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4公交悖论:科举制度的反动

2015年11月18日 谈古说今 ⁄ 共 398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78 views 次
39.6K

  文官当权的好处,是政局比较稳定,皇帝的人身安全也比较有保证。西汉和东汉中后期的外戚政治都比较血腥,还动不动就废立甚至杀掉皇帝。唐朝确立了科举制度,文官势力更大、独立性更强,情况就比汉朝好一点,军阀只能在地方上搞割据,无法掌控中央政权。但是安史之乱以后,中央禁军的权力落到了太监手里,本来应该是家奴的太监竟然也干起了废立皇帝的勾当。宋太祖赵匡胤经过反思,发现军权交给武将不稳当,交给太监也不稳当,绕来绕去最后只能是落到了文官手里。结果就是宋朝皇帝的位置坐得一直都比较稳当,除了亡国君主外,个个都得了善终。
  
  但文官集团并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掌握军权之后,皇帝说话就不算数了。宋朝是文官士大夫们的天堂。皇帝不杀文人——不全是不想,而是很难做得到。有时候皇帝下令要杀掉谁,会被官员直接给反驳回去,说本朝传统不能杀文官,你的命令我不执行。皇帝也只能干瞪眼——军权被文官集团掌握着,皇帝不敢轻易的跟文官集团直接起冲突。
  
  宋仁宗的时候,农民起义蜂拥而起。江苏高邮有一个地方官,叫晁仲约,得知农民起义军从高邮路过,害怕他们来攻打高邮,就重金贿赂起义军领袖,请他们去打别的地方。这个事儿被宋仁宗知道了,非常生气,想要杀掉晁仲约。有好多大臣都表示赞成,但是副丞相范仲淹坚决反对,力劝仁宗免除晁仲约的死罪。退朝以后,同僚们责怪范仲淹,说:“给叛军送钱,嫁祸于其他地方,这要是不杀,那以后郡县还怎么守卫?”
  
  范仲淹说:“我朝历来不杀大臣,这是盛德之事,怎么能轻易的破坏呢?咱们都是同僚,还经常意见不一致,皇上就更不可能完全跟咱们一条心了对不对?咱们今天让皇上杀掉晁仲约,万一哪一天皇帝手一滑,把我们拉出去杀了怎么办?”[1]大臣们明白了范仲淹的良苦用心,转而支持免除死刑。仁宗皇帝没有大臣支持,只能放弃了杀掉晁仲约的想法。
  
  范仲淹这段话说的比较露骨,“手滑”这种词都说出来了,道出了文官集团反对皇帝杀士大夫的本质:不是为了实现文明与进步,而是为了维护自己这个小圈子、这个集团的利益。
  
  又过了几十年,到了宋神宗的时候,因为对西夏的战争遭遇惨败,皇帝下令处决一个失职的官员。这一次文官势力又比仁宗时期更大了一些,宰相蔡确就直接表态确拒不执行,用一种不容商议的口气跟皇帝说:“祖宗开国以来,从来不杀士大夫,我们不希望陛下破这个例”。神宗“沉吟久之”,估计斗争不过蔡确等人,就说:“那就改为刺配到蛮荒之地吧。”
  
  门下侍郎章惇听了,立即抗议:“这样还不如把他给杀了!”
  
  神宗说你这是啥意思。章惇说;“士可杀不可辱。脸上刺字这种事情是侮辱人格的,怎么能够用到士大夫身上?”
  
  神宗被激怒了,声色俱厉地说:“快意事更做不得一件!”而章惇的回答竟然是:“如此快意,不做得也好。”皇帝气得发抖,但仍然无可奈何,只得同意不在脸上刺字。
  
  后来,又有一个叫赵仲宣的官员犯了死罪,结果当然是减免为流放。但按照宋朝的刑法,经死刑减免下来的流放要附加杖刑和刺字。大臣们上书抗议说:“古代的时候,刑不上大夫。就算了犯了死罪该杀,也不能用刑。赵仲宣是正五品的官员,是可以坐马车的高贵士人,怎么可以像对待贩夫走卒之流一样,用板子打屁股、用针在脸上刺字呢?”[2]逼着神宗同意免除杖刑和刺字。从此以后,遂形成一个惯例:士大夫犯罪不仅不能杀,还不能打。
  
  我们在第一卷里面讲过,科举制度有利于从底层选拔人才进入政府,打破门阀贵族对政府官位的垄断,是中国历史上革命性的进步,对中华文明走向全面繁荣起了关键作用。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任何一个制度都可以被腐化和扭曲。到了宋朝,科举文官们一党独大,成了一个特权阶层。他们就反过来要腐蚀这个科举制度,要垄断自己做官的特权,不能再允许底层人士通过科举制度进入精英阶层了。
  
  腐蚀科举制度的方法首先是舞弊。宋朝科举制度防止作弊的规矩搞了很多,进入考场要搜身,卷子要糊名,而且要找人把卷子从新抄一遍,阅卷官员一经指定就要被关在一个院子里直到阅卷完成才能出来——也就是所谓的“锁院”制度。
  
  但是这些东西用来对付没有背景的老百姓可以,对权贵人家来说,这些规矩毫无作用。他们的子弟作弊也不需要靠夹带这么低级的手法。被任命为考官的官员,会在锁院之前把考题或者“密码”悄悄送给亲友,由亲友负责收受贿赂透露考题或者“密码”——也就是一段约定的句子。考官在阅卷中读到这句约定的句子,就会让作者录取。
  
  著名奸臣秦桧的儿子参加科举,就直接考了状元,同一年秦桧的两个侄子也进士及第,因为他可以提前知道考官是谁,而且“锁院”也锁不住他派的人。
  
  后来秦桧的孙子秦埙参加科举。举行礼部省试时,秦桧动用手中权力,精心谋划。他先奏请让御史中丞魏师逊、礼部侍郎汤思退、右正言郑仲熊共同担任主考官,又荐举吏部郎中沈虚中、监察御史董德元、张士襄为参详官(宋代科举中负责初拟名次者),这些人都是秦桧的亲信党羽。
  
  董德元事先违规拆开糊名,找到秦埙的试卷,欣喜地对众人说:“吾曹可以富贵矣!”三位主考于是议定秦埙为第一名。
  
  名次还没有正式公布,沈虚中为了向秦桧邀功讨好,在“锁院”阅卷过程中就派遣一名小吏翻出贡院高墙,向秦埙他爹秦熺报喜。
  
  ——在官僚集团整体腐败,各种徇私舞弊大行其道的情形下,科举制度也就逐渐失去了选拔人才的初衷,变成了权贵子女进入官场的合法输送渠道。
  
  除了考场舞弊以外,还有就是搞所谓的“恩荫”:官员的子女可以不用参加科举考试而直接取得做官的权利,把做官特权变成一种世袭的东西。地方官六品及以上、中央官五品及以上,就可“恩荫”儿子,然后官品每增加一级就可以多恩荫一个,最多可以恩荫六个儿子做官。遇到国家有重大喜庆的节日,官员们就会上书请求皇帝增加恩荫的名额,按照惯例皇帝也会照准。官员退休的时候,又有一次恩荫的机会,宰相级别的可以恩荫三人,再按照品级递减;去世的时候,又可以再恩荫一次,也是宰相级别的三人,逐级递减。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官员们一般会要求皇帝显示恩典,超过规定名额予以恩荫。像北宋第三位皇帝宋真宗在位的时候,当了12年宰相的王旦去世,“其子弟、门人、故吏皆被恩泽……授官数十人”。[3]
  
  以上这些都是惯例,此外还有特例,就是某人有了什么功劳,皇帝就会以奖赏的形式给他几个恩荫的名额。总之就是花样百出,千方百计把做官特权固化。
  
  有那么多的恩荫机会,没有那么多儿子怎么办?没关系,侄儿晚辈都可以,实在不行兄弟也行,后来连门客都可以,反正就是给你几个做官资格的名额,你爱给谁给谁。
  
  这个制度是从赵匡胤的弟弟宋太宗赵光义开始搞起来的。刚开始名额比较少,后来越搞越多,到后来已经超过了科举的录取人数,成为官员的主要来源。宋徽宗政和六年,一年里面就恩荫了一千四百六十余人做官。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宋朝完全变成了现实:只要家中一个人作了大官,七大姑八大姨的儿子兄弟们就全都跟着做官。一个中央政府的高级官员,带着家里有二三十号人跟着做官是很正常的,而且是完全合法的。
  
  ——讲到这里啊,我就觉得非常悲哀。因为我们在第一卷讲了,我们这个国家自从秦朝统一以来,经过了上千年的探索(包括五胡乱华这样数百年血腥的杀戮),最后才搞出来了一个科举制度,建立了一个比较公平公开公正的官员选拔机制,让普通家庭的优秀子女可以成为国家的管理阶层。但是,最后,这些来自于普通家庭、受益于科举制度的官员们,却反过来开始封杀科举选官的渠道,就好像挤公交车似的,挤上来之前希望车门开着,挤上去之后希望大家都别挤了,赶紧关门。他们努力把自己变成特权阶层,不想再给后面的人更多的机会,让自己的子女不再向自己当年一样去参加那么残酷的公平竞争。于是搞出来了“恩荫”制度,变相的恢复了当年的“九品中正制”。
  
  这种现象啊,它是一种人性的缺陷,很难扭转。就好像我们恢复高考以来,很多寒门子弟——包括作者本人——通过高考这种公平公正的竞争机制获得了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大大的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但是,现在我们又开始鼓吹“自主招生”,各个高校根据推荐、面试等方式来招生,招收所谓的“高素质人才”。但是却频频爆出腐败丑闻。最有名的就是2013年,我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办主任蔡荣生被捕,大家才知道原来他可以利用自主招生的特权,一百万卖一个录取名额。
  
  那么这些鼓吹自主招生、能够从自主招生中获益的人是谁呢?有很多就是当年第一批参加高考,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命运、功成名就的一批人。他们成为这个社会的精英以后,就特别希望精英阶层能够固化,尽量改变这个制度来确保自己的儿女永远是精英。这个蔡荣生自己,就是出生在吉林的一个普通家庭,1983年通过高考进入清华大学的,后来才有机会到人民大学读博士。结果他当上人大招生办主任以后,就开始想办法通过破坏高考制度来获利。从他这个渠道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的,显然就不会再有他自己那样普通家庭的子女了。
  
  [1]原文:“祖宗以来,未尝轻杀臣下,此盛德之事,奈何欲轻坏之,且吾与公在此同僚之间,同心者有几,虽上意亦未知所定也,而轻导人主以诛戮臣下,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2]原文:“古者刑不上大夫,可杀则杀,仲宣五品,虽有罪,得乘车,今杖而黥之,使与徒隶为伍,得无重污多士乎。”见叶梦得,《石林燕语》,文渊阁四库全书本。转引自:《史学月刊》2005年第12期《论北宋“不杀士大夫”》
  
  [3]李峰,《论北宋“不杀士大夫”》,《史学月刊》2005年12期。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