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2卷)王朝覆灭的历史宿命1-9文官误国(武人误国文人误天下)

2015年11月26日 谈古说今 ⁄ 共 276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349 views 次
39.6K

  说了文官们那么多坏话,我们也可以从历史发展的逻辑上为他们辩护几句。
  
  我们在第一卷讲过,孔子的“仁政”思想是作为反对军事独裁者的暴政而产生的,有很大的历史进步意义。在部落时期,因为部落小、生产方式也简单,不怎么需要内政治理,只需要打仗的时候有军事纪律就可以了;随着部落变成王国、帝国,内政事务越来越多,缺乏内政管理经验的统治者就直接套用军队管理体制,用来管理人民。但很显然,用管理军队的方法来管理老百姓是不行的——军法过于严酷而且缺乏弹性,很容易被搞成苛政、暴政,老百姓受不了就会起来造反。
  
  秦朝二世而亡就是很惨重的教训,汉朝统治者不得不加以调整,更加倚重文官集团。其开端就是《史记》里面记载的,汉高祖刘邦与儒家学者陆生的对话。
  
  刘邦说:“我的天下是马背上打下来的,没用你们的《诗》、《书》。”
  
  陆生说:“马上可以打天下,但不能治理天下。应该文武并用,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刘邦接受了陆生的说法,开始任用儒生来参与政务。文官集团的兴起、儒家思想的发展,使帝国内政治理更加文明,不断趋于理性化。建立延续二三百年的大一统王朝成为可能。
  
  除此以外,儒家思想还有一大功绩。在东汉时期,佛学传入中国以后,和道家思想结合,产生了魏晋玄学这些虚无缥缈的思想,极大的损害了国家治理。魏晋时期的统治者就喜欢清谈玄学,搞什么“魏晋风度”,而对国家责任、民生幸福置若罔闻。儒家学者以积极入世的理念与这些思潮进行了坚决的抗争。南北朝时期,玄学、佛学大兴,儒家学者范缜就攥写了名篇《神灭论》,坚决反对统治者过分迷信佛学。他强调人死则神灭,来世之说皆为虚无缥缈,人应该珍惜现世的幸福,政府应该关注民生疾苦。这篇文章影响极大,迷信佛学的梁武帝亲自下诏反驳,还组织一大批佛教高僧和王公贵族写文章批判范缜。但范缜毫不畏惧、积极参与论战,丝毫不落下风。
  
  如果没有儒家思想及其培养出来的文官集团,中国可能会被佛道玄学思想摧毁——就好像青藏高原上的藏民族,原本极为能征善战,多次击败处于鼎盛时期的唐朝军队。但自从唐朝中期佛教传入以后,他们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再也没有能力威胁中原地区的安全。蒙古军队曾经横扫欧亚大陆,明朝时期仍然对中原威胁极大,但自从明朝末期开始信仰藏传佛教以后,战斗力立即迅速下降,后来就彻底被清帝国降服了。如果中国没有积极入世的儒家思想,那么佛教传入中国以后,汉民族也可能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所以,儒家思想、儒家学者至少有两个方面有大功于中国:第一是促进了原始的军事专政体制向理性化国家治理模式的转变,第二就是阻止了佛教玄学等思想对理性精神的侵蚀。
  
  但是,等到儒家学者的势力越来越大,从反抗者、改革者逐步的变成了统治者之后,他们自己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腐败和堕落。他们对国家发展的意义从以积极作用为主逐渐的变成了以消极作用为主。这个分水岭,大致就应该以“道统”思想的正式提出为标志,它一方面标志着儒家士大夫掌握了政治主导权,另一方面也标志着儒家思想的原则开始被教条化、宗教化,儒学开始向儒教转变。儒家思想中遏制尚武精神、过度强调仁义道德的感化作用等问题就凸显了出来,形成了一个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帜、干着祸国殃民勾当的腐败文官集团,给国家民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文官腐败,除了害苦了老百姓以外,也把军队给害惨了。由于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剥夺了勋贵军事集团的权力,文官集团坐大,直接后果就是国家军事力量被严重削弱。
  
  虽然历史上不乏文官出身的著名将领,但总体来说,真要打仗,肯定还是职业军人厉害。儒家经典读的好,又能够带好兵打好仗的,不是没有,但只是特例,不是普遍规律。打仗这个东西专业性很强,兼职或者半路出家是不容易干好的。个别天才可以,但如果把文官带兵变成制度,军队的整体战斗力必然严重下降。
  
  像王越这种进士出身还能带队消灭蒙古骑兵的军事天才实在是凤毛麟角。许多所谓的儒家名将,基本也就是镇压农民起义厉害,对外战争能打的非常少。像在《明朝那些事儿》里面被吹成明朝第一牛人的心学大师王守仁,军事成就都是镇压内部叛乱,让他去打蒙古效果如何就很难说了。
  
  近代如曾国藩,“儒将”、“儒帅”的名头非常响,都快被吹到天上去了。但说到底,也就是镇压农民起义有功,一碰到洋人就马上变成软骨头,一个天津教案就现了原型——洋大人的军舰一开到家门口,他马上就用中国老百姓的人头去求饶了。淮军领袖李鸿章就更别说了,甲午海战被日本人打的惨不忍睹。
  
  近代真正在对外战争中建功的人物——收复新疆的左宗棠和大败法国侵略者的镇南关守将冯子材,都是职业武将,非进士出身。
  
  岳飞和狄青都成功镇压过内部叛乱,但若他们一碰到金兵、辽兵就服软,能被称为名将否?只有能击败正规军主力的将领才有资格进入名将之林。按照这个标准,儒家文官中出的名将是非常少的。
  
  汉朝的外戚勋贵,唐朝的关陇军事贵族,那都是响当当的能征善战。卫青、霍去病、窦宪这些名将都是外戚,李广、陈汤也是职业武将,不属于文官序列。
  
  唐朝初年,武周革命之前,对外战争势不可当,横扫周边各种少数民族。这个战斗力就是国家真正的统治阶层——关陇军事贵族支撑起来的。这是一群世代以打仗为生的职业军事家。武则天当权以后,关陇军事贵族被血洗,科举文官势力坐大,内政治理倒还是不错,经济越来越繁荣,但对外战争则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等到唐玄宗给孔子封王、独尊儒术之后,就爆发了“安史之乱”,然后是藩镇割据。
  
  到了北宋,文官统兵,对外战绩立刻一塌糊涂。权力失去制衡的士大夫集团蜕变成为了贪腐权贵集团,对外割地赔款,对内兼并土地、鱼肉百姓,没折腾多久就让女真人给灭了。到了南宋也是一样。最后的结果是:中国第一次完全的被文明程度较低的少数民族征服。
  
  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就是中国灭亡了。
  
  从这一点说,文人误国比武将专权后果更严重。武人误国,文人误天下。汉朝的外戚专权或者唐朝的藩镇割据,再怎么危害国家,充其量不过是改朝换代,是亡国,而不是亡天下。因为这些军阀勋贵都很能打,要消灭也只有内部的其它军事势力能把他们消灭,外部落后的少数民族根本不是对手。像三国时期,魏蜀吴大战,谁也灭不了谁,但不管谁出去收拾周边的少数民族都是小菜一碟——魏国可以灭乌孙、蜀国可以征南蛮、吴国可以平南越。
  
  两宋的士大夫们掌握兵权以后,大力清洗武将势力,自己又不会带兵,内斗内行、外战外行,严重损害了汉民族政权的战斗力,搞得竟然连几十万人口的西夏都打不过,被周边的少数民族轮流虐,终于把华夏文明给玩脱了。
  
  【作者:李晓鹏(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转自新浪微博】
  
  附:《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1卷)中华帝国的治乱得失》【全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