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随想 > 正文

宇太:关于革命【深度文选自《穿透中国》】

2015年10月16日 生活随想 ⁄ 共 462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844 views 次
39.6K

  作为一个词,革命有时用为名词,诸如,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有时用为动词,诸如,人民革命了。革命作为词典里的重量级抽象概念,在人类社会中有至关重要的不可替代作用。忌讳它、淡化它、或者开除它,都是不应该的。因为不利于推演人类社会这部超大型戏剧;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阶级必然产生压迫,压迫必然产生反抗,反抗必然形成革命。
  
  关于革命,这里谈几点意见。
  
  其一、中国人必须首先完成自我文化革命
  
  所谓自我文化革命,就是主席当年提出的“灵魂深处闹革命”。简言之,即“斗私批修”。因为这是有效进行社会革命的必要人文基础。对中国而言,难度并不在于中外精品文化的提炼与组合,而在于由文化糟粕已经铸就的文化性格已经普及并形成格局,极其难以打破并将其彻底击溃。中国人的普遍既定文化性格,对中国的真正腾飞,已经构成了看不见的巨大潜在精神桎梏。
  
  不难看到,文革与改革,尽管两者根本属性不同,但在折射国民根性方面却有相通之处,都不同程度显示了国民劣根的魔幻般鬼影:文革多显像于政治投机性,落点为虚伪人性;改革多显像于经济掠夺性,落点为动物人性。
  
  三十年过去,从根本上看,国人人性并未得以升华,反而引起多元劣根病发。诸如,到处都有分配不公的问题,甚至巧取豪夺的问题,但群起而反者却寡有。
  
  如果说个体公司是个人投资创办的,公司被招聘员工是老板赐给你的饭碗,员工理应效忠公司老板,全面的无条件地为公司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是一种应有本分的话,那么一个国家的单位,并不属于个人投资,大家同属国家公务人员,对上级巧取豪夺现象,却为何也听之任之,而不群起而反呢?不但不反,反而竞相溜须拍马,以求独得好处,偷分一杯羹。
  
  而在一个村子,村干部只几个,倘若巧取豪夺,行地主豪绅之举,那么全体村民推翻其统治当是举手之劳,可为什么也不敢群起而反,同样会争相与村干部套近乎,以求遇事得好处呢?可见,中国人过分实惠,过分在于小利,过分在意自己好自家好而绝不会真正在意他人好,共同好。更不会在意公共人文环境的总体恶化乃至改造。
  
  凡与个人无直接关系的,几乎都难以在意。由此看来,中共干部的不正之风,也并非一个巴掌能拍响,每个人几乎都在使不正之风暗中扩大,都在起着实际上的破坏作用。因此可以说,中国的今天,实际上是整个中国人性总体腐败堕落的必然结局,只不过中共当局当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与核心责任,因为他们是掌控局面者。只要他们自己不那么自私,就仍然能够有所控制,甚至可以荡涤这一切。问题的操蛋性即在于,这可能正是他们所策划与需要的。
  
  如果中国人的这种劣根惯性不能改变,中国社会想得到根本性改变,是断然不可能的。因为人性境界升华不到位,任何公共因素都有可能被暗中私化。制度也罢,法律也罢,权力也罢,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有真正大公原则。只在名义上都是公的,而本质上又都真正演变成了私的。
  
  当今中国被私有腐化的,方方面面乃至角角落落,几乎都没有真正公道可言了。真正的人才,不可能参与任何预知必然徇私舞弊的不公道竞争,因为不管竞争结果如何,都无以彻底摆脱羞辱感。就如为官者一样,你上去了也并非一定光彩,因为人们私下里已经认定了两条:你不是溜须拍马上去的,就是送红包买下的。这对于没这样做的个别官员,实在也是一种人格侮辱。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你若怕人格侮辱,不但不该进入龌龊助纣为虐,反而应该组织进步力量,改变或粉碎这一既定格局。之所以仍然甘愿如此,也就难以不被认为你迷恋特权与利益。
  
  谁能改变中国人的这种劣根惯性呢?鲁迅没招儿,主席用的高招儿也很快又被私心吞没,致使公心再次惨败于私心。所以,中国革命,恐怕不只是革某一部分人的命的问题,而是革所有人的命的问题。只不过需先解决利益分割过于不公的现实问题,即被压迫者率先革掠夺者的命的问题。我想,当年主席,也是这样的战略构想,先硬性革命推翻反动统治,再软性革命改造整体民魂。
  
  很多人建国以后跟不上主席思想了,其根本原因在于革命已经革到了自己头上,革进了自己灵魂。原来革命现在反而被革命了,他们当然会不理解乃至怀恨主席。有些开国元勋或宋庆龄女士,也未必能正确理解,因为他们的内在境界,的确与主席还相去甚远,不可能或曰难以准确理解主席的大追求。
  
  其实文化革命,尤其是自我文化革命,当是长期永恒任务,因为谁都需要革命。宇太就不需要被革命了吗?同样需要,有些思想意识同样需要改造。只不过,一个人到了境界以后,会知道自己哪些东西必须革除,能够逐步完成自我文化革命。
  
  归根结底,中国不达,在于人的境界不到。如果都达到了境界,以文化积淀或人种优势而言,中国人只需转化一下能量运用,即把聪明智慧普遍运用于大公,而不是小私,东方大国即可天下无双,理当成为引领人类之国。
  
  其二、在人类前史阶段,文化革命与暴力革命都不能抛弃。从中国的长远发展看,中国人必须强化革命造反的意识。这不仅仅是为对抗当局腐败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对抗某一朝某一代的问题,而是在任何人当政、乃至任何朝代都应该拥有的意识。因为这是在私心、阶级、国家未被消灭之前的人类前史漫长阶段,即共产主义到来之前,必须长期拥有的意识。如果没有,国家与社会,随时都可能被私心所强奸。
  
  即便今天的人民革命取得了新的政权,也同样需要继续保持革命造反的意识。只要再次背叛人民,就再次推翻。在阶级未被消灭之前,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必须懂得,统治者的核心利益是维护统治,如果人民不能威胁或者没有能力乃至欲望威胁他们的统治,人民在他们头脑中的实际地位就将变得可有可无,为民效命就一定是一句空话。因此,人民的造反意识任何时候都不但不能消失反而必须得到强化。
  
  在人类前史阶段,文化革命与暴力革命都不能抛弃。文化革命当是常态,暴力革命则是文化革命不能奏效所采取的必然形式。当一个腐朽政权只为自己谋私而不为人民效命的时候,所有软性文革统统不能奏效的时候,人民所能采取的方法与途径就只能剩下一个,那就是,暴力革命,强行推翻,重构人民政权。
  
  其三、被逼革命与觉悟革命
  
  人类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发达,地球资源的大幅度利用,使得人类难以再如历代农民起义时那样,吃不上喝不上,甚至人肉相食,不得不揭竿而起。也就是说,在中国当代社会,像历代农民起义那样,因不能苟延生存或被逼无奈,从而不得不造反的现象,恐怕难以复返了。可能性较大的,只能是觉悟革命。所谓觉悟革命,即通过人民的普遍觉醒以致觉悟,认识到社会的不公是根本制度所决定的。
  
  要想彻底解放自己及其所属无产阶级,就必须革命。革除现行根本制度,只有都认识到并都愿意这样干,觉悟革命才会拥有实效。因此,目前革命先驱者们所做的,就是引导、激发、加速这一过程,并力图逐步导入实践,以求最终改变中国与世界。可以认为,任何促进这一过程的,都是无产阶级学者,任何绞杀或者稀释这一过程的,都是资产阶级学者或御用文人。
  
  其四、关于制度革命
  
  数千年主奴关系性质决定的旧文化的累积与定格,致使中国人政治上的奴性、经济上的巧取性、乃至人格上的潜藏腐败性,都达到了超成熟状态。在这样的基础上创建社会主义,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政治上的人民民主,经济上的一大二公,所欠缺的思想觉悟乃至多元人格文化素养,就太多了。
  
  实事求是地说,落后的人的质量与进步的社会制度,是不吻合的。但主席明知如此,却为何执意构建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因为不如此人民就不能当家做主人,就还是不免再次受苦,革命烈士的鲜血还是等于白流。因此,主席不可能推翻一种旧的剥削制度,再用另一种新的剥削制度取而代之。
  
  关于落后的人的质量与进步的社会制度的明显错位,并非只有邓氏能看到,很多人都能感到。其实主席也早就心知肚明。但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目的,首先在于消灭剥削与压迫,解放受苦人,所以建构社会制度,只能考虑人民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只要中共坚持货真价实的社会主义制度,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就容易得到保障,至少不容易达到被肆意蹂躏的非人地步。
  
  改开之所以又回归某种旧社会生态,其本根原因,难道不正是因为封建的东西得以保持、而社会主义制度却被颠覆了吗?对中国社会而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具有巨大的跨越性与超前性,具有划时代的中国意义与人类意义,这里面融入的东西太多了,可以说是一步跨入了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坦途与捷径。
  
  任何真正的马列主义者、毛泽东主义者,共产主义者,都势必只能非常珍惜她、细心呵护她、使她稳健成长并尽快成熟。缺什么营养补什么营养,而不是看见发育不好就彻底干掉,继续实行剥削制度。因为如此一来,革命就等于白革,新中国等于白建,共产党纯属多余,毛泽东也不该问世。整个人类正史,等于又倒退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我既理解毛时代的许多局限,也理解邓改革的潜藏心术。但利用市场搞活经济,当为全民变富创造灵活变通模式,而不应该是为特权者有效掠夺公有创造契机,更不是为了借机彻底摧毁用烈士鲜血铸成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个社会制度一旦被彻底摧毁,再打算重构,恐怕那将是驴年的事了。非特权非贵族非财主的天下普通百姓,你们只顾过自家小日子精打细算是不够的,如此天地倒悬之账,不可不算。因为那将关系到你的祖孙万代及其命运格局。
  
  其五,改革是温和形式的革命
  
  其实改革也可以认为是温和形式的革命,好的改革也是推演社会前进的重要动力形式。商鞅变法,是不是革命?就是革命。凡是革命,都有潜在的你死我活性质。商鞅为何被车裂?是反改革者即复辟派对他的政治报复。中国改革怎么样?说是改革者,实际是复辟派。他们不是商鞅,而是甘龙。不是消灭特权,而是恢复特权。
  
  国家搞不好,人民搞不好,就是自己老婆孩子搞得挺好,会让人怎么看?明的要拿,暗的也取,高官家庭资产不敢公开,会让人怎么想?说你是社会主义吧,人民享受不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说你是资本主义吧,人民又享受不到西方的宪政民主或组党、结社、罢工、游行、新闻出版等自由。
  
  中国国情你吸收封建专制遗传,西方世界你吸收享乐方式,里外里好处都是你们的。中国不是不能改,但不是你们这样改,咋改对自己有好处,就咋改,总是客观上为人民,主观上为自己,怎么让人服气?不是人民诚心不尿你们,是想尿你们都找不到正当理由。要打铁,身子骨还不硬,怎么行?
  
  有些东西是不能乱改的。小到做人,大到治国,都是如此。比如作为党的干部,说话办事执政风格等等都可以改,但共产主义信仰不能改。你要改,就先退党,中共若想集体变质,你就不要再埋汰属于共产党的光荣称号,改个别的什么名字。
  
  国家改革也如此,什么你都可以改,但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不能乱改。改了还算中华人民共和国么?哪里还有人民共和的味道?我看是一小撮新兴贵族的共和国,没有人民什么事。国名、国旗、国徽、国歌,都已经不符合今天的中国国情实际了,都只仅仅剩下几个历史性的标记了。实际上,这些早已名存实亡。只拿共产党、社会主义当标牌糊弄百姓,更坏。
  
  必须明确,以私心搞改革,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改好。如果商鞅搞改革是为了自家先富,老婆孩子先当亿万富翁,秦国就甭想真正强大,驴年也统一不了六国。因为早就变成肥猪只会哼哼不会猛扑了,早就让苏秦的合纵反霸政策联合绞杀了,哪里还会有后来秦始皇统一天下之事?(本文选自宇太著作《穿透中国》)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