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古说今 > 古代历史 > 正文

古今黑社会是如何演变的

2015年10月12日 古代历史 ⁄ 共 306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680 views 次
39.6K

  在电影《古惑仔》里,香港黑帮做的都是“大买卖”的,如走私军火、贩毒、洗钱、地下赌场,最不入流,也有经营妓院、卖盗版。但在如今港剧里,他们卖起了奶粉。于是网友们纷纷吐槽,“香港古惑仔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以前好歹也是卖白粉。”
  
  黑社会到底是不是越混越差?
  
  看美剧《大西洋帝国》,Nucky是大西洋城的绝对主宰者。从法理层面看,他所做的一切无疑是在挑战联邦政府,这与我国古代那些占山为王、打家劫舍之辈并无二致。想那解放前上海滩上一呼百应的风云人物杜月笙,本质上同前者是一样的人物。法理上和古代占山为王之辈没什么不同,但涉及到具体行动层面,两者之间的出入却是很大。
  
  同样是违背法理,为何古代是占山为王,公然挑战政府的权威,现代却是隐藏于城市,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无迹可寻呢?这种公然造反和闷声发大财的区别,恐怕与古今社会的生态构成有关。
  
  为何古代黑社会敢公然反抗政府?
  
  水浒里林冲在第一次上得梁山后,王伦曾有这样一番思绪: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鸟气合着杜迁来这里落草,续后宋万来,聚集这许多人马伴当。我又没十分本事,杜迁、宋万武艺也只平常。
  
  那王伦用现在的眼光看,就是一个报考公务员失败的毕业生。就是这样的一介书生,虽无本事,却敢聚齐人马造反。而且水浒中除了梁山一派之外,其余的田虎、王庆、方腊,个个都是社会底层之辈。他们一个个的招兵买马,甚至迫不及待地公然称帝。
  
  回过头来再看现代,不管是上海滩的杜月笙,还是大西洋城的Nucky,他们的财势人力,想必一点也不逊色于古代那些占山为王之辈。不过他们却绝对不敢说要公然挑战政府权威,同是做着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永远是在暗地里进行,继而更不敢说要占据某一地方,称王称霸。
  
  或许你会说,这是因为古代是家天下,现代是共和民主社会;过去公然反对朝廷,那是反对朝廷一个人,现代如果反对政府,那就等于是反对整个国家的人民,在法理上就心怯了一大截,谁都不敢这么去做。这样说未尝不可,但本质上并非仅仅如此。
  
  梁山为何三番五次不能被朝廷剿灭,那是因为这里四面环水易守难攻。还有另外一点,古代是冷兵器时代。虽然曾有过秦始皇收尽天下兵器铸造铜人,蒙古人收缴汉民的菜刀以防大众造反。但与现代社会武器制造技术垄断在政府手里不同的是,朝廷只能收缴,却阻止不了民间的兵器打造。于是,地理上易于坚守,加上武器获取方便,使得公然造反便能成行。反观现代的热兵器时代,高精尖的热兵器都掌控在政府手中,民间难以获取也难以制造,这时候谁若公然造反,剿灭那是易如反掌。
  
  除了地理、兵器等客观因素之外,最重要的当属古代和现代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古代社会以农业为主,人们日出而作,只要土地不被兼并,平民们都在各自的土地上自给自足的耕耘生活。所以,每当社会上草寇变多的时候,就意味着社会矛盾空前尖锐了。
  
  正如钱穆先生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一书中总结,几千年的历代封建王朝,其实是在不断重复和解决一个问题。即:土地如何从皇帝手中被分配给庶民使用,士族阶层在利益固化中不断兼并土地,进而威胁到一个王朝的续存。一旦矛盾越过临界点,社会将重新洗牌,一切再从头开始。
  
  土地束缚了人的心性,上到天子下到黎民百姓,古代人对土地的看重不可谓不重。单一的进升渠道,使得人们把土地当成了一旦失败,可以依附其上的最后救命稻草。无论是像宋江最后被招安归顺了朝廷,还是像方腊一般负隅顽抗到底,都是两个人在充分考虑了前提的情况下,才做出的选择。
  
  古今黑社会是如何演变的
  
  《大西洋帝国》剧照,大西洋城的绝对主宰者Nucky.(豆瓣/图)现代黑社会只要有欲望就能拥有世界?
  
  现代社会的进步消解了朝廷的权威,同样也消解了农耕文明的权威。经济的流通,使得人们进升的渠道变得五花八门,社会底层的很多人,不必再像古代那样或入仕,或为政府效命,才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在经济空前活跃的状况下,人们不再仅仅依附于土地生存,也不再选择仅仅效力于政府,人们的欲望被无限放大。放眼现在大的黑社会帮派,无一不是在城市有各种生意上的经济活动,他们广泛参与到社会的各个方面,不择手段,让自己的利益无限扩大。
  
  同是背弃即有的社会法理,古代在背弃了之后,需要尽快打出自己的旗号以及目标,需要尽快把自己的团队尽可能的包装起来,像宋江就打出了“替天行道”的旗号。他是不是替天行道暂且不去考证,但是他需要一个公开明确的口号,除了可以推销自己吸引壮大队伍以外,这个口号也是和朝廷谈判抗衡的筹码。何况,他拉起了队伍人马,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如何供养,用脚后跟去想也能猜到他们只能靠着做有违正常法理的事情来存活。
  
  书中也有确切的描述,在王伦晁盖为山寨之主时,山下交通要道上有一酒肆,专门探听过往客商消息。若是碰上形单影只的客商,便会直接结果了性命,瘦肉当成牛羊肉买,肥肉直接做了包子馅。宋江做得山寨之主后,以仁义显世的他不但没有叫停这种勾当,反倒下令增开酒肆,变本加厉这么做。可见,这一点与现代杜月笙之辈们做黑色生意没有任何差别。而且因为不惧与朝廷决裂,做得更是狠毒。
  
  虽行的是狠毒苟且之事,但对外还是必须得以仁义显世。毕竟在古代社会,无论你聚齐人马是有称王野心,还是只像王伦一样并无大志,只是想过这样自由自在的快活日子,但前后两者都需要对外宣传自己这个团队是仗义疏财且对百姓秋毫无犯的,否则不管是在朝廷的打压,还是周围百姓的坚壁清野,都能让他们困饿而死。对宋江方腊们而言,是想着被招安而后封妻荫子,还是图王霸业,面对朝廷——这个社会的绝对权威和财富分配的绝对主导者,之前公开造反的口号喊得越响亮,才有生存和获利的余地。
  
  与宋江之流需要包装营销以图生存壮大不同,现代社会的杜月笙们则完全不必如此去做。在百业昌盛的现代社会,政府已经不是唯一的权威,社会财富的分配权力除了政府之外,市场也具备。对于那些从事背离法理的黑社会而言,你愿意获得一个好的名号,还是只顾着闷声发大财,都早已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若能在经济社会中汲取能量,让自己的产业形成巨大规模,那么你的团队便能寄生在社会身上安享富乐,甚至黑白两道通吃,隐形而存。
  
  农耕时代,获利的途径少,平民耕作田地,士族阶层寄生在平民身上,整个社会以田亩耕种为基础而生活的怡然自得。那个时候,衡量社会是否稳定强大,只需看天下占山为王的草寇多寡就行了。社会越强大,草寇越少。而现代社会正好相反,经济越活跃、诱惑增大,获利之心越多,不法的市场活动也就越多。
  
  古代人们把田亩奉为正统,现代是把经济竖为旌旗;古代在奉田亩的同时,因为在分配田亩上只有天子才有决定权的唯一性,因此占山举事,只有被招安或称王的选择,若失败则死无葬身之地;现代经济社会不分门第,只要欲望够大,整个社会和市场都能去赢取。现代社会不但消解了政府正统的唯一性,市场也分流了政府财富分配的主导力。人们不再去关注那些表面上的虚烁之词,只看重实利。毕竟,光秃秃的古代田野里没有什么能遮挡得住你的团队与野心,而熙熙攘攘的现代城市,皆以利为目标,却正可以藏污纳垢。所以,如果说宋江造反是小隐于野图谋生存,那么活跃于城市黑白两道的杜月笙和Nucky们则是大隐于市追逐利益了。
  
  小隐于野的宋江,以图壮大力量,不得不嘶声呐喊;而大隐于市的杜月笙们,实力与实利皆已有,此时若没有王霸之心,又何必高声叫喊招惹政府这个强敌呢?虽皆以违背法理举事,但最终却是同质殊途。(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