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4-6)布衣天子·宰相造反-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2015年06月20日 谈古说今 ⁄ 共 352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990 views 次
39.6K

  胡惟庸非常能干,当上宰相以后,把各项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非常善于协调淮右集团和浙东集团的矛盾,把两边都安抚的很好。
  
  但另一方面,胡惟庸也并非安分守己之辈。他利用宰相高位,独揽政务。臣下的奏章,他先行拆阅,对他不利的,就隐匿不报。官员的生杀升黜,他也常常不经奏报而独断专行。一些趋炎附势之徒“争走其门,馈遗金帛、名马、玩好,不可胜数”。[1]
  

  简单来说,胡惟庸就是一个有很才能的贪官。这一类官员在中国历史上层出不穷,
  
  对胡惟庸违法乱纪的行为,朱元璋应该是有所察觉的。但察觉到什么程度、有没有取得可靠的证据,这个无从得知。从历史记载来看,他了解的程度应该比较有限。因为胡惟庸敢于大胆的拦截不利于自己的奏章,而背后又有李善长代表的淮右集团支持。刘伯温已经告老还乡,浙东集团没有领袖,难以有组织的向他发起进攻。
  
  不过有一件事情引起了朱元璋的警觉。洪武八年,朱元璋派胡惟庸去看望辞官在家刘伯温。结果胡惟庸看望回来之后三个月,刘伯温就去世了。
  
  一时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胡惟庸和刘伯温长期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传来传去,就传出来一种谣言,说是胡惟庸给刘伯温下毒把他毒死的;还有一种说法更是把朱元璋也拖下水了,说是朱元璋派胡惟庸去下的毒。
  
  实际上这事儿吧,纯粹是胡惟庸运气不好。因为古代根本就没有吃下去之后,当时不知道,过了几个月才毒发身亡的毒药。这种东西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面。有一些慢性毒药,必须每天摄入一定的量,连续吃上很久,然后才能过一段时间再致命。胡惟庸就去看望了刘伯温一回,要是下毒,不管是偷偷的下,还是御赐什么食物让他吃,肯定是吃完就丧命,不可能过了好几个月才死[2]。
  
  民间当然不会管这些科学问题,谣言越传越厉害。连朱元璋都半信半疑了。就去问副丞相汪广洋知不知道这个事?
  
  汪广洋是浙东集团的大佬。“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发展战略的就是他向朱元璋提出来的。这个战略对朱元璋夺取天下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他本人也一直深得朱元璋信任。
  
  汪广洋本来是一个很有才干也锋芒毕露的人,原来跟杨宪一起打击李善长,后来又跟杨宪搞内斗,但是杨宪被莫名其妙杀掉之后,他估计也是被吓到了,从此后就开始“韬光养晦”,既不参与政治斗争,也不提出任何建设性的意见,总之就是随波逐流,各个方面都不得罪。
  
  这种做法,要是换了一般的皇帝,也就混过去了。但到了朱元璋这里,那就两说了。作为一个工作狂,朱元璋对眼皮底下的消极怠工完全不可容忍。已经为此屡次责备汪广洋了,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投靠了胡惟庸?所以这次问他,应该也有测试的成分在里面。
  
  汪广洋对此毫无察觉,似乎想一混到底。朱元璋问起这个事情,他倒是回答的很干脆:没有这回事。
  
  这个谣言当时已经传的很厉害了。既然朱元璋都亲自查问了,汪广洋你好歹认真分析调查一番再说。这样直接就给挡回去,意思很明显:害怕得罪胡惟庸。
  
  朱元璋收到汪广洋的回复之后,勃然大怒,新帐老账一起算,当即就下旨说他拿着朝廷的工资不干事,严重失职。革职流放。在流放的路上,又连续下旨责备,还把革命战争时期的一些老账都拿出来说事。汪广洋走到一半,看到这些圣旨,就自己服毒自杀了。
  
  由于毒杀刘伯温的传言,确实找不到什么根据,所以胡惟庸表面上仍然安然无恙。但朱元璋对他猜忌已经很深了。洪武十三年,又发生了占城国来朝贡的使者到了南京,竟然没有人管,也没有人报告朱元璋这种事。估计是胡惟庸太忙了,也可能是他手下的人平时骄横惯了,这种小国的使者贿赂没有到位,就懒得管他。
  
  这个使团找不到地方住,就带着大队人马,在大街上转悠,结果宫内的太监出来买菜——朱元璋一直很关心市场物价,经常要太监给他报告菜价——给看见了。回去报告了朱元璋,
  
  朱元璋很生气,因为占城这个地方很重要:在今天的越南南部。当时越南北部的安南经常作乱,占城国可以起到牵制安南的作用。人家的使者跑来进贡竟然没人管这算怎么回事?于是下旨追问,
  
  胡惟庸回复说是下面的部门办事不力,下面的部门又互相推来推去。这下把朱元璋惹毛了,处理了一大批人,而且命令从此后六部直接上书言事,可以不用抄送宰相。摆明了就是不再信任胡惟庸了。
  
  这个制度建立以后,胡惟庸的那些不法之事就有点瞒不住了。洪武十二年(1379年),胡惟庸的一个亲戚犯了死罪,被告到朱元璋那里。胡惟庸晕了头,竟然上书求情。朱元璋当然毫不犹豫的给杀了。
  
  这年12月(农历),快过年的时候,决定性的事件发生了:胡惟庸的儿子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匹好马,很威风的骑着在大街上狂奔。因为他是宰相的儿子嘛,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但因为速度过快,马匹失控,撞上了对面开过来的一辆马车,当场死亡。胡惟庸悲伤加上愤怒,竟然下令把被撞的那个马车的车夫绑起来,自己操刀把车夫给砍了。
  
  这事情立即变成一件轰动一时的社会舆论事件,胡惟庸想要隐瞒也瞒不住了。
  
  ——六百年之后,2012年3月18日。
  
  凌晨4点,北京市海淀区保福寺桥附近。
  
  在一条因下雪而变得湿滑的环路上,发生一起重大车祸。一个年轻男子驾驶价值数百万的法拉利跑车飙车,车辆失控撞毁,该男子当场死亡。里面还有两名年轻女性。
  
  经过调查,该年轻男子是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之子令谷,还在北京大学念书,不可能买得起如此昂贵的跑车。
  
  这起丑闻引起了国内国外的广泛关注,令计划为了隐瞒此事,跟另一个党内腐败大佬周永康勾结。但最终还是没有瞒过去,令计划很快就被从关键职位上调离,然后被隔离审查。经过调查发现,令计划不仅贪腐数量巨大,还组织“西山会”结党营私,将许多与山西有渊源的官员拉下水。据反腐记者罗昌平报道,“西山会”的组织时间不晚于2007年,也就是说令计划结党腐败的行为至少隐藏了七年之久,令计划案发后,中央对山西官场进行了大整顿,7位省部级高官,36个厅局级官员落马。低级官员和行贿的商人更是牵连无数。
  
  六百年过去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好马变成了豪车,但除此以外,其它方面的变化好像并不是很大。
  
  胡惟庸案与令计划案一样,都是一场由于没有约束好子女而诱发的“坑爹事件”。胡案接下来的发展,也与令计划案几乎一模一样。
  
  朱元璋很快就得知了此事,下旨要求严查是谁杀的车夫。
  
  胡惟庸请求用“赎死”的方式,一方面向车夫家属支付大笔赔款,取得家属原谅,一方面向国家缴纳大笔罚款,免除杀人者死刑。“赎死”是古代中国历朝历代都有的一项制度。汉朝的时候,司马迁因为李广利投降匈奴的事件受到诛连,应该被杀,他就凑了一笔钱免除死刑,而改为阉割之刑。这样他才忍辱负重,写成了《史记》。胡惟庸的请求并不算十分无理。
  
  但朱元璋只回答了他五个字:杀人者偿命。
  
  这种情况下,胡惟庸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找一个家丁来认罪抵命。但他自己被追究责任免职几乎也是免不了的。
  
  过完了春节,第二天一上班,御史中丞涂节就上书,告发胡惟庸谋反!
  
  [1]《明史·奸臣列传》
  
  [2]关于“下毒”,还有一个朱元璋背的“黑锅”。就是开国第二功臣、大将军徐达之死。他实际上是善终。但民间传说他得了背痈,不能吃蒸鹅。朱元璋偏偏赐给他蒸鹅。徐达吃完了之后当晚就病发身亡。
  
  这个事儿正史上是没有记载的,当时的各种野史、笔记也没有任何记载。而是徐达死后一百多年,才在野史里面出现。
  
  此事一定为假。朱元璋杀过不少开国功臣,要杀徐达并不需要用这么“委婉”的手段。更重要的是:背痈不能吃蒸鹅只是一种迷信。我问过这方面的医生,得背痈的人,就算一天三顿都吃蒸鹅,吃上一个月,也绝对吃不死。蒸鹅、煮鹅、红烧鹅换着吃、或者蒸鹅、蒸鸡、蒸鱼换着吃,也没问题,当然,生了病,吃点清淡的,应该是有好处。但总的来说,痈这种病,跟吃鸡吃鹅,还是吃鱼吃肉,并无直接关系。
  
  有人进一步推测:虽然蒸鹅无毒。但徐达从这个事情可以知道朱元璋想要害死他,因此被逼自杀。
  
  这样的推测也不靠谱。《本草求真》云:“鹅肉……有言服则发风发疮发毒,持论不同,臆见各一。”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在古代也就是一个传言,不是共识。皇帝给臣下赐食是常有的事。但是,利用食物禁忌毒死大臣的事情在历史上没有先例,大将军徐达一生征战沙场、算无遗策,建国以后镇守北方,政治上小心谨慎,没有任何不端的言行,这样一个既聪明又谨慎的高人,仅仅因为朱元璋赐蒸鹅给他吃,就断定朱元璋想要杀他,然后也不搞清楚就自杀了。这样的逻辑实在过于荒谬,真当徐大将军的战功都是充话费送的吗?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