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建国历史之这群人如此别扭竟创造了美利坚,叼!

  • A+
所属分类:谈古说今

我们之前的文章讲了清教徒的来历,不过这次为了照顾没看过的同学,再说几句,回顾下这伙人。咱们以如下的三段论逻辑链来说明下:首先,欧洲人认为天主教会是挡在人和上帝之间的黑中介,卖赎罪券,收什一税(也就是10%的收入税归教会),非常讨厌。然后,有人识破了教会的险恶用心,起来反抗,脱离了天主教会,这些人就叫“反抗宗”,中文翻译成“新教”。

 

最后,这个地球上蹦出来几千个新教,只要揪住圣经里的某一句话,两伙人达不成共识,就可以分裂出来两个教。比如路德宗认为耶稣已经替大家死了一次,大家只要信上帝,就可以得救赎。加尔文宗说你们不仅长得丑还想得美,上帝凭啥全部救赎?上帝只救赎一小部分!就是事业有成而且克己复礼的人。

 

这些新教互相也看对方不爽,互相称对方“异端”,大家注意了,不是同一个教的称之为“异教徒”,同一个教不一个分支的叫“异端”。在中世纪,异端和异教徒差不多,都是日常上火刑柱的罪行。

 

今天看到一个段子,非常方便大家理解这伙人。

一个人走过海旁,看见另一个人想跳海自杀。
他走上前去劝说
「先生,不要跳下去!」
那人问道:「为什么?」
他说:「生命是美好的嘛!你是无神论者还是有宗教信仰?」
那人答:「我有宗教信仰。」
「佛教、道教、回教还是基督教?」
「基督教」
「罗马天主教还是新教?」
「新教」
「我也是新教呢!圣公会还是浸信会?」
「浸信会」
「太好啦!我也是浸信会,你是Baptist Church of God还是Baptist church of the Lord? 」
「Baptist Church of God. 」
「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原教旨的Baptist Church of God还是改革派的?」
「改革派的」
「1879年的改革派还是1915年的?」
「1915年的改革派。」
那人朝他屁股一脚把他踢进海里:「异端!去死吧!」

 

我们今天说的清教徒,就是新教中的一支,他们主张“圣经上每一个字都是对的”,要按照圣经要求的方式去生活,并且表示有钱人才有可能上天堂,其他人不是异端就是异教徒,一秒钟都不想跟其他人在一起呆着。

 

这里就有个问题,耶稣不是讨厌富人吗?耶稣说过,富人上天堂,比骆驼过针眼都难。大家适应着点,耶稣是沙漠来的,举的例子都有明显的沙漠特征。

 

那么清教徒为啥会觉得有钱人可以上天堂呢?这里就很狡黠,他们说他们自己是给上帝保存财产的,荣耀归主,所以上帝能理解。好吧,开心就好。不过客观上讲,清教徒确实是不花钱,不消费,不搞任何娱乐活动,真的就跟那些钱是替上帝保存着似的,只不过上帝没法收走,清教徒死后钱归自己儿子了。

 

大家一定有那种经验,班里总有一个那种心眼比较小,谁也不愿意搭理的人,事实上清教徒就是这么一伙人,跟谁也合不来,不过他们有个明显优点,勤奋,会赚钱,跟国王未代表的英国圣公会(前文说过,这个圣公会跟天主教基本差不多,只是主教是国王)和天主教闹得非常不愉快。所以考虑要不去美洲混。

 

英国殖民美洲非常晚,人家西班牙发现美洲新大陆后都破产两次了,英国才慢吞吞的出发去美洲看看,早哪去了?爱尔兰嘛,英国人眼里爱尔兰就是他们的殖民地,之前一直在摁着爱尔兰揍,等到把爱尔兰揍服了美洲大陆上最好的地已经全被西班牙葡萄牙给占了,只剩下了北美的穷乡僻壤。

 

爱尔兰和英国我们看来是一个国家的,其实从来也不是,爱尔兰跟英国的关系就跟越南和中国的关系一样,咱们认为中国跟越南亲如一家,可是越南不这么认为,他们的两个民族英雄都是在反抗我国过程中战死的。

 

英国人也一样,长期坚持给爱尔兰送温暖,殖民爱尔兰花了上百年,直到1607年才腾出手来,开始尝试在北美建立殖民地。

 

英国在北美建立的第一个殖民地在弗吉尼亚。我们现在说美国得天独厚,地势平坦,矿藏丰富。其实回到16和17世纪,整个美洲大陆,现在美国占着的那块地绝对是二等土地,人家葡萄牙西班牙这种老牌帝国主义都不愿意去,所以英国捡了个人家剩下的。

 

美洲最好的地方是巴西那一带,当时英国殖民当局在国内讨论了很久,想去巴西,不过惹不起西班牙,不但惹不起西班牙,还得离西班牙远点,因为就在美国殖民北美前一段时间,西班牙武士洗劫了一个法国的殖民地,屠杀了里边每一个人。英国人不敢冒险,就一直往北溜达,到了弗吉尼亚那一带。大概在这里:

 

美国建国历史之这群人如此别扭竟创造了美利坚,叼!

 

弗吉尼亚那边啥都没,西班牙人在南美挖金子,挖银子,种甘蔗忙的不亦乐乎,英国人到了北美后举目望去连草泥马都看不到一只(羊驼在南美),只有非常不友好的印第安武士,日常修理他们,美国第一批殖民者上岸之后没多久莫名其妙就没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跟被外星人绑架了似的,现在主流说法认为应该是被印第安人给抓了,男性被杀,女人小孩做奴隶。

 

后来又去了几批,一般一个冬天就被消灭70%到90%,美国那地方偶尔特别冷,今年年初芝加哥比北极都冷,最低气温零下69度,你们感受下。而且这个弗吉尼亚殖民地从刚上岸开始就非常不顺利,不断受到印第安人袭击,内部也矛盾重重,死亡率极高,经常在冬天殖民地的人通过吃人才能熬到下一年。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悲伤的一页。

不过这些殖民者都不是清教徒,而是英国国内的主流群体,所以在弗吉尼亚的各个地方都以他们的国王皇储命名,比如第一个殖民地,詹姆斯敦,就是以他们国王命名的,清教徒出发比较晚,1620年才抵达美洲,这时候詹姆斯敦已经搞起来13年了。

 

英国这个国家历史上一直都是个宗教国,因为宗教的问题打了无数仗,包括大家知道的托利党和辉格党之间的党争,光荣革命,玫瑰战争,无一例外跟宗教有关。

 

清教徒跟国王的斗争过程中,一度占了上风,清教徒出身的克伦威尔甚至把国王都给处死了,支持国王的贵族呼啦一下跑了一堆去美洲了,也就是弗吉尼亚殖民地,弗吉尼亚主要接受这些保王党分子,里边大贵族很多,比如华盛顿家族,就是保王党的,国王被杀后他们家跑美洲弗吉尼亚去了。

 

后来英国新国王回来了,清教徒遭到清算,清教徒又赶紧出逃,跑马萨诸塞去了。这么来回几次,据说前后出逃了近十万的清教徒。

 

清教徒本来也想去弗吉尼亚来着,不过路上被风瞎吹,吹到马萨诸塞州去了,干脆就在马萨诸塞呆着了。

 

美国建国历史之这群人如此别扭竟创造了美利坚,叼!

清教徒跟印第安人一直处的还不错,因为他们一上岸就给印第安人不知道带去了什么病,方圆几百公里的印第安人快死绝了,一个清教徒在日记里写道,“印第安人大灭绝是上帝给他们的第一份礼物”,剩下的印第安人比较少,所以跟清教徒一直处的不错,直到清教徒需要大量土地的时候,才开始用枪驱赶印第安人。

 

所以我们现在就留下来两种完全不同的描述,有人说美洲移民都是清教徒,中产阶级,不然买不起去美洲的船票。又有人说英国人把国内的渣滓,流氓,罪犯,爱尔兰暴徒,苏格兰流氓都给送美洲了。

 

这两种说法看着有点矛盾,其实说的根本不是一块地,清教徒们都在北方的马萨诸塞州,保王党都在弗吉尼亚,马萨诸塞跟弗吉尼亚离着五六百公里,相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连招呼都不打,就跟不认识似的。

 

弗吉尼亚主要是天主教和圣公会的地盘,英国国内被迫害的保王党分子,旧贵族都跑弗吉尼亚继续去做贵族去了,所以弗吉尼亚是个小型猥琐版本的英国,少量的贵族富豪,下边一堆穷人给他们种地,贵族们尚武,华盛顿他们家历代都是贵族武夫,参加了英国在美洲的所有对外战争,这也是为啥南北战争爆发后南方虐北方跟虐孙子似的。

 

马萨诸塞不一样,基本全是清教徒,所以他们在那里搞了个“圣经共和国”,政教合一,公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按照圣经的内容有规定,比如你半夜在外边溜达,这也是严重罪行,可能要被割掉耳朵,然后送回英国。16岁以上拒绝服从父母的孩子要处以死刑。我们前文提到过,手淫也会被处以死刑。留长发就更不行了,大街上发现男性留长发当场干翻一顿鞭子。

 

最倒霉的一个刑罚叫“兽交罪”,也就是你和动物发生那种事,也要被处死,不过这个罪行有个问题,是通过“证据推定”的定罪。在纽黑文,发生过一件事,一个男子的猪生出来一个小猪只有一只眼,大家一致认定他和母猪有一腿,才生出来这么个奇怪玩意,这小子后来被吊死了。

 

此外马萨诸塞地区的清教徒想象力被充分释放,奴仆敢反抗主人会被烧死,我们前文说的宗教异端会被绞死,同性恋也得被处死,如果有人不小心被误认为是女巫,那也会被烧死,有一次宗教法庭一口气处死19人,罪名就是大家认为他们是女巫。在法庭上拒绝认罪,会被石头砸死。

 

这里就有个问题,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说美国清教徒先贤们最重视的是“自由”,怎么在这里看不到自由的影子呢?

 

其实他们说的是“信奉清教的自由”,不是信奉其他乱七八糟教派的自由。在英国时候不是不让随便信嘛,所以他们才去斗争夺取这种自由。但是他们不觉得你有信奉别的宗教的自由。你要是信了,你就是异端,他们就有拿石头砸死你的自由。

 

而且清教徒非常重视教育,到达美洲没几年,就通过法律要搞公立教育,教育的目的嘛,大跌眼镜,怕大家看不懂圣经,没法按照上边说的去生活。

 

而且为了传教,把主的福音传到全世界,需要大量的神父和牧师,所以马萨诸塞州人民筚路蓝缕,搞大学,美国最牛逼的哈佛耶鲁,都是搞起来培养神父的,而且那个创建哈佛的哥们,他自己就是个加尔文宗神父。

 

讲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很困惑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伙人不像是能代表美国精神的啊。

 

其实吧,我们以往讨论这类问题的时候,都是从结果倒推原因,从来不把话说完,真实的历史永远都是鱼蛇混杂而且不照顾你的感情。

 

清教徒着实是一堆精神病,这一点美国人自己也承认,但是他们有一些明显的闪光点,再叠加上历史的机缘,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比如他们勤奋,保守,诚实,不萎靡,把赚到的钱全部投入再生产,叠加到当时的历史大背景,妥妥的就是资本主义的种子在马萨诸塞州被种下去了。

 

清教徒一般情况下有这么几个明显特点。

 

首先非常的勤奋,这里的勤奋不是劳模勤奋,而是“企业家”勤奋,经常365天全年无休全心全意地工作,不娱乐不喝酒不乱搞,一生只干两件事,工作和祷告。

 

其次很诚实,我们民族有个毛病,总觉得“无奸不商”,这也是一种相互进化,中国老百姓觉得商人应该奸,中国商人又无一例外有种奸像,似乎做买卖就是得动歪脑筋才行。

 

其实国际视野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那种能经营几百年的家族最大的特点不是“奸”,是诚信,他们重视的是“选择”,而不是奇谋。

 

大家不知道考虑过一个问题没,那种远期合同,也就是我今天给你钱,你明年交货那种,在中国一直发展的不太好,或者一直没形成主流,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这样的“非一神教”国家没法赌天发誓,因为互相说的都不是同一个神,而且不同的神对子民要求不一样,赌咒发誓就没有效力,不像欧美,大家都有点精神病,相信违约会下地狱,才能放下戒心签订反人类的远期合同。历史上中亚贸易长期被穆斯林垄断,原因嘛,就是他们说以真主安拉赌咒发誓,周围的人就会相信他说的话。

 

诚信本身也是个成本问题,你家在一百年间从来不赖账,这次你陷入麻烦别人自然会出手,你通过欺骗去达成了目标,你只能骗一次,下次出问题的解决成本会把你这次的收益全给搭进去。

 

清教徒们也一样,有种种毛病,但是信用方面没的说,这也是资本主义的关键,借出去的钱得还回去,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商业环境。如果每一个人都不守信,也会有交易,但是不会有太复杂和太长期的交易,也就没法赚大钱。在那本《美国通史》里,提到马萨诸塞的一个大财阀,从做鞋开始一直到商业巨富,150年间只有日常的经营,没有一个奇谋,也没有一句谎言,结果就是可以不签合同融到巨额资本,因为他们家说的话就是合同本身。

 

如果清教徒只是勤奋地种地,没有外界的帮助,那清教徒现在可能也只是美洲大陆上另一伙巴西人,不过上帝确实是垂青他们了,一个不亚于美洲黄金储备的玩意就在他们所在的马萨诸塞州边上,啥?鳕鱼。

 

现在我们队鳕鱼没啥感觉,如果有,那也应该是超市里卖的死贵的片状鳕鱼块,但是在16世纪的欧洲,鳕鱼对于他们的重要性跟现在的石油是一样一样的,欧洲和中国一样,长期饱受粮食不足问题,所以一直用鳕鱼来补充蛋白质,哪年如果鳕鱼打捞量下跌,欧洲就得被饿死一票人。

 

一开始一伙叫“巴斯克人”的渔民垄断了鳕鱼供应,大家都去他们那里买鳕鱼,却没人知道那玩意是从哪捞的,反正欧洲渔民从没见过巴斯克人打渔,问他们在哪能找到鳕鱼,死活不说,一直苟着,闷声发大财好几百年。而且巴斯克人为了防止被人跟踪,往往晚上起航去打渔,只有船长们才知道航线。

 

直到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后,英国人又发现了纽芬兰,纽芬兰就叫“newfoundland”,新发地,其实当时英国船长在纽芬兰看到上千只巴斯克渔船在打渔。

 

也就是说,巴斯克人早就发现了美洲,谁也不告诉,一直苟着赚钱。

 

美国建国历史之这群人如此别扭竟创造了美利坚,叼!

 

那大家就纳闷了,不是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吗?

 

哥伦布肯定不是第一个,哥伦布到达美洲后,在加拿大发现很多的维京人营地,维京人早就到了,此外还有我们上文说的巴斯克人。

 

哥伦布其实是最后一个,在他之后,美洲彻底向全世界敞开,再也不需要任何人去单独发现,也不再是某些种族的专利。当然了,哥伦布主要是没赚到钱,他要是在美洲一上岸就发现海量金子,估计也会选择闷声发大财,他是没赚到钱,所以才选择了赚名声。我们这么妄加揣测绝对不是小人之心,哥伦布那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个纽芬兰,就在马萨诸塞旁边,清教徒到了美洲之后一开始在那里种地,很快就发现可以打渔,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英国一直都是海上列强嘛,疯狂造船,英国国内的树木基本上已经被砍伐殆尽了,英国本国造船都得去波罗的海进口木头,现在清教徒到了马萨诸塞,到处是木头,英国人于是把一部分造船工业转移到了马萨诸塞,因为那里离纽芬兰渔场近嘛,清教徒们就是在修船造船打渔过程中学会了搞工业。

 

工业是这个星球上最锻炼人的东西,需要组织、计划、融资、物流、人事管理等等,就这样,过了一百多年,马萨诸塞地区的清教徒已经进入了工业文明,出现了商业巨子,近代美国的雏形也就被奠定下来了。所以说鳕鱼改变了历史的航向,在美洲大陆创造了一个工业国。

 

这也为美国独立和南北战争打下了基础。美国独立战争完全就是一场经济战争,美国人独立从来不是什么民族觉醒,唯一原因就是他们想和全世界做买卖,谁出价高就把东西卖给谁,而英国政府要求它像其他殖民地一样,只和英国做买卖,这样英国就可以用贸易做武器,随意地制裁其他国家,比如荷兰就是被英国给贸易制裁崩溃了。

这对于美国人来说肯定接受不了,他们不想挂在一棵树上,尤其是有钱不让赚,当时英国要同荷兰,西班牙,法国打毛衣战,不允许美国跟他们几个做买卖,这完全是不让赚钱,对于清教徒来说你还不如杀了他们,所以不可避免地打起来了,然后美国在法国的支持下跑路了。

 

至于南北战争,我们这篇《一场伤亡了5%总人口的内战奠定了一个头号工业国》讲过了,就是北方清教徒的工业党对南方种棉花的地主集团的一次暴击,自此,清教徒也就成了美国的立国精神和民族根基。

 

文末,必须得说一句,其实现在的美国和几十年前很不一样,跟一百年前判若云泥,以前的美国人讲究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英格兰人就是盎撒人,苏格兰和爱尔兰不是,他们是凯尔特人),清教徒,符合这三个特点的才是美国的核心,其实就是以前清教徒建立的那个“圣经共和国”。

 

后来美国继续接纳移民,圣经共和国到现在主要是共和党为代表,不过这种根基正在被腐蚀,现在美国主流媒体不能说一句黑人等有色人种的不好,但是可以随便耻笑信教白人。放两张图你们就能感觉得到。

 

这是民主党:

 

美国建国历史之这群人如此别扭竟创造了美利坚,叼!

 

这是共和党:

 

美国建国历史之这群人如此别扭竟创造了美利坚,叼!

 

现在美国有句话,“共和党又白又老,民主党又年轻又花里胡哨”,看看这两张图大家就明白了。其实大家这么说,隐隐约约都有种感觉,未来可能真在年轻的那伙人手里。(作者:九边;来源:九边公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