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8-7)太监汪直·奇袭威宁海:摧毁蒙古王庭的战役

2015年07月17日 谈古说今 ⁄ 共 511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991 views 次
39.6K

  朱见深大加封赏三位统兵将领。回到北京后,朱见深又让他掌管十二团营,也就是京城戍卫部队。这是明朝最重要的精锐,原来一直是亲信武将掌握,再派亲信太监监督,皇帝才能放心的。但朱见深竟然直接让太监掌管,可见其对汪直信任之深。更何况此时的汪直,还掌握着西厂和锦衣卫,朱见深简直就是把身家性命交给了汪直保卫。
  
  不过,对这样的荣耀和责任,汪直好像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出去征战了一回之后,他就彻底的迷上了边关战火,对内政事务不那么上心了。没过多久,他又请求朱见深派遣他和王越共同去防守大同。
  
  王越,就是汪直被弹劾后第二天跑去跟内阁争执的那个都察院长官。他跟韩雍、项忠一起,是朱见深时代最能打仗的三员大将。这三个人都是进士出身,真想不到考八股文怎么能考出来如此生猛的家伙,而且一下就是三个。而在这三个人当中,最厉害最生猛的,就是王越。
  
  历朝历代,非军功不能封爵。明朝也是如此。而文官虽然有军功,一般也不封爵。但实在功劳很大的,也可以封爵。整个明朝276年的历史上,科举出身的文官被封爵的只有三个人,都姓王。第一个是朱棣时期的王骥,第二个就是王越,第三个则是心学大师、正德时期平定宁王叛乱的王守仁。
  
  王守仁是王越的忠实粉丝。他对人讲过一个故事,说他在考进士之前做了一个梦,梦见王越亲手赠给他宝剑,把他激动的不得了。后来,王越在家乡病逝,朝廷命王守仁去给王越修建坟墓。王守仁尽心竭力,很快就把墓修好了。王越的家人很感激他,要给他钱。王守仁坚决不收。他们就把王越生前用的剑送给他。王守仁想起之前做的那个梦,大吃一惊,不敢推辞,就收下了。后来他就跟王越一样,成了明朝最后一个被封爵的进士。
  
  这个王越确实是个奇人,在满朝文武都敌视汪直的时候,唯独他跟汪直走得最近。此时王越已经五十多岁了,而汪直才十三四岁,论年龄可以当汪直的爷爷。但二人经常一起聊天,谈的非常热络,而且应该是聊得很深入。后来汪直跟王越闹矛盾。王越还威胁汪直:你再不给我面子,我就把当年你跟我讲的宫廷秘闻捅出去。汪直很快就服软了。
  
  等汪直被弹劾,第一个出头为他说话的,就是王越。
  
  在认识汪直之前,王越早就已经军功赫赫了。韩雍和项忠在南方平叛的时候,负责在北方防守蒙古的就是王越。由于主力南下,北方相对空虚,但王越还是不断的取得胜利。
  
  应该说这些胜利基本都是小胜,因为当时蒙古已经开始恢复强大,而明朝军屯制度废弛,明军主力又在南方,防守已经非常费力。只是因为王越实在水平太高,每次蒙古入侵,总能抓住机会出奇兵收拾他们一下,所以看起来竟然对蒙古占据了胜利。等到成化八年,项忠平定荆襄的战争基本结束,朝廷就开始不断的给王越施加压力,要求他把蒙古人彻底赶出河套地区。
  
  河套,就是阴山以南、长城以北的黄河中游平原。这个地方是明朝的传统势力范围,已经农耕化,是重要的粮食产地,但也有未经开垦的大片草原。汉民族和蒙古等少数民族杂居于此。
  weinihai
  阴山以北的蒙古草原冬天非常寒冷,所以蒙古人就经常回到这里来“过冬”,顺便抢劫一把(也可以说主要是来抢劫的,顺便过冬)。蒙古骑兵越过阴山过来并不容易。但明军也不好在长城以北进行防守,基本就是据守在“大同-榆林-银川-张掖”这一带的长城据点,建立了“宣府、大同、太原、榆林(延绥)、固原、宁夏(银川)、甘肃(张掖)”七大军事重镇,跟防守建州女真的蓟州和辽东两镇一起,并称为“九边重镇”。蒙古人来了,就出长城进行打击,打完了又回到边镇守着。所以,这里就成了蒙古和明帝国反复争夺的地区。
  weinihai1
  插图:明朝“九边”重镇分布图
  
  王越上书表示坚决反对“搜套”行动。因为他很了解明军边防废弛的情况,认为现有兵力不足以清空河套的蒙古人,目前可以河套边镇总共才有八万军队,这是远远不够的。要“搜套”起码也要十五万军队。但是朝廷议论的结果,原来北边打建州女真和南边打荆襄的时候,边镇军队也就四五万,你王越都能不停的打胜仗,现在守军增加到八万了还不行?还想要十五万?肯定是你畏战。弹劾的奏章也是一个接一个。
  
  朱见深比较信任王越,把这些奏章都压下来了。但王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如果不能尽快取得一个重大的胜利,可能真的要获罪了。
  
  事实证明,对王越这种军事天才,给他施加点压力,潜能是无限的。被逼急了的王越一咬牙,拼了。成化九年九月时候,趁着蒙古(鞑靼部)可汗满都鲁大举入侵河套,王越探听到了满都鲁把后方驻地设在红盐池(河套地区的一个湖泊)附近,于是决定冒险绕过蒙古骑兵主力,突袭其大后方。王越派刘聚等人带领一万余人拖住满都鲁的主力,自己亲自带领4600精锐,昼夜兼程,两天两夜急行军800余里,奇袭红盐池。
  
  在距离驻地还有二十里的时候,蒙古军发现了王越,一方面紧急派人告知满都鲁,一方面集结余部出战。王越轻骑突击,很快突破了对方防线,斩首三百五十余级,获驼马牛羊器械物资无数,把搬不走的各种物资如帐篷房屋等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满都鲁接到后方被袭击的消息,急忙率军撤退。刘聚早就按照王越的安排在路上设下了埋伏,一路不断追赶伏击,又斩杀两百余人。满都鲁等返回红盐池的时候,发现妻子畜产已荡尽,全军“相顾痛哭”。急红了眼想要报仇,开始追击王越。
  
  满都鲁也是气晕了头:从红盐池派人送信再到他返回红盐池用了很长的时间,突袭部队难道不是应该早就跑远了么?眼看着王越的帅旗就在前方,当然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报仇。
  
  结果是,被王越带进了埋伏圈,打败了。
  
  这一仗打得蒙古军队心惊胆战,数年内不敢再进入河套地区。王越冒着巨大的风险,以身诱敌,虽然没有全面的“搜套”,但前后只动用了约两万军队,就基本达到了让蒙古骑兵远离河套地区的目的。
  
  这是数十年来对蒙古取得的最大胜利,朱见深非常高兴。为了表彰王越的功绩,专门设了一个“三边总制”的职位给王越,也就是坐镇固原,负责甘肃、宁夏、延绥(榆林)三大军事重镇的总指挥,各镇的总兵、巡抚都要听其节制。
  
  由于这一仗打完之后蒙古人就基本不怎么来河套骚扰了,朱见深很快又打起了“鸟尽弓藏”的小心思。成化十三年,也就是逼走韩雍之后的四年、从荆襄召回项忠之后两年,朱见深把王越也从边关召回北京,让他当起了都察院的长官,取消了他的兵权。而派“工程专家”余子俊前往榆林地区大力修建长城。这说明朱见深对河套地区的安全状况已经比较满意了,希望从积极进攻为主,向巩固防守转型。
  
  这个时间,正好赶上汪直开设西厂。王越就跟汪直勾搭上了,卷入了西厂撤销和重开的一系列风波。对这种战争英雄,汪直一向十分崇拜;对王越来说,跟汪直结交,除了意气相投之外,应该也有利用一下汪直,重新带兵打仗的意思。因为汪直是皇帝最信任的人,而且很容易就试探出来这个小孩子对战争充满了向往。
  
  陈钺和马文升在辽东闹矛盾的时候,王越就撺掇汪直,带上他去辽东打仗。但陈钺也看中了汪直对皇帝的影响力。汪直到辽东的时候,陈钺带兵出城五十里相迎,一路巴结奉承兼说马文升的坏话。二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征讨建州女真,就没带王越去。
  
  等汪直从辽东回来的第二年,也就是成化十六年,蒙古骑兵又开始来骚扰了。因为两年前满都鲁去世,没有儿子。蒙古(鞑靼部)就拥立了新的大汗,七岁的巴克蒙图(明朝一直很萌的把他称之为“小王子”)继位。满都鲁的皇后满都海,根据蒙古风俗,又嫁给了巴克蒙图,继续当皇后,成为蒙古的实际统治者。
  
  这个叫满都海的女人非常强悍,经常亲自带兵冲锋。在蒙古文献中,被描写为神话般的女英雄:武艺高强,能征善战,政治军事才能出众。32岁的她坚持立巴克蒙图为大汗,一方面是因为巴克蒙图是“黄金家族”成员,也就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另一方面巴克蒙图年龄幼小,有利于她掌权。这两个动机,都说明满都海是一个很有雄心的女人,后者是为自己,前者则是为整个蒙古的复兴,二者并不矛盾。
  
  满都海带着年幼的巴克蒙图南征北战,不断教育他如何才能承担起复兴蒙古的责任。经过两年的战争,基本上平息了因为满都鲁去世带来的汗位之争。蒙古鞑靼部落又重新团结起来。红盐池之战的伤痛逐渐被忘却。蒙古军队再次南下,开始入侵河套地区。
  
  王越瞅准了机会,让汪直去请朱见深派兵征讨。
  
  朱见深一般来说总会在第一时间批准汪直的申请,这次也不例外。汪直被任命为监军、朱永为总兵,王越“提督军务”,前去征剿。
  
  对这次出征,王越和汪直应该是早有预谋的。一年之前,汪直就上过一道奏章,说大同在朱棣朱瞻基时代,有军马一万五千匹,但是最近几十年没有清点过,现在不知道还剩多少,请边境守将清点,数量不足的及时补齐。
  
  这一检查,果然发现大同军马数量严重不足。为了把马匹补齐,层层摊派,搞得很多军户卖儿卖女才能完成任务。这件事情被史官郑重记录下来,作为汪直的一大罪状。
  
  成化十六年五月,户部又上报:全国各地大量积压食盐米粮,这是由于汪直之前曾上奏说边饷紧缺导致的。
  
  从军马和米粮的事情来看,汪直和王越早就商量好要在边境打一场大仗了——现代战争,判断对方军事意图的一个方式,就是观察对方有没有大规模的进行后勤动员。如果只是调动军队,那么很可能是虚张声势。2014年乌克兰危机期间,俄国总统普京宣布在乌克兰边境搞军事演习。西方情报机构的很快获悉这次演习没有大规模的派遣医疗人员,说明应该是真的军事演习,没准备真的打乌克兰。
  
  等到朱见深真的批准出征的时候,汪直和王越已经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
  
  王越非常清楚蒙古和明军的实力对比,正面的硬碰硬作战明军并不占优势。这一次他打算故伎重演。
  
  经过探听得知,巴克蒙图的王庭在威宁海子附近。这个地方不属于河套地区,而是要北上翻越阴山山脉才能到达。这对骑兵偷袭是非常不利的。阴山以北是蒙古人完全控制的地区,跟河套地区的红盐池不同:道路与环境皆不熟悉,后勤补给和接应部队也完全没有,万一路上碰到蒙古骑兵那就只能是活该倒霉。
  
  对这些问题,王越肯定是经过了充分的考虑和估计,不可能是纯粹想赌一把,并且跟汪直反复商量过。这两个岁数差了四十岁的人能够聊到一块儿,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都有足够的冒险精神。二人应该是一拍即合,并这个计划感到十分兴奋。
  
  大将军朱永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以治军严谨而著称。他们估计朱永不大可能同意这种冒险作战,所以找了个借口把他支开了:说要分兵两路攻击蒙古,让朱永带了两万人,前往河套地区寻找蒙古骑兵的踪迹;然后王越和汪直从宣府和大同抽调最精锐的两万部队,从大同奔赴威宁海子方向。
  
  这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两万大军白天隐藏、晚上行军,沿途不断布下伏兵准备接应,经过二十七天的秘密行动,大约有一万骑兵到达威宁海子附近。
  
  在发动总攻的前夜,突然下起了漫天大雪。
  
  王越和汪直各自统帅一路,分道向王庭发起攻击。由于天黑而且下雪,敌人对此完全没有察觉。上万明军从天而降,很多人从睡梦中惊醒,起来抓起衣服就跑。
  
  这次雪夜突袭彻底摧毁了蒙古王庭,斩首四百三十余级[1],俘获马驼牛羊六千,“小王子”巴克蒙图逃脱,但是皇后满都海被杀。
  
  自从朱棣去世以后,蒙古在对明朝的作战中完全处于进攻的一方,所有战斗都在明朝境内的河套地区开打。不管打赢打输,抢完了就退回大本营休息。这一次明军竟然翻过阴山摧毁王庭、击杀皇后,对因为军队腐败而长期处于守势的明朝来说,不可不谓之奇功。
  
  这次胜利还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就是朱祁镇被蒙古俘虏期间,就被关押在威宁海子。朱见深当然特别高兴,破格把王越加封为“威宁伯”,可以世袭,让他成为明朝历史上第二个以文官封爵的人;至于汪直,因为是太监,则只能增加俸禄。
  
  [1]斩首数量和杀敌数量不是一个概念。斩首数量需要士兵自己把头割下来,战后交给专门的报功官清点才算数,而且老人和妇女儿童不算。但是战场混乱,再加上放火烧掉不少尸首,斩首数量一般会远远少于实际杀敌数量。特别是这种奇袭作战,取胜后需要尽快撤退,没有足够的时间打扫战场。
  
  对比万历年间明朝攻打平壤的战斗。明军先是攻克了平壤,然后又在城外设伏兵大败日军,战后是明军控制战场。后来明军报功在平壤斩首1250颗,后来的伏击又斩首360颗,一共是1610颗。防守平壤的小西行长兵力大约有15000人,战役结束后小西全军只剩6500人左右(桑田悦《简明日本战史》),减少8500人,死亡数量应该不会低于6500人。在明军有充裕时间打扫战场的情况下,取得首级和杀敌的比例也就1:4左右。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