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10-5)治乱得失·景武霸业:汉景帝与汉朝酷吏政治的发端

2015年08月27日 谈古说今 ⁄ 共 215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108 views 次
39.6K

  “文景之治”主要是汉文帝时期,景帝长期不被重视,认为他只是文帝政策的模仿者。这是错误的。
  
  景帝是个狠角色,跟他的父亲完全不是一个治国思路。他还在当太子的时候,吴王刘濞的太子(他的堂兄弟)进宫,跟他一起下棋。这个吴太子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脾气很大,下棋的时候耍赖、出言不逊,景帝当时就抄起棋盘一顿暴打,竟然给打死了。这事儿应该是失手,但也可以看出来景帝从小就是不好惹的主儿。
  
  文帝时期,把铸币权下放。邓通是文帝的宠臣,因为给文帝用嘴吸他身上的痈而深受信任,他的家族也是四川地区的大豪强,被文帝授予了自己铸造钱币的权力,富可敌国。景帝一上台就取消了邓家的铸币特权,然后把邓通抄家,一枚铜钱都没给他留下,最后邓通竟然被饿死。
  
  然而邓通只是小问题,吴王和楚王这些大的封王不仅有铸币的权力,在其封国范围内还有行政、征兵、征税的权力,这才是最可怕的。他们在文帝时期过得很滋润,实力迅速壮大,到了可以威胁中央政权的地步。文帝对他们的宽容,可以说是养虎为患。景帝收拾完邓通之后,就又开始“削藩”,减少诸王的封地和权力,激起了“七国之乱”。
  
  景帝派兵镇压,下诏:“以深入多杀为功,比三百石以上皆杀,……敢有议诏及不如诏者,皆腰斩”。铁腕之下,七国之乱只用了几个月就被平定了。七个叛乱的封王全都被杀,无一幸存。平定叛乱之后,景帝立即把封国的各项权力取消,只保留他们的土地收益权。
  
  削藩成功之后,他又开始大力整肃豪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酷吏”郅都登场。
  
  郅都这个人,性格耿直,“敢直谏”,做事情不留情面。
  
  ——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媒体报道过他的事迹,上个世纪80年代他担任农村改革所所长,到河南调研。河南有灌酒的风气,负责接待的官员劝他喝酒。他不喝。一个办公室主任就走到他面前,端着酒杯跪下了,说:“领导不喝我就不起来。”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都是连忙说:“赶快请起,我喝就是。”结果王岐山就说:“你喜欢跪着就跪着吧。”继续吃饭。别人想要代他和,化解尴尬的局面,他还不让。那个官员跪了一会儿就自己起来走了。
  
  估计这个郅都也是这种性格,所以史书说他敢于“面折大臣于朝”,就是当众不给人面子的那种。
  
  济南郡的瞷(读音:见)氏家族,仗着宗族户多人众,称霸地方,属于地方豪强的典型代表。地方官“莫能制”。景帝于是拜郅都为济南太守,处理此事。郅都到任后,立即将瞷氏家族的几个首恶分子诛杀,开西汉以严厉手段打击豪强之先河。严刑峻法之下,济南治安很快好转。
  
  随后,景帝又调他到长安管理首都地区治安。郅都不避权贵,凡犯法违禁者,不论何官何人,一律依法严惩。高官显贵们对他又恨又怕。偏偏郅都为官清廉,抓不到把柄收拾他。只能侧目而视,背后称他为“苍鹰”,意思就是说他执法异常凶猛。
  
  景帝的儿子临江王刘荣在封国违法侵占土地,被召唤进京受审。郅都严厉审讯,刘荣恐惧,在狱中自杀了。窦太后得知孙子的死讯,异常愤怒,要求皇帝严惩。景帝为了保护郅都,将其革职回家,让太后眼不见为净。
  
  匈奴入侵雁门关,景帝又想起郅都来,瞒着窦太后悄悄的派他去担任雁门令。郅都打退了匈奴的进攻。但这事儿被窦太后知道了,她就越过皇帝直接派人去把郅都逮捕下狱,然后再要求景帝严惩。景帝说:“郅都是忠臣。”窦太后说:“难道临江王就不是忠臣吗?你要想保他可以,把我孙子还给我。”景帝无法回答,只能同意把郅都处死。
  
  ——郅都生前,对亲戚朋友的各种请托,总是一律拒绝。他说:“既然已经抛弃父母、远离故土来当官,我就应当在官位上奉公尽职,保持节操而死,终究不能顾念妻子儿女。”现在因为这样被处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
  
  后来景帝又任用了好几个类似的酷吏,杀掉了一大批贪官豪强,并且把地方上的部分豪强迁徙到关中来给他建造陵墓。正因为在他治下发生了一系列比较血腥暴力的事件,虽然大家都说“文景之治”,但儒家学者一般不把景帝视为圣贤的君主,而只推崇文帝。
  
  景帝时期之所以继承了文帝的部分经济政策,主要是因为窦太后在那里管着。窦太后非常喜欢道家无为而治的思想,对儒家很反感。她要求诸大臣都要熟悉道家理论。而景帝则很喜欢和儒生们讨论治国方略。其中有一个叫辕固的,有一次被窦太后叫去问《老子》,辕固说:“这不过是平常的言论罢了。”窦太后怒道:“它怎么能比得上管制犯人似的儒家诗书呢!”就罚他赤手空拳去兽圈里面打野猪。景帝悄悄的给了他一把锋利的匕首,才让辕固免于被野猪咬死。在窦太后的严管之下,景帝身边的儒生们只能跟他坐而论道,不能掌握实权。
  
  从景帝削平藩王和任用酷吏等种种作为来看,把他归为“雄猜之主”的行列显然更为合适。
  
  也正是因为有了景帝镇压七国之乱、加强中央集权,以及打击豪强的举动,武帝上台后才能集中全国资源发动对匈奴的连续打击。如果景帝也跟文帝一样继续“无为而治”,那等到武帝时代,可能会面临严重的内乱——包括诸王叛乱、豪强割据和农民起义,而无力对外扩张。在打击豪强和重视儒家方面,武帝实际上是继承了景帝的做法,进一步加强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说,“文景之治”的说法可能并不合适,应该是“文帝之治”和“景武霸业”更准确。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