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7-2)成化中兴·荆襄平乱

  • A+
所属分类:谈古说今

  经过反复思考,朱见深最后决定:支持在第一线作战的韩雍,大军直奔大藤峡平叛。
  
  决定发下去之后,剩下的事儿就是韩雍的指挥问题了。过几个月就会有消息传来,全军覆没还是大获全胜都有可能。
  
  但现在还顾不得为大藤峡的战况提心吊胆。因为荆襄流民叛乱的阵势也越闹越大了。荆襄地区不像两广,非常靠近中原,一旦变民突破长江北上,那就是全国局势一片糜烂了。
  
  荆州、襄阳这些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国家的战略要地。三国时期的刘备就是从这里起家的,后来关羽从荆州发兵北上,攻克襄阳,在这里上演了水淹七军的好戏,中原震动。襄阳和荆州西边的十堰、神农架地区,那是崇山峻岭、山野茫茫。直到今天,神农架原始森林还充满着神秘色彩。这一片地方被朱元璋征服以后,他就觉得管理起来难度很大,干脆下令,把这一片大荒山列为禁区,禁止人民进入居住。
  
  但这种做法很快就被证明是行不通的。那地方有十几万平方公里,山川纵横,怎么可能封锁得住?开国的时候人民都还有土地耕作,很少有人愿意往大山里跑,暂时问题不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地兼并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出现了大量的破产农民,这些人流离失所,无所居住,形成明朝两百多年始终无法根治的流民问题。很多人就选择了跑到这一片没人管的禁区里面来生活。这里没有官府,不用交税,虽然是崇山峻岭,但里面小块的谷地和平原其实很多,开垦一块土地,种点东西来养活一家人是没有问题的。夹杂着还有很多亡命之徒,想造反的、逃犯、躲避仇家追杀的等等各种人就都往这里面跑。聚集了几十年,竟然有上百万人。里面就有不少人占山为王,聚众为匪,动不动就跑到平原地区来抢劫杀人等等。就好像一个特大号的梁山水泊一般。
  
  到了朱祁镇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大的土匪势力在这里作乱,地方无法镇压了。上报到中央,请求派兵镇压。朱祁镇却说:“这些都是吃不饱饭的农民,怎么能用军队来镇压呢?”派人去稍稍安抚了一下,估计是给那些土匪头目封个虚职官衔,给点钱让他们消停消停就不管了。后来锦衣卫特派员下去巡视,又上报说:“这个地方聚集流民极多,一旦发生饥荒,就会有大的暴乱。建议朝廷想办法慢慢的把流民疏散,以免造成大乱。”汇报上去之后,朝廷竟然没人理这个事儿。湖南、四川、陕西、河南四个省的领导都认为此地不归自己管,互相推诿,于是情况越来越糟糕。
  
  这其间,就有一个叫刘通的豪杰,联络一个叫石龙的和尚,开始在荆襄一带秘密发展势力。到了朱见深上台的时候,刘通认为准备成熟,宣布建国,自称汉王,定年号为顺德,聚集了四万人马,连续攻占襄阳、邓州,队伍迅速壮大到了十几万人,很有当年关羽北伐的气势。
  
  朱见深刚刚定下大藤峡的战略,就得马上来处理荆襄事务,
  
  此时,一半的中央精锐在两广,还剩一半在北京。对付这个刘通,该怎么办?
  
  朝廷就有人上书警告:北方边境有蒙古屡屡入寇,边防压力很大。如果再抽调精锐去征讨荆襄地区,北方空虚,可能会危及北京的安全。最好的办法是派遣少量部队镇守关键据点,与叛军周旋。这些叛军都是乌合之众,过一段时间就会自行散去。或者等韩雍平叛结束以后,再来处理刘通叛乱。
  
  然而朱见深不听。
  
  不仅不听,还把提出警告的人下狱论罪,很有独裁暴君的风采。
  
  他命令调集剩下的中央精锐,由工部尚书白圭提督军务,抚宁伯朱永为总兵,太监唐慎、林贵为监军,合湖广总兵李震一起讨伐刘通。要求速战速决。
  
  与此同时,下令长城沿线各地,加强警戒,确保北方边镇不出问题。如果有蒙古人跑到河套地区来捣乱,暂时不要出战——河套地区在长城以外,但属于明朝疆域,汉人和少数民族杂居。蒙古人冬天经常跑到这一带来躲避严寒、顺便抢劫一把,天气暖和之后又跑回蒙古草原去。朱见深认为蒙古部落还处在分裂之中,暂时不具备大举进攻中国的条件,应该抓紧时机先消灭内部叛乱,再整顿边防。因此冒险将精锐全数调往南方,而在北方采取全面防守的态势。
  
  朱见深当皇帝的第一年——成化元年,就在这样紧张的决策中度过了。到年底时候,两支大军的命运如何还不得而知。
  
  刚过完年,成化二年的元月,后宫传来喜讯:三十五岁的万妃给他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儿子的降生让十八岁的朱见深非常开心,在百忙之中还住持大礼祭祀宗庙,感谢上天赐给他儿子,并趁机把万妃封为万贵妃。
  
  几乎就在同时,广西的韩雍已经布置完毕,扫平了大藤峡周边的几个据点,水陆并进,十五万大军分五路开进大藤峡。
  
  大藤峡叛军在山中设下四十多个山寨,密布滚石、圆木、镖枪、毒箭,准备严防死守。
  
  韩雍先是虚张声势,只派少数人马去放火放箭,后面一大堆人敲锣打鼓,让敌人以为进攻已经开始,不停的放下滚石、圆木。这样折腾了多次,估计对方储备的战争物资消耗的差不多了,再悄悄的率领大军从绝壁攀沿而上。把山寨从四面围住,集中优势兵力予以消灭。
  
  韩雍自己也亲自攀岩爬藤,参与进攻。就这样一个山寨一个山寨的攻打,打完之后就放火焚烧所有物资。经过几个月的攻打,累计攻破大小山寨三百二十四个,斩首三千二百零七人,生擒七百八十二人,俘获妇女小孩二千七百一十八人。另外还有烧死、坠崖或者坠江而死的不计其数。大藤峡被彻底清空,韩雍把山峡间最大的几根藤条砍断,下令在此立碑记功,将大藤峡改名为“断藤峡”。
  
  大藤峡攻破以后,其它地区的问题就好解决多了。这次征剿,累计斩首两万三千二百零七人——都是战后清点人头用来统计功劳的。所以非常精确,有零有整。大藤峡间,横尸片野,连江水都被染红。
  
  收到这个战报以后,朱见深才算松了一口气,下令把主力部队调到宁夏,又要去平定那里的满俊叛乱。又把总兵赵辅召回,派到东北去打建州女真(明朝这时候真是四面受敌,不停的拆了东墙补西墙)。韩雍留下少数兵马在两广继续平叛。
  
  收到韩雍的捷报后不久,荆襄地区的报告也递了上来:
  
  经过三个月的奋战,最终擒获首领刘通等三千五百余人,以及妇女小孩一千余人,斩杀叛军万余人。
  
  朱见深立即下令班师回京。同时,把贼首刘通等主要领袖四十余人全部处以凌迟的酷刑,十岁以上的男子尽数处决。
  
  但一次残酷的镇压并不能解决问题,白圭刚回到北京,刘通的副手石龙又纠集了数千人多人起事,进入四川后连克巫山、大昌等县,杀夔州通判王祯。
  
  啥也别说了,白圭你又回去收拾残局吧。不过还好这次规模不大,只需要少量人马即可,不用调动京城精锐了。
  
  随即,后宫传来噩耗:万贵妃给朱见深生的儿子不满周岁就夭折了。此事对朱见深打击甚大,这不仅是他第一个儿子,而且万贵妃已经36岁,属于高龄,可能很难再有生育了。
  
  紧接着,宁夏平叛的消息传来:征讨行动遇挫,头两仗都被打败。叛军进入石头城,大军围攻未果。伏羌伯毛忠战死。到目前为止,朝廷为了平定宁夏叛乱,已经战死了一个伯爵、三个巡抚了。这是土木堡之变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战局失利让廷臣惊恐万分,据内阁首辅彭时回忆,“京师士夫闻失副将,益危惧,以为安史复出”。也就是说,大家都担心会重演唐朝安史之乱的结局:长安失守、关中糜烂。而且,满俊属于归附中国的蒙古人,如果他们联络漠北蒙古本部,里应外合,则问题将会更加严重。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把刚从荆襄调回来的京城主力再派到石头城去打满俊。
  
  前敌主帅项忠反对这项提议。口头上说是有信心。但也有人认为,项忠刚打完败仗,如果再增派大军,可能就会换上一个级别更高的主帅。如果这样,后面不管打赢还是打输了,项忠都要承担前面出师不利的责任。所以他必须牙咬把这一仗打完。
  
  项忠的意见传到北京,朝廷又是一片哗然(这已经哗了第三回了)。一边是内阁首辅彭时(李贤已经去世),认为不该继续派兵,项忠肯定能打下石头城;一边是兵部尚书白圭(当时他已经把石龙第二次叛乱平定了再次回到北京),认为一定要派兵,而且准备毛遂自荐。
  
  嘴仗打完之后,照例请皇帝拍板。彭时是纯文官,没打过仗,白圭则刚刚取得两次重大胜利。朱见深等两边吵完之后说:“我支持彭时,不派。”
  
  我们今天并不知道,为什么朱见深对荆襄平叛坚持要冒险派出京城精锐去征讨,而对看起来更难打的满俊起义却拒绝增兵?反正他就是这么决定了。
  
  三个月后,项忠果然打下了石头城,斩首七千六百余人,俘虏两千六百人,彻底毁掉石头城后班师。
  
  满俊等数百人被押解到北京,朱见深下令将其中二百九十人凌迟处死,剩下的斩首——如此残忍好杀的君主,不知后世为什么会把他说成是只求安稳的老实皇帝?
  
  朱见深对项忠这个人的感觉也很奇怪。这家伙之前打仗成绩并不好,土木堡之变就被俘虏过,当然这不能怪他。成化元年,蒙古人入侵河套,朝廷派项忠去清剿,但效果不佳,蒙古军队连续攻陷开城,深入到静宁、隆德六个州县,大肆抢掠一番而去。项忠根本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蒙古军队开打。兵部弹劾他作战不力,朱见深给压了下来,还把他调回北京掌管都察院。现在又派他到宁夏剿匪,出师不利,折了一个伯爵三个巡抚,也仍然坚持信任。
  
  出奇的是,等项忠真的不辜负朱见深的支持,攻克石头城立下大功之后,朝廷一片狂欢,认为是拯救国家于危难的关键一战。朱见深反而没怎么奖赏,给项忠升了半级,仅此而已。
  
  对于项忠,朱见深好像是一直在等着他去完成一件什么样的大事业。
  
  这件大事在三年后来临:荆襄地区又开始暴乱。
  
  这一次是因为连续两年的自然灾害。那地方本来土地就很贫瘠,一遇到天灾就会大规模的饿死人。农民吃不饱饭就要造反。这一回是一个叫李原的人牵头,在山里闹了一年多没人管,地方弹压不住,后来队伍越搞越大,把襄阳、邓州都攻陷了,聚众号称超过一百万。李原于是自称“太平王”,宣布建国。
  
  在帝国腹地发生百万人规模的大暴动,是骇人听闻的。朝廷为之震动。朱见深下令项忠为主帅,带领二十五大精锐大军立即前往平叛,这几乎是明帝国除了北方边防军以外能够调动的最大军事力量。
  
  项忠采用的办法是软硬兼施,一边大军镇压,一边不停的派人到处宣传只要脱离李原军队的,一律不予追究。李原的军队虽然号称百万,实际上毫无组织,大部分是普通老百姓,这些人一时吃不饱饭参与劫掠,一旦有饭吃了,并不想提着脑袋干革命。很快就有四十万人走出大山。李原的副将王彪带队巡查,禁止流民出山,结果运气不好,还让明军给抓住了。
  
  经过半年左右的征讨,项忠终于活捉李原。大仗其实打的不太多,大部分叛军都是自愿接受招抚或者自行解散的。
  
  这是一场接近完美的平乱,原本是值得举国欢腾的。但等待项忠不是满朝称赞,而是雪片一般的弹劾奏章。弹劾的内容也差不多:项忠违背了招抚百姓时候的承诺,先是下令参与叛乱的家庭每家出一个青壮年男子去戍边,也就是到边境充军;更严重的是,下令所有外地流民必须回到原籍,拒绝回籍的就地诛杀。
  
  这是一个可怕的决策。这些流民有一些是朱元璋时代祖先就搬到这里居住的,原籍在哪里都说不清楚了,不少人拒绝搬家,便遭杀戮。这些被迫返乡和遣往边境充军的人,由于数量巨大而且缺乏管理,大批的死于半途,死亡数量无法统计。《明实录》记载:“驱迫不前,即草剃之,死者枕籍山谷。其解去湖贵充军者,舟行多疫死,弃尸江浒,臭不可闻,怨毒之气,上冲于天。”而且还提到了项忠这是“奉敕行事”,也就是朱见深的意思。
  
  由于弹劾的数量实在太多,包括平定过荆襄叛乱的兵部尚书白圭都上书弹劾。还有人上书说,最近天上出现彗星,是不祥之兆,就是项忠杀人太多造成的。项忠也很有个性,上了一个折子就开骂——明朝官员上书都是公开的,皇帝能看到,内阁也会抄一份,文武百官都能看到。所以大家就以给皇帝上书的形式互相对骂,也是常事。
  
  项忠这个骂的尤其过瘾:
  
  “老子先后招抚了九十三万流民复业,贼党逃入深山,又招谕解散了五十万人(大家看看,这是何等功劳?)。俘获的百人全部都是首恶,现在说他们全是好人,那之前屡次上奏说猖獗难以抵御的,都是谁啊?就是因为不忍心滥杀,才让丁壮全部去边境充军,那些居住很久的人,有的占山四十余里,聚集上千人,彼此争斗劫杀。像这样的,不遣走能行吗?我之前张榜说杀了数千人,那是吓叛军残党的,哪儿真有那么多?这个白圭,自己又不是没来过荆襄,还好意思说我?今日之事本来就是因为白圭之前没剿干净留下的祸害!之前,朝廷内外忧心忡忡,都说不知道荆襄何年何月才能平定,现在一年内平了,却流言沸腾,说我这不对那不对。我就是那东汉的马援、魏国的邓艾(真不谦虚),因为功高震主才不被承认功劳,连身家都不保。皇上您要是圣明,就把我罢黜了吧,别让我步了马援、邓艾的后尘!”[1]
  
  朱见深看了这份奏章哭笑不得,回复道:“荆襄平叛很成功。骂你的人再多,我也没说你不对呀。你平白无故的说什么功高震主?还要辞职?我不批准。”后来对于骂项忠的奏折,一律驳回。而项忠上报的功劳,不管多少,甚至包括一些数字前后对不上的,不经审查一律核准;有关荆襄善后工作的申请,全部同意。充分展示了偏听偏信的昏君风采。
  
  从这一段事情来看,朱见深跟项忠两个人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就是要充分吸取之前荆襄平乱的教训,不能只擒斩叛军首领,剩下的人招抚一下让他们自己回家种田就完了。如果这样,这个地方的叛乱永无宁日。要彻底解决问题,迁徙流民回土安置是必须采取的措施。上百万人的迁徙,在当时的交通医疗条件下,必然导致数以万计的死亡。关键是决策者能不能狠得下这个心,朱见深就属于能狠下心来的那种。
  
  经过一年的迁徙,荆襄地区的流民数量从一百五十多万降低到了大概四五十万的数量上,整整少了一百万。朱见深这才把项忠召回北京,大加封赏。两年后,白圭在兵部尚书的任上去世,又让项忠接任。
  
  对项忠来说,荆襄平叛的任务就算完了。而对朱见深来说,其实才刚刚开始。作为皇帝,不能只考虑武力征讨,社会治理也是必须关心的。朱见深雄心勃勃,绝不满足于平定叛乱,而是要彻底改变朱元璋以来的荆襄治理模式,从根源上断绝荆襄地区的叛乱问题。
  
  在这场治国安邦的大戏中,项忠退场,原杰出场。
  
  ------------------------
  
  [1]忠上疏言:“臣先后招抚流民复业者九十三万余人,贼党遁入深山,又招谕解散自归者五十万人。俘获百人,皆首恶耳。今言皆良家子,则前此屡奏猖獗难御者,伊谁也?贼党罪固当死,正因不忍滥诛,故令丁壮谪发遣戍。其久附籍者,或乃占山四十余里,招聚无赖千人,争斗劫杀。若此者,可以久居故不遣乎?臣揭榜晓贼,谓已杀数千,盖张虚势怵之,非实事也。且圭固尝身任其事,今日之事又圭所遗。先时,中外议者谓荆、襄之患何日得宁。今幸平靖,而流言沸腾,以臣为口实。昔马援薏苡蒙谤,邓艾槛车被征。功不见录,身更不保。臣幸际圣明,愿赐骸骨,勿使臣为马、邓之续。”《明史·项忠传》
  
  翻译文字转引自百度贴吧“墨吏花开”的帖子《印象·明宪宗》:http://tieba.baidu.com/p/1931338110?see_lz=1&pn=3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