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反对14年抗战论:历史断代拒绝过激的民族主义情绪

2015年09月25日 谈古说今 ⁄ 共 491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43 views 次
39.6K

  我在《9·3大阅兵,一个救济现实的XX方案,无关历史真相》一文里,明确表示了对“14年抗战论”的反对。有人从这篇文章里,读出了我“逢中必反”,读出了我“反毛”!我对这样的阅读技能,除了表示佩服还是佩服,就不必做任何回应了。但对我反对“14年抗战论”的质疑,我觉得有必要做个认真的回复,因为:第一,这涉及的是严肃的学术问题;第二,就此对我提出质疑的网友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正义情绪;第三,这个质疑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不是个别。
  
  赞同14年说,反对我反对14年说的各网友,提出的主要依据,就是1931年9·18之后,在东北的确存在着反日、抗日的人民行动,例如有东北抗联存在。还有其他网友提出了其他的抵抗的例子。有人对应提出了反对,说那都只是零散的、自发的抗日,不能算是全民抗日,不能说是政府抗日,右而左说的抗战是指全民抗战或者是政府明确参与的抗日行动。从简单的事实讲,这种质疑我和赞同我的网友都是对的。
  
  质疑我的网友应该看到,我在文内非常清楚说了,我早在70年代末期,在大学里就是一个“14年抗战论”者!只是后来发现这是无知的标新立异,就放弃了。多年前就有电视剧《赵尚志》,那个令人肝肠寸断的李娜唱的《嫂子颂》就是出自该剧吧?即使抛开类似的基本算得上严肃的艺术作品不说,就是现在漫天飞的抗日神剧,也不乏涉及1937年7·7事变之前关内关外民间抗日斗争的,我再孤陋寡闻,对这些神剧还是略知一二的。我历来就是结合现实反思历史,反思历史是要回答现实问题。这在我自己的写作中显示得非常清楚。基于凡此种种,我怎么会不知道1931年9·18事件之后,就有东北抗日义勇军和少股自发的抗日游击队的存在。
  
  网友泛言那时有东北抗联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但这个我不必要去计较,否则就成了咬文嚼字。只不过,要把东北抗联作为历史知识点吸收,那么就要知道,东北抗联是1935年中共发表“八一宣言”之后,中共满洲省委积极开展东北救亡工作,收编在东北的各零散的抵抗力量和被打散的武装力量,以及较早前成立的东北人民革命军,才建立起来的,不是1931年9·18事变后立即就有的。我在多年前的《暗桥》就提到解放军的三个来源:八路军、新四军和东北抗联,我又怎么可能忘掉东北抗联呢?《9·3大阅兵》文章,不是在谈抗战历史,只是在评论一个现实事件,当然只能一笔带过这一问题,用了“但从1931年9·18至1937年7·7事变前,我国东北有像样的抵抗吗?没有。有可以算得上全民抗战的历史颗粒吗?没有。”这样的语句。“像样的抵抗”何所指?“可以算得上全民抗日的历史颗粒”何所指?这是个递进的表达!把1937年7·7事变前“东北抗日”和所谓的“全民抗日”都写进去了!
  
  既然我知道得如此详细,那又怎么还要推翻自己70年代末就自以为是、现在的当家人向全世界宣布的“14年抗战说”呢?这就涉及到另有网友指出的,右而左是用严肃的学术态度看待问题。这个严肃的学术态度,就涉及到历史断代中的断代时间点的选择。这个时间点一旦选择错误,就会导致整个历史链条的“掉链子”(中国现在的所谓历史虚无主义泛滥,就是因为没有严肃的历史学,都是只顾头不顾尾的庸俗历史实用主义,结果历史学掉链子了,人家钻空子了,把你共产党的祖坟挖了,于是就急匆匆抛出一个14年说。这是无济于事的,不信就等着看后面的发展。关于历史虚无主义,我将很快单写一文。这里先点到为止)。
  
  略知世界史的人都知道,英国在1688年发生光荣革命,率先在欧洲进入近代历史,但是西方人并没有把1688年作为西方近代史的起点,而是把近90年之后的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作为了西方近代史的起点。西方人,包括英国人,对此没有任何争议。美国的独立运动在1760年代已经萌芽,1770年代成为当时美国人的共识,1775年列克辛顿和康科德战役打响了美国独立运动的第一枪,1776年7月4日独立宣言正式发表,美国宣布独立(7月4日就此成为美国国庆日)。美国正式独立也要早于法国大革命13年,美国如今是世界第一霸权,他们也没有因此就把自己的独立运动,独立战争作为西方近代史的起点。这到底都是为什么我就不多谈了。有兴趣的人去研究法国大革命,搞清楚了法国大革命到底给欧洲和世界输出了什么,到底为什么英国的光荣革命和美国的独立运动都无法与法国大革命相提并论,就不会怀疑把法国大革命作为西方近代史的起点这个断代是合情合理的。中国现在的学者,都神捧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神捧美国和华盛顿,猛踩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是实实在在的狭隘的历史眼光。
  
  我想很多人也都知道“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这话。这是最著名的古代政论文《过秦论》里的语句。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才建立了秦朝,为什么历史学家都没有把六世之第一秦孝公作为秦朝的开国之君呢?秦朝怎么没有把秦孝公登基作为秦朝的起点呢?大泽乡陈胜、吴广起义,之后有六国贵族后裔(此“六国”可不是刚说到的“六世”啊)群起攻秦,动摇了秦朝根基,最后是小亭长刘邦成了大业,为什么西汉不是从大泽乡起义开始算起呢?如此把24史都检阅一遍,那么按照“1931年已经有抵抗日本侵略的客观事实,抗战是14年”的逻辑,这个24史的历史断代大概都是错误的,都需要历史的最新成果去修正。
  
  再说近的,为什么民国不从孙中山革命生涯之初开始算,也不从黄兴革命之初开始算起,非要从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的1912年开始算呢?按照“1931年已经有抵抗日本侵略,抗战是14年”的逻辑,那么辛亥革命从1911年这个辛亥年开始算就是错的,民国元年从1912年开始记也是错的。这看似时间点是第一位的,但是不然。在《9.3大阅兵》里,我赞成毛主席把“五四运动”作为新旧民主革命的分界线,还说至今也没能找出几个反对这一断代的人。毛主席做出这个断代的主要依据是,从1840开始的中国人民的近代民主革命,经过了太平天国,到义和团运动等多次革命,再到国民革命(以1911年的辛亥革命为高峰),都是资产阶级领导的,是旧民主革命,而“五四运动”以后的民主革命,是以共产党为先锋队的无产阶级领导的,所以是新民主革命。可是,“五四运动”发生的时候,共产党还没有影子呢,毛泽东这不是明显的自相矛盾吗?该把共产党成立的1921年作为新民主革命的起点才不矛盾;或者毛主席这不正好是在为“1931年已经有抵抗日本侵略的客观事实,抗战是14年”的逻辑背书吗?其实,毛泽东一点也不矛盾,毛泽东也没有为“1931年已经有抵抗日本侵略的客观事实,抗战是14年”的逻辑背书。什么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什么是侵略?什么是反侵略战争?什么是特殊性?什么是普遍性?什么样的事实,看似特殊,实际代表普遍;什么样的事实,看似是普遍,实际代表特殊?把诸多这样概念或者哲学工具的涵义弄清除了,就知道了辩证唯物论的历史唯物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知道了毛主席的历史逻辑到底在哪里,就知道毛主席是不矛盾的。正因为毛主席不矛盾,正因为毛主席坚持了辩证唯物论的历史唯物主义,他终其一生也没有说抗战是14年。
  
  其实,我们还可以换个角度来看。整个毛泽东时代,不但毛主席坚持着8年抗战说,而且大陆学者,无论是无产阶级的,还是资产阶级的,也都坚持8年说。这仅仅因为是毛泽东独裁,不许别人说,或者是国共两党意识形态之争导致的历史教育的缺陷吗?当然不是。第一,9·18后,国民党撤走了,中共则采取了积极态度,先是收编抗日义勇军等自发武装,成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接着在1935年又进一步成立了东北抗联。如果按照“1931年已经有抵抗日本侵略的客观事实,抗战是14年”的逻辑,把8年抗战改为14年抗战,不但是“历史依据充足”,而且有利于共产党树立自己的抗日中流砥柱的历史地位。可是,一向政治上十分高瞻远瞩,善于利用政治宣传攻势的毛泽东,居然不去利用这样铁打的事实,来做利于共产党,不利于国民党的宣传。显然,8年抗战说,决不是两党意识形态之争造成的历史教育的缺陷。第二,在《9·3大阅兵》里,我提到文革中有人提出把9月9日当作建军节,遭到毛泽东一口回绝,毛主席坚持认为八·一南昌起义是共产党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出的第一枪,八·一才是当之无愧的建军纪念日。可见,事关重大的历史问题,尤其历史断代一类的问题,毛泽东绝不会意气用事,搞什么学术独裁,话语霸权。况且,毛泽东去世后,这个所谓的“独裁”没有了,党内大佬连《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都敢做,连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都敢全盘否定,还有什么他们不敢做的,不敢否定的?但为什么大佬们,还有党内的第一笔杆子胡乔木,著有《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和《从五四运动到新中国成立》的近代史重镇胡绳,他们也都不否定8年抗战论,不提出14年抗战论?这再次说明,8年抗战论与毛泽东个人独裁,与共产党的“党史片面宣传”都毫无关系。此外,那些国民党时代过来的留在大陆的鼎鼎大名的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在毛泽东时代,又有哪个严肃严谨者,反对过8年论并提出过14年论?好像也没有。就因为他们在共产党的压力下而不敢吗?或者就因为他们都那么思想保守而没有创新意识吗?我看都不是(至于台湾那边,情形如何我是不知道的。这个我必须坦白)。然而,偏偏是现在这个时候,有人向“共产党”的当家人,敬献了这个14年抗战的最新的“学说”,我把它称为包括我自己在内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校园学生观点的历史沉渣的泛起,当家人还居然就领受了并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了!但愿那不是一杯伪历史研究的毒酒!
  
  其实,毛泽东不独裁,也不傻;党内其他大佬们不见得不独裁,但也不傻;胡乔木、胡绳,以及没有随国民党去台湾而留在了大陆的资产阶级历史学家,也都不傻。所有这些人,谁也不否定8年说,谁也不提14年说,是因为这个涉及的是历史断代的问题,不能马虎,不能搞实用主义,否则,在这一个问题上,一旦出现历史逻辑上的不严谨,那么无论谁建立的全部抗战史学,就都会崩溃,而共产党如果搞这个东西,那共产党的全部说教也都会经不起历史检验,共产党的全部历史,都会被质疑为伪造。所以,所有这些人,包括毛主席,都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搞什么创新研究的,除了尊重事实,还是尊重事实。这个事实与一些网友看到的“1931年实际存在着中国人民的抗日武装力量”的“事实”是不一样的。网友看到的是历史故事、历史演义里的事实,他们看到的是历史学,历史哲学的事实。
  
  昨天,在《红歌会》网,我还看到旷新年的一篇文章,议论为什么西方大国首脑都没有来参加阅兵观礼。那文章虽然很长,我却还确实认真看了。文章大概是要说,人家首脑不来,就是西方人固有的“欧洲中心论”的思想作怪。他对于西方史学把二战的起点放在了德国1939年入侵波兰,没有放在1931年日本侵略中国,只把终点放在1945年日本在中国战场战败,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说这也是欧洲中心论做怪。欧洲中心论是实际存在的,但是关于这个二战的时间起讫点,人家没有重大错误,把起点放在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应该不是欧洲中心论作怪。因为日本入侵中国的时候,柏林-罗马协议还根本不存在,轴心也没有踪影,中日两国之间的事件是单一事件,与后来的世界大战没有直接关系。1936年德国和意大利达成同盟协议,有了柏林-罗马轴心,同一年,日本和德国签署反共协议,这意味着三国轴心开始有了雏形。1939年5月德国和意大利签订了军事协议,9月,德国入侵波兰,引爆了欧洲战场,1940年德意日三国签署标志轴心成立的三国协议,1941年珍珠港事件发生,太平洋战争爆发,完全意义上的世界大战开始了。所以,把1931年作为二战起点是不行的(把1937年作为起点还是可以据理力争的),人家把1939年作为起点,把1945年日本在中国战败作为终点,基本还是兼顾了东西方战场,兼顾了特殊与一般,基本上还是站得住脚的。而非要把日本入侵中国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点,不如此就说西方是欧洲中心论,则是毫无意义的过激的民族主义在作怪。
  
  历史断代必须拒绝实用主义,也必须拒绝过激的民族主义情绪。(作者:右而左;2015-09-09)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