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7-4)成化中兴·政通人和

2015年07月07日 谈古说今 ⁄ 共 21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33 views 次
39.6K

  成化年间荆襄治理的这场大戏基本落幕。我们来对前面讲的这些个故事做一下回顾和总结。
  
  首先,从朱见深登基的第一年开始,帝国军队就不停在四处征战。大的战争有两广大藤峡,两征荆襄,宁夏平叛,小的还有四川、湖南、建州女真等等。北边对蒙古的防卫作战也从未停止过。看起来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但与此同时,关中平原、黄河中下游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这些粮食主产区和经济核心区却一直在享受着连续一百多年的和平与繁荣。特别是江浙一带,可谓歌舞升平。江浙地区都不怎么种植粮食了,因为经济效益比较低,而大规模的改为种植棉花等经济作物。粮食主产区逐步转移到了长江中游的洞庭湖、鄱阳湖一带,所以有“两湖熟、天下足”的说法,而江浙则被称为“衣被天下”,也就是棉花种植和纺织业占据了统治地位。
  
  此外,各种商业贸易手工业也极为发达。成化时期是瓷器发展的鼎盛时期,“成化瓷”在收藏界是一个专有名词,成华瓷有2个主要品种,一个是青花,一个是斗彩。青花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斗彩”是成化年间才烧制成功的,颜色比青花更为丰富,一般是以青花为底色,间以其它五种色彩,大有青花与五彩争奇斗艳之势,故称之为“斗彩”。2014年4月,“成化斗彩鸡缸杯”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81亿港元的天价成交,刷新了中国瓷器价格的世界纪录。
  
  这种一边歌舞升平、一边狼烟滚滚的局面,彼此之间是有因果关系的:边远地区的战争,就是为了保护核心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千百万将士的牺牲,换来的是中原人民的安居乐业;同时,核心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可以有力的促进生产,为战争提供充足的粮食和物资。二者互为表里。和平来之不易。
  
  在这样一种局面下,中央集权和君主专制制度的作用就很明显了。战争一个接着一个——两广、四川、东北、荆襄、宁夏、蒙古……必须根据军情的紧急程度和重要性,在上千公里的跨度上,来回调动成建制的军队,让他们翻山越岭、南征北战,同时还要不断的任命或撤换将领,并大规模的调度和运输后勤物资。在交通和通信条件如此落后的时代,要完成这样的任务,没有一个可以统筹全局的中央政府来组织协调,没有一个享有绝对权威的独裁君主来拍板定案,没有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地方官僚体系来征兵调粮,是不可想象的。
  
  第二个问题,我们要想:在荆襄地区,之前处于无政府状态,流民们自己耕种自己吃,不需要向官府交税纳粮,也不用承担劳役兵役,没有专制政府压迫他们,为什么还会不断的发生暴乱?反而是让他们纳粮当差,多养活一个很庞大的官僚集团(新设的县、知府、巡抚、行都指挥司)之后,反而社会稳定、民生幸福了?
  
  这个问题,得从两条线来思考。一个是正面的,一个是负面的。
  
  从正面来说,帝国政府不是光拿钱不干活的,而是要干很多很多的事,提供一些很有价值的公共服务。荆襄这个地区,虽然全是崇山峻岭,但同时又是四省交汇之处,具有很好的商贸发展条件,政府就来组织内河运输、修建道路。
  
  商旅往来,必须要有良好的治安环境,政府就来修建驿站和卫所,保护治安、打击盗贼,商业经济才能真正繁荣。
  
  荆襄地区土壤肥沃、环境恶劣,好年景容易大丰收,坏年景就民不聊生。这里气候潮湿,粮食保质期不超过两年,一旦连续两年受灾就必然出现大规模的饥荒。政府就负责从全国范围内调运粮食:灾年从外地调入粮食赈灾,丰年把粮食调往外地,把荆襄地区纳入到整个几百万平方公里的生态系统里面来综合平衡,问题就容易解决的多——这也是只有大一统的中央政府才能具备的好处。
  
  从反面来说,人性总是有好有坏,无政府状态不可能产生世外桃源,只会产生土匪社会。人一多了之后,就一定会有坏人欺负老实人,强取豪夺、不劳而获。在有人群的地方,政府不去收税,强盗就会去“收税”。西汉时期的文景之治,政府除了治安基本啥都不管,结果就是地主豪强横行州县;荆襄地区连个管治安的政府都没有,结果就是比西汉的豪强政治更坏的“土匪政治”。政府不管,自然有人来管。这些人可不喜欢什么“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田园世界,而是“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的自在生活。没有野心的,就打家劫舍、呼啸山林;有点野心的,就占山为王、称孤道寡。无政府状态的荆襄地区,是一个弱肉强食、盗贼云集的“世外桃源”。这种世外桃源,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陶渊明所描写的那种世外桃源,在现实社会是无法存在的。
  
  无政府绝不代表人民的自由,而是代表强盗们的自由。政府,就是把必要的暴力集合起来加以理性的管理和使用的这么一个机构。没有政府,就意味着暴力行为的泛滥和非理性的使用。荆襄地区在政府建立之前,人民并非真的是自己种粮自己吃,而是必须向其他暴力机构缴纳更沉重的赋税。这种赋税可以体现为被抢劫、被迫入伙当土匪或者参与叛乱等等。
  
  所以,在荆襄地区建立政府,不是平白的新增一群官老爷们来让老百姓养着,而是用一群更能干的、组织的更好的、负有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和民生幸福责任的人来取代原来的那一批山大王、土皇帝。这就是为什么新增好几套军政组织,不仅没有增加人民负担,反而大大促进荆襄地区稳定和繁荣的原因。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