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3航海时代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三、航海时代

  民族国家形成以后,有了专制王权加持,欧洲也就跟中国春秋战国时期一样,一边互相征战、一边开疆拓土。法国和西班牙打、西班牙和荷兰打、荷兰跟英国打、英国和法国打、法国跟普鲁士打……常年战争不断,乱成一锅粥,各方面又合纵连横,组成各种联盟打欧洲大战,什么百年战争、三十年战争、七年战争等等,都是春秋战国那一套。战争进一步增强了各国的民族认同和专制王权。在开疆拓土方面,春秋战国是“尊王攘夷”,联合收拾北方的野蛮民族。欧洲则是开拓海外殖民地,建立海上霸权。

  海外殖民地的开拓与航海技术的传入和发展有关,也和国际局势的变化有关。蒙古帝国由于文明程度太低、疆域太大,很快就土崩瓦解了。阿拉伯帝国没有像中国一样,通过新王朝——明朝的建立再度复兴,而是从此一蹶不振,直到现在。取代蒙古人的是文明程度较低的突厥人。他们也信仰伊斯兰教。突厥人建立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逐步统一了中东地区,并在1453年攻陷君士坦丁堡,消灭了东罗马帝国。

  奥斯曼土耳其崛起以后,地中海地区的生意就不好做了。奥斯曼土耳其的文明发达程度虽然比不上阿拉伯帝国,但也建立了有效的行政体系,懂得组织生产和做生意,比蒙古帝国强多了。欧洲地区不生产棉花,十字军东征以后,意大利依靠从中东进口棉花发展起来了初步的棉纺织业,产品再销往欧洲和地中海沿岸。意大利历史名城佛罗伦萨就是在这一时期通过棉纺织业兴盛起来的。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棉纺织业已经相当繁荣,还辐射到了内陆,。北方德意志地区的棉纺织业也跟着发展起来。但是好景不长,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控制了棉花产地以后,发动“贸易战”,对欧洲搞棉花禁运,把当地的棉花以及从亚洲进口的棉花全部截留下来,用于发展自己国内的棉纺织业。

  这样一搞,意大利和德意志地区刚刚兴起的棉纺织业马上就死翘翘了。除了棉花,好多商品也被禁运,地中海沿岸的贸易迅速衰落。欧洲人刚刚习惯了穿棉衣而不是麻布和兽皮,这下又要退回去,那是相当不爽。这样,欧洲就迫切需要寻找新的贸易路线,特别是需要找到通往当时最重要的棉花产地和纺织业中心——印度和中国的路线。

  欧洲人运气不错,正好赶上航海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可以在大洋上航行的程度。而且,通过学习阿拉伯人或中国人掌握的世界地理知识,让他们知道绕过非洲可以到达印度和中国。此外,欧洲人通过研究古希腊文献,也知道了地球是圆的,如果一直向西航行应该也可以到达印度或中国。

  于是,在王公贵族和新兴的商业阶层的资助下,介于地中海和大西洋交界处的西班牙、葡萄牙这两个国家开始不断派出船队,从东西两个方面寻找通往印度或中国的航线。

  向东的一支,主要是葡萄牙王室提供支柱,他们沿着非洲航行,最终在1488年绕过非洲最南端,又在1497年(明孝宗弘治十年)到达印度并成功返回,带来了东方的香料、黄金、纺织品,打通了欧洲人期盼已久的贸易航线。

  向西的一支,主要是西班牙王室提供支持。他们利用意大利人的航海技术,雇佣意大利船长哥伦布,带着西班牙女王给印度君主和中国皇帝的国书,在1492年起航,在几个月后到达了美洲大陆。哥伦布在这里没有找到印度君主和中国皇帝,不过他还是坚信自己到达了“东印度群岛”,也就是印度东边的一些岛屿,再往前找找就能找到印度了。他把美洲大陆上发现的原住民叫做“印度人”,用西班牙语发音就叫“印第安人”。

  后来,另一位航海家阿美利家(Americ)在1499-1504年间对南美洲东海岸进行了考察,提出哥伦布发现的其实是一个新大陆。这个观点很快被广泛认可,这片新大陆也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为美洲(America),后来又成了美国的简称(美利坚合众国,UnitedStatesofAmerica)。

  从1519年到1522年,一支由西班牙王室资助的、由葡萄牙探险家麦哲伦率领的船队第一次完成了环球航行。他们在中途征服了中国南边的一个岛屿,把它变成西班牙的殖民地,以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名字给它命名为“菲律宾”。不过麦哲伦自己死于当地土著的反抗,船队剩下成员完成航行回到了西班牙。

  这一系列航线的开辟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全球性的贸易网络。

  在这个贸易网络里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和中国的明王朝都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西方殖民者们暂时拿他们没办法。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海军在红海附近跟欧洲船队打过很多次仗,想要切断从印度到欧洲的航线,战争的结果是欧洲人落败,只能选择从更危险的印度洋深处绕着走。奥斯曼土耳其发现无法切断海上贸易通道以后,也就放弃了对地中海沿岸的贸易禁运政策,甘愿当中间商,把印度的纺织品、香料等卖到欧洲。但为时已晚,海权时代已经来临,海路运输的成本优势非常明显,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衰落也就不可避免了。

  另外一个“硬骨头”是中国,生产能力极为强悍而又无法用武力征服。他们通过日本人和中国沿海海盗搞“代理人战争”——倭寇入侵,结果被明政府很快剿灭。葡萄牙和西班牙先后派出舰队前往中国,又都被明朝海军击败。这样一来,欧洲殖民者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跟中国做生意,把他们从南美洲发现的银矿运到中国购买纺织品等手工业品,然后到全世界贩卖。这样,纯粹从经济上来看,中国意外的成为了欧洲人开辟的全球贸易网络的最大受益者,全世界差不多一半的白银都通过贸易形式流入中国,沿海纺织业等手工业高度繁荣。

  但是,除了这两块硬骨头以外,世界其它地区在欧洲人的殖民入侵面前缺乏抵抗能力。非洲和美洲基本还处在原始社会,极为容易征服。印度处在农耕社会,棉花种植和棉纺织品生产能力很强,但它没有形成统一的集权制国家,四分五裂。它的北方被从中亚内陆入侵的突厥和蒙古混血民族征服。征服者信仰伊斯兰教,但印度本地人信仰印度教。印度教是比较原始的多神教,强调灵魂的转世和再生,为种姓制度的合理性辩护,信徒习惯于逆来顺受,缺乏反抗精神和战斗力。莫卧儿帝国主要控制北方,对印度南方控制力很弱。南方地区分布着很多小的封建主,他们在殖民者的炮火面前也没啥抵抗力。

  这样,欧洲殖民者就以美洲大陆、非洲、印度建立起来一个他们可以完全控制的生产贸易网络。他们从南美洲开采黄金和白银,在北美洲建立奴隶制的种植园,种植各种农作物向全世界销售;在印度组织棉花的种植和生产,然后将印度纺织品卖向全世界——当然,除了中国。种植园在南美和非洲也有,但主要还是集中在北美洲,主要是因为那里出于温带、气候比较合适,就是我们在第一卷讲的,南美洲和非洲的森林过于茂密,要么就是荒漠,适合搞大规模农业的地方不多。

  非洲的作用是为美洲的种植园提供劳动力。殖民者跟非洲的贵族们合作,大量掠夺黑人去美洲当奴隶。这么做的原因是美洲严重缺乏劳动力,那里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因为殖民者的屠杀以及欧洲传过去的天花、鼠疫等病毒的感染而死亡殆尽——美洲大陆因为长期与欧亚大陆隔绝,印第安人缺乏抵抗欧亚大陆这些可怕病毒的免疫力。黑人对这些病毒的抵抗能力较强,寿命虽然短但身体十分强壮,又几乎处在原始社会阶段,缺乏反抗意识,因而成为种植园奴隶的最佳选择。

  这样,西方殖民者新建了一套十分完整的包括货币生产、农业生产和手工业品生产的经济系统。它独立于中东和东亚两大传统古文明——奥斯曼土耳其和中华帝国。这套系统成为工业革命爆发和西方基督教文明崛起的重要基础。

  这里需要特别注意一个问题,就是:在从1497年到1765年这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欧洲本土都并没有什么先进的消费品生产能力。

  欧洲不是全球主要的手工业品生产基地,不是最高效的生产基地,也不是最高端消费品的生产基地——这些头衔全都属于中国,第二名是印度。连奥斯曼土耳其的纺织品产量都比欧洲更高。斯文·贝克特在《棉花帝国》中写道:“在整个17和18世纪,欧洲的棉纺织工业并不特别突出。在英国和欧洲其它地方,棉纺织业几乎停滞不前。”

  英国、西班牙、法国都有一点毛纺织业,但即使在圈地运动以后,它在全球纺织品市场的份额仍然微不足道,对各国的财政贡献也少的可怜。英国人、西班牙、葡萄牙、法国都一样,主要是依靠殖民掠夺而非国内生产来获得财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时代,英国人发明珍妮纺纱机以后,欧洲在纺织业的生产水平上才后来居上,但产量占据第一还要更久的时间。

  殖民者在这个新贸易体系中扮演的是“贸易中间商”和“生产组织者”的角色,他们在美洲和印度组织生产——在美洲直接搞奴隶制种植园,在印度则是先搞贸易,然后逐步通过武装侵略配合强买强卖的方式直接控制棉花种植业和纺织业。美洲、非洲和印度人民基本没有享受到贸易繁荣带来的的好处,他们的资源价值和劳动剩余基本上全部被欧洲殖民者拿走了。

  殖民者能拿走这些财富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最重要的——他们拥有强大的武装力量。世俗化君主专制体制,相对于美洲、非洲和印度来讲,是颇为领先的国家能力组织方式。同时,其航海技术和枪支火炮技术相对于这些地区而言也足够先进。体制和技术两个因素结合,让殖民者的军事力量取得压倒性优势。

  但仅有这个原因还不够,蒙古帝国征服了大半个欧亚大陆,连接了中国和中东两大经济体,武装力量也足够强大,却并不能形成庞大的贸易生产体系。欧洲国家相对于蒙古帝国来讲,最大的区别并不在于武力和控制范围,而在于其文明程度更高。他们对三个大陆(印度算次大陆)的控制是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征服。

  在这套跨越四个大陆的体系中,欧洲是暴力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金融与管理中心。它以暴力、科技和金融管理创新来控制生产贸易。

  欧洲当时的科技创新并不关注如何生产有用的消费品,而是集中于更关键的航运和热兵器领域,包括天文观测、罗盘、造船、弹道轨迹、火药配方、枪炮铸铁、金属加工的理论和技术等等。其最先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产业是造船业和武器制造业。

  无论是造船还是造武器,其产品都不直接出口赚钱,而是用于运输,输出商业贸易服务,负责把各大洲联系起来;或者用于征服,输出暴力。

  此外,基于商业繁荣,欧洲人创新了诸如银行、债券、期货、股票等金融手段和公司体制等管理手段。他们把这些手段运用到全球市场的生产贸易中去,提高全球市场的生产效率并且从中获得控制权和高额利润。欧洲崛起的“第一桶金”来自十字军东征,基本上是纯暴力,把阿拉伯人的财富和科技文明抢了过来;第二笔财富则来自大航海,它是基于暴力、科技、金融、管理的综合运用。

  这段时期的欧洲,跟今天的美国十分相似。美国是现在全球的暴力、科技和金融管理中心,但并非生产制造中心。它拥有最庞大的军费开支、最先进的武装力量、最强大的金融体系、最雄厚的科学技术研发实力,但它不是全球生产制造中心。其地位和财富来自于向全球输出暴力、金融管理和科技,以此将全球生产制造体系创造的实体财富纳入囊中。与十六十七世纪的欧洲不同的是,美国曾经是全球制造业中心,工业产值世界第一,但随着制造业利润的降低,制造业向国外转移,国内产业结构逐步向军工、金融、高科技方向集中。而大航海时代的欧洲则相反——它的生产制造能力一直就很弱,先占据了暴力、科技和金融的制高点,然后再利用这种优势来发展它的生产制造能力。这种变化跟美国方向相反,但内在驱动力其实是一样的,即不同产业利润率的变化。美国人放弃制造业是因为它利润不如军工金融高科技,欧洲人追求制造业则是因为它可以创造更多的利润。

  在大航海时代的一开始,也就是十六世纪,纯粹的暴力抢劫最赚钱。西班牙人在南美洲直接开金矿银矿,把这些财富抢过来就发大财,完全不用管什么生产贸易。他们在美洲烧杀抢掠,跟蒙古帝国的扩张过程没有很大区别。

  但是,抢劫行为不可持续,金矿银矿很快就开采完成。到了第二个阶段,大约十七世纪,最赚钱的是贸易,也就是在几大洲之间,中转运输各种货物倒买倒卖。贸易不如抢劫来钱那么直接,但是也比实实在在搞生产要轻松。荷兰是第二时期的最大赢家,他们依靠发达的航运贸易获得了“海上马车夫”的称号,其背后的支撑就是荷兰高度发达的造船业和金融商业市场创新。今天我们熟知的各种金融产品如股票、期货的交易市场,最初都是荷兰人搞起来的。他们还搞出来全世界第一次金融投机泡沫——郁金香泡沫。

  但是,经过两百年的发展,到了十八世纪,倒买倒卖也没有那么赚钱了。航运技术不断进步、航线不断开辟和成熟,从印度运到欧洲的纺织品和香料这些东西,欧洲人已经司空见惯,价格也从奢侈品水平降低到了普通消费品的水平。用经济学术语来说,就是市场发育成熟,超额利润就逐步减少甚至可能消失了。

  到了第三个阶段,欧洲人才开动脑筋,把印度的纺织品生产也“抢过来”,不让印度人赚生产环节的钱了,这个钱也要自己赚。一直到1730年左右,英国才开始大力发展棉纺织业,当时东印度公司的一份报告声称英国人“开始在英国仿制印度棉布”[1]。这个时候欧洲人要想抢印度人的生意是十分容易,因为全球贸易网络都控制在他们手中,而且他们也是印度沿海地区的生产组织者。他们派人到印度把棉纺织技术学过来,然后,就纷纷开始开始禁止从印度进口棉布。

  这就类似于当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意大利和德意志搞棉花禁运,一下就把印度棉纺织业脖子卡得死死的。

  ——这个过程,也很像今天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过程。就是美国人觉得他们在高科技、军工、金融上赚的钱还不够,觉得中国从制造业当中赚的钱太多了,要想干掉中国的制造业,让制造业“回流”美国,把这份钱也一起赚了。中国如果想要避免跟当年的意大利、德意志和印度相同的命运,就必须有足够的武力能够控制自己的全产业链环节,保障原材料、能源、粮食等等方面的安全,同时还要发展独立的军工、高科技和金融产业,确保不被“卡脖子”。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大力提倡“一带一路”的重要意义,也是我们为什么必须大力发展海军力量、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意义。没有这些东西,我们就算不被武装入侵,也会因为产业链条主要环节被掐断而失去发展动力。

  [1]【斯文·贝克特】《棉花帝国》,53页,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9年。

第三卷全集(连载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9)北守南攻:中国古代地缘政治战略变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8)文明三劫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7)罗马法系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6)工业革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5)海权帝国:观察西方文明特质的一个重要视角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4合纵连横:英国崛起背后的地缘政治与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3航海时代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2十字东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1千年黑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0盛世饥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9闭关锁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8带头贪腐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7忠君理学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6消灭记忆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5“文治”风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4佛教长城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3平定西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2铁腕治吏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乾隆十三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5联合专政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4大义觉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3整治朋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2任人唯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1模范督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0皇权之巅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9雍正革新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8择贤而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7九龙夺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6南山文祸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5博学鸿儒:笼络汉族士大夫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4御驾亲征:反击准格尔叛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3明亡英兴:晋商南下与英国纺织业崛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2筚路蓝缕:中华民族开发江南的千年历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李约瑟难题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5禁海之祸:从厦门登陆战到台湾陷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4孙李内讧:抗清运动最后希望的破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3两厥名王:战略性的胜利曙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2桂林大捷:李定国西征与孔友德败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1假封秦王:大西军联合南明抗清的曲折传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0忠贞余响:堵胤锡之死与忠贞营的败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9五省督师:李成栋反正与湖南的再丧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8隆武皇帝:郑芝龙海商集团的政治投机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7“联虏平寇”战略下的两败俱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6剥茧抽丝:多维度视角下的明清换代史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5文明三问:对清军开国大屠杀的辨析与反思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4四川惨屠:谁才是四川人口灭绝的主凶?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3修罗杀场-清军征明中的屠杀记录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2底线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亿万生灵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引子-赵烈文的预言!

  =================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中国的产业政策》、《中国的产业规划》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