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正文

从历史到未来:中国为什么必须坚持中央集权?

2019年01月01日 谈古说今 ⁄ 共 593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553 views 次
39.6K

1

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有四大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与中华文明。

为什么现在前三大文明都消失了,而中华文明却屹立而不倒?原因很简单,文明需要一个强大的载体才能持续地传承。只有中华文明才解决了这个载体的问题。

那么是谁解决的这个问题?

是千古一帝秦始皇,这是历史上我最佩服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是太祖,他是将中华文明从血海拯救出来的灵魂人物,还拿着一幅烂牌打出王炸的效果——在工业化窗口期结束之后,硬生生将一个人口最多的农业国家变成一个最强大的工业国家)

秦始皇干了什么事,解决了文明传承的载体问题?

秦始皇开创了农业社会的中央集权模式——包括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统一车辙。这四大贡献每一项拿出来都可以说几天几夜,其中最关键的还是统一文字。

中华民族的核心凝聚力是什么?是文化。文化的载体是文字。中国疆域广阔,不同地区的人们口音差别很大,但是不管什么口音,大家提起笔写下的都是同样的文字——这就是文化认同,有了文化认同才可能建立族群认同。

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统一车辙则可以极大的促进不同地区的商业交流,促进不同地区的族群交流,同时也让官僚系统可以用统一的标准进行管理——这就奠定了一个中央集权的雏形。

在传统的农业社会,由于生产力不发达,信息传递十分落后,一个国家的治理疆域是有上限的——在商周时期,国家治理主要是分封自治的模式——天子封诸侯各管一块地盘,诸侯再分封士大夫,层层发包,如此类推。

这种模式最大的问题有两个。

其一,下一级的“包工头”总想干掉上一级的“包工头”导致社会缺乏稳定;

其二,无数个“包工头”各搞一套——从文字到文化,从度量衡到货币——子系统太多而且互不兼容。

这两个问题就导致系统内耗的动力远远大于系统向外扩张的动力。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中华文明早晚与其他三大古文明一样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秦始皇开创的这个中央集权模式将系统内耗降到最低,同时大大提高了文明向外扩张的动力。但是那个时代的人却理解不了中央集权的伟大意义——项羽把秦朝灭掉后,还是继续搞分封承包模式,结果又是处处烽烟,刘邦把项羽干掉后,觉得功臣分封承包不靠谱,就让自己一大群儿子分封承包,结果后来还是八王之乱——一群亲戚拿着板砖互相都要拍出脑仁了!

最后还是只能仿秦制搞中央集权。不过后面在这个体系上补上了一块短板——就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这个很关键。农业社会信息交流很落后,这就必须要赋予官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那么,如何保证不同出身不同背景的官员治理符合一个相对统一的标准呢?从另一个角度,官员在治理时如何确保自己的措施符合上级的要求呢?

这就必须要官员们有一个统一的价值观。

独尊儒术就完成了这个统一价值观的过程。你想想如果不同官员信奉不同的思想——你信儒家,下级信法家,上司又信墨家,那什么事也别干了,官僚系统内部就要吵翻天了。

搞学术可以百花齐放,国家治理必须凝聚共识。

后来唐代又搞了科举,就是用孔孟思想来统一考核公务员。就这样一个农业社会中央集权模式就彻底系统化了。

你看看,中央集权制从一开始并就是历史的选择,是实验了无数次地方自治都失败后的必然选择。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就成了中华文明最好的载体,国家越强大,文明越灿烂。中央集权国家不仅向外扩张的动力很强——看看中国的版图,从黄河流域巴掌大的国家发展到东亚地区一个巨大的帝国,这得益于中央集权国家强大的力量输出+文明的同化。

另一方面,当中央政权衰落时——强干弱枝变成弱干强支,中国就要陷入内乱。强大的中央集权就是国家凝聚力与稳定的源泉。

以上是中国必须坚持中央集权的第一个原因。

2

第二个原因请看一张图。

中国平均降水量分布图

这张图有一个很重要的分界线——400毫米降雨线。这个降雨线大致是一个45度线斜着把中国切成两个部分,向东集中了90%的人口。向西包括内蒙、青海、甘肃、宁夏、XJ、XZ等等都是地广人稀。

在农业社会,这条线基本就是一个农耕文明政权疆域的极限。

为什么是极限?

因为降雨量达到400毫米以上才能农业种植。降雨量越大,农业产量就越高。

降雨量低于400毫米,农业就无法种植,所以在这条线外就是游牧文明。不是农耕文明打不过去,而是打下来没法治理——不能农耕种植就没有造血功能——所有的资源都要从内地运输过去,对于农业社会而言国力消耗非常惊人。在汉唐,我们曾经尝试过把西域拿下来变成自己的地盘,可是中央政权一旦衰落——给西域输血不足,最后都丢掉了。

清代是唯一一次把这些地方打下来并且站住的朝代,原因就是清代是中国古代中央集权达到巅峰的时代。高度的中央集权就意味着可以更多地调取地方的资源,去补贴治理这些地区的投入。(明代2亿人口政府财政收入2000万两白银,清代基本赋税区域与明代大致相等,2亿人口时财政收入就达到4000万两白银,4亿人口时财政收入超过8000万两)

按:我个人对清朝的感情很复杂,从情感上非常讨厌这个野蛮的政权,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满清入主华夏是带着“丰厚嫁妆”的——这个“嫁妆”就是400米降雨线外大片土地。

如果没有清代明,中国现在的疆域将没有XZ、XJ、甘肃、青海、内蒙古、宁夏大部分、东北大部分,后来我们说清末丧权辱国丢失大片领土,其实丢掉的绝大部分都是满清带进来的“嫁妆”——就这样民国取代清朝,也让中国的疆域大大高于明代之前的汉人政权。

TW虽然是清代丢掉的,但是从明朝开始向上追溯,古代汉人政权从来就没有去占领过TW,郑成功去抢TW也是在满清的军事压力下被迫拓展的一个海外基地。

工业文明其实也受这个400毫米降雨线的制约。因为工业生产对于水资源的消耗是非常惊人的,我们90%的制造业基地都集中在这个400毫米降雨线以内,所以,我们最先启动的产业基地都集中在长三角与珠三角。除了交通便利的因素,还有就是这些地区水资源非常丰富。

但是,400毫米降雨线以外的土地你不能放弃啊,所以,即使中国进入工业社会同样要在400毫米以内的赋税区抽取资源投入到这些地方,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特色产业扶持等等。

这些地方虽然从表面上看是亏本账,但是从地缘价值的角度上看意义重大。

假如,我是说假如——中国的国土局限在400毫米降雨线以内,会有什么后果?

XZ独立了,大概率会成为印度的附庸国,那么四川就是抗印第一线。现在我们依托XZ,对印度的地理是居高临下的优势,我们在XZ摆3万军队,印度就得集结30万军队布防。好吧,如果XZ丢了情况就掉了个——阿三就获得居高临下的优势,不仅对着四川虎视眈眈,整个中国内陆腹地(云贵川)都会全面动摇。

什么建设成渝成为中国经济第四级想都别想!当年乾隆皇帝为什么以举国之力拼死也要消灭大小金川的叛乱(前后打了几十年,花费白银一千多万两,光是一品大员就砍了两个)?就是要掌握这个入藏的关键通道,就要保持对XZ的控制——XZ不能丢,丢了中国内陆腹地就会不稳。

XJ独立了,青海甘肃也保不住,陕西人民一开门就是ISIS,那画面太美,估计秦始皇的棺材板都按不住。如果美国人在银川、兰州建两个军事基地,我们就算F22最短作战半径为800公里(不带副油箱不空中加油),这下包括陕西、山西、四川都在美军军事压力之下。

内蒙如果独立了,中国历史就该重写了——当初中苏交恶,如果没有内蒙古作为战略纵深,苏联装甲部队一夜之间就可以推进到北京城下,换谁当领导晚上都睡不着觉——也许明天一觉醒来,整个中国的中央机关就被苏联一锅端了。北京还能做首都?如果北京都守不住,那么东北就随时都有成为飞地的危险——东北还能做重工业基地?

TW如果独立了,美军以TW为基地,画一个800公里的半径,包括福建、广州、浙江、上海都在F22打击范围内——基本上整个中国的最精华部分都在这里了。所以为什么驻美大使强硬地宣称——“美国军舰进入TW之时,就是解放军武统之日”,这可不仅仅是国家主权的问题,更是涉及中国经济安全的重大问题。美国真敢踩这个红线,中国绝对是要拼命的。

所以,如果中国疆域维持在400毫米降雨线以内,现在从广西云南四川贵州陕西到江苏福建广东上海,几乎所有的工业基地以及人口最密集的精华地区都要面临直接的军事压力。

什么经济建设都要先放在一边,首先就要大幅度提高军费的投入来保障安全。目前我们国防开支占GDP仅1%多一点,如果没有400毫米降雨线外的国土,国防开支至少也要涨到3%——也就是说,我们每年至少要多拿出16000亿来为国家安全买单。

韩国三面临海,仅仅面临北方朝鲜的军事压力,即使有美国爸爸的安全保证,还得维持70万的常备军,国防开支还得花掉GDP3%——根本原因就是没有足够的战略的纵深。

一个国家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国防开支太大,就必然影响经济发展——现在我们的基建与经济成就都要大打折扣。

大国之所以是大国,不能只看人口与经济,有没有战略纵深也是很重要的。所以,400毫米降雨线外的国土的地缘战略价值远远大于那点经济补贴。而要从经济发达地区抽取资源去补贴这些落后地区,就必须要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府才可能实现。

这是中国必须坚持中央集权的第二个原因。

3

第三个原因就是后发国家的发展问题。

后发国家怎么去追赶发达国家?

首先就要效率优先!也就是说,你得集中全国的资源集中在局部地区实现突破——比如我们首先就是在深圳、上海浦东搞特区,集中力量在长三角、珠三角搞制造业基地,全国各地为它们提供廉价劳动力,提供工业品倾销市场,同时建立关税壁垒,保护这些制造业基地的发展。

但是选择效率优先的道路就意味着这些地区获得了优先发展权,意味着让这些地区的人民先富起来——假如是西方的皿煮体制,这么干怎么能让全体老百姓达成共识?就是地方上精英阶层也会跳出来强烈反对的!只能是靠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来强制推动。

同样的道理,当发达地区经济起来后,能让发达地区把经济红利全吃光抹净吗?肯定不行,必须要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从发达地区抽取相当部分的红利来补贴不发达地区。

比如,在经济最发达的6个省份,中央每年大概要拿走3万亿左右转移支付给落后地区。假如是西方的皿煮体制,这么干发达地区的老百姓能达成共识?

欧洲一票国家,经济稍微有点问题,包括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富裕地区就闹独立。说白一点,就是富裕地区的人民不愿掏腰包补贴穷兄弟。

西方那票国家在大航海时代掠夺了全世界大量的财富,又率先进入工业文明,利用工农业剪刀差继续掠夺发展中国家。自己搞了一套皿煮制度现在也慢慢走近死胡同——但是拼命向发展中国家输出这套制度,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后发国家在皿煮政治下陷入内耗与分裂,从而永远无法挑战它们的先发优势。

呃,前苏联就是被西方忽悠瘸了的典型。一搞皿煮政治国家就分崩离析,经济一泻千里,老百姓生活水平大幅度倒退。后来醒悟过来,回头搞中央强权,才有了普京这样的政治强人,可惜为时已晚。

之前苏联重工业非常发达,军工实力全球数一数二,但是重工业要转化为民用制造业就得具备两个条件——首先是市场,其次是资金。市场因为苏联解体,人口丢掉一半,资金也缺(西方最初承诺苏联搞皿煮就要援助几百亿美元,结果当然不会兑现)。现在俄罗斯就靠老祖宗留下的资源过日子(寡头卖资源躺着都能赚钱,谁愿意去做费力不讨好的制造业?)。

普京一去,如果俄罗斯不能再出一个政治强人,地广人稀的俄罗斯再次分裂的可能性很大,当然这对于我们不是坏事——我们现在需要一个俄罗斯来分担美国的战略压力,等到中国真正强大了,我个人更希望看到一个分崩离析的俄罗斯。

有些历史帐官方现在不提不代表就忘记了,看看官方出版的地图册,俄罗斯远东很多城市地名一定要加一个括号注明过去的中文城市名,这是强制性要求,明白吗?

有些弱智天天喷中国是冤大头高价买俄罗斯石油——俄罗斯经济全靠能源支撑,中国多花点钱买俄罗斯能源也算是在财政上给俄罗斯支持。让俄罗斯有能力在伊朗在叙利亚给美国捣乱——这能让中国减轻多少美国的战略压力?

19世纪大英帝国出钱出银子让别人打了无数场代理人战争,我们花点小钱就让俄罗斯去冲锋陷阵与美国对掐——这难道是赔本买卖?这点见识都没有,也好意思在国际政治上指手画脚?

现在这个阶段俄罗斯经济绝对不能垮!现在这个阶段更不是与俄罗斯扯历史旧账的时候!

4

皿煮制度的基础是地方自治+民众共识,这在目前生产力水平阶段是有重大问题的,而且根本看不到出路

我觉得只有到了人工可控核聚变实现突破,人类进入星际探索甚至星际殖民的阶段,皿煮体制才是一个可行的制度。

地方自治?中国从商周一直到民国实验了几千年,哪一次最后不是国家分裂军阀混战?

民众共识?我对这个是半点信心都没有的。

那么中央集权模式即使进入工业文明同样需要一个价值观相同的官僚队伍来治理。西方那套制度本质上是大社会小政府,政府的社会责任很低;而中央集权的模式下必定是一个大政府小社会,政府的社会责任简直无限大。

比如现代中国其实就是一个无限责任政府

无限责任(除了公共服务外)包括——宏观上经济发展速度要兜底,贫困要脱贫,微观上银行不能倒,理财要保底,民间经济纠纷民事纠纷老百姓不找法院找政府闹。我穷我就有理,我弱(病)我就有理——按闹分配统统是这个无限责任延伸出来的(弱、病就可以向政府索求“救助的责任”,这个责任的边际很难定义)。

政府也很头疼,也试图通过治理转型把责任明确化,比如理财投资打破刚性兑付,比如对于个人民事纠纷破坏公共次序的行为进行惩罚——过去农民工与包工头有纠纷就去堵马路就去跳楼恐吓,这种情况近年要少一些了,原因就是抓了一些判了一些。

但是转型的过程很慢。

现在舆论比较集中在对政府权力约束的问题,但是有些人故意忽略了权力与责任是对等的。约束政府的权力不是不可以,但是削减权力的同时就会降低责任——这就要求中国社会从一个巨婴型社会转变成一个公民社会,也就是说,每一个公民必须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但这个转型过程还任重道远。

这些中国特色问题就不展开了,反正大家记住一个结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必须要一只价值观相同的官僚队伍来治理,否则就要出大问题。

那么,什么价值观作为官僚队伍的指导思想?

孔孟儒家思想肯定不行的。

结论呼之欲出——

就是要坚持执政党的领导。执政党根据社会与经济发展情况不断地进行理论创新,探索中央集权模式下的发展道路。这条道路在人类发展史上根本就没有可以参考的蓝本,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探索的过程可以试错,可以创新,但是基本的道路,基本的制度不能动摇——这是中国立国之本,国本不稳就天下大乱!

当下全球需求疲软,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上做增量蛋糕越来越困难,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全球存量博弈会越来越激烈。在与西方国家的竞争中,中国这套模式还是很有优势的,只要我们自己不乱,中国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的时间可能比很多人想象中更快。(作者:花猫哥哥;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