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7-6)成化中兴·储君之路

2015年07月08日 谈古说今 ⁄ 共 285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43 views 次
39.6K

  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人物不能漏掉,就是皇帝朱见深。他既不是科举考试考出来的,也不是经过基层锻炼一级一级提拔成皇帝的。他的出现又是出于偶然还是必然呢?
  
  中国帝制时代皇位虽然是世袭的,但并不是说大家就只能碰运气,指望坐上皇帝的位置的人天生的雄才大略。对于储君——也就是太子——有一套非常成熟的培养体系。
  
  在明朝,太子要每天参加早朝,看着皇帝如何跟大臣们讨论和处理政务。早朝凌晨五点就开始,一般是开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这是政务观摩。就跟现在很多公司的董事长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参加董事会一样。香港富豪李嘉诚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培养他的两个儿子的。如果今天让一个小孩从六岁开始就旁听政治局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听上十年,政治能力估计也不会太差。
  
  退朝以后,内侍就要负责监督太子读书。先读四书五经或者《帝范》等讲道理的书,然后读史书。每天读什么、读多少,都有一套文官班子专门给列定计划,还要经过皇帝批准。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就休息,练习一下骑射作为锻炼放松。下午开始,就有专门的讲师——一般都是翰林院或国子监的高级官员,比如周洪谟这种——来给太子讲课,讲的内容就是上午看的部分。讲完课之后,内侍再监督着太子把讲课的内容温习一遍。
  
  每隔三天,就是一个“温书日”。这一天,老师不来讲课,也不用看新的内容。而是把前三天的内容复习一遍。
  
  然后,还要练习书法,春夏秋三季每天写一百个字,冬季每天写五十个字。遇到重要节日、天气太冷或太热的时候,可以暂停。皇帝会不时的来考察太子的学习情况,让他回答问题或者出一些题目让他写“命题作文”来应对。
  
  从这一套学习程序来看,非常的科学:讲究先预习、再学习、当天复习,然后每隔三天再整体复习一遍。很符合我们现在所说的“艾斯浩宾遗忘曲线”的规律,可以保证学习效果。
  
  从学习的内容来看,首先是四书五经这种讲大道理的书,然后就是宋代著名理学家、朱熹的弟子真德秀写的《大学衍义》一书,里面的目录包括“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六大部分。
  
  《格物》里面包括《明道术》和《辩人才》两章;
  
  《致知》里面包括《审治体》和《察民情》两章;
  
  《诚意》和《正心》谈的是个人道德修养,没有分章;
  
  《修身》则包括《谨言行》和《正威仪》两章;
  
  《齐家》则包括《重正妃(挑选和管理好后妃)》、《严内治(管理好太监)》、《定国本(管理好太子和其他儿子)》、《教戚属(管理好外戚和亲属)》四章。
  
  这一套东西,把治理国家的基本注意事项给讲清楚了。
  
  学习这些大道理的同时,太子还要读历朝历代的史书,包括《左传》以及《史记》以来的断代史和《资治通鉴》。读的都是原文,不像咱们今天这样,中学历史学的都是经过严重简化的、干巴巴的历史教材。
  
  除了这种标准的经书和史书外,太子还要学习之前的皇帝专门为教育储君而写的一些资料。比如唐太宗李世民写给儿子李治的《帝范》,明太祖朱元璋编写的《储君昭鉴录》、明成祖朱棣编写的《文华宝鉴》及《圣学心法》,还有明宣宗朱瞻基编写的《帝训四书》等等。此外如《贞观政要》等优秀政治经典也是必读书目。
  
  这些都是朱见深当太子期间被要求反复学习的材料。多年太子当下来,对中国历朝历代的治乱得失,已经是相当清楚了。可以说,一个当过几年太子的人,对中国历史的了解程度,达到文科博士的平均水平当无问题。朱见深刚一当上皇帝,就为《贞观政要》写了一篇序言,大谈自己要学习唐太宗治理好天下的理想。这篇序言现在已经成为《贞观政要》的一部分,在大部分版本上都可以找到。读了之后就知道,那古文功底和政治学功底已是相当了得,不能拿今天十七八岁高中毕业生的水平来评判。
  
  除了跟着上朝学习和读书写字以外,皇帝还会随时派遣太子去处理一些政务,或者辅助大臣处理政务。比如朱元璋下令逮捕蓝玉审判的时候,就是皇太孙朱允炆带着吏部尚书去审的。朱棣到漠北去打蒙古,期间就由太子朱高炽代为处理政务。后来朱高炽当了皇帝,则把儿子朱瞻基派到南京那个“留守中央政府”去锻炼。此外明朝还有个特殊传统,就是皇帝本人要带着太子去拜访农家,了解农民的生活疾苦,这是朱元璋传下的惯例。
  
  所以,当太子是很辛苦的,早上五点跟着上朝,然后不停的读书学习一直到天黑,要全面学习治理国家的各种必备知识,要参与很多政务处理,出席诸多礼仪大典。此外还很有危机感,虽然废掉太子的情况很少发生,但只要发生了,这个太子基本上都会死的很惨。因此必须谨小慎微、认真学习,不能让皇帝对自己的能力和态度产生太大的怀疑。
  
  经过这样的培养,这样的人坐到皇帝的位置上,才能具备治理国家的能力。
  
  朱见深基本上就是完整的按照这一套训练程序教育出来的皇帝。他当太子的时间很长,从土木堡之变前被立为太子,在朱祁钰当皇帝之后三年被废掉;朱祁镇“夺门之变”后又接着当了七年的太子。累计当了十年太子。这个时间足够把太子必读的各种经典文献很认真的读上好几遍,思考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废太子的经历也让他有足够的危机感,观摩朝政、学习经史和实习政务的时候不敢有丝毫懈怠。所以在十七岁当上皇帝以后,一上台就能大刀阔斧的处理一批不堪用的文臣武将,然后不断的调兵遣将来平定国内的各种叛乱,并主持完成荆襄地区的治理变革。他的这种能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一套完整的培训程序培养出来的。[1]
  
  [1]太子的这一套培养制度,虽然也很有章法,但跟科举制度和文官选拔制度比起来,可靠性要差得多。因为皇帝首先是靠血缘关系来继承的,皇帝去世的时候太子年幼,根本没有来得及接受培养就登上皇帝位的,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或者太子培养得好好的,突然生病死了——朱元璋的太子朱标就是这种情况,临时立一个新太子,没来得及培养好就登基了,也是有的;还有皇帝死后没有儿子或者被俘了,只能从皇室宗亲中挑选合适的人来继位,这个人之前没有接受过任何当皇帝的培训(提前接受那是谋反),明朝就有三位——景泰帝朱祁钰、嘉靖皇帝朱厚熜和崇祯皇帝朱由检。
  
  太子培养制度,只能算是皇位继承制度的一个辅助制度,不是皇帝选拔的核心制度。皇帝继承的核心,是在古代的生产力水平和人民文化素质很低的条件下,用明确的规则(嫡长子继承制)来认定皇帝人选,杜绝为了争夺最高权力而发生大规模内乱,并以“君权神授”的理论来确保皇权的绝对权威,以高效调动帝国军事经济资源,组织战争或对抗自然灾害。
  
  也就是说,即使皇帝素质平均比较低,给帝国造成的损害也要小于为了争夺皇位而造成的破坏,所以不得不选择这种制度。皇帝素质能培训高一点最好,实在培训不好,也勉强可以接受。帝国养一个昏君的成本总比开打内战要强。只有出现杨广那样的暴君,皇帝继承制度才应该中断。太子培养制度只能弥补皇帝制度的某些不足,而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也就是无法保证皇帝的素质都足够高。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