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1祸起辽东

  • A+
所属分类:谈古说今

  前言:
  
  从今日起开始更新《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已经由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第2卷的构思花了我很长时间,写了三个四开头都没有写得下去,又换个开头重新写。最近才刚找到一个合适的展开方式,所以虽然前面写了很长时间,但实际才刚刚开写。由于事务繁忙,每天都写可能无法做到,但肯定能隔三差五的发,不会像过去那样停止一个月之久。敬请持续关注。
  
  ==============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1祸起辽东》
  
  当年明月(石悦)在《明朝那些事儿》里面说,明朝灭亡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叫李成梁的人。
  
  李成梁,是明朝万历年间的辽东总兵,非常能打仗的一个人,在辽东地区打仗基本上就是百战百胜,把蒙古和女真的各个部落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明史》说他是“边帅武功之盛,二百年来未有也”。率军把日本军队赶出朝鲜的主帅李如松是他的大儿子。但就是这么一个猛人,竟然养虎为患,故意扶植建州女真部落领袖努尔哈赤,用明朝的军队来帮助努尔哈赤消灭他在建州女真内部的敌人。谁跟努尔哈赤对着干,李成梁就去灭谁,帮助努尔哈赤统一了建州女真。
  
  此外,李成梁还在边境开设贸易市场,让女真人和明朝做生意,解决了女真部落缺乏钢铁等战略物资的问题。等努尔哈赤成气候,李成梁又宣布,说女真现在太强大了,就关闭了贸易市场后撤,把抚顺以东的广大地区白白送给努尔哈赤。
  
  李成梁死后,努尔哈赤正式起兵反明,建立后金(1636年改称“大清”)。后金在1619年的萨尔浒战役中大败明军,从此就不断向明朝发起进攻,把明朝财政给拖垮了,把明朝的主力军队也消灭了,还多次到河北山东一带烧杀抢掠,把明朝北方的经济基础跟毁灭了。明朝因此国力耗竭,无力镇压内部的农民起义,被李自成给打进北京灭亡了。清军趁机入关,夺取农民起义的胜利果实,统一中国,建立了清朝。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明朝灭亡的源头,就是李成梁不该扶植努尔哈赤。
  
  好好的一个辽东总兵,怎么会故意扶植敌对势力呢?这个事情在历史上几乎就是一个谜。
  
  不仅李成梁对努尔哈赤好,努尔哈赤也很懂得投桃报李。李如松打朝鲜的时候,努尔哈赤就主动要求带女真兵前往支援,不过被万历皇帝拒绝了;萨尔浒之战,四路明军总共十万人,其中三路大军约七八万人都被努尔哈赤给围歼了,三大总兵杜松、马林、刘綎两死一伤,偏偏李成梁的二儿子李如柏带领的那一队人马啥事儿没有,在长白山的大山里面转了一圈回来了。这仅仅是巧合吗?
  
  细说起来,努尔哈赤跟李成梁,应该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才对。因为努尔哈赤的爷爷和父亲都是被李成梁给害死的。这两位以前是女真部落的“带路党”,投靠明朝,积极帮助李成梁消灭各个不听话的女真部落的。有一次,李成梁派他们两个去劝降某个部落。结果二人进去的时间有点久,李成梁不耐烦了,就下令强攻。这两人就被杀死在了乱军之中。此时努尔哈赤已经25岁,得知父亲和祖父的死讯,嚎啕大哭,跑去抱住李成梁的马腿,请求李成梁把他一起杀掉算了。
  
  就这么着,李成梁还大力扶植努尔哈赤,而努尔哈赤也在关键时刻放过了李如柏。这可真是奇了怪了。所以就有一些民间传说,说努尔哈赤其实是李成梁的儿子。因为努尔哈赤的母亲喜塔拉氏是女真部落有名的美女嘛,他的父亲和爷爷又是投靠了李成梁的,李成梁就跟喜塔拉氏有了那么一腿,生下努尔哈赤。这个事儿李成梁知道,喜塔拉氏在死前也把真相告诉了努尔哈赤,二人心照不宣。李成梁感觉自己有愧于喜塔拉氏和努尔哈赤,所以决定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女真之王。努尔哈赤当然也就毫不客气的笑纳了。要按照这么说来,那明朝实际上是亡于一段跨民族的不伦之恋了,这剧情也确实有够狗血的。
  
  李成梁跟努尔哈赤的爷爷觉昌安是老朋友,年龄上又比努尔哈赤大34岁,以上故事并非完全不可能。官方文献《满洲实录》里面说:“汗(努尔哈赤)十岁时丧母。继母妒之,父惑于继母言,遂分居,年已十九矣,家产所予独薄。”也即是说,努尔哈赤的母亲喜塔拉氏死后,继母在他父亲塔世克面前说努尔哈赤的坏话。塔世克相信了这些话,就把努尔哈赤赶出家门,只给了他很少的家产。他的继母编了些什么坏话来说,竟然让一个当爹的把大儿子逐出家门呢?史料里面没有说。
  
  被逐出家门以后,努尔哈赤就跑到了李成梁家里,给李成梁当亲兵侍卫。然后就发生了努尔哈赤的父亲和爷爷双双被“误杀”的事件,努尔哈赤以长子的身份回到部落继承首领的职位,李成梁开始不遗余力的扶植他发展壮大。
  
  以上都是官方史料记录的内容,里面确实不乏蹊跷之处。但若依据这个就说李成梁是努尔哈赤他爹,也显然证据不足,只能是存疑。
  
  如果我们更严谨一点,不从私生子的假设出发,这段历史也是讲得通的。
  
  李成梁跟努尔哈赤的爷爷是多年的老朋友,努尔哈赤因为被继母嫉妒而投奔李成梁。李成梁把他放在身边当贴身侍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努尔哈赤聪明伶俐,深受李成梁喜爱,也很正常。因为他后来既然成了大清的开国皇帝,必然有过人之处,搞好人际关系这点事儿对这种级别的人物来说是小菜一碟。
  
  后来,李成梁不小心害死了努尔哈赤的父亲和爷爷,作为长子的努尔哈赤回到他的部落继承首领之位。李成梁也就趁机扶植他一把,利用努尔哈赤来消灭其它不服明朝管的女真部落。当时北边的海西女真势力很大,而且不服明朝管;南边的建州女真则四分五裂,忙于内斗,无力与海西女真争雄。由于努尔哈赤表现得对李成梁、对明朝十分恭顺,在李成梁看来,努尔哈赤跟他的父亲爷爷一样,可以培养成为一个很听话的“带路党”。在这种情况下,明廷和李成梁做出来一个错误的战略决策,就是扶植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来对抗海西女真。这不完全是李成梁自己的决定,努尔哈赤曾经亲自到北京朝贡,得到了明廷的热切接待,并且不断的给他封赏和加官进爵。
  
  李成梁之前镇守辽东的一贯套路,就是是扶植小部落去攻击大部落,等小部落壮大了再扶植别的小部落去攻击它。这种调动女真部落内斗的方式,比直接出兵效果要好,这会让女真部落无法团结起来,争相来抱明朝的大腿。按照之前的惯例推测,等到努尔哈赤势力发展到一定地步之后,李成梁就会再扶植别的势力来对之进行打击。
  
  而且,李成梁早就埋下了一个伏笔,就是努尔哈赤的弟弟舒尔哈齐。
  
  舒尔哈齐也在李成梁家里打过工。可能是努尔哈赤先去,后来介绍过来的。李成梁在万历十一年把努尔哈赤送回女真部落的时候,把舒尔哈齐也一起送了回去,后来又同时把二人封为都督,不分大小,当时被称为“二都督”,共同管理他们的部落。这就为未来挑拨二人关系埋下了伏笔。
  
  但是,万历十九年,就在努尔哈赤基本统一建州女真,并且开始准备向更北方的海西女真发起进攻的关口。当了二十年辽东总兵的李成梁却在没有打任何败仗的情况下,因为朝廷的内部斗争而被免职。
  
  此后,由于朝廷内部党争激烈,辽东总兵这一关键职位也是走马灯一样的更换。十年换了八个总兵,大部分都是无能之辈。努尔哈赤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大规模向北扩张,击败海西女真叶赫部,基本统一了女真部落。等到十年之后,明朝发现问题严重,这才想起李成梁来,再次召唤他出任辽东总兵。
  
  此时的李成梁,已经七十五岁高龄,不可能再像十年前那样亲自带兵打仗了。他知道努尔哈赤已经羽翼丰满,不是他想去收拾就能收拾得了的。就采取了坚壁清野、以退为进的策略,把长白山脉以外六座明军控制的军事据点“宽甸六堡”全部焚毁,中断了明朝和女真的贸易,并且把这些地区的汉民二十多万人强制内迁。
  
  这个策略看起来是把山外的土地拱手让给了努尔哈赤,其实是被迫撤退自保。因为明朝的军事实力已经难以翻越长白山山脉去征讨努尔哈赤。把这些地方留在那里,无非就是为女真人的边境贸易提供方便。什么时候努尔哈赤想要跟明朝撕破脸了,很容易就可以将这些地方吞并,而且还可以获得二十多万人口,以及他们的财富。
  
  宽甸六堡是二十多年前李成梁本人上书皇帝提议兴建的。那个时候女真部落四分五裂,明军可以很容易的控制这些地方。在长白山山脉以外修建堡垒、开通贸易,形成汉人聚居地,可以视为一种殖民政策,逐步实现这些地方的汉化。但时过境迁,过去十多年努尔哈赤发展势头太猛,统一了女真部落,汉化殖民的条件已不复存在。这些地区不仅不能起到殖民的作用,反而随时可能白白的送给努尔哈赤几十万人口及其财富,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毁弃并内迁人口。
  
  宽甸六堡都是在大山里头找块儿平地建起来的,周边也没什么肥沃的土地可供耕种放牧,主要就是军事价值和商业价值。军事上既然守不住,把人口一撤、贸易一停,这些地方就成了荒山野岭,努尔哈赤即便占领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可以拉长他的守备线。
  
  撤了宽甸六堡之后,李成梁开始利用他在努尔哈赤身边埋下的地雷——舒尔哈齐来分裂女真。万历三十五年,也就是李成梁复出之后六年,这种挑拨离间政策取得了成效,舒尔哈齐宣布独立,带着亲信跑到靠近明朝控制的铁岭附近建立一个新的部落,与努尔哈赤对抗。李成梁上书朝廷,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卫首领,这是明朝在女真地区名义上的最高军事长官。
  
  但这个办法最终还是失败了,因为就在舒尔哈齐独立之后的第二年,李成梁的辽东总兵之职又被罢免了。
  
  没有了李成梁支持的舒尔哈齐无法与努尔哈赤抗衡,只坚持了两年就向努尔哈赤投降,被囚禁了一年后死去。
  
  万历四十三年,九十岁的李成梁在家中去世。明朝方面再也没有可以与努尔哈赤抗衡的对手。李成梁去世的第二年,也就是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登基称汗,建立后金汗国,正式宣布脱离明朝独立,并在随后的萨尔浒战役中歼灭了明军主力,在辽东地区确立了对明朝的军事优势。
  
  一个可以威胁明王朝生存的新政权诞生了。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