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溃千里:旅顺失陷与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重述伟大中华史(第4卷4-6)】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一溃千里:旅顺失陷与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黄海大战失败以后,北洋水师就退回到威海基地。受“造不如买”路线的影响,战争期间列强为了保持“中立”又拒绝向清军出售武器和零部件,北洋严重缺乏维护能力。日军只用了七天就修复了大部分受损军舰,重新配置了火炮和弹药,然后就立刻开始组织运兵登陆辽东半岛;北洋水师用一个月才号称把军舰修好了,其实只是修复到了能继续航行的程度,大量火炮仍然不能使用,性能指标也无法复原,战斗力与战前差距甚远,不具备再次与日军正面交火的能力。
  
  对黄海大战的失败,方伯谦因为临阵脱逃被处决,算是有人为战败承担了责任。但李鸿章和丁汝昌都只是受了一个象征性处分。朝廷要求北洋水师继续保障旅顺到威海一线的安全。李鸿章思前想后,制定了一个比较保险的方案:一方面尽量不要与日军决战,另一方面也要尽快出港保持对日本海军的威慑。具体做法就是尽量不要离开陆地太远,可以随时寻求炮台火力支援。
  
  这个策略基本符合实际。但丁汝昌以及手下的那批腐败将领们已经被黄海大战吓破了胆,李鸿章先后于9月28日、10月2日、10月4日多次电报催促军舰出港,丁汝昌总是不断以伤势严重或者军舰尚未修复为由拖延。直到10月9日,皇帝直接给丁汝昌发了一道严厉的上谕,要派员严查丁汝昌伤势到底如何,丁汝昌这才宣布回舰任事。10月18日,舰队离开旅顺港,快速向着威海航行,算是执行了离港巡逻的命令,一溜烟跑进威海军港继续躲着,把制海权让给日军。
  
  这段时间,日军在陆地上高歌猛进。
  
  叶志超带领败军狂奔五百里,逃过鸭绿江才停下来。日军也就一路追击,趁胜进攻鸭绿江边的重镇九连城。
  
  为了攻占九连城,日军先攻击旁边的虎山。这里居高临下,占领了虎山就可以炮轰九连城。淮军将领聂士成表现的非常英勇,带兵死守虎山。但他兵力不足,需要九连城主力增援。
  
  九连城里边有接近三万大军,多于日军,武器弹药也十分充足。但这三万大军有一大半是东北驻防八旗和本地练军,一小半是叶志超的败军。八旗早已堕落为酒囊饭袋,根本不敢出城作战;叶志超手下更是早被日军下破了胆,无论九连城守将宋庆如何督促,都不肯救援。最后,在十倍日军的强攻下,聂士成被迫撤退,虎山失守。
  
  九连城里的八旗和叶志超部一见虎山失守,马上就开始争相逃跑。日军历史上第一次突破鸭绿江防线,正式攻入中国领土。
  
  在九连城内,日军获得了更为丰厚的补给:74门大炮,三万多发子弹,440支毛瑟枪,四百多万发子弹,几千顶行军帐篷和五千多石军粮。[1]
  
  日军进攻九连城的同时,也派遣海军运兵,从辽东半岛外侧中部的花园口附近登陆,准备南下攻打北洋水师的母港——旅顺港。
  
  日军在花园口从北向南开进,攻打顺序是:花园口、金州、大连、旅顺。金州是从花园口到大连和旅顺的必经之路。
  
  清廷把东北视为满洲人的禁脔。东北的防守,由驻防八旗负责,辅之以绿营和练军。只是由于北洋水师在旅顺营建军港,才把旅顺和旁边的大连让出来,由李鸿章的淮军负责。但金州还是驻防八旗负责。
  
  当时驻防八旗主力已经被派往鸭绿江九连城一带布防,金州空虚,只有七百士兵。金州方面紧急向大连和旅顺请求支援。
  
  照理说,金州是在替旅顺在阻挡日军,淮军当然应该立刻支援。但李鸿章接到大连和旅顺守将的电报,立刻回电:淮军没有守卫金州的责任,不准支援金州!
  
  最后,只有非淮军系的地方练军统帅、正定镇总兵徐邦道(四川人),带着手下的2000人马去支援了金州,在给日军制造了较大的杀伤以后,因为寡不敌众撤退到了旅顺。
  
  北洋水师此时就在旅顺军港。为了表示对金州的支持,李鸿章想让丁汝昌去骚扰一下日军的运兵船——但同时不要与日本海军大规模交火,以保证军舰安全为第一要务。本质上就是做个样子给朝廷看看。但丁汝昌连样子都懒得做,以军舰还没修好为理由给拒绝了——李鸿章首鼠两端的命令也确实无法执行,日军出动了16艘军舰护航,北洋水师不可能在不冒险的情况下有效干扰日军登陆。
  
  这样,日军就轻松从花园口登陆,并轻松拿下金州。再次从金州获得大量武器和粮食物资,然后南下攻打大连和旅顺。
  
  大连是李鸿章精心构建的旅顺前沿保卫阵地,花了六年时间来修建防御炮台。这些炮台的基座用混凝土和花岗岩砌成,可谓坚不可摧。大炮也是直接从德国克虏伯公司进口,威力巨大,比日军的行军火炮强的多。日军已经做好了付出重大牺牲夺取炮台的准备,还找了500人来签生死状当敢死队去袭击炮台。想不到淮军守将赵怀业一听到金州失守就立刻逃跑,日军500人敢死队来到炮台前才发现里边空无一人。赵怀业比叶志超要勇敢,逃跑的时候把弹药和粮食带走了,没给日军留下“礼物”。
  
  接下来就是号称“远东第一要塞”的旅顺了。这里有淮军主力一万三千多人,又是北洋军港,不会被陆军围城,后勤保障无忧。李鸿章花了十五年的时间在这里修建了极为坚固的堡垒城防体系,聘请的是德国工程师设计,有30座炮台守卫,大炮总数达147门,且全部从德国进口,大部分可以360度旋转无死角开炮。如此完善的防御体系,在世界各国军港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当时的西方人在参观完旅顺防御体系后,根据火力计算:即使海面上有50艘坚固的军舰,陆地上有10万陆军,同时进攻旅顺,也至少需要六个月才能拿下。
  
  而当时的日军在海上没有军舰参与进攻,陆军也只有2.5万人,所用的火炮也主要是国产货,质量不如西方大炮,另外就是从金州缴获的清军火炮。然而他们攻克旅顺的时间,如果从进攻外围据点开始算,用了六天;如果从攻击旅顺城墙开始算,则只用了一天。原因是李鸿章手下的三大淮军嫡系将领:海防炮台总兵黄仕林(安徽庐江人)、白玉山炮台统领卫汝成(安徽合肥人)、水陆营务处统领龚照玙(安徽合肥人)一起临阵脱逃。这三个李鸿章的老乡,一个负责海防炮台、一个负责陆地炮台、一个负责协调海防和陆防,开战之后竟然全都逃走,可谓奇观。李鸿章手下的这些淮军将领,连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的绿营守将都不如。定海三总兵至少还是战死在了阵地上,旅顺淮军三统帅却第一时间逃跑。其中最搞笑的是龚照玙,一听说金州沦陷就立刻坐船逃走,跑到了渤海海峡对面的烟台,被山东巡抚李秉衡以“临阵脱逃”的罪名抓起来,准备斩首示众。他苦苦哀求表示愿意回到旅顺参战,李秉衡才放了他。回到旅顺,等日军正式开始攻打旅顺,又再次逃走,创下了同一场战役在同一个地方逃走两次的奇迹。
  
  三员守将一跑,余下的守军当然全无斗志,旅顺立刻就沦陷了。
  
  旅顺的淮军溃败的太快,又丢下了大量火炮弹药给日军。从金州到旅顺,日军总共缴获了278门火炮,而当时日军全军所有的野战炮也就300门。李鸿章堪称日军第一大军需供应商。
  
  在旅顺,抵抗日军最得力还是从金州撤下来的练军徐邦道部。他先在外围的土城子击退了日军先头部队,然后退守鸡冠山,击毙第十四联队第一大队长陆军少佐花冈正贞及日兵多人。不过,随着淮军负责守卫的椅子山、松树山、二龙山诸堡垒被突破,鸡冠山独木难支,徐邦道最后带兵退入旅顺,又在经过激烈的巷战后突围。
  
  日军在金州和旅顺进行了大屠杀,以报复徐邦道等人的抵抗。他们实际是在模仿当年满清入关时候“守城必屠”的军事纪律,试图以此来震慑清军的抵抗意志。
  
  旅顺保卫战期间,丁汝昌一直躲在威海。李鸿章严令他去支援旅顺,又把他召到天津来耳提面命,丁汝昌才不大情愿的去了一趟旅顺,上岸拜访了一下各位将领。但他只在旅顺呆了七个小时,听到日军已经逼近旅顺的消息,立刻就带着军舰跑回了威海。
  
  在舰队返回威海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北洋的主力装甲舰“镇远”号竟然在其进出过无数次的威海港入口意外触礁,严重受损,镇远舰管代林泰曾随后服毒自杀。
  
  事故发生后,丁汝昌就以镇远舰丧失作战能力为由,一再拒绝李鸿章的调动命令,坚决躲在威海港内,对日军在沿海各地的侵略行动不闻不问。这让人不得不怀疑镇远触礁事件是不是北洋水师为逃避出战故意搞出来的“自残”行为。
  
  但丁汝昌苟且偷生的日子也就过了一个月。1985年1月,日军在鸭绿江和旅顺相继得手以后,又继续通过海路运兵的方式,在山东半岛登陆,剑指威海。由于北洋水师一直躲在威海港内,日军的运兵行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山东的情况跟东北类似——陆地和海港的防务是分开的。陆地不是直隶总督的管辖范围,李鸿章不能直接管到山东巡抚,山东防务主要是山东巡抚手下的练军负责,有一万五千余人。但为了海军建设的需要,朝廷把威海卫作为海港防御体系的一部分,划归李鸿章直管。
  
  旅顺是北洋水师的母港,淮军兵力最强、防御体系也最完善,是照着海陆协防的思路来构建的。但想不到日本真的打过来的时候,海军和陆军统帅不是协同防御,而是“协同逃跑”,龚照玙跑完丁汝昌跑,丁汝昌跑完龚照玙跑,跟东北二人转似的。威海港是第二基地,防御体系和兵力布置都要差很多,陆地淮军只有5000人,装备也一般。这种情况下,就必须要依靠山东当地的练军协助防守。如果练军加上淮军,实力就与登陆的日军差不多,这个仗还有的打。
  
  李鸿章得知日军从山东登陆的消息,着急上火的赶紧去请求山东巡抚李秉衡支援。李秉衡一口拒绝了李鸿章的请求——日军是来打威海的,关我山东巡抚什么事?
  
  李鸿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毕竟就在两个月前,日军去打金州的时候,他也在电报里告诫旅顺和大连的淮军守将:日军去打金州,关我淮军什么事?
  
  再往远了说,清军去守卫平壤。左宝贵作为练军首领,是可以不去平壤的,因为朝鲜事务归李鸿章管,跟地方练军毫无关系。李鸿章给左宝贵写信求援,一口一个“宝贵吾弟”叫的亲热的要命。左宝贵二话没说就去了,到了平壤,在诸将领中资历和威信最高,李鸿章还欠着人家人情,却死活不愿让左宝贵统领平壤驻军,一定要等叶志超来。平壤保卫战开打,左宝贵负责压力最大的玄武门,战死在了第一线,淮军将领叶志超和卫汝贵毫发无损的跑了回来。我们就不说战争之前李鸿章仗势欺人、挤占其它督抚军费这些拉仇恨破坏团结的事儿了,仅从开战之后的事情来看,友军去平壤支援淮军,淮军就让友军死在第一线自己跑路;友军在金州有难,淮军就稳如泰山坚决不救。这种情况下,还指望山东防军去给李鸿章解围,那才是见了鬼。
  
  很快,威海被日军从陆路攻克,然后日军海陆联手,将躲在威海港中的北洋水师全歼。丁汝昌没有投降,在下令炸沉所有军舰后畏罪自杀。但这已经毫无意义。跟南明那个丢失湖南的“五省督师”何腾蛟一样,临难一死并不能弥补他的罪责。
  
  [1]黄治军,《晚清最后十八年》,第一卷,154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