。
  
  身边好多人都在玩微信,开始我是抵触的,对这些所谓的潮流也是不太感冒的,这与我念旧的个性有关,别人玩微博、玩微信、玩陌陌,而我却刚追到你们的微信,笨到不会写说说和日志,后来才知道微信是用来语音聊天的,若不是为省下几角的花费,我是决计不会去下载它的。微信类似电话的功能固然很好,但它也有我要批判的东西,比如那个摇一摇的功能,渠阳说过“女人想摇走寂寞,男人想摇出精液”,或许不都是这样,但谁知道呢?总之这个东西不好,会带坏好人带来坏人,可人们还是会抱着“勿以恶小而为之”的心态去尝鲜涉猎,以为能浅尝辄止殊不知欲念猛于虎也,像溜冰那样每日不摇一摇心里就茫茫极目般的难受,网络中有张图片是很传神的,用百年前国人倒醉竹榻吸食鸦片时的懒足与今人睡前醒后必先刷手机的囧态来对照,将时下某些人不计民生只顾娱乐的嘴脸刻画的入木三分,或许这些人会一本正经的跟我说,莫谈国事、莫议政治,活在当下只能随波逐流,无法改变就要学会逆来顺受。呵呵,好一句逆来顺受、好一句随波逐流,面对各种潜规则、各种诱惑、各种不公、各种失望,我们所能做的难道只有接受?我想是不全是这样的,肯定会有逆流的暗涌和奋起的反戈,可一旦所有的这些都被归于平静后,就一定还会有人跳出来说,莫谈这个、莫谈那个,轻者删帖、重者罚责,极像前面说的那样又会演出一幕幕的人间悲喜剧来,唯不同处是我们都是这幕未完剧的舞者,不知结局是什么的舞者。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好像是后汉书里讲的,意思我想大家都能理解,恶即使再小也不要去做,善无论多小都不要不做。日行一善恐怕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而善良的心态却是可以被我们时刻提忆起来的,因为善是发自内心的,不被利益驱使的,不附加任何回报的,不分国界不分物种的,对于那些高调行善高调做人的我是一贯持谨慎看法的,毕竟上善若水,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才是善之最高境界。一般人认为行善就是予人以财物、济民于水火、扶困于危难,是富人的专属与我们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关联,我们普通人每天还要忙于工作、照顾家庭根本没有时间和金钱去行这样所谓的善,这种想法我觉得是片面的,量力而为积小善成大善,哪怕每天与人交肩而过时的一个微笑、虚心礼让时的一句抱歉都是可以算作行善范畴的,而这样的善举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每一天里能做的。善者爱也,如果人与人之间充满善意,这样的社会才会充满爱意和正气,才会积聚出更多的正能量,才有可能摒除掉国人那千年不改固步自封的小民意识。这个过程极难,或许就是一个梦,能否重现毛时代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场景呢?贫富不均、贪腐横行,访民遍地、怨声撼天,靠派系反腐又能反掉几只大老虎呢?古语曰“文以载道”,但百无一用是书生,知识学杂了顾虑就会多,其实认准一个理儿就行,文章写自己、写生活、还要写这混沌的世界,扪心自问无愧于己于民也就是了。
  
  唉!后悔不该舍弃那颗梧桐树种,本该找个好归宿留给她的,长叹之余,也只能云海天涯,不去想那幻化无常的事儿了,可目之所限,又是这样的冬雪不冬。喏喏数语,辍笔于饭后,文以记之,留存!
  
  誊录于耕耘斋
  
  癸巳年腊月初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