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7儒家恶棍

  • A+
所属分类:谈古说今

  岳飞死后六十五年,宰相韩侂胄(音:拖咒)再次力主抗金。这个韩侂胄是外戚出身。宋高宗赵构的吴皇后是他母亲的姐姐,因为这层关系担任了负责宫廷内务的长官,掌握一部分禁卫军权。宋高宗当了三十二年皇帝后,自己当太上皇,把皇位传给他的养子赵眘(音:慎),这是宋孝宗。吴皇后就成了太后。宋孝宗当了十六年皇帝后,也学习高宗,把皇位传给儿子宋光宗赵惇(音:蹲),自己改当太上皇。吴皇后又升级成了太皇太后。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侄儿的韩侂胄也跟着权力越来越大。
  
  宋光宗赵惇是个间歇性精神病人,无法胜任皇帝的职位。等太上皇赵眘去世,韩侂胄就在姨母吴太皇太后的支持下,联合国防部长赵汝愚等人逼迫光宗退位去当太上皇,把皇位禅让给儿子赵括。韩侂胄也因为拥立有功,成为宰相,并安排自己的侄孙女当了宋宁宗赵括的皇后。
  
  岳飞在孝宗时期已经被平反,但秦桧的罪行还没有追究。韩侂胄以外戚身份掌权,宣布追封岳飞为王,并剥夺秦桧的爵位,把他的谥号改为“缪丑”。韩侂胄崇岳贬秦,大大鼓舞了主战派的士气,沉重打击了投降、妥协势力,一时大快人心,上下抗金情绪极度高涨。包括辛弃疾、陆游在内的一批抗金主战派人士被重新启用。此外,韩侂胄还宣布儒家的道学为“伪学”予以禁绝。当时的主和派大臣几乎都是道学信徒,这种打击行动本质上就是强化君权,为集中力量北伐做好政治准备。
  
  但韩侂胄的问题是,当年抗金的那一批武将功臣都已经老去,辛弃疾此时都已经六十多岁,陆游更是八十多岁了,主和派文官占据了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军队的几乎所有重要职位。他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才班底。有很多支持韩侂胄的文官也并非坚定的主战派,不过是政治投机分子,看见韩侂胄掌权了就投其所好而已。
  
  韩侂胄只在几个关键位置上安插了自己的支持者,而没有对官僚武将集团进行大规模的换血,便贸然北伐。宋军趁金兵不备,获得几次胜利,但很快就转入溃败。在前线统兵的文官大臣、进士出身的丘崈(音:重)见势不妙,便私自与金国议和。韩侂胄闻讯罢免了丘崈,并且捐出家产二十万用于军费,力图鼓舞士气。但很多所谓的“主战派”文官投机倾向暴露,开始背着韩侂胄与金国继续和谈。金国提出的条件是杀掉韩侂胄才能退兵。
  
  此时的金帝国已经处在严重内乱的前夕,官僚体系腐败、皇族勋贵内斗、农民起义不断,并无力量继续南侵,非常希望与南宋媾和。但仍然虚张声势,叫嚣必须要有韩侂胄的人头才能议和。偏偏韩侂胄的侄孙女、韩皇后病逝,新任的杨皇后不再卖韩侂胄的帐。主和派文官领袖、进士出身的礼部侍郎史弥远通过杨皇后秘密上书宋宁宗,要求罢免韩侂胄,被宁宗拒绝。史弥远遂在杨皇后的帮助下,伪造宋宁宗圣旨,派人于上朝的路上直接伏击韩侂胄,把他杀死。然后逼迫宁宗接收这个既成事实,并把韩侂胄的人头送给金国以表达议和的诚意。金帝国大喜,以南宋每年进献的岁币从二十五两增加到三十万两,并一次性赔偿三百万两白银为条件答应退兵。
  
  跟害死岳飞相比,文官集团杀害韩侂胄的行径更为无耻。秦桧杀害岳飞毕竟还经过秘密审讯,给岳飞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得到了皇帝的首肯,至少经过了必要的法律程序。史弥远竟然采用伪造圣旨的办法直接暗杀国家当朝宰相,其行径之恶劣无以复加。
  
  史弥远完成议和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给秦桧平反,恢复他的王爵。第二件大事就是开足马力印钞票——会子,并且宣布新会子不能兑换成金银铜钱,用这种没有准备金的纸币来掠夺民间财富,以满足给金国赔偿战争军费的需要,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和经济混乱。
  
  史弥远的降金乞和行为,使南宋军民十分不满。在和议签订的次年,有几位主战派的武将试图谋杀史弥远未成,都被处死。十二年后,又发生了殿前司军官华岳谋杀史弥远未遂案。华岳是当时比较有名的军事理论家,写过《翠微南征录》等军事著作。宋宁宗听说过他的名字,向史弥远请求饶华岳一命。史弥远说:“这个人想要杀我,怎能轻饶?”下令将他乱棍打死。
  
  太子赵竑对史弥远非常不满,曾经在自己的书桌旁边贴了几个字:“弥远当决配八千里”。史弥远得知后大为恐惧,于是阴谋废立,趁宋宁宗去世之际,再次伪造圣旨,废掉太子赵竑,另立自己选中的皇室子弟赵昀为皇帝,九年后又逼迫被封为济王的赵竑自杀。
  
  史弥远专权二十多年,公开的弄权纳贿,直到病重才退休回家,任命自己的亲信接替自己,死后被封为卫王。他的七个亲信也是个个无法无天,被民间称为“四木三凶”。
  
  史弥远这种混蛋、人渣,贪污受贿、任用奸人、专权欺主、阴谋废立、枉杀大臣、坑害百姓、卖国求荣,所有古代权臣能干的坏事都被他一个人干完了。按照儒家伦理,他所干的这些事,无一不丧尽天良。如果他是一个外戚、武将或者太监,那么他在历史上的名声一定臭不可闻、家喻户晓,生前或死后也一定会遭到清算。但他不仅平安着陆,而且直到南宋灭亡,都没有遭到过任何形式的清算,直到今天也没什么骂名。这是为什么呢?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如孟子说的:“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史弥远作为当权者,坚决维护而不是触犯权贵集团的利益。宋朝最大的权贵集团就是文官士大夫集团。史弥远是纯粹的儒家士大夫,宋朝理学的坚定支持者,文官集团的杰出代表。他忠诚的维护着自己这个集团的利益,对上限制皇权,严厉打击武将和外戚势力,带头纵容官僚集团贪污腐败,同时大力推崇理学思想,追封理学大师朱熹为太师、信国公,为一大批被韩侂胄打击迫害的理学学者平反,深得文官集团的欢心。只要他代表的这个权贵集团继续掌权,他就不可能被清算。
  
  反之,历史上其他著名的权臣,像霍光、张居正这些人物,他们当权的时候秉持的是天下国家的公心,大力整治权贵集团,以铁腕改革来使国家强盛。权贵们对此恨之入骨。等他们一死,立刻就会被反攻倒算,轻则抄家,重则灭族。所以,并不是说大臣专权,犯了皇帝的忌讳就会被清算,还要看有没有“得罪于巨室”。如果你代表巨室专权,只要巨室不倒,皇帝也拿你没办法。
  
  宋朝灭亡以后,那些投降元朝的儒家学者在编写《宋史》的时候,拒绝把史弥远列入《奸臣传》,而大力为他粉饰,把阴谋杀害韩侂胄写成侠肝义胆之举,违反宋宁宗遗志非法废立太子也被写得名正言顺,至于降金乞和则只字未提——史弥远是进士出身,他的父亲又是著名儒家学者、进士出身的高级文官,这么根正苗红的人,要是成了奸臣,那让以后的皇帝还怎么重用士大夫?至于为了恢复中原献出自己家产和生命的韩侂胄,因为是外戚而且打击理学,则被列入《奸臣传》大加鞭挞。
  
  所以,北宋为什么会亡于金?南宋为什么会亡于蒙古?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养战马的地方,不是因为蒙古和金帝国过分强大。核心原因,就是这个社会的统治阶层——文官集团的腐败无耻、结党营私。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