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5党同伐异:宋朝士大夫对武将的打击与清洗

  • A+
所属分类:谈古说今

  除了恩荫以外,官员们又通过师生关系、互相结为姻亲关系,互相提拔同僚子女,以及学习春秋时期豢养门客推荐他们做官的方式等等,彼此之间形成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集团、小圈子。
  
  这集团掌握着军权、政权、财权,连皇帝都拿他们没办法,就更别说小老百姓了。他们自己给自己发工资,想发多少就发多少,有正工资(正奉)、岗位津贴(职钱)、级别津贴(禄栗),还根据官职发给一定数量的土地(职田),下属随从的衣服钱,春天要发布匹,冬天发棉花,还有茶酒厨料、薪蒿炭盐、米麦羊肉等等……总之就是变着方的发钱发东西搞福利。宰相级别的官员,合法的年收入按照购买力折合成人民币超过了一千万,其它高官也都在五百万以上,最低级别的县令年薪也超过百万。而且宋朝官员数量极多,享受宰相待遇的就有好几十人,地方上的节度使不仅可以享受宰相待遇,还有额外的补贴。
  
  发了那么多钱,却还不用承担责任。贪污腐败也好、抢占土地也好、丧师失地也好,杀也杀不得、打也打不得。一般就是贬官。贬官这种事情,只要你在官僚体系中的关系网还在,到了地方上照样好吃好喝大把赚钱,如果是从中央贬下去到地方当知州、知府、县令之类的,那就反而更爽,成为独霸一方的土皇帝,而且没过多久自然会有提拔起来的机会。
  
  真正犯了重罪,也就是流放。但是宋朝一般遇到皇帝、太后整数生日、皇子降生之类的事情就会宣布大赦,而赦免的最终执行标准又是掌握在官僚集团手里的,有背景的官员自然会被优先赦免。所以基本流放两三年就又能回来继续做官,影响不大的。官僚集团内部也存在政治斗争,但只要你不背叛整个官僚集团的利益,即使在政治斗争中失败,你的物质生活待遇和特权是不用担心的。
  
  举个例子,宋仁宗庆历三年,农民起义军张海等打到光化军[1]时,光化军长官韩纲因虐待部卒,招致城中发生兵变,韩纲吓得带着家眷弃城逃跑。这种负责镇守的军事长官弃城逃跑的行为在任何政权下都是必须严惩的,在汉、唐、明、清都跑不了死刑。但韩纲的父亲韩亿以前当过中央部级高官,儿子全部被恩荫,韩纲的兄弟韩综、韩绛、韩缜、韩维等人同时在朝为官。韩氏家族又与朝中显宦互为婚姻,如韩亿是前任宰相王旦之婿,又与官至参政的李若谷“世为婚姻不绝”。李若谷之子李淑就是韩亿的女婿,当过翰林学士和户部侍郎。韩氏家族与“权要之臣皆是相识,多方营救”。结果韩纲“坐弃城除名,编管英州”,也就是先撤职查办,然后换个地方继续当官。[2]
  
  反之,对于不是文官系统出身的人,文官集团则坚决打压。其中最主要的打击对象就是武将,特别是能够跟皇帝建立直接联系的武将,那是必须要拿下的,不然皇帝掌握了军权,就控制不住了。
  
  像宋仁宗时期的名将狄青,出身贫寒,完全就是靠在战争中英勇杀敌被提拔上来的纯武将,没有文官背景。在宋朝和西夏的战争中,文官带领的军队多次全军覆没。只有狄青作战四年,前后大小打了二十五场战斗,身上全是伤,被箭射中过八次,但无一败绩。安远一战,他受伤很重,但听说西夏军队到了,就又挺身飞速赶往,士兵们因此也争先恐后,奋力拼搏。临敌作战时,狄青披头散发、带着吓人的铜面具,出入敌军中,西夏军均望风披靡,没人敢挡——狄青的故事跟岳飞的故事一样,说明了现在很多人为宋朝辩护的“宋朝没有养马的好地方,所以打不过北方骑兵”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宋仁宗听说了狄青的威名,非常喜欢,对其大力提拔,最后提拔到了中央来当枢密副使——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御史中丞王举正、左司谏贾黯、御史韩贽等人便纷纷上奏反对。他们的理由就包括:狄青出身行伍、大臣耻于为伍,如果让这种没文化的粗人当国家高级官员,野蛮民族就会看不起大宋。
  
  狄青进枢密院后,又遭到了大臣们的排斥,被呼为“赤枢”——也就是“像野人一样长着红色毛发的枢密副使”。后来因为评定侬智高叛乱有功,又被仁宗提拔为枢密使。但他持续不断受到文臣的攻击,各种挑小毛病找茬。有的说狄青家的狗头上长了角,只有真龙才能长角,你的狗长了角,是不是要造反啊?告了一状。还有一次是黄河发大水,狄青为了避水搬到一个寺庙的佛殿里面临时居住。而这个寺庙是以前皇帝来参拜过的,而且狄青还穿了一件黄色的衣服在里面行走。被文官们抓住机会告他不尊重佛祖、不尊重皇帝,穿黄袍有谋反倾向。宋仁宗再三为他辩护,说狄青是个忠臣。宰相文彦博反驳说:“本朝太祖也是周世宗的忠臣,那他怎么也造反了呢?”
  
  欧阳修上书说:“水者阳也,兵亦阴也,武将亦阴”,把京师发大水的天灾解释为上天对狄青担任枢密使的警示。宋仁宗大病刚愈,一位刘姓官员就大放厥词,“今上体平复,大忧者去矣,而大疑者尚存”,这“大疑者”就是狄青。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宋仁宗不得不同意把他狄青到外地当官去了。
  
  狄青到了地方上,仍然受到监视和猜疑,终于不能见容于文官集团,郁郁而终。
  
  北宋末年,文官集团指挥的军队在金兵的打击下一溃千里,一看见金兵的旌旗就望风而逃。公元1126年,金兵南征准备渡过黄河。朝廷派了十三万军队去抵抗。结果金兵只在黄河对岸擂起战鼓,擂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十三万宋军就逃亡得差不多了,留下一座座空空的营寨[3]。金兵遂乘坐小船安然无恙的渡过黄河。宋军的战斗力怎么会烂到这种地步呢?这跟战马数量够不够有一毛钱关系吗?显然,这是狄青这种能征善战的武将被一群腐朽的文官排斥,然后任用一批无能的文官统兵,打了败仗也可以轻易逃脱惩罚导致的必然结果。
  
  [1]地名。相当于明朝的卫所。对于军队直辖的地区,明朝称卫,宋朝称军。
  
  [2]李峰,《论北宋“不杀士大夫”》,《史学月刊》2005年12期。
  
  [3]《宋史纪事本末》,卷56,金人入寇。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