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擦声而过的时光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想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歌声,记录着那些逝去的岁月,封存已久,某个瞬间,突然被挑起。昨晚看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突然想写点什么……
  
  小学时光
  
  现在还能想起与音乐有关的记忆,大概是在一二年级的时候,每次音乐课,老师就让我与班里另外一个同学用乐器打拍子,我拿的那种乐器至今我还不知道它就什么,一根绳子,两头挂着两个铜铃,按节奏敲击,像敲钟一样(估计现在是看不到这玩意了)。另外一个小子,用的是铃鼓,比我的先进多了。就这样,我知道了什么叫1/4拍,什么叫3/4拍……
  
  当然,还有件比较郁闷的事,因为不会吹号,所以入选不了学校的礼仪队,当时,特羡慕那些人,升旗仪式、文艺表演等,无处不在,总之,很出风头。
  
  大概三年级的样子,学会第一首流行歌曲,好像是一部台湾电视剧的主题曲《人在旅途》。当时,跟一个小朋友走了一段很长的路,路上她唱一句,我跟着学一句,到目的地的时候,就学会了。学的第一首粤语歌是老哥教我的,李克勤《一生不变》,像很多非广东人一样,我也是用拼音一个字一个字的标,那时觉得很酷。
  
  第一次开始迷恋某个歌手,应该算小虎队了,墙上、笔记本里,到处都是他们的照片,有次,老哥说:小虎队跟谭咏麟没得比,我差点跟他干架。每次从爷爷的老式收音机里听到小虎队的歌,就会兴奋不已,《爱》、《蝴蝶飞呀》、《逍遥游》等,每每听到,总无法入眠。当时,很值得炫耀的是,谁能唱的小虎队的歌最多,那真叫个牛呀。有次过年,我收了10几块压岁钱,按理是要交公的,但在路上看到有卖小虎队磁带专辑的,惊喜万分,当场买了两盒(印象中好像2元一盒),激动地拿回家,放出来的声音很小,而且断断续续的(这是我第一场接触盗版的概念),但对我已足够,要知道,之前学歌是从收音机里一句一句的记哟(顺便说说,当时很流行交换笔记本抄歌)。有次班里办联欢会,我与两个死党,排练《青苹果乐园》,在学校操场后面的桔子园里,想象着各种动作,其中最后一个当时觉得很酷很酷的动作,360度转身,手指向前方,傻到极致了!
那些擦声而过的时光
  
  接下来,就到了以四大天王为代表的香港流行乐时代了。老哥的本子有很多谭咏麟的歌,也跟他学了一首《水中花》,其它的没什么印象。喜欢香港音乐是因为香港电影,超喜欢《一起走过的日子》,现在还能想起MTV上的场景:刘德华站在快艇上,风吹着他的头发,沧桑地注视在前方。第一次学张学友的歌,是在老爸的磁带框无意中找到一张张的专辑,从《每天爱你多一些》开始,接着就是《祝福》、《吻别》等。帅帅的郭富城是我那段时间的偶像,一首《对你爱不完》让我迷上了中分头,有一次洗澡的时候,终于“修成正果”,我勒个去。那时,班里有本歌词书,几乎有香港所有的流行歌,当时,我们基本上疯了,借过来,一首首学,最后,甚至提到哪一页,就知道是哪个人,哪首歌。
那些擦声而过的时光
  
  还有一个影响比较大的是林志颖,开始听人说有个“很年轻很帅”的林志颖,我还以为是林子祥,当时还有点纳闷。直到看到那首《牵挂你的我》MTV,那个青春无敌帅呀,瞬间被征服。超喜欢他那身红色的西装,直到初中时我还惦记着。
  
  五年级的时候,我那边开始流行卡拉OK,一台电视,一个话筒,一群人围着,唱一首一块5或两块。当时唱K巨fashion,有实力才敢亮嗓子。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次去街上澡堂洗澡回来,路过卡拉OK屋,围观了两首歌,《皇后大道》、《我和我追踪的梦》,很有腔调。
  
  初中时光
  
  那是属于Beyand的年代,《大地》、《长城》、《真的爱你》、《海空天空》、《光辉岁月》等,每一盒专辑,每一首歌,我们都如数家珍,虽然现在他们的境遇不禁让人唏嘘,但因为家驹,心里最神圣的地方总有他们的位置。引领时尚的是街头那些小混混,脖子上挂着一条铁链子,腰间憋着一台假call机(其实就是一个时钟),露出长链子,唱着《真的爱你》(还有《恶狼传说》)。
  
  对于我来说,观众最多的一次演唱也是在初中。入选学校合唱队去市里参加比赛,蓝裤子、白衬衣、脸蛋化得红扑扑的,当时唱了两首歌:《小背篓》、《一直短笛轻轻吹》,那过门曲,至今还记得。
  
  高中时光
  
  高中的时候蛮喜欢张信哲的歌,很多人都变声了,唱不像他的歌,而我的音色还算符合,再加上飙高音完全不是问题,所以基本上很多人唱不了的我的都能唱。而且记歌词也很厉害,当时,学校有个规矩,每天晚自习前都会学唱一首歌,先把歌词写在黑板上,一个人教,一班人跟着唱。当时奇怪他们为什么都喜欢对歌词本,我基本上会唱的歌就不再看本本了。现在,唉,基本上能记全歌词的歌不超过10首。
  
  大学时光
  
  刚进大学时,离开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虽然很期待,但还是有点怀念以前的日子,特别是那些一起玩的朋友。第一次听到《朋友》,当时很感动,车站、蒙蒙的影调、淡淡的惆怅,“谁能够划船不用桨?谁能够扬帆不用风向?……”因为这首歌喜欢上无印良品,进而收集他们的所有专辑,《掌心》、《身边》、《雨过天晴》、《天气》等等等等,每一首都记录了当时的心事,直到后很久,他们解散后,还是很关注他们,无印良品算是比较完整记录我心情的歌手。有段时间,也很喜欢梁咏琪,算是当时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吧。说到追女生,也干过不少傻事,为了培养共同爱好,去学口琴;为了感动她,去改编歌词,在宿舍电话里唱给她听;在火车站送别,边泪边唱《比我幸福》;写信时,还附上《希望你明年春天樱花开时会回来》……这些,都与音乐有关。
那些擦声而过的时光
  
  南昌时光
  
  刚毕业,决定在上学的那座城市开启职场生涯,那时精力主要忙工作,很少再像学校里一样刻意去学什么歌。与音乐有关的记忆,是应聘一家音响专卖店导购,实习期间,听了一些试音碟,知道通过蔡琴的《恰似你的温柔》、黄莺莺的《葬心》等,识别音箱的高中低音;知道通过《拯救大兵》、《鬼入侵》等,判断杜比环绕效果。后来,女友倒是面试上了另一家音响店,经常从店内拿一些碟回来看。或许是受职业影响,那时我们听音乐还蛮挑剔,街上听到什么歌,常会讨论TA的高中低音怎么样?设备怎么样?呵呵,回到家里,却只能用电脑光驱看碟,典型穷得瑟。
  
  广东时光
  
  04年来到深圳,那是一段“蚁族+蜗居”的时光,音乐更是越飘越远。唯一意外的是,喜欢上周杰伦的歌。当然,爱听他唱歌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之前也听过《我的地盘听我的》、《双截棍》之类的,听不懂,听不惯,也就没怎么关注。直到《七里香》的出现,觉得调调蛮好,就想学,后来经过《十一月的萧邦》、《依然范特西》两张专辑,就尊称他为周董了,甚至开始喜欢他以前的歌,并等候他最新的专辑(印象中,从大一后就没这种期待了)。周的发声习惯,跟我之前接触的完全不一样,模仿不好真的很折磨他人。这里还有个小插曲,之前一直不清楚戴耳机唱歌与不戴耳机唱歌有何不同,那时常常挂着一个耳机,在宿舍里尽情的嚎,自我感觉很不错,直到有天看个节目,一女的带耳机唱的很欠扁,取掉耳机后,主持人问她感觉咋样,她说感觉“发挥了自己最高水平”顿悟,我可怜的室友呀,对不住了~
那些擦声而过的时光
  
  后来去了广东的另外一个城市,随着年岁的增加,已经不太会去发现一些新的音乐,好吧,我承认开始落伍了!偶尔也会听到一些好歌,但听过也就听过,不再追问。第一次听到《老男孩》,像很多人一样感动,“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抬头仰望这满天星河,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