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8-1)太监汪直·厂公年幼

2015年07月10日 谈古说今 ⁄ 共 380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17 views 次
39.6K

  如果朱见深在成化十三年(1477年)去世,那么他的功绩一定会在正史上被大力歌颂,被誉为一代明君。
  
  除了两广、荆襄和宁夏外,赵辅于成化三年在东北血洗建州女真,王越于成化九年在河套大破蒙古。四面八方的征讨均获得重大胜利,荆襄、两广地区纳入常态化治理,一扫土木堡之变以来的危局、乱局,重拾天下升平之势。
  
  但是,从成化十三年起,朱见深的形象就迅速黯淡了下来,在文官们记录的历史中变成了标准的昏君,以至于这样一位雄主竟然逐渐被人淡忘。
  
  因为这一年,他授权太监汪直建立了西厂。
  
  汪直,广西瑶族人。成化三年,韩雍平定大藤峡以后,挑选了一批幼童和女子作为战利品进献到朝廷。汪直是其中之一,进宫之前就阉割了。
  
  当时皇宫并不缺宦官。宦官在明朝政治地位很高,宫内有一整套为皇帝服务的宦官机构,不仅是生活服务,主要还是协助处理政务,权力很大。此外,出兵打仗有监军、战略要地有镇守太监。太监是宦官的高级职位,下面还有少监、监臣、奉御、长随、典簿等等,跟文官机构一样分为很多等级,从底层做起一级一级往上爬,有固定的工资收入不说,混到一个小有权势的职位机会还是不小的。一些贫苦家庭如果孩子比较多,又不能供养他们念书考取功名,就会自行阉割一个争取送进宫,就有机会将来做官。不仅自己的生计不愁,还能扶植整个家族。自行阉割的人太多,根本招不完,在明朝都成了一个社会问题,为此专门下过禁令:不准民间自行阉割。
  
  韩雍进献的这一批幼童,必然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宝贝”,不是送进宫来充数的。就跟攻打外国抢到一批奇珍异宝进献皇帝一样,是比较罕见的物品。在这一批幼童和女子中间,还有一个姓纪的女子被分配去管理后宫的仓库,因为偶然的机会被朱见深看见,马上就给“临幸”了,为朱见深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后来的明孝宗朱佑樘。从这个事情也可以看出,韩雍挑的这批人至少都是相貌很不错、颜值很高的。汪直应该也是那种皮肤白嫩、眼睛大大的,一看就叫人喜欢的小孩,才有资格从广西那么远的地方被送到皇宫来。[1]
  
  汪直进宫的年龄,史书上没有记载,但必然是极小,以至于完全记不得大藤峡惨祸。不然这种叛军的后代,父母亲戚都被明军屠杀殆尽,把他放到皇宫里面,万一心存怨恨,哪一天对皇帝动手,韩雍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十年之后,也就是成化十三年,内阁首辅商辂弹劾汪直,奏章里面说:“今汪直年幼,未谙世事,只凭韦瑛等主使”。《宪宗实录》在记录汪直开西厂的时候,也用的是“年幼最得宠”。“年幼”这个词不可能用到十四岁以上的人身上。又过了两年,汪直出外领兵打仗的时候,《宪宗实录》才说他“年少喜功”,可见记录者的态度很严谨,把“年幼”和“年少”区分的很细。据此可以推测,在成化十三年,汪直建立西厂的时候,年龄应该不超过十四岁。成化三年进宫的时候,则最多只有四岁。
  
  刚进宫,就被分配去伺候万贵妃。万贵妃这种皇帝独宠的后宫显贵,肯定有很多人争抢着要去伺候她。这么一个从广西送过来的、没有任何背景的三岁小孩能够获得这个机会,只可能有一个原因:长得好看、聪明伶俐。要么是万妃亲自挑选的时候看上了,要么是朱见深或者手下人想送给她讨她开心,不管哪一种,都要汪直长得足够好看才行。
  
  前面我们说了,成化二年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的万妃刚生了一个小男孩,到了年底还没有满一岁就去世了。可以想象万妃心里的那种悲痛。没过几个月,送来一个跟她儿子年龄差不多的小男孩,天真浪漫、聪明可爱,天天陪在身边。肯定是母爱大爆发,当亲儿子养着。朱见深那个时候也是一样,既有丧子之痛,又为万妃伤心。见着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在万妃身边,也必然极为宠爱,在感情上把他视为自己和万贵妃的孩子一般。
  
  没过几年,汪直就被朱见深封为御马监太监。
  
  太监,就跟今天的“总监”一样,是一个大部门的负责人。御马监是宦官机构中权势仅次于司礼监的部门,跟兵部一起,共同掌管天下兵马调动。御马监太监与兵部尚书权力相当。根据史书记载,汪直被封为御马监太监的时间不会晚于成化十年,那时候汪直也就十来岁。[2]朱见深直接把一个十岁小孩封为正部级高官,不可能是昏了头想让他干什么大事,应该就是纯粹的宠爱,赏个大官哄他开心——注意是朱见深哄汪直开心,而不是相反。御马监的事务还有其他太监管理(兵部尚书也经常不止一个,各自分管一块)。
  
  到了成化十二年,京城里面发生了一系列怪事,主要是闹妖怪,搞得人心惶惶,其中还有妖人跟宫内的太监勾结混入皇宫,被发现了杀掉。这一系列事情,引起了朱见深的警觉。就跟朱元璋发现占城贡使到南京来没有人跟他报告一样,朱见深也开始怀疑官僚机构给他汇报的情报有所隐瞒。就派十二三岁的汪直带着两个校尉(低级武官,应该是给汪直当保镖的),化妆成普通市民,骑着毛驴或者骡子,出宫去打听消息。“大政小事,方言巷语,悉探以闻”。汪直足够聪明伶俐,打听到了很多有价值的消息,又没有暴露身份,朱见深非常高兴,觉得可以好好的用一下汪直。
  
  这样过了半年多,朱见深觉得时机成熟,正式下令成立“西厂”,任命不到十四岁的汪直担任西厂提督,派韦瑛等人给他做助手,再从锦衣卫等机构调一批人员来负责具体的侦查、抓捕、审讯等工作。之所以不直接任命汪直当东厂太监,而是另开一个西厂,主要原因应该是汪直“年幼”,东厂是司礼监管着的老牌监察机构,任命升迁都有一套程序管着,比较麻烦,所以干脆新设一个,让汪直放手去干。
  
  西厂成立后,办的最轰动的一件案子就是“杨晔案”。杨晔是杨荣的曾孙,在福建担任建宁卫指挥(军分区司令)。杨荣就是朱瞻基在位的时候著名的“三杨内阁”之一,被视为文官的楷模。杨晔的父亲杨泰当过相当于军分区副司令的职务(指挥同知),已经退休。这家人在当地横行霸道、侵占田产,还参与东南沿海的走私活动,积累了巨万家资。接连闹出了好几起人命官司,地方官员不敢管,但终究还是被个别实在看不下去的官员透露给了御史,被御史弹劾。朝廷派了刑部主事王应奎和锦衣卫百户高崇去福建调查。
  
  这个事儿本来汪直不知道的。但是杨晔携带巨资到北京行贿,因为有杨荣的老关系,基本把高级官员都打点到了,想要摆平此事。汪直是皇帝最宠信太监,也被列入行贿名单。钱送到了韦瑛那里,韦瑛就向汪直汇报了此事。汪直一听,这还了得?立即下令西厂派人去把杨晔抓起来审问,很快牵连到了其叔父兵部主事杨仕伟和姐夫礼部主事董序。
  
  这样的案子,老道的办案者会知道适可而止,否则牵连度太大,会一发不可收拾。可不到十四岁的汪直哪里懂这些?连番审问下来,朝中重臣几乎全被牵扯在内——这事儿要是犯在朱元璋手里,估计又是杀的血流成河了。
  
  西厂没有审判权,只能把审讯结果提交朱见深。朱见深下令移交法司审判,杨泰被判斩罪。杨晔则已经死在了西厂大牢。朱见深命太监钱喜和韦瑛去抄了杨晔的家,财产全部充公。但是宽宥了杨泰的死刑,只把他废为平民。杨仕伟、董序被贬官。派去福建调查的王应奎和高崇也收了杨泰的贿赂,被汪直派人在返京的路上当场搜了出来,下狱论罪。高崇病死在狱中,王应奎发配边疆充军。
  
  从这个案子,我们可以看出明朝中期官场的腐败情况:高官子弟在地方上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出了人命先是摆平地方官。被告到京城,又先后贿赂调查人员和中央高级官员。这跟曹雪芹的《红楼梦》里面的“薛蟠杀人案”是一样一样的,是帝国官场的常态。如果不是年幼无知的汪直坚持追查到底,这个事情一定不了了之。
  
  按照常理,贪污受贿好歹是件见不得光的事情,朱见深没有杀掉杨泰,也没有进一步追究其他受贿官员的责任,可以算是网开一面了,收钱的人起码应该低调一点才是。
  
  但实际情况正好相反,文官集团认为收点钱摆平人命官司并不算什么,唯独对于一个小太监竟然敢逮捕和审讯“文官楷模”杨荣的子孙,感到非常愤怒。经过商议,先由首辅商辂起草,四大阁臣联名上书;然后由兵部尚书项忠起草,六部九卿联名上书,弹劾汪直,要求裁撤西厂。
  
  [1]20世纪,北京门头沟出土过一块墓碑,上面记录了一个叫李质的太监生平,是跟汪直同一时期由韩雍从广西进献进宫的,其经历可以作为一个对比:“朝廷命将出师讨断藤峡。兵踰化州路,公方髦髧,不知趋避,为过兵执去。主将见公容止与众迥异,报捷后乃进于朝。宪宗纯皇帝见而悦之,乃付御用监太监廖公寿名下。”(齐之鸾《明故神宫监太监李公墓志铭》)里面明确提到“髦髧”,也就是年幼的意思;进献的原因是“容止与众迥异”,也就是长得好。进宫后,朱见深亲自挑选,觉得不错,就让御用监太监负责抚养。据此推测,汪直也可能是朱见深见了觉得乖巧可爱,或者很像自己和万贵妃所生的孩子,才把他派给了万贵妃。
  
  [2]跟汪直同时进宫的李质,按照其墓志铭记载:“成化丙申,自长随升奉御。癸卯,升尚衣监右监丞,给乾清宫事。弘治庚戌,转升惜薪司右司副佥押署事。癸丑,升司丞。乙卯,升御用监右少监。戊午,升太监”。
  
  也就是说,这个人在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进宫,成化十二年才被从长随升为奉御,十九年升为监臣;弘治九年(1493年)升为司丞;弘治十一年升为少监,弘治十四年(1498年),升为太监。从进宫到升为太监,经过了六个职级,用了三十一年。对照汪直十岁左右就直接当上御马监太监,可见其提升之速。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