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随想 > 正文

我的滦水游记行程图文全记录

2014年09月29日 生活随想 ⁄ 共 5121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1,692 views 次
39.6K

  叶落浮萍满地秋,鸦鸣鹤唳望空愁。萋草野渡琴歌乐,载酒携诗话滦州。九月中旬相约友人重游滦河故地,沿途的景致依旧令人流连,正如夫子所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云飘雾渺清谷幽峡,苍松蔽日红叶漫山,一晃数年记忆里的烙印仍然隐现如初,不由得想起英国诗人雪莱曾经说过的“历史是时间写在人类记忆中一首循环的篇章”这句诗来,只是不一样的历史,积淀了不一样的文化,静谧澄澈的滦河水安详流淌了千万年,从微凉到余暖,从清晨到暮延,从远古到今天,从兼容到刚健。出发前还与友人打趣的说道不知此行会有什么异样的收获能让我深忆难忘,友人却安慰我说要寄情于山水、忘情于俗尘,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过还乡河一路北行,首先游历的是位于迁西县城西北方向有京东名岫之称的景忠山。此山素以“群峰林立,怪岩峥嵘”而闻名于世,加之又是佛道儒三教香火繁盛的名山,数百年间经历代整修新建的道观庙宇、古刹碑碣又星罗密布于山中各景色秀美之处,而当地最有名的景点还是要属三忠祠、四帅殿和碧霞元君庙这几处古迹了。
  
  三忠祠供奉的是儒家教本中三位忠义的典范:诸葛亮、岳飞、文天祥。但令人遗憾的是三忠祠历经战火与灾震的洗礼,矗立于山巅的原祠址早已经破败难见了,友人说当地政府正积极的组织有关人员要在旧址上重修三忠祠,此行应该是不得见到了,只得期盼修葺完善的三忠祠能早日重现于世人的面前,也好让三位忠义之士的丰功伟绩继续受人间香火的供奉与传颂。
  
  四帅殿供奉的是佛教中的四位护法天王,也是神话小说《封神演义》中佳梦关魔家四将的原型。这座红墙碧瓦威武雄壮的庙宇,远远的望去似乎还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神秘气息,拾阶而上免不得又会被两侧的奇松怪石与雕栏画柱所吸引,不由得慨叹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石匠画师们的精技妙笔来。行至主殿前再次欣赏这单檐双拱、顶高脊阔的殿宇中央赫然地列置着四座玲珑佛塔,两旁还各设有龙护宝塔一座,友人说这些都是为祛邪禳祸、镇魔避灾所用的法器。自己遂也点头不语,徐行几步与友人恭让番便携手同入殿内,只见东西两厢的四大天王都是一丈五尺余高的泥胎金身彩塑像,有赤发青面瞪目立眉的,也有威风凛凛傲然自封的,霍然间细看这四大天王像又都是各握神兵且姿态迥异的,或指捏宝珠、臂缠水蛇,或手擎青峰、暗藏符印,或身披戎甲、怀抱琵琶,或足踏神兽、囊里藏貂。再凝神近观四大天王的神态又皆是在正襟危坐中目射肃光于殿内的各角,大有看破这人世间众生相的意味,有着令那些蝇营狗苟之辈无处藏身的法力一般,须臾间自己也不由得背脊发凉,讪讪地招呼着友人旋即匆忙穿殿而过,独自去寻下一处尚不知何地的庙堂。
  
  友人忙趋步赶至身前,我亦不等她问便悻容满颊的说道“殿内透堂的阴风刺骨,还是寻一处有暖阳的所在去看吧”,友人半信半疑间还不忘面露愧色的与我指引着去碧霞宫的山路。稍顷为减尴尬我复问友人“这碧霞元君庙,本地人是否也称之为娘娘庙?”,友人忙答道“本地人也称之为送子娘娘庙,在冀东北辽西南这一带香火是很旺盛的,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和十月十五的庙会,这山上山下的善男信女们是多不胜数的”,说话间已然过了朝仙门,又穿过背面刻有“配天治世”四字的砖牌楼,便看到一块镶着碧霞宫三个墨底金字的横匾,放眼远望这座屹立于山巅的雄伟宫祠,留给人一种庄重豁达的感受,我不禁忘记了前嫌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友人见状也面含微笑的说“这碧霞元君庙,也称为碧霞祠,清康熙皇帝曾御题过‘灵山秀色’四字的金匾,可惜后来连同主殿一起遭雷击焚毁,现存的殿宇是重建于清咸丰年间,也是景忠山仅存的古迹了”。至殿门前我肃然的整理下衣襟,才敢缓步的走入殿内,映入眼帘的尊像果然与书中读过的碧霞元君大神像的容貌相符“身穿金缕绛绡衣,头绾九龙飞风髻,白玉圭璋擎彩袖,蓝田玉带曳长裙。脸如莲萼、唇似金珠,神态安祥、面目端庄”。元君像左右两侧又各供奉一尊娘娘像,友人介绍说是送子娘娘和眼光娘娘,这就令我不得不想起曾在书中读过的一则趣事,旧时的娘娘庙里陪奉的多是催生娘娘和天花娘娘,那是因为以前的医学很不发达,人们的道德观念也很守旧,遇到难事只会拜佛求签、问卜算卦以求保平安。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信奉的神灵也随之而在变化着,焚香拜庙的行为大多也变为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调节了。
  
  我遂把自己的想法诉与友人听,友人听后笑而不语,拉着我依阶转过碧霞宫正殿放手一指东边一处偌大的废弃乱石岗说道“明朝天启年间,蓟州总兵为巴结权贵讨好秉笔司大太监魏忠贤,不惜重金在此处给魏忠贤修建了一座雄伟壮丽的生祠呢,后来崇祯皇帝即位后铲除阉党余孽,此处的生祠也才被积怨已久的百姓们捣毁”,友人见我一脸茫然失魄相又接着说道“其实景忠山上的古迹除碧霞宫外,其余皆是重建重修的新迹,建国后碧霞宫原来还有位老道士逢年节组织下庙会的,后来破四旧时被赶下山之后就不知所踪了,文革时当地的社员们又将大部分的庙宇都拆毁焚烧,除了碧霞宫外仅存的几处古迹也都毁于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中”,说罢友人也无语自思起来,我也暗自蹉跎的想“人类总是在创造历史的同时,又在毁灭着自己创造过的历史”。相顾无言,我与友人复又寻阶下山,行至山门友人忽然若有所思的说道“来到滦州故地当然是要去看滦河水的,此处就有大黑汀水库,逆流而上还有座更大的潘家口水库…”未等友人的话语说尽,我便紧跟着插话说“还是去潘家口吧,那里还可以再看看水下长城”,其实我是不想重游大黑汀这个伤心旧地,怕会睹物思起某些事来,友人见我面留害窘之相也会意的一笑,似乎知道了我的心事一般。
  
  寻着省道继续北行,友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她说“在潘家口水库的南边十来里路的地方有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子名字叫皇陵村,村子的名字就来源于村口的一座皇陵”,我赶忙问道“这名字来源或许是有误的,清东陵是在遵化的马兰峪,清西陵是在河北易县的永宁山,明陵坐落在京郊昌平的天寿山下,至于元朝皇帝都是密葬于蒙古草原的,莫非是辽金时期散葬于此地的皇陵?”,友人见我一脸的认真像遂也低语浅笑地答道“这皇陵村名字的来源确实是因一座清代的皇陵,相传某年秋汛过后嘉庆皇帝乘龙舟游滦河要玩赏两岸的风景,这一日午后忽觉的口渴难耐,恰巧船上的玉泉山水也用尽了,便遣大学士勒保弃舟上岸寻村户人家去讨碗清水来解渴,上岸不久的勒大学士就看见河边有位少女在浣衣洗菜,勒大学士急忙上前说明来意,少女听明缘由便急忙回家沏了一碗栗花蜜水送给勒保,勒保接过瓷碗急忙回龙舟复命。嘉庆皇帝喝过之后顿感身心透彻容颜焕发,遂命人将少女唤来要赐封赏,进至眼前见这少女生的是粉面桃花、柳叶弯眉、樱桃小口、丰盈婀娜,嘉庆皇帝也不免神魂颠倒,开口便说道‘朕要接你入宫为妃,你可愿意?’少女惊恐羞怯之余只得谢恩叩拜,只是嘉庆皇帝翌日返京后就将此事渐渐的淡忘”。
  
  听到这里我也不由得为这个少女的命运唏嘘着,忙说道“普天下的薄情郎真是数不胜举,也不在乎在再多一位嘉庆皇帝了”,友人同样也轻叹了声,瞥了窗外转瞬而逝的风景一眼幽淡的继续说“那个少女本姓崔,世居于此地,原本一家靠着临河打渔维持着生计,过着平淡如水的日子。但当波澜不惊的生活被打破后,少女她为了一句承诺,每天都站在河边眼望那些从京城驶过来的官船。从晨起至暮合、从冬去到春来,从青丝变白发、从韶华逝空尘,三年后形枯影单的少女终于郁郁而死”。
  
  我听得已然入情,但还要强忍着情思便转过头来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自古红颜薄命,为情伤逝的又有多少”,友人似乎不解我的话意,略带忿忿的回道“男人终究是男人,你们可以随处留情,以多情未必真无情自居,而女人呢?往往是一段情便是一生情”,我这才觉悟到自己刚才的失言,心里忐忑不堪又怯怯的说了句“都是传统文化对女人的束缚太深了,什么三从四德,什么礼义廉耻,哎!可惜这位如花般痴情的少女了”。
  
  友人也平复了下心境,缓缓的接着说“本来这个故事就是个传说,再历经几百年人们的口耳相传,至我听到时还有个也算完整的结尾就不错了”,我一脸错愕的看着友人,而友人依旧是刚才的那副表情,漫不经心的说着余下的故事“后来少女死了,这可愁坏了地方上的官员,不知要按照什么样的礼法安葬她,迫不得已才将此事上表朝廷,恰好军机处里正是勒保执勤,看过节略忙带着折子进宫禀与嘉庆皇帝,嘉庆爷也依稀回记起来确有此事,又是懊恼又是悔恨的自责一番,遂命勒保按照娘娘的规格在少女的原籍给她修建了座陵寝”。友人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下,我不知其然的张口想说点什么,又怕再触恼了友人,只好用探问的眼神望着她,友人呵呵的苦笑两声继续说道“传说无外乎还是传说,真实的女子哪有这么的好命?旧社会里的女子就是命贱如草,像那些守寡一辈子的女人死后会被立贞节牌坊一样,这个传说中的少女死去后只是被皇帝立了座坟茔罢了”。我也略带愁腔的说“是啊,传说终究要归于美丽的,这也是淳朴善良的老百姓的一种精神寄托,在那个封建时代的文化熏陶下也只能流传出这样的传说了,我还真想去那个叫皇陵村的地方拜祭下这位少女娘娘呢”,友人复眼看了我下,破涕一笑般的对我说“一个传说里的故事竟让你这样的多愁善感,皇陵村早就过了”边说边隔着车窗用手指着右前方“看见那处长堤高坝了么,我们已经到了潘家口水库的库区里了”。
  
  绕山路蜿蜒而上,透过密封的玻璃窗仍能听到卷起的落叶沙沙的作响,童心未泯的我缓缓的摇下车窗,只见那些曼舞轻飞的黄叶不时的飞落进车厢里,粘挂在我与友人的双膝上不肯离去,惹得我们相视一笑。友人说她要带我去一处特别的地方,我不解的同时也期待着她说的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呢。
  
  潘家口,古称卢龙塞,因两边之山为卢龙山而得名。滦河水就像一张雪白的铧犁一样穿山而过,两岸的岩壁如同被利斧切削斩剁一般的整齐,又加之此处峰峦叠嶂、险谷深滩,自古以来都是兵家的必争之地。西汉时的名将李广就曾驻守卢龙塞,令那些想侥幸犯境的匈奴人闻风丧胆止步不前,唐朝诗人高适曾写诗赞曰“东出卢龙塞,浩然客思孤。亭堠列万里,汉兵犹备胡”。东汉末年的曹操,也曾出卢龙塞远征乌桓得全胜返,临碣石而作千古名篇《观沧海》而为后人称赞。唐太宗李世民当年也是从卢龙塞出兵征讨高句丽,克辽东、陷安市,饮马鸭绿江而归。北宋以后卢龙塞改称潘家口,相传宋初抗辽名将潘美曾率军在此驻守过,因而改名并沿用至今。
  
  但我此行潘家口却有个非常想去的地方就是迁西与宽城接壤的喜峰口抗战遗址,准备用前夜就已写好的悼词去祭奠下长埋于青山秀水之中的抗日英雄们。遥想当年国民二十九路军的大刀队夜袭日寇是何等的壮举,耳畔也不觉回荡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那雄浑高亢的歌声来,什么嘶喊咒骂声、刀刃撞击声、凌空血溅声,恍惚间我也变成了一名大刀队的勇士手提铁刃奋勇冲杀一般,正当我在囫囵的英雄梦里还没有畅游尽的时候,友人已然停下了车,我赶忙也从幻象里醒觉过来,心想她说的那个特别的地方是不是到了。
  
  步行走到水库大坝西侧一处很不引游人注意的小山包上,看见侧面垒砌着一座刻有“烈士英名永垂不朽”八个鎏金字的纪念碑,近看碑身正面题字的落款书写的是胡耀邦先生,转过碑身在碑阴处还镌刻着为修建潘家口水库英勇牺牲的三十一位解放军战士的名字。不禁回忆起当年党和国家为治理好滦河的水患,为能解决天津和唐山人民的饮水困难,在没有重型机械作业帮助的条件下,硬是凭借着解放军战士的血肉之躯建成了我国当时最大的一座低宽缝混凝土重力坝,只可惜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再看如今烈士纪念碑的四周杂草丛生、纸屑污渍粘杂其间,很明显已经好久没有人来凭吊祭奠过烈士们了。
  
  我默默的望着远方不语,本想此行是要游山玩水的,没想到又睹物思起这些事来,远看那些平湖上的游艇穿梭,长城中的人熙来往,猜想他们中或有结伴来游山观水的知己,或有新婚来度假赏秋的伉俪。我不由得心里一颤暗赞起友人的良苦用心来,是啊,湖景秋风图确实能让人心生惬意,水秀山灵画也更容易让人忘乎所以,幸好在我流连幻境神游太虚时身边还能有人提醒,随即又情不自禁的想起这清澈的滦河水不也同样哺育着津唐两地几千万的黎民众生么,正如有位诗人说的“世界上的每一个民族都有她们自己的母亲河,而每一条母亲河又都在哺育着她的人民”。“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这句话,当甘甜的引滦水流进千千万万天津百姓的家里时,我们是不是在感谢那些烈士先辈的同时,也要感谢下滦河大地上那些为修建水库流离故土的库区移民呢?
  
  在给纪念碑深深地鞠过躬后,我对友人说“回去吧,我还有个重要的地方没有去”,友人略带欣慰的望着我问“去哪里?”,“回迁西八里铺”我语气凝重的说道,“你是不是想去再看一下引滦入津工程的烈士纪念碑”友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韩国女装品牌网站 2016年03月26日 下午 7:59  @回复  Δ-49楼 回复

    如果你在灯油方面所花的钱,比起食用油方面还要多得多,你就能成为智者。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