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9-3)以德制夷:蒙古入贡与王越之死

  • A+
所属分类:谈古说今

  朱佑樘“以德治国”的理想不仅体现在内政上,在外交上也是如此。
  
  弘治元年,朱佑樘任命许进为大同巡抚。这个许进之前积极参与弹劾汪直和陈钺,被朱见深下狱审问过。按照文官集团的道德标准,有这种经历的那当然是“正人”,必须要重用的。朱佑樘一上台,他就被多次推荐,委以重任。
  
  许进刚来到大同,小王子也来了。早大同城外连营三十里,自称“大元大可汗”,要求“入贡”。许进向朝廷报告情况,绝口不提兵临城下的事,而是说:“今小王子以皇上嗣统,感恩向化,遣使入贡”——原来小王子是因为受朱佑樘即位而受到感化,所以才来入贡的。
  
  朱佑樘竟然相信了许进的鬼话,同意小王子入贡:以后我们可就是“天朝和属国”的关系了。
  
  可问题很快出来了:小王子派了五百人来入贡,一路好吃好喝,强买强卖,几倍的赏赐都拿回去了,但没多久又带兵到河套抢劫。
  
  言官们愤怒了:说好的“感恩向化”呢?
  
  面对诸多弹劾许进的奏章,朱佑樘坚持认为只要我以诚待人、别人一定会诚以待我。这些破坏民族团结的声音被置之不理。
  
  弘治三年,小王子大举入侵河套,两边都上阵砍人了,这下该撕破脸了吧?但在和平使者许进和热情好客的皇帝推动之下,双方关系很快恢复如初了。
  
  朱佑樘和许进始终认为:可以用儒家之道来感化小王子,让他成为大明的朋友。他们有一个美好的设想:小王子统帅的蒙古鞑靼部既然承认了自己是大明的“朝贡国”,那他就可以阻挡更北方的蒙古瓦剌部落的入侵,成为中国北方的屏障。这可是堪比汉朝招降呼韩邪单于、唐朝招降突利可汗的盛事啊![1]
  
  但他们也不想想,汉朝招降南匈奴单于呼韩邪,是持续一百年以上对匈奴的残酷打击之后才取得的成果。而且招降以后,也没有指望呼韩邪单于能帮助他们防卫北匈奴,陈汤依然远征五千里把北匈奴单于斩首;唐朝招降突利,也没指望他能帮忙解决突厥问题,而是派李靖出塞三千里,杀敌上万,活捉吉利可汗。明朝根本没有这种军事优势,怎么可能天上掉馅饼,突然让一个强邻变成屏障呢?
  
  在朝廷上下一片祥和气氛中,河套地区的蒙古人越来越多了。当初朱见深逼着大同军户卖儿卖女凑足战马、预征一年以上的赋税,十多万将士多年浴血奋战,王越和汪直出塞千里冒险奇袭才收复的河套平原,就这样被蒙古人不声不响的给占了回去。[2]
  
  弘治八年,小王子正式撕破了对明朝的伪装,攻打甘肃、宁夏、宣府,三入辽东,基本上从西到东把“九边重镇”虐了一遍。弘治九年,又到宣府、大同、榆林一带烧杀抢掠。朱见深十多年心血稳定下来的北方安定局面荡然无存。
  
  这种情况下,实在是没办法再假装小王子是北方的“屏障”了。许进此时已经被升官了,不再负责边境防务。朝廷讨论了半天,始终提不出合适的候选人。朱佑樘可是真着急了,一咬牙,做出了他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
  
  召回汪直!召回王越!
  
  汪直又从南京回来了,从奉御重新升为太监;王越恢复爵位,再次担任三边总制。
  
  朝廷这下算是炸了锅了。北方被蒙古打成狗了那都是小事,可以慢慢研究对策;汪直复出可是要动摇祖宗基业的大事,必须立刻制止。无数大臣上书强烈抗议,还有官员要求辞职,表示与汪直水火不容。
  
  朱佑樘自当皇帝以来,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没办法,只好把汪直遣送回南京去了,不过没有贬职,还是太监。
  
  这样,大臣们才勉强同意让王越复出,担任三边总制。
  
  弘治十一年,王越复出后第二年,小王子再次入侵河套。王越第三次使出他的看家本领:后方偷袭。派出六千骑兵,从宁夏(银川)出发,分为三路,七十三岁的王越自带一路,避开蒙军主力,向西北行军三百里,翻越贺兰山,衔枚夜袭[3],大败后方守军,斩首四十三级,俘获牛马六百余,焚毁各种帐篷等物资。小王子闻讯立即退兵。
  
  《贺兰山后大捷》
  
  王越
  
  兵事驱人老未闲,衔枚夜度几重关。
  
  地空虎穴藏勍[4]掠,天运神机破大奸。
  
  杀气平吞湖海水,威声高压贺兰山。
  
  凯歌齐唱红旗舞,报道元戎得胜还。
  
  进士出身的王越不仅是一代名将,也是明朝著名的诗人,其诗风以重现汉唐边塞诗的气魄与雄浑而闻名。这是他写的最后一首边塞诗,也是最后一次军事胜利。
  
  这次胜利让他又一次升官,官居一品。但这些并没有什么用。文官集团针对他的打击早就在酝酿了。那个收黄米白米的李广在贺兰山大捷之前一年死掉了。朱佑樘拿着那个账本谁也没有追究,但文官们却想办法把这个事情往王越头上扯。扯来扯去,说王越几年前曾经跟李广结交,让李广在皇帝面前说好话,让他重新回到都察院当官,只是因为遭到言官上书反对才作罢。
  
  这事儿有可能有。因为王越一向不太讲究,当初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跟汪直结交,贬官回到老家后天天花天酒地,一点也不低调。现在换成了李广受宠,估计黄米白米也该送就送。
  
  不管怎么说,反正就是王越一边在前方打胜仗,言官们一边在后面弹劾他勾结李广,有不法行为;另外就是领兵深入敌境,虽然打赢了,但是把军队置于危险的境地,属于贪功冒进,不可效法等等。
  
  对此,如果换了朱见深,既然王越还有用,那是一定要护着的,一边要下诏安慰王越受伤的心灵,一边还要谴责言官生事——当年他就是这样保护项忠、韩雍和商辂的。但朱佑樘什么也没有做。
  
  贺兰山大捷之后五个月,王越在一片弹劾声中,“忧恨而卒”,享年七十四岁。
  
  王越死后,天下再无人是小王子的对手。此后关于蒙古入侵的记录,明军就只有“败绩”、“逗留不进”、“久无功”之类的记载了。
  
  弘治十三年冬天,小王子再次率众南下,侵占河套。这次把王庭都搬过来了。朱佑樘实在忍无可忍,任命朱晖(威宁海之战前,被汪直和王越支开的大将军朱永的儿子)佩大将军印,统领五名正一品武将,太监苗逵监军,尽遣明军主力,兵分五路进剿。等大军开到宁夏,蒙古人已经“饱掠而去”,明军“斩首三级”,宣布取得了胜利,然后退兵。
  
  但蒙古军队并没有真的撤退,不过从宁夏跑到了固原、平凉、庆阳一带抢劫。这几个地方的守将全部龟缩在城里不敢出战,任凭蒙古军队横行。朱晖带领大军慢悠悠的开过去,等蒙古人抢够了,在后面截杀了几个掉队的,斩首十二级。
  
  为了这十五个首级的战功,“边民死者遍野,诸郡困转输饷军,费八十余万”[5]。
  
  战后,朱晖上报了有功将士一万多人。朱佑樘全部给予赏赐,并派出太监在北京城门举行仪式,欢迎得胜归来的明军将领,给二百多人升官一级。
  
  ——不管怎么说,这可是贺兰山之后三年来对蒙古最大的胜利啊!
  
  朱晖报功人数虽然有点夸张,好歹还有十五个首级作为支持。就在之前一年,三万蒙古军到大同一带劫掠,守军龟缩不出战。等到蒙古军队劫掠八天之后,满载而归,游击将军张俊这才带领六百人追击,连一个首级都没有捞到,就上报邀功,声称自己击退了三万蒙古骑兵。
  
  朱佑樘见了奏报大喜,把张俊提拔为大同总兵!
  
  这件事情实在过于荒唐,想不通朱佑樘是怎么想的。也许是当时连蒙古人退兵的时候敢于象征性的追击一下的将领都没有了,张俊还能算是比较勇敢的。除此以外实在找不到别的解释。
  
  当上总兵的张俊后来再无尺寸之功,屡屡被弹劾遇敌怯缩不敢出战,朱佑樘一概不听。
  
  弘治十七年,小王子主动绝贡,连派几十个人进来说几句好话就能领一大堆赏赐回去的事都懒得干了。
  
  朱佑樘“以德制夷”的策略终于还是失败。
  
  [1]“朝廷能与小王子通和,若汉之呼韩,唐之突利,使为外藩,瓦剌虽强,岂能越小王子而入哉?”《孝宗实录》卷九十七
  
  [2]http://tieba.baidu.com/p/1931296220?pn=4
  
  [3]衔枚:突袭的时候,人嘴里衔个东西,保证不开口说话,以保持安静。
  
  [4]勍(读音,晴):强敌。
  
  [5]《明史·朱晖传》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