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6岳飞之死

2015年11月18日 谈古说今 ⁄ 共 346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681 views 次
39.6K

  两宋的文官们干的最过分的事情还是害死岳飞。
  
  岳飞跟狄青一样,既不出身于官宦世家,也没有通过科举考取功名,就是一个完全行伍的职业武将,通过在战场上真刀真枪拼杀建功成长起来的。这种人统兵建立盖世功勋,文官集团是不能容忍的。
  
  宋高宗赵构本来对岳飞很信任,打算把南宋五分之三的军队都交给他掌管,统一负责北伐事宜。岳飞对皇帝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君臣二人多次单独密谈,商议北伐对策。
  
  但宰相张浚和枢密副使秦桧一听到这个安排,马上就跳了出来,及时提醒高宗:武将专权是国家的大忌。防范武将是大宋的传统和祖宗家法。岳飞如果北伐成功,必将功高盖主、尾大不掉,到时候想处置也没有办法了。
  
  在这两位文官大臣的反复劝诫下,宋高宗犹豫了。把淮西地区的兵权交给岳飞的圣旨本来都已经发出去了,硬是又加紧发了一道新圣旨告诉岳飞事情暂缓,等张浚来跟你具体协商。
  
  张浚阻止岳飞掌兵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把兵权攥在自己手里。他见到岳飞后,好像让岳飞统领淮西军的圣旨从来没有发出过一样,装模作样地征求岳飞的意见:“淮西这支部队很服气王德,现在准备任命他担任总管,郦琼担任副总管,再让吕祉以都督府参谋的名义统领。你以为如何?”
  
  王德和郦琼都是淮西军内部的武将,而吕祉则是外调过来的文官,是张浚的亲信。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岳飞以前的安排不算数了,以后得由我来接管淮西军。
  
  按照张浚的想法,岳飞应该很识相的说:“一切听从宰相大人安排。”那么事情就结束了。
  
  但这只是张浚的一厢情愿。他用这种方式来跟岳飞谈话是比较无耻的,想把朝令夕改的责任推掉,让岳飞跟他一起装着不知道有曾经让岳飞掌管淮西军这件事,然后顺水推舟的把兵权搞到自己手里,属于“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思路。
  
  这种谈话套路在官僚系统里面,上级对下级耍无赖是常用的。但岳飞是武将,并不懂得这些套路——即使懂得也未必会这样卖乖。他听得出来朝廷不想让他掌管淮西兵权了,但张浚并没有直接说,所以就只从字面上实事求是的回答张浚的问题:“王德和郦琼素来不相上下、互不服气,这种安排必导致二虎相争。吕祉虽是通才,毕竟是书生,不习军旅,恐怕难服众。”
  
  张浚又问:“张俊(武将,跟谈话的这个宰相张浚不是一个人,也没有亲戚关系,注意区别)怎么样?”
  
  岳飞回答:“张俊原来是我的老领导。我本不敢说三道四。但为国家利益考虑,恐怕他性子太暴躁,缺少谋略,尤其郦琼会不服。”
  
  张浚这时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又提了几个不靠谱的名字,岳飞都一一指出这些人很难统领淮西军。
  
  张浚终于忍不住了,说出了一句相当伤人的蠢话:“我就知道非你来不可。”
  
  岳飞也忍不住了,愤慨地说:“你正儿八经地问我意见,我都是据实回答。难道我是为了图谋这支部队吗?”
  
  双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全然没了回旋余地。岳飞上了一道奏章请求辞职。然后未等批复,就把军中事务委托给助手张宪代管,自己回到庐山,给母亲扫墓守孝去了。
  
  张浚也是怒不可遏,一回去就上书弹劾:“岳飞处心积虑,一心想兼并别人的部队。此次辞职,真实意图是要挟皇帝。”这种不负责任的弹劾,具有极其可怕的杀伤力,破坏了皇帝和岳飞之间的信任关系,岳飞立即陷入险恶的旋涡中。[1]
  
  张浚最后仍然坚持派自己的亲信吕祉去统领淮西军队。结果不出岳飞所料:吕祉是个典型的纸上谈兵的文官,没有战争经验,平时吹起来天文地理、排兵布阵无一不通,仿佛军事专家。真到了统兵的位置上,却连最基本的治军方法都不懂,王德和郦琼这两个武将的内斗他根本控制不了。朝廷本来打算派人来调查处理,但吕祉却认为派人来没用,还应该派军队入驻。这个消息泄露出来以后,郦琼等武将认为是吕祉要搞军事镇压,于是立即发动兵变,把吕祉抓起来杀掉,带领四万多人向金国投降。张浚自己也因此被撤职回家。
  
  经过岳飞闹辞职和淮西兵变这两个事件,高宗对武将失去了信任。在此之前,他还一度信心满满的说:“汉高祖打天下的时候,诸将带兵多达几十万,高祖并没有疑神疑鬼的,所以他才能成功。”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他才主动提出要把兵权集中到岳飞手里,打算全力支持北伐。当时金兵其实并没有占据中国北方的决心,主要还是以抢一把就走为主要目标。他们深入江南地区抢掠了很多金银财宝,同时又屡次被岳飞为代表的新兴军事力量击败。这种情况下大力北伐,金兵必然没有斗志长期坚守,可能会很快放弃中原,带着抢来的财宝退回到燕云十六州。那么整个中国的历史就要彻底改写了。
  
  但是,正是由于张浚和秦桧这种文官集团的领袖人物,在国家民族大义与文官集团的私利之间,选择了以集团利益为重,害怕岳飞功劳太大威胁到文官集团的权力,按照传统的政治斗争思路,坚决挑拨破坏武将与皇帝之间的关系,取得了“成功”。
  
  对于这段历史,有人认为宋高宗害怕金国送回徽钦二宗影响他的皇位,才是高宗停止北伐杀害岳飞的根本原因。这样的分析并不符合历史事实。
  
  首先是在岳飞北伐之前,宋徽宗就已经死了。
  
  金国专门派人来通报了的。岳飞给高宗写的北伐奏章里面明确说的是要“迎还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也就是把宋徽宗和宁德皇后的棺材抬回来安葬,不是活人。徽宗是高宗的父亲,钦宗是高宗的哥哥。父亲回来的话,高宗可能会有很大的压力;但哥哥回来,权力威胁就没那么大了。高宗当时的地位比后来明朝土木堡之变后登基的朱祁钰的地位稳当很多。因为朱祁钰手下都是他哥哥朱祁镇的旧臣。而高宗时北宋政权已经灭亡了,首都被金兵攻陷,钦宗朝的官僚体系已经覆灭。现在南宋王朝的政府班子和武将系统都是高宗时代搭建起来的,钦宗复辟缺乏政治基础。而且岳飞的奏折里面只说要把徽宗的棺材抬回来,却没有提到钦宗,说明岳飞在政治上并不傻,考虑到了高宗的担心,甚至有可能跟高宗达成过默契,不把钦宗接回来。
  
  高宗看了奏折很高兴,批示道:“你的奏折我看了,写的很好。有这样的臣下,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以后军事决策一律由你决定,我不从中干预。只叮嘱你一点,管好手下的将领不要滥杀无辜就可以了。(览奏,事理明甚。有臣如此,顾复何忧?进止之机,朕不中制。惟敕诸将广布宽恩,无或轻杀,拂朕至意)”
  
  从高宗的表现来看,他对于北伐原本是很积极的,让岳飞掌握全国兵马就是他在听说父亲徽宗的死讯主动作出的决定。他并不怎么顾虑钦宗,后来对岳飞韩世忠等武将的猜忌,是以张浚和秦桧等文官们反复告诫、提醒、挑拨的结果。
  
  第二,就是宋朝的皇帝权力没有汉朝唐朝明朝的皇帝权力大。不管高宗怎么想,如果张浚、秦桧他们能够从国家大义出发,支持岳飞北伐,文臣武将同心协力,皇帝实际上是说了不算的。
  
  皇帝必须掌握兵权说话才能算数。当时最精锐的军队掌握在岳飞和韩世忠手里,这两人是坚决主战的。剩下的军队张浚基本能够掌控。如果岳飞、韩世忠在前方打仗,宰相张浚在后方劝说皇帝支持北伐,不搞猜忌掣肘。高宗就算有什么别的想法,也很难付诸实施。
  
  明朝的时候,皇帝朱祁钰就坚决反对迎回被蒙古俘虏的哥哥、前任皇帝朱祁镇。但当时的文官集团就是不同意,说太上皇被扣押在蒙古实在是丢人,我们想尽千方百计也要把他接回来。
  
  文官团结起来之后,朱祁钰也没什么办法。虽然他变着方儿的想要阻挡,但最后朱祁镇还是被接回来了。如果以宰相张浚为首的这一批文官,能够有明朝土木堡之变后明朝那些文官们的觉悟,高宗很难挡住他们收复故土、迎回钦宗的行动——更何况在一开始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挡,这种要阻挡的想法也是张浚、秦桧给灌输出来的。
  
  最终,在秦桧的密谋和诬告下,为了讨好金国,岳飞被解除兵权,下狱审讯,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我们回想一下之前范仲淹、蔡确等人跟皇帝死扛,坚决不准皇帝杀人的勇气,就更能发现文官集团的无耻——他们所维护的是只有文官集团才能享有的特权,至于岳飞这种武将,则显然不在保护之列,杀了就杀了吧。
  
  所以说,岳飞之死,核心不是皇帝的猜忌,核心是两宋腐败的文官集团一贯防范、打击统兵武将的必然结果。皇帝猜忌,他们就趁机整武将;皇帝不猜忌,他们就挑拨离间一直到猜忌为止,然后继续整武将。这就是所谓的,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1]李亚平:《帝国政界往事:大宋实录公元1127年》,北京出版社,2013。原始出处为《宋史·高宗纪》。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