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2萧墙之乱

2015年11月18日 谈古说今 ⁄ 共 269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077 views 次
39.6K

  回顾努尔哈赤发家的这段过程,有两个非常关键的时间点。
  
  一个是万历十九年,他刚刚统一建州女真之后,李成梁被罢免了总兵之职。这为他北上统一海西女真提供了十年的机遇期。
  
  第二个就是万历三十六年,舒尔哈齐独立之后,李成梁第二次被罢免。这为他解决内部分裂问题创造了条件。
  
  可以说,正是因为李成梁连续两次在关键时刻被撤职,努尔哈赤才能够得以快速发展壮大起来,成就他的王霸之业。
  
  那么,是谁、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连续两次在关键时刻替努尔哈赤赶走了李成梁这个心腹大患的呢?
  
  这就触及到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明廷内部的政治斗争。
  
  我们在第一卷里面说过,一个国家的政治清明程度和军队的战斗力是成正比的。岳飞当年抗金屡战屡胜,逼得金兀术想要放弃中原地区,撤回到燕云十六州,他手下的谋士就跟他说:“国家内部政治不稳定,而大将能够在外建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在岳飞自身尚且难保,如何能够克服中原呢?”献计让金兀术与秦桧和谈,以释放宋钦宗回国为威胁,要求宋高宗赵构解除岳飞的兵权。岳飞遂被迫撤兵,随即死于政治冤狱。
  
  李成梁面临的问题,与岳飞有异曲同工之处。无论他在军事战略上如何高明,如何的能征善战,一旦被朝廷认为在政治上不可靠,那么就会被立刻拿下。
  
  万历十年,也就是李成梁把努尔哈赤送回部落当首领的前一年,朝廷里发生了一件决定李成梁命运的大事:权倾天下的内阁首辅、李成梁的有力支持者、独揽朝政十余年的一代名相张居正,因病去世了。
  
  张居正生前,发动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变法,试图提高政府效率,并且向大土地所有者征收更多的税赋。他死后,立即遭到“官僚-地主”利益集团的反攻倒算。张家被抄家,大儿子自杀,二儿子充军。跟随张居正变法的官员纷纷被清理出干部队伍。他重用的军事将领当然也必须清洗。首当其冲的,就是跟张居正关系最密切的抗倭名将戚继光,先被调离原岗位,然后被扣上专权冒功、贪污腐败、勾结张居正的罪名给撤职了。
  
  文官内部清洗完成,戚继光也被拿下之后,接下来就应该是李成梁了。但主导这次大清洗运动的内阁首辅张四维因为父亲去世被迫回家守孝去了,次辅申时行接替了他的职位。申时行受过张居正的提拔,属于处事圆滑、各方面都不得罪的中间派。这一轮反攻倒算的风潮就暂时停顿了下来。但是等到万历十九年,申时行因为在“争国本”——也就是立皇帝的哪个儿子当太子——的问题上得罪了官僚集团,最终还是被迫辞职。
  
  申时行九月份下台,李成梁十一月就被免去了辽东总兵的职位。言官们弹劾李成梁的罪名,跟戚继光差不多,都是在边境关起门来当土皇帝作威作福,贪污军饷,虚报战功,行贿官员等等。
  
  这些罪名要说李成梁完全没有犯,恐怕也未必。但远没有像弹劾奏章里面说的那么严重。作为镇守一方的主帅,面对复杂的辽东局势,不独断专行、作威作福是镇不住的。而且手里肯定要搞点“小金库”用来打点各方面的关系。给自己的亲兵发奖金、收买少数民族部落的“带路党”等等,都需要钱。明朝后期军队的军饷经常给不够,主帅如果自己想不到办法搞钱,军队就不听话,少数民族也镇不住。
  
  如果李成梁真的非常贪污腐败,那辽东地区绝不可能在他手下安定二十年。清廉的将军不一定能打胜仗,但是腐败的将军一定会打败仗——就算有本事、运气好偶尔能打赢几次,也绝不可能连续二十年老是打胜仗。因为你贪污得多了,士兵必然生活更加困苦,人民必然负担更加沉重。内部矛盾一定会影响军队战斗力,体现到战争的胜负上来。
  
  李成梁打仗,总是喜欢身先士卒,亲临第一线砍人;他的儿子李如松也跟他一样,后来也真的在一场突击战中不幸阵亡。他们是高级将领,不需要亲自去冲锋,完全可以在军中帐坐镇指挥,但他们却选择了冲锋陷阵。这种能够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猛将,你要说他们有多大的私心,贪图多大的个人享乐,从人之常情上是说不通的。
  
  李成梁之所以一定要被拿下,主要是三个原因。
  
  首先是他跟张居正关系好,张居正被清算后当然要一并清洗;
  
  第二是他是纯武将出身,竟然成为镇守一方的主官,犯了文官集团的忌讳。他跟他的儿子李如松都是一样,对于不懂军事的文官是很不感冒的,也不客气。按照明朝中后期以文制武的政治惯例,同等级别的武将是文官的下级。但他们并不喜欢遵守这种规则,不把派到辽东来的文官当上级,所以官僚集团一定要把他清理出去;
  
  第三就是他们父子镇守辽东,把地区商业贸易牢牢的控制在手里。武将管经济,也是一大忌讳,容易变成军阀。但他们要镇守一方,不可能不控制经济。这是一对很难解决的矛盾。这种控制触犯了商人集团的利益。
  
  有很多商人是没有爱国不爱国这一说的,只要能赚钱的生意都做,至于把东西卖给蒙古和女真会不会危害国家安全他们可不管。李成梁把商业贸易当成战略武器来使用,并且通过让自己的亲信控制商业贸易来获取经济来源以支撑军事行动,相当于把私人贸易国有化了。商业利益集团自然也对他很不满意。明朝后期商业资本集团势力非常强大,是可以影响朝政的。商人们通过他们在朝廷的代言人向皇帝告状,说李成梁贵极而骄、奢侈无度,全辽的商民之利他都揽入自己名下等等。
  
  李成梁第一次下台十年之后,“争国本”事件结束,文官集团成功的让万历皇帝接受了他们支持的太子候选人,但皇帝也狠狠的打压了一批不听话喜欢闹事的主儿,奉行中庸路线的沈一贯担任内阁首辅。经沈一贯推荐,李成梁复出。复出后的李成梁用了六年的时间终于把女真部落给搞分裂了。第二年,代表大地主大资本的官僚集团领袖叶向高成为“独辅”(当时内阁三个辅臣,首辅朱赓因病不能视事,次辅李廷机是个著名清官,但除了清廉以外别无长处,被朝廷的党争搞得很烦,干脆长期在家休养不来上班,剩下叶向高大权独揽)。李成梁立即被弹劾撤职。努尔哈赤因此获得了第二次大发展的机会,镇压了舒尔哈齐叛乱,实现了内部团结。
  
  从这些个事情,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什么叫“党争误国”。利益集团及其代言人,他们为了自己这个集团的利益,是不管国家安危的。只要你触犯了我这个集团的利益,不管你多么的战功赫赫、定国安邦,都要坚决换人。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如果利益集团尾大不掉、失去控制,甚至反过来被利益集团所控制,那么它就很危险了,就会一步一步的走向覆灭。这个趋势不是某一两个英雄人物能够扭转得了的。戚继光、李成梁这种不世出的名将,可以指挥千军万马、战无不胜,但在庞大的利益集团面前,仍然脆弱得不堪一击。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