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当代历史 > 正文

从不要脸到无耻!当年国民党的报纸竟如此报道淮海战役【纪念淮海胜利70周年】

2019年01月12日 当代历史 ⁄ 共 735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64 views 次
39.6K

中央社徐州九日电:徐州大会战序幕,随八日晨韩庄之炮击而正式拉开,当晚匪以主力犯徐州两翼,西翼距徐州九十华里之黄口附近,东翼距徐州一百五十华里之运河两岸,均发生激战,黄海机群更不分昼夜出动战机。据九日午所得初步战讯,两翼均获大捷,尤以西翼所获甚巨,仅就黄口附近而言,匪遗尸万余具,旗开得胜,市民欢歌若狂。刻战事仍向国军有利方向发展中。徐州剿总公布,我徐州国军,自主动放弃郑,汴,商邱,东海各地集结兵力,缩短战栈以后,以诱敌战决,吸引匪于预选战场,加以聚歼。三日来匪果轻举妄动,倾巢窜扰,经我迎头痛击,业已粉碎匪之企图,并奠胜利基础,计于八、九两日在徐西砀山以东地区,击溃陈赓匪九纵队一师及四纵队一部,歼陈毅匪两广纵队两团,其三,八纵队亦受重创,伤毙约六千余。又在徐东运河附近我某有力兵圑,得空军协助,击破陈毅匪有力击破陈毅匪有力纵队第二、四、六、十一、十二、十三、新七各纵队,亦获致辉煌战果,除毙伤匪万余,并俘获甚伙。现我各有力兵团已就预定位置,士气旺盛,将于最近予匪更大打击。

会战一开始,国军大显神威,第一天就歼灭共军一万余人,陈毅部第二、三、四、六、八、十一、十二、十三及新七、两广纵队均受重创——华野一共才几个纵队,这第一天就被重创10个,怎么看这仗都没法打下去了啊。

中央社徐州十一日电:徐州剿总公布:我某部在碾庄、曹八集、大秋庄一带,吸引匪之主力倾巢窜犯,经激烈战斗,即被击退,复经我空军捕获其密集队形,大肆轰炸,匪伤亡在两万以上,为空军此次会战首获之良好战果。(又电)国军黄海机群,十一日午飞往徐州东翼助战,陇海东段赵墩附近,发现密集匪部正构筑工事,企图阻击运河两岸国军之运动,当集中轰炸扫射,据地面报告,匪部至少有一万五千人被炸毙,匪工事亦全被毁灭。(又电)军息:①窜犯徐州西翼之匪三、八、十一、两广各纵队,自九日于黄口以西唐寨、蒋楼、王集一线遭我强大兵团猛击后,主力重创,纷越陇海南窜,永城附近,续再向西回窜。②犯徐州东翼宿迁北湾之匪二、四、十二纵队各一部,及十一纵队、淮南北独立旅,先后倾力猛扑,随遭我军猛击,伤亡惨重,终未得逞。

11月11日,就是黄百韬第七兵团被合围的日子。被包围就包围好了,偏要说“我某部在碾庄一带吸引匪之主力”云云。又要重演张灵甫中心开花的游戏?不过话说回来,人家似乎也没说错,确实是吸引共军主力了啊,华野用了6个主力纵队围歼第七兵团。

中央社徐州前线十二日下午一时卅分急电:军息陈毅匪以九个纵队以上之兵力,向我徐东碾庄、八义集之黄百韬兵团阵地进犯,自十日晚起,激战至今晨五时止,匪以人海战术,没完冲锋达廿余次,中被我奋勇击退,两昼夜间,匪我肉搏,屡进屡退,无片刻停止,匪遗尸阵前已达万余具。至十一日午后,我空军大编队,配合猛炸匪炮兵阵地与工事,经予摧毁百分之七十,国军更乘时奋勇猛击,截至今晨五时,被我缴械之匪,已逾四千余,刻已查明匪第一、第二、第四、第六、第七、新八、第九、第十一、第十二各纵队,与淮海、淮北独立旅,共十六万人以上,悉已参加此方面之战斗,三日来,战斗中,匪已伤亡三万七千人,为徐州会战之空前大捷。

今天国军又歼敌万余,而且三天以来共军伤亡三万七千人,果军又不得不大捷了~

徐州十三日电:刘峙总司令予今日下午二时,飞徐东前线督战,国军援兵源源开抵前线,八义集地区大歼灭战继续激烈进行,今日陆空歼匪一万五千余,正扩大战果中。

中央社十三日电:徐州外围战事今仍以东翼为重心,残存运河以西不老河以南之匪,除以少数向西阻援外,大部均几种碾庄、八义集方面,图作最后挣扎。我黄兵团士气旺盛,复得空军支援,愈战愈勇,刻正向匪反复冲杀中。匪为报复连日惨败之耻,据军方宣称,曾放射毒气弹,幸黄兵团早有准备,未遭重大损害。

今日又歼共军一万五。话说,就这么天天以万计算,继续歼灭下去,华野那近四十万人部队能支撑多少天?

南京十四日电:军闻社徐州十四日下午八时急电: 徐州东线再传捷报,沿陇海路东进兵团,于八义集等地击溃匪军之抵抗,刻已与黄百韬兵团携手会师。东线国军强大兵团沿陇海路东进,连战皆捷,所向无敌,十四日下午六时在碾庄附近歼匪八团之众,一举夺回据点二十余处,残匪犹作顽抗,国军正加紧猛攻中。综计匪连日在我陆空联合密集火网下伤亡已达八万余,运河河岸匪遗师遍野,实予犯匪以严重打击。

东线支援黄百韬部队居然和黄百韬七兵团会师了,改写历史了,而且又歼共军8个团,差不多是2个师了。

徐州前线十五日下午六时急电:陈匪第三、八两纵队及刘匪二、四、九三个纵队残部,自永城萧县迂回东窜,一股企图解救大许家附近被围之陈毅匪部,月津浦路犯徐州以南地区,遭津浦路某兵团设伏猛击,匪伤亡惨重;另股匪图窜犯宿县,被国军吸引于宿县车站附近,国军有力兵团乃从南北两面分路合围,展开夹击,匪军陷入重围,国军正加紧猛击中。

十五日就是解放军对宿县黄维12兵团展开总攻的时间,第二天12兵团被全歼。居然还在做解放军陷入重围的美梦呢。

徐州十六日午十二时急电:徐州外围匪,连日被我陆空痛剿,伤亡惨重,自十五日晚起,东线之匪,以开始溃退,至十六日晨九时,全面分向台儿庄、峄县、邳县、郯城、涫湖镇等方向溃退,我黄、丘、李各强大兵团,正跟踪追剿,炮车、新安镇、冈方集、烂石山、黄龙山等处匪伤亡及投诚者甚多,仅碾庄附近一处,向我黄兵团投降缴械者达八千余人,其他武器物资堆积如山,正清查中。匪我自八日开始激战至今,仅黄兵团当面之匪,被我毙伤者,已达九万三千余人,刻我空军大编队,正普遍炸毁匪在运河沿岸各重要渡口,并封锁运河以西匪退路,沿铁道公路之匪溃退车辆,亦完全被我炸毁,沿津浦线三堡车站刘匪伯承总司令部,已被我完全捣毁,刘匪本人仅以身免,狼狈向西奔逃,我卤获匪指挥系统表等重要文件甚多。据悉:刘匪奉匪首朱德命令,指挥东西两线作战,其指挥部被毁,陈毅、陈赓两匪失去主脑,惊慌失措,随败军逃窜,最短期内,不难完全瓦解。

新闻报道的记者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看这篇小说编的,真是跌宕起伏。连刘伯承的司令部都被国军端了?而且还缴获了指挥系统表等文件?我说这是怎么想到的啊?这篇小说,就是传说中的徐东大捷,刘峙在徐州让老百姓张灯结彩庆祝的那次。据杜聿明后来说,直到黄百韬被歼灭,老蒋还在宣传这次大捷,还组织记者带着大量勋章银元来劳军,在参观晚战俘和缴获后,有记者怀疑地问杜聿明:“黄百韬到哪里去了?”杜回答:“回家休息去了。”

国军似乎真的不知道这场大战是谁在指挥啊。居然说刘伯承指挥东西两线作战。看整个战役过程中,粟裕的名字没有在报纸上出现过一次,就好像他们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似的。从这篇小说来看,他们非但不知道粟裕是何人,甚至连解放军的前总委都不知道,这才能闹出刘伯承指挥战役,刘伯承一跑陈毅陈赓失去主脑惊慌失措的笑话。对国民党方面的情报,先有郭汝瑰抄送,再有刘雯抄送,反观国民党方面,连对方指挥官是谁都一脑门雾水。——这仗啊,真是不用打下去了。 

徐州十八日电:徐州达到会战,双方兵力共在一百二十万人以上,经十四天之惨烈搏斗,讫十八日晨二时,已告一段落,国军已获决定性之大捷,今后战事已进入追击阶段。匪军集其黄河以南主力五十余万众,由朱、毛指挥陈毅、刘伯承、陈赓,亲至前线指挥,倾巢来犯,妄图攻下徐州,直取京沪。今遭此惨败,匪阴谋已完全粉碎,据初步统计,匪伤亡约在二十万以上。东翼之匪十八日晨全线总溃退,黄百韬、李弥、邱清泉兵团正全力向运河、不老河以东以北溃退之匪追击中。南线匪陈毅、刘伯诚集其二、四、十一、十二及鲁南等五个纵队,计十万余兵力,十七日彻夜向城东南十六公里之潘塘镇以南猛犯,被国军邱兵团包围堵击,至十八日上午四时,匪伤亡两万余,全部溃退,臧获山积,残匪集中投诚者极众。

又是决定性之大捷,黄百韬还能追击?不是被包围圈里么?话又说回来,这二、四、十一、十二几个纵队是第几次被国军重创了?

蚌埠廿二日电:徐州会战之第一回合已告段落,刻匪我双方正集中主力,作第二回合之决斗。目前东翼战事仍在相持中,据守碾庄苦战已达十数日夜之黄百韬兵团,纵未解围,但对次阶段局面初无大影响,李延年、黄维两大兵团之沿徐、蚌段北进,可视为我对匪作反包围之序幕。

徐州廿二日电:东进之邱、李兵团,廿二日续向当面之匪攻击前进,激战至午,连克大火神庙、小火神庙及大许家等据点继续东进,与黄兵团相隔只三十余华里,即可正式会师。

不对吧?黄百韬兵团,十四日会了一次师,十六日又会了一次师,怎么到今天二十二号了,黄百韬还在包围圈里?而且十六日不还说匪部全面溃败,甚至连刘匪伯承的指挥部都给端了,十八日又说匪全面溃退,黄百韬正在追击中,怎么今天黄还窝在碾庄动弹不得?

到这里才说了一句真话,援军距黄百韬还有三十里,以前吼吼什么会师嘛。不过这三十里也不可能过去了,因为还有几个小时,黄百韬就玩完了。

中央社徐州廿四日电:徐州东翼由碾庄西上国军,今午已于大许家与东进兵团会师,首先与邱李两司令官握手者为碾庄主力中担任北部防御、此次西上担任先锋之廿五均军长陈章。徐州会战东线之追击将告段落,南路之追击则正开始,徐剿公布陈匪第九、第十、十一、十三、新七各纵队十余万众,连日经国军在徐州东线穷追痛击,损失惨重,残部廿三日渡不老河仓皇北窜,其为渡不老河者则向濉河方面难逃,另部陈匪第二、三、四、五、六,及两广各纵队,日来数次向我徐州南路猛扑均不得逞,伤亡惨重,士气沮丧,现向宿县西南逃窜,我正乘胜猛追。

这时黄百韬兵团已经被全歼了,不过跑出一个人和邱李接上头,也算是会师了不?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说对解放军“穷追痛击”,损失惨重呢

蚌埠廿九日电:蚌宿会战今日为开始后第二日,匪在胡沟、固镇一线之首次攻势中,遭国军重大打击后,刻正调集主力,准备次一行动。国军为执行既定策略,业已自动放弃固镇。黄维、李延年、刘汝明三兵团并以一袋形阵地,在蚌埠当面布开。匪一部今日越过浍河,与国军在新桥之北东南三面,展开激战。京、徐、蚌空军不断飞临助战,匪伤亡颇重。据一般观测,双方主力战之真正开始,尚需俟至一两日以后。

黄维二十五日被围双堆集,到今天已经好几天了,但对国军来说双方主力战还未真正开始。

三十日电:蚌宿会战仍在国军之主动行动下发展中,目前战事序幕虽已揭开,但尚未至火并阶段。共匪移师南下,据军方估计,当在二十万左右,大部主力在自徐州南之孙、邱、李三兵团紧逼之下,刻窜集津浦路西浍河两岸,一部约四万余人,已越过澥河(在浍河与北淝河之间)向怀远方向移动。另股约五千人,则指向曹老集。昨夜有散匪二百余,窜至曹老集以西,经国军出击,已全部被歼。国军方面则根据原有决策,在北淝河畔完成部署,故共匪之节节南移,殆将陷入泥沼中而不能自拔
果然是国军一切尽在掌握:“共匪之节节南移,殆将陷入泥沼中而不能自拔”。

蚌埠二日电:国军对蚌宿地区间残匪之袋形包围圈愈益紧缩,南下之邱、孙两兵团已进抵夹沟地区,另西侧之黄维兵团,昨日攻克双堆集后,今续克浍河南岸之大营集(北距宿县四十余华里),军方人士判断,日内可与南下兵团会师。在蚌埠当面被国军吸引于澥河与北淝河之间陈匪二、六、十一、十二四个纵队,连日遭受重创后,深感国军南北夹击之压力,甚大,今已逐渐北移,国军以静待动之蚌埠左右两翼劲旅,今日均以渡北淝河追击,沿铁路北进。某部昨夜在空军协力下,击溃曹老集附近匪军顽抗后,今晨一举攻克该地,并继续向北推进,各线战果均极辉煌,匪之毙于空军扫射轰炸者尤多。

黄维在双堆集被包围后,十二月一日又攻克了双堆集。——靠,这个表述真是太惊悚了。还有啊,邱清泉、孙元良兵团自徐州南下,那是在双堆集的北方,你黄维要和他们会合,应该是北上才对,可是你占领南边的大营集干嘛?这不是传说中的南辕北辙吗?要和北面的人会合,你往南边跑?

中央社南京四日电:皖北淝河浍河流域洪泽湖以西地区国军,以津浦铁路为主轴之歼灭战,已益趋有利,蚌埠西北双堆集方面国军黄维兵团,挟优势火力,对匪刘伯承股主力予以痛歼,血战兼旬,伤毙匪两万余,刻黄维兵团正与越淝河北上之刘汝明、李延年两大兵团并肩向越固镇北逃之陈刘两股匪做果敢追击,国军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兵团由徐州剿匪总死了杜聿明指挥,自徐州南下,三日晨主动撤离徐州,越津浦线夹沟以压倒优势,在五柳集、孙庄地区(均北距宿县八十余华里)击溃匪陈毅第三、第十、第十六纵队,残匪不支,夺路向豫东方向窜去。陈毅股匪快速、第十三、十一三纵队尚圈在津浦线符离集顽抗,国军将续予南边合力夹击中。

解放军又被歼两万多人,黄维在双堆集的包围圈里,还能对敌人展开追击。靠~华野就那几个纵队,这都轮番被歼灭击溃重创多少次了?对了,华野又冒出来个十六纵队?

蚌埠十四日电:国军第十二比功能图在黄维、胡涟两将军统率下,于澥淝两河之间,对围攻该部阵地四周之刘伯承陈赓两部匪军九个纵队以上兵力,进行血战,今日已步入第十九日,匪野心未死,刻除增援顽抗阻击于国军南下北上之两路大军之前外,复倾其全力猛扑黄兵团阵地,根据各方报告,该兵团两日以来,其处境似已进入更艰苦阶段,某负责人士相告:该部为集中兵力,加强反击力量计,业于两日前放弃大营集及罗集两据点,而以双堆集为核心,北面伸出约五华里,南面伸出约八华里,东西各约为三华里,形成一椭圆阵地,树立于澥淝两河之间,日来以猛烈炮火压制来犯之匪,并以战车大炮分向东北、东南两面十公里以外之匪军阵地射击,在匪军之全线攻击下,该部甚难觅得向外扩展之机会,另据军方消息,双堆集以北偏东五华里处之大王庄,为该部所筑小型机场之外围据点,自昨晚至今拂晓,匪猛犯该处,正展开激战。记者曾访另一关系方面称:该兵团之补给已略感困难,前两日天气欠佳,空投固属不易,即以近两天天气转晴而言,仅恃空投亦难免有不敷之感,燃料亦甚缺乏,惟在此艰苦状态下士气仍不消极,日夜浴血苦战,歼灭顽匪达六万人以上。按黄兵团为华中劲旅之一,其安危所系,固不仅关系此度会战之得失,故此间当局正以无穷关注,静候黄兵团之捷音,并以最大努力促使李兵团之北进。

居然承认国军处境艰难了,这画风真的不习惯啊。一直都在吹国军连战连捷、高歌猛进、所向无敌吗?黄维在双堆集对共匪予以重创,正在追击残匪吗?怎么到今天就变成处境艰难了?这个画风转变的有点生硬啊。不过呢,虽然承认国军处境艰难,但这吹牛的习惯到底还是改变不了的。 说在双堆集,黄维歼灭解放军达6万人,看看这牛吹的,中野一共才多少兵力啊。

蚌埠十六日电:蚌宿战场今日有重要发展,坚守双堆集已有二十日之黄维兵团,昨夜开始突围,一路由胡涟率领,作正面向东南方突击,黄维则率领另部在其左侧向同一方向行动。据今晚消息,突围部队于午后五时与此间剿总取得联系,两路大军均以抵达安全地带,胡涟将军乘坐坦克车内,指挥作战,为匪军炮击所伤,刻抵蚌治疗。

国民党报纸所谓会师,基本就是被歼灭的代名词了。上次黄百韬是这样这次黄维也是这样。不过上次第七兵团会师,是陈士章一个人化妆成农民来会。这次十二兵团,好歹由胡涟带出来了两千人。

南京六日电:共匪“中野解放军”司令员刘伯承,于指挥淮北之战时,被空军炸毙之说,六日复经国防部发言人邓文仪正式证实。邓氏于招待记者时宣布:刘伯承系上月十三日上午在皖北桃园铺被空军B24机群密集轰炸时炸死,当时刘系指挥匪军攻击双堆集之黄维兵团,与其他高级将领五人,分乘小汽车一辆,吉普车二辆,赴前线指挥,被炸弹命中。该将领五人均当场炸毙,惟尚未明其姓名,刘系炸断一腿,腹部受伤,于运回途中毙命;濉溪口宿县郑州等地匪曾于十八日开会追悼,郑州伪中州银行所发行之钞票因之大为跌价。刘之死讯业经军方情报,匪俘供词及当地民众口述予以证实,刘尸由匪军出麦三十担购得棺材一口,埋于桃园铺东北之东平集。邓氏又称:“刘匪毙命后,其部队出其部属陈赓统率,因刘伯承之死,盘踞华中之匪,因其领导无人,军事显已因此而暂取守势,盖刘伯承为匪军中卓越之军事首领,从军已卅年,曾在苏联及德国受军事训练,作战素以诡诈著称。”

之前,1948年12月21日有报道称“传刘匪伯承已炸毙”,到这时国民党国防部发言人来证明了。十一月十六日刘伯承指挥所被端的新闻报道的段子?这次不端指挥所了,干脆直接把人给炸死了。国军干嘛就这么喜欢折腾刘帅呢?恐怕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怕”字。所以今天端他一回指挥所,明天炸他一回,这果军果党嘴炮是有历史传承的!

滁县十一日电:杜聿明部已正式向青龙集西北地区突围,该部邱、李两兵团暨孙兵团一部合约十二个军,自去年十二月三日主动撤离徐州后,沿途排除共匪抵抗,至六日,国军进至永城东青龙集、濉溪口及赵家及中间地区,复遭优势之匪层层包围,激战至一月五日,陈刘诸匪部节节增援,其犯靠经发现者达到十二个纵队,合约卅万余人,除于该地区四周挖掘深宽各数丈之壕堑五道,藉阻国军机械化部队活动外,并集中各式炮数千门,向直径不足十五公里之国军阵地密集轰击,且于每次轰击后,并继以人海战术,向国军肉搏冲锋,故战事之烈,洵为戡乱军兴以来所未有,守军虽有空运接济,终以地冻天寒,援军路遥,众寡悬殊,弹粮不济诸因素,乃不得不在空军掩护下主动向永城以北青龙集西北地区正式突围,至发电时,国军已转至某有利地区。按杜部苦守青龙集附近地区凡月余,毙伤匪军计达念万余,军方一至认为已完满达成任务,并获最大代价与最高战果。

居然把国军说得这么惨,把共军说的这么厉害。当然,牛是一定要吹的。这不,杜部已经轻松突围到有利地区了。记得第一阶段时,老蒋吹徐东大捷,后来记者去访问杜聿明,问他黄百韬在哪里,杜老总说“回家休息去了”。这次杜部突围到有利地区,万一有记者再去问“杜老总哪里去了”,不知道谁能回答。 而且不仅仅是轻松突围,杜老总还在青龙集(也就是陈官庄附近)歼敌“念万余”。这个“念万”就是“廿万”,如此算来,华野在第一阶段被歼灭二十万,第三阶段又歼灭二十万,这是全军覆没的节奏啊,也不知道这场战役到底谁赢了。

滁县十三日电:据可靠方面息:徐州剿匪总部已奉命撤销,所有蚌浦段及其西侧地区军事,统划由京沪警备总部汤司令恩伯指挥,刘峙将军率随员胡佛等十二日晚由京抵滁,十三日午离此赴蚌,办理剿总结束事宜。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被全歼了~这下没得吹了!(作者:斯图卡98;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